字号:

郭松灵 小身板,大能量

2019年06月27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5期

QD7B9509_副本.jpg

文_吴漫》记者 吴漫 摄影_《三月风》记者 白帆

郭松灵

1995年出生于山西太原。2017年11月来到北京,现为北京宝力豪及其他多家知名健身房健身教练,炫健身舞培训师。

2000余平方米的室内场地,整齐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锻炼器械,身着运动装的人们来往穿行。窗明几净的环境中,一个个身影兀自跃动起伏,散发着动感气息。这个坐落在“金街金角”黄金地理位置的健身房,位于北京王府井大街,和天安门广场的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

这儿就是郭松灵上班的地方,今年24岁的他是一名健身教练。完美的八块腹肌,结实的肱二头肌,以及高大健美的身材,是普通人对于健身教练一般的认知和想象,然而在郭松灵身上,刻板印象被打破,这个教练并不“一般”:体重52公斤,身高126厘米,头顶一款今年大火的“小揪揪”发型,身披橙烈如火宽松T恤的他,因为专业负责又可爱阳光,被众多学员亲昵地称为“郭郭”老师。

劣势成了优势

“来,活动一下关节,咱们开始第二首。”节奏感十足的音乐声中,学员们舒展着身体,郭松灵则站在舞台正前方领跳。

“嘿,嘿,嘿……”每喊一声,学员们就一致向前踢腿,动作继续变换,旋转,跳跃,幅度也越来越大。一会儿排成一行,一会儿围成一个圈儿,穿插的击掌互动,让不少学员都扬起了嘴角。十几首音乐放完,红扑扑的脸庞流着汗,报以热烈的掌声,为一节炫舞课划上句号。

炫舞(X-dance)是一种从2015年开始兴起、风靡的有氧舞蹈课程,融合了拉丁、爵士、hip-hop、雷鬼等多种舞蹈风格,能让学员在舞蹈中达成健身训练的效果。郭松灵从2016年起就开始接触,已有3年的行业经验,在炫舞操课上算得上老人了。

一节45分钟的课程,训练歌单一般包括十几首歌。郭松灵的歌单多达300余首。每首歌有四五个不同的动作,轮换着教学。说是教学,实际上对第一次来上课的人来说,完全没有提前讲解,基本上“来了就跳”。所以炫舞最大的特点就是动作简单,容易跟上,而难点在于动作是否标准,难度如何平衡。不到一米三的郭松灵,在舞蹈动作的呈现上并不占优势。“人家一步一米半,我一步50厘米,有时动作做得过大,别人以为你在蹦,身体根本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郭松灵只得在动作标准上下功夫。“我至少要付出200%的努力,才能比别人跳得更好。”

打牢基本功的过程中,他也找到了自己的特点。“那个踢腿是我的创新,有时候我也会故意出丑,假装做错动作,学员们看到会心一笑,何乐不为呢?”比起有些教练一本正经教学,只顾展示自己“专业”的授课方式,郭松灵觉得这样能让上课更轻松,学员们也会更加快乐。“开心最重要”,老在学员面前戏称自己“小胳膊小腿儿的”郭松灵,深受大家的喜爱和好评。

“第一次在操课玻璃房外看到他,我其实是有点诧异的。不过看他的舞蹈很有感染力,我也就来上了。”“他真的很可爱,歌单很多,舞蹈动作也很多元,我就是很喜欢他,所以才站在第一排。”随机的几个问答,足以说明对他的认可。“如果非要说优势,那就是我自身的劣势可以感染更多人,让她觉得我都跳好了,她也一定能跳好。”郭松灵如是说。

 QD7B9307_副本.jpg
2019年4月8日,北京宝力豪健身王府井店,郭松灵在进行炫舞课教学。身后的众多学员,正跟着他一起摇摆跃动。 

最敢的事是来北京

进入健身领域,是2012年的事。那时候郭松灵在山西最好的高中读书,虽然学习成绩不错,最好的时候能拿到年级第五名,但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属于那种为考试而努力的学生,但不太爱学习。”虽然志不在此,所以学业也就止步于此。

不去上课的时候,他就去健身房训练。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做起了销售顾问,从满大街“游泳健身了解一下”,一步步做到销售主管。2015年,他开始转型做私人教练,一对一地指导会员健身。但在郭松灵心里,“喜欢私教吗?喜欢,但还是找不到自己真正喜欢什么。”

一次在上海的耐克签约盛典,郭松灵遇见了对他职业生涯有着重大影响的恩师徐慧,她是耐克的签约教练,也是炫健身舞的创始人。2017年,郭松灵决定到北京发展。回想起老师的反应,“其实你当时说要来北京,我都感觉到害怕。不是怕我帮不了你,而是你孤身一人,还要面对一个全新的健身模式,相当于重新开始。”郭松灵也仔细想过,生活和工作在老家的舒适圈里,什么都不用愁,而去北京,一切就都得靠自己了。

这朵“温室的花朵”在2017年7月成了北漂。一开始当“影子教练”,老师上课的时候偶尔帮忙领跳一下。后来开始“替课”,第一次上课的经历让他印象深刻:因为紧张他抢拍了,提示也不到位,学员跟不上脚下就都乱了。投诉让他倍感压力,差点打了回老家的退堂鼓。“那段时间,上课前一天就开始愁。见到会员,人家可能一个微表情,我就在想他是不是觉得我跳错了。”好在后来压力被行动慢慢纾解了。每晚回到出租房,写备课笔记,听音乐,练,跳,每天跳到凌晨两三点多,如此维持了一个月。

这也是他成长速度最快的一段日子,这个“无论在能力或形象上都很难推出来”的学生,三四个月后,终于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站稳了脚跟的他,如今在北京多家知名健身房授课,一周的行程几乎被填满。

“就是想做这一行”

郭松灵是家中独子,4个月的时候被查出来患有侏儒症。小学六年级时父母离异,他跟了母亲。母亲从小就教育他要开朗,所以离婚时,他选择了尊重他们的决定。

因为两份爱,郭松灵的童年过得还算优渥,同学们羡慕他的零花钱,可他们却不知道他心里真正想要的。从小内心强大的他,其实还是渴望一个完整的家。

自黑“小萝卜头”身材的他,从小都很幸运,“上学老师好,同学好,走哪儿都是一帮朋友围着照顾。”反而有时会因为格外关照,他觉得“给大家添麻烦了”。

面对自己的身体,面对“残疾人”这个身份,他坦言从未觉得自己有缺陷。“我心里认为的残疾人是什么,是没有办法生活自理的人,但我不是啊,我智力正常,情商正常,胳膊腿儿正常,只是短了点而已。”“我没有受限,我还在这儿跳舞呢。”郭松灵说到兴处,“说不定哪天我还去写个小说啥的,你看能跑能跳能吃能睡,能有智商算算术题还能不被人骗,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就是个子低点而已,要这么说,个子太高的也算残疾人了。”

郭松灵的机灵抖得令人不禁发笑。他似乎总有种让人快乐、产生能量的魔力。从小喜欢跳舞的他,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喜爱的职业方向。“要让我跳urban、hip-hop、jazz这些,我反而不太喜欢,但健身舞一首歌四五个动作,跳起来一下可嗨了,可高兴了,我想这就是我想要的。”

前段时间,有经纪公司找来想要和他签约,先从直播平台的网红做起,他没有答应。在社会摸爬滚打的这些年,他愈发明白脚踏实地才能带来安全感。虽然不时想起未竟的大学梦也会心生遗憾,但他却从未后悔选择健身行业。因为“就是想做这一行”,能在这个流动性极强的行业坚持六七年,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身边的人来了又去,有的去上学,有的转行了,还有的再也没有见过。郭松灵坦言,“如果老去换的话,无论是私教还是团操,都永远不能成为最巅峰的那一个。”未来,他想在炫舞圈做一个很好的培训师,用时间去证明自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