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项让残疾人和全社会共同受益的事业之三 让康复走近所有人

2018年09月11日 来源:《三月风》

策划_《三月风》编辑部     

执行_本刊记者  冯 欢 白 帆 刘一恒 张西蒙 王雨萌 吴漫(实习)

从1988年3月至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成立已经30年。

这30年,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平等、参与和发展的故事。它的影响不仅仅限于残疾人,更在于为人文中国打开了一扇新窗口。

中国残疾人事业由小到大,从单一的收养救济型发展为以“平等、参与、共享”为目标的综合性社会事业,残疾人由受助者成为参与者,生活状况发生了深刻变化。

时代巨变,无论人们的价值观怎么多元化,有一点是始终不变的:感动国人的力量,永远是自强不息、逆境求存的精神。

30 年前,残疾人走出家门,是被人指指点点的稀罕事,30年后,没有铺设盲道的马路几乎绝迹;20年前,大哥大是先富起来那群人手中的通话利器,20年后,每 一部智能手机只有安装好读屏软件才能合格出厂;10年前,北京残奥会向所有国人普及了残疾人也可以“更高、更快、更强”,10年后,登上珠峰的中国残疾人 “不经意”成了国人的偶像……

新 时代还体现在国家的进步和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上。中国残疾人的形象印在了联合国发行的邮票上,课本上的海迪姐姐有了执掌国际残疾人组织的“新任务”,海外华 人可以在世界各地欣赏《千手观音》的巡演。人道主义的旗帜下也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同道者,将它的精神传播、灌输到人民生活的广阔田野中。

新的历史和使命从30年前开始,更新的历史和使命即将开始。

文_白帆

曾担任过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的贺邯生第一次听说什么叫“康复”,是在20世纪70年代。那时他在三十八军当兵负伤,因腿部需要手术住在301医院。贺邯生就是在这里认识了邓朴方和王鲁光,也是从邓朴方和王鲁光的谈话中得知什么是“康复”。

1983年4月,医学界和残疾人工作的前辈们向国家相关部门申请,要求成立国家级的康复医院,随着1984年3月15日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的成立,募款渠道渐次通畅,1988年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终于在北京正式揭牌,由此掀开了我国残疾人康复的新篇章。

屏幕快照-2018-09-11-下午4.04.22.jpg
残疾人通过康复治疗,可以恢复身体的部分功能。康复治疗还有更广阔的应用范围,它可以针对任何患病人群和失能人群,进而提高人口的整体素质,避免残疾的发生。

康复成为一项国家事业

康复的英文Rehabilitation的原意,便有“复原”“重新获得能力”之意。世界卫生组织对此定义是,“采取一切措施,减轻残疾带来的后果,提高其才智和功能,以便重返社会。”肢体残疾的人能走出家门,听力残疾的人可以听到声音,精神残疾的人能重新被社会接纳,都需要康复的帮助。

1983年9月,康复国际主席方心让拜访邓朴方,介绍现代康复理念,说康复应该包括残疾的“预防、康复、平等参与社会”三方面。后来邓朴方去山西大同调研,有一个小儿麻痹症患者坐在地上,问邓朴方能不能想办法给他治病,帮他站起来。邓朴方将统计全国小儿麻痹症人数的任务带回了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

1988年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成立不久,就将开展30万例儿麻矫正、50万例白内障复明和3万例聋儿语训工作等“三项重点康复工程”任务列入《中国残疾人事业五年工作纲要》,经国务院批准下发到全国各地执行,分配到各省市完成。从那时候起,康复成为一项国家事业。

康复意识惠及所有人群

残疾人、老年人、慢性病患者……究竟哪些人需要康复?世界卫生组织在2011年颁布的最新世界残疾报告中指出,每个人一生中或早或晚,或多或少都要经历功能障碍或者残疾,是人类的一种生存方式。换句话说,康复医疗的工作跟每个人都相关。   

我国很早以前就有运动医学医师、理疗医师,只是并没有冠以康复医师的概念。1988年中国康复研究中心落成,从此拉开了发展我国现代康复医学事业的帷幕。

从中国康复研究中心成立以来,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各省、地、市、及部分县相继建立起康复中心、康复站等康复训练服务机构,针对康复医疗领域的直接介入,令许多医院认识到患者的康复需求,触动较大。

1996年,当时的卫生部发布的《关于综合医院康复科管理规范的通知》提到一个具体现象,即现代康复医学研究和实践开始进入我国的十几年中,国内的医科院校逐步开设康复治疗专业,许多医学专业开设了康复医学类课程,大部分综合性医院开设了康复科室,现代康复的理念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认同。很多医院转型为康复医院,部分治疗床位转变为康复床位,康复医院不再是专为残疾人服务,而是扩展到所有有需求的患者。

2002年,香港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刘海若在伦敦发生交通事故,被英国医生宣判脑死亡。刘海若的病情能够奇迹般地好转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有效的治疗和康复方案。当时刘海若接受治疗的北京宣武医院,为她安排了多种的康复治疗,包括站立训练、中医针灸、按摩等。经过精心医治及漫长的康复训练,刘海若不仅苏醒过来,还逐渐恢复了健康,重返工作岗位。

预防、治疗、康复是现代医学三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说临床医疗延长了患者的生命长度,那么康复医学将承担起增加患者生命的宽度和厚度的重要职责。

庞大的受众群需要更多的康复人才

北京盲人作家张骥良曾因为贪杯,突发得了脑血栓,被送到一家康复医院进行康复治疗。本身眼睛就不好,再加上这一闹病,走路也不利索了。在医院的悉心照顾和合理康复计划的安排下,张骥良如劫后余生,喜获康复,直到今天他仍对医生的治疗手段心存感激。

让更多残疾人像张骥良一样能体会到康复的效用和意义,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显示,全国有康复需求的残疾人数已经接近5000万。除了残疾人,人口老龄化逐渐引发失能人员人数激增,康复的需求一下被放大了。

康复是一项科技含量很高、涉及多学科的复杂工作,需要复合型人才,既要有医学知识,又要有心理学、声学、力学、机械、微电子、人体工程学等科技知识,还要有美学修养,这样的高素质人才相当珍贵。

目前,全国有70多所本专科院校开设康复专业,每年培养专业人员近8000人,70%为专科学历,还没有形成完整的康复学科体系,多数康复机构的康复服务人员是通过短期培训上岗,只能做一般的康复护理,远远不能满足实际需求。很多省市建成了康复中心,都面临专业技术人才缺乏的现实。

于是越来越多的相关从业者呼吁:我国需要尽快建立建成一所专业的国家级康复大学。在中国残联的推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等部门大力支持下,建立康复大学已纳入“十三五”规划。康复大学既可以为基层康复中心,包括社区康复、养老康复等输送专业技术人才,也为地方有康复专业的医学院校提供更好的师资力量。

康复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

据统计,在“十二五”期间,就有1300多万残疾人得到不同程度的康复服务,40多万残疾儿童得到免费康复救助。

目前,康复工作主要有机构康复、社区康复、家庭康复和延伸服务4种模式。围绕这4种模式,中国残联提出了精准康复的服务行动方案,争取到2020年,残疾儿童和持证残疾人接受基本康复服务的比例达80%以上。2017年1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残疾预防和残疾人康复条例》,为加强残疾预防、做好残疾人康复工作提供了法制保障。

据中国残联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残疾人事业人才总量达到近60万人,其中涉及残疾人康复的人才有30万人,2020年还要增加到50万人。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针对残疾人事业作了明确安排和部署,一是“办好特殊教育”,二是“筹办好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第三点就是“发展残疾人事业、加强残疾康复服务”,让人人享有康复成为可能。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