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精神病院的格式化生活

2014年11月26日 来源:《三月风》

 002.gif
在大众印象中,精神病医院一直承载着过多的想象和误读,这与人们对精神卫生事业的不了解有关。


文_本刊记者   张立洁  曲 辉

      早晨5点30分,几十只拖鞋和地板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住在北京市房山区精神卫生保健院老年病区的老人们陆陆续续摸索着起床了,此时,天刚蒙蒙亮。

      这里的老年病区住着五十几个老年精神障碍患者,他们有的是儿女送来的,有的是兄弟姐妹或单位送来的,有的人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年甚至十几年了。

      此时,就在等着吃早饭的空当儿,两个老太太吵了起来。一个骂骂咧咧,另外一个虽不回嘴却狠狠抛来一个个白眼⋯⋯“行啦,都少说两句吧,人家都不说话了,别那么得理不饶人了!”熟悉她们的护工阿姨在一旁劝解。

      早饭一如既往,还是馒头、鸡蛋、粥、咸菜。吃完饭,所有人都自觉走到护士推进来的小推车跟前,排起队,伸手、接药,“张嘴!看一下⋯⋯”站在旁边的护士一个一个地看着他们把手里的药吞下,嘴里没有残留或者把药藏到舌头下,才能走人。病人藏药的举动时有发生,住院时间长了,他们对每种药的副作用都很了解,情绪不好的时候不愿意吃,于是上演着藏药与找药的博弈。

      早晨8点,医生护士的交班会。“贾玉琴(化名),饮食正常,睡觉前要求吃安眠药入睡,后来情绪稳定了;刘大牛(化名),有暴躁和焦虑表现,要求出院回家,后经劝说稍有改善,需要特别注意⋯⋯”“早交班,主要是要把前一天病人的情况给下一班的医生护士交代清楚,有些新住进来的病人情绪不稳定,有伤人或者自伤的情况,尤其需要引起注意,避免发生意外。”交班结束,下夜班的护士可以回家休息48小时,“上24休48”是精神病医院护士们一直以来的生活节奏。

      这里格式化的生活是具体到每个小时每一分钟的,所有人都要严格按照规定的作息时间,吃饭、吃药、娱乐、睡觉,甚至上厕所。

      下午4点半,齐齐哈尔市精神卫生中心女病房原本还嘈杂热闹的楼道,被喀啦喀啦的打门声打断,“吃饭了!收拾收拾出来吃饭啦!”

      饭后,一直到晚上熄灯,病人们通常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和可做的事情,大部分医生护士都下班了,保证他们的安全成了最重要的任务

      病人们三五个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他们并不互相说话,向外注视,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对于出去的渴望几乎是所有住在封闭区的病人最强烈的要求。

      晚上10点是封闭治疗区的熄灯时间,大部分病人早早就躺下了,零星的两三个病人还在楼道里走动, 值班护士催促着“快回屋吧,早点睡⋯⋯”三名护士,一女两男,需要轮守着过完一整夜,放在病区里的几把破沙发和扶手椅就是他们的休息之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