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各方言论

2016年07月06日 来源:《三月风》

净空法师:

没有智慧,慈悲反而造成祸害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8.02.png

你要找适当的地方去放生。实在找不到,那就没有法子,在国外也不容易,国外水是清洁水,他不让你放生。为什么?你染污了水源,政府有禁令不许可。

所以现在我们换一种方法,就是尽量劝人护生,劝大家有爱心,吃素。

放生是好事,你不要订了日期,我哪一天作法会,通知这些捕鱼、捕虾的人说我要放生了,你们大量去捕。这可不是放生,这是杀生,这是害众生。这些捕杀的他今天有生意,他拼命去捕多赚一些钱,这错了。放生是不定期的,也不是刻意的……所以得有智慧,否则的话,那就变成古德所说的“慈悲多祸害,方便出下流”。你没有智慧,你慈悲反而造成祸害,让这些人到处去抓,这就错了。寺庙在庙会的时候不要放生,不要在寺庙的庙会,为什么?这是那些抓这些动物的人他们注意的焦点,你们常常庙会的时候放生,只要有庙会那一天打听到,就拼命去抓,这是错误。

星云法师:

放生走了样,就叫"放死"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8.21.png

放生本来是一件好事,说明我们现在重视生命教育,尊重生命。但是目前的一些放生因为走了样,没有功德却有罪过。这不叫放生,叫“放死”。犯罪分子要再骗人、又再去卖钱,而且还造成了很多生态问题。

组织放生贩卖动物的人与诈骗集团没有差别。此外,社会上往往有一些人为了给自己或亲人祈愿而选择去放生,以求功德,放生不如换一种方式更有意义。

对人间社会多做一点好事,功德比方说讲孝心、救济贫苦儿童,收养他们过好的生活,让他们接受到这个世界的知识,让他们有大出息,将来为社会、国家,做好事、做功德,这个就叫放生。

圣严法师:

放生的现代性实践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8.08.png

以前交通不便利,放生的鸟、鱼等,都产自本地或附近,放生并没有水土不服或物种差异的问题。但现在很多放生有问题,常在佛诞日或定期举办的放生会,集合很多人、筹募很多钱、买整批鱼、鸟、龟来放;有些动物是人工饲养的,已经失去野外求生的能力,根本不适合野放,放生反成放死。

我们的农禅寺早年也放生,但是少量的做,派专人去找原本要宰了吃的生物,才会买来放生。有时候放了鱼,还要和渔人说,这些鱼不要再打了。如果为了大量放生而捕捉动物,这等于虐杀动物。

现在我们主张保护野生动物,不只珍惜动物。我们在台北市立动物园捐了几个鸟笼,收留各地捡到的伤鸟,送到动物园医好了,再送到原生地放生。这才是放生的现代性实践。

学诚法师:

日常生活中的慈悲心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8.25.png

放生是对生命的尊重和爱护,是佛弟子践行慈悲之道的途径,具有殊胜的价值,它的根本意趣在于启发人们对于生命的爱护和尊重,而不应刻意追求数量和表面效果,不能盲目、敷衍、急功近利,要有智慧和真正的慈悲心,如果为了放生特地去订购物命,是不可取的。如果因缘条件不适合放生,就用这样的慈悲之心来帮助人,也是很好的。

日常生活中,怀着一颗慈悲的心,随力随份、随时随地放生、护生,都是很好的。譬如下雨天,把路上的蚯蚓放回土中;冬天在窗台上给小鸟布施一把米粮,等等。

若认为“只要我是好心就行”,为求放生功德而盲目采购、马虎运输,这种“好心”本身就不够好。发心应该更加纯正,行事应该更加谨慎、科学、智慧。

于凤琴:

放错了是雪上加霜

动保网创办人、绿野方舟创办人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8.14.png

首先,在充分了解动物习性的前提下,对放生环境要有考察和论证,可适量地将符合放生条件的动物进行放生。

其次,任何形式的非法贸易野生动物都是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同时,即使没有列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名录之中的野生动物,也不应该用来买卖放生,因为大量捕捉野生动物,会造成生物链的断裂,最终导致生态失衡。

此外,不放生外来物种,因其会对本土物种造成毁灭性的破坏,若与本土物种杂交,会导致基因污染,造成物种缺陷。

建议有关部门制定相应的放生守则,做到科学放生、如理如法放生,以免给人和其他物种造成伤害。严厉打击捕捉、贩运、买卖野生动物的不法行为。

杨朝霞:

引入放生评审和许可制度

环境法专家,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8.30.png

一个人想去放生必须先向省级林业部门申请,然后还要去指定的科研机构进行论证,最后由国务院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合法放生的守法成本太高了,所以人们干脆就不去遵守。目前,法规没有对不履行强制义务应受何种处罚进行规定,也没有设置放生的法律责任条款。这样的规定很难得到执行。我们正在对野生动物保护法进行修订,将放生的相关规定在立法上进行细化。

加大宣传教育力度十分必要,要树立合法、科学的放生理念,引入放生评审机制和放生许可证制度。日本做得比较好,他们将野生动物分为可放生、需要进行风险评估和禁止放生三类分类管理。这样一来,能不能放、怎么放就一目了然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