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放生党的心象

2016年07月06日 来源:《三月风》

摘要:他们需要的是一部能公映给神灵和民众共赏的献礼片,一场以道德作秀或私利回报为目的的游戏,至于实际后果如何无需考虑。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放生党的算术都学得不错。

有的放生网站在显著位置亮出回报:“放生可免死、愈病、助学业、延命、遇偶、止邪淫、聚财富、提事业。有缘者可以持续放生,持之以恒、有求必应。”以延寿为例,放“十三众生”,可“延寿三年”。

屏幕快照 2016-07-06 上午10.15.10.png
《烹鳝》,丰子恺作,选自《护生画集》。

如果手机注册了这类网站,还会经常接收到他们的放生计划和已完成放生的信息推送,个体数量非常详细,有的还热心帮你算出了历次行动所消除的罪孽:一条鱼消多少,一只鸟减几何,而如果是珍禽猛兽又是多少多少倍⋯⋯

“放生需要用不少钱,但是一定是100%的佛菩萨买单,你花的钱,佛菩萨都十倍百倍的送回来,如果你没有放,绝对不会有那么多的钱。”一位虔诚的居士非常通俗地在网上分享他的心得。

脑控不能光讲道理,各种添油加醋的传说故事和现身说法也要搀和进来:某某难产,家人放生后顺利产下一婴;某某破产,放生后天降一笔横财;某某杀生了,屋舍就被烧个精光⋯⋯不是引诱你,就是吓唬你。

原来不光市面上的捕购放是一门生意,在放生党心里,这也是一笔可以和神灵明算账、包赚不赔的项目,只不过项目的启动力量并不出于什么慈悲、智慧和自由意志,而是重重包裹下的贪婪和恐惧。

既然是个买卖,好多人也已经把想象中的收益分配好了:有人请居士放生三百块钱的,事先就挑明了,要求“100元功德回向爷爷奶奶,100元功德回向爸爸妈妈,100元功德回向自己。”

放生党的知难行易也令人赞叹。

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读书学佛都浮光掠影的他们,普遍爱引用《大智度论》的一句:“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

其实这被悄悄篡改过,原文是 “诸余罪中,杀罪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 “不杀”一词,本涵盖护生、食素、放生等多样内涵。诸功德都可贵,却单突出“放生”一个,极有可能是因为这一个最易做,门槛最低,“性价比”最高。

就像他们为什么更喜欢放生,而非植树——种树太慢,怎么能马上听到他们功德收银机的清脆响声?种树又脏又累,怎比得上花点钱手一扬方便?种树太朴素低调,怎比得上大把银子运来的珍禽猛兽博人眼球?

尽管算盘珠拨个不停,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与神秘主义峰顶藐视世间的自信却总是满满。在想象中,放生的功德“不可思议”,以致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有神通天眼的人观察到,经常放生的人,不仅身边有护法神、而且身上散发着特殊的亮光。”这是一位在微博上高调晒放生照,被网友责备却无动于衷者的自白。

“放生是最快,最容易消除业障的方式,所以魔很不希望人们用这样的方式轻松消除业障,故多来干扰。”这是他们中不少面对科学常识和外来劝阻的逻辑。

苏格拉底说过,无知即是恶,盲目放生者所缴的智商税却包括了动物的死伤、生态的破坏以及对他人健康与安宁的威胁。这有点像马三立相声里的“马大善人”了,从自己身上找出一个大个虱子,不能挤、怕它饿,就随手找个胖子,“往他脖子上一搁,嘿!善嘛!”

但他们不会在乎。所有被放生的动物本质都只是他们脑补仪式感的道具,他们需要的是一部能公映给神灵和民众共赏的献礼片,一场以道德作秀或私利回报为目的的游戏,至于实际后果如何无需考虑。这种套上大慈悲马甲的精致利己主义,这种精明与无知无畏高度混杂的内心风景,充满着贪、嗔、痴的执念,导航他们走向了自己所高调宣扬事物的反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