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善心”是桩大买卖

2016年07月06日 来源:《三月风》

摘要:古时单纯的“护生”理念在现代社会完全异化,变成了商业化的消费行为——为满足道德优越感和功利化的求福报的放生。一个小型的放生组织的年收入可达到100万人民币,对于一些和尚来说,放生几乎就是摇钱树。

屏幕快照-2016-07-06-上午10.05.24.jpg
河南郑州金水河某鸟市。从抓捕到销售再到放生,会有不少鸟类死亡。抓捕过程
中,一些鸟急于挣脱逃跑,在网上就可能撞坏翅膀,或者在笼子里撞坏身体,或
被其他鸟类踩伤,这就要死一部分。在销售过程中,如果停留一天,就会有不少
鸟死亡。专家介绍,抓捕、购买、放生这一循环过程中,高达75%的鸟类会死亡。
(图 CFP)

文_本刊记者 冯 欢

与一般公园的池子不同,国内许多佛教名山名刹的放生池里几乎没什么植物,连最普通的浮萍、莲花都没有,只有一只只乌龟,伸长脖子慢悠悠在池中凫水,与它们相伴的,是一群又一群红色金鱼。

当地人很快会将游客围得水泄不通,一边讲解“放生”的慈悲情怀,一边展示手中的所谓长寿龟、平安鱼之类的活物。他们不仅会用英语来对付高鼻深目的欧美人士,还能用日语韩语讨价还价。旁边的商店里,更是明码标价,大的长寿龟百元一只,小的五十,喜鹊则统一定价,一律10元一只,“礼佛的人大多不讲价,标价多少就是多少。”

著名景点浙江西湖、济南大明湖、北京八大处等地也早已形成了完整的“放生产业链”。善男信女们大都空手而去,西湖、大明湖边卖鱼的摊贩经营多年,那些鱼就是卖给他们放生用的。几乎每天早晨,北京八大处公园门口都有一些鸟贩子专门向游客兜售野生麻雀、喜鹊等“爱心鸟”、“放生鸟”。麻雀买得多,3元一只,单买5元一只,喜鹊10元一只,贵的20元一只。还有一些更稀有的鸟类,价格高得离谱。若问到野生小鸟的来历,鸟贩会拒绝回答,因为“你的心不诚”。

白市,黑市,网市

尽管一些放生组织在注意事项中声明:“绝不预定购买动物,也绝不购买专供放生的动物”,可愈来愈高涨的对“慈悲”的迷恋,催生了愈来愈多的无智善客,放生动物明显不够用了。

放生常用的鸟和鱼,倒是在市区的花鸟水产市场就有卖,有的打着“放生鸟”的招牌,有的放生组织的负责人自己就是鸟贩,“随时需要,随时电话,要多少,给你送多少”。对生意人来说,商品需要覆盖尽量多的客户,大到金刚鹦鹉小到野生麻雀,一一俱全,金刚鹦鹉走价,卖一只是一只,麻雀就走量了,卖少了不挣钱。

像蛇和狐狸这类“通灵之物”,素来就是善客的心头好,如今明面上几乎见不着了。流通市场禁止售卖野生蛇类,即便是人工饲养,也必须通过检疫得到许可,取得《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许多放生的蛇网购而来,“舟山眼镜蛇”、“竹叶青”、“蕲春尖吻蝮”,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都被标注上“宠物”的字眼,否则很快会被网站封杀。这些毒蛇的售价普遍在百元以上,一条短尾蝮售价大约为100元,常见的尖吻蝮、眼镜蛇通常为300元左右,西部菱斑响尾蛇售价则在2000元左右。卖家主要集中在北京、江西、湖南、湖北等地,量大可以网银转账,支持送货上门。

闹得沸沸扬扬的北京怀柔区汤河口镇从天而降的300只狐狸,同样是网购而来,狐狸主要在黑龙江一带有售,由于动物不允许快递,装在笼子的狐狸由专门的大客车运来,一车狐狸约30只,运费近千元。

小放生,大放生,火速专场放生

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可以小放生、大放生。小放生,就是每周或每月固定拿出一定资金放生。大放生,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目标、家人健康、父母延寿等,拿出大笔资金立刻放生,“一次性放生,福报很大,让你佩服放生的神奇效应!”除了这两项常规服务,还提供加急业务,称之为“火速专场放生”:“如果有急事、子女升学、大病需要康复、助念、超度过世亲人等,可以立刻举办专场放生,立竿见影。”至于这笔善款,“一元不少,千万不多,心诚为要”,掏个百八十的好意思说自己心诚?

过去,放生者即功德主常是自己出资在放生现场购买动物,或是购买好带到现场,自己负责车船费用、住宿等一切费用。也可以代理放生,汇款到指定的银行账户,由对方负责购买和放生动物,放生的功德芳名就滚动公布在网上了。如今又有了“网络放生”,加入QQ或微信放生群,每天都有人捐钱,而网络的另一端,则有专人花上千元甚至上万元来代替他们购买动物后放生,每个月组织4次放生活动,每一场的花费过万,并可手机扫码支付。放完后拍图片,第二天则公布谁捐了多少钱,放了多少生。

据不完全统计,各大放生组织每年放生的鱼、蛇、乌龟、鸟,甚至蚂蚁的数量约有2亿,不过究竟有多少谁也不知道。在放生行为较为集中的时候,大明湖园区每天都能打捞100多斤死鱼,多的时候能打捞200多斤,一个月下来能有3000多斤。据英国《经济学人》一篇题为《中国随意放生致生态灾难》的报道称,一个小型的放生组织的年收入可达到100万人民币。   

对于一些和尚来说,放生几乎就是摇钱树。一套完整的放生程序常分为洒净颂偈、说三皈依、放生发愿三步。一次花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高僧法师们大多是坐着豪车请来的。在诵经放生结束后,他们会讲一些养生常识,带头唱歌,歌曲类似《相亲相爱一家人》。在齐整的歌声里,放生者排着队随喜,花花绿绿的钞票很快堆满了香案。

放生看似公平,其实阶层差异更加明显,越是达官贵人、明星富豪,做起来越是感天动地,声势浩大。王菲、张静初、李连杰、薛凯琪等“爱护动物”出了名,每次都出手不凡,香港富商李兆基新添一个外孙女,一次放生300万元的金钱龟,杭州的神秘富翁每次都买5000斤的大闸蟹然后装车运走。富人放生的排场是建放生池、放生园,创办放生组织,你一个菜鸟哪里都没得玩,只能跟自己玩,去寺庙捐一片瓦,过年买只乌龟,在龟背刻字、龟脚系绳,就近找个小溪小河放了,而后被自己的博爱感动得无以复加。只有按照“终生、尽力、不间断”的原则,傍着大V们,常年参与放生大趴,才能有所斩获,才能在消业积福的路上越走越宽。

上游放鱼,下游捕鱼

有人放有人买,就有人抓有人卖,甚至已经催生出了订单生意,形成“捕—售—放”的灰色产业链。譬如,香港的两个市场每年会售卖掉63万只鸟。每只小鸟市场售价从2元至10元不等,个别的能卖到10元以上。如果一个鸟贩一天抓了50只,按每只2元计算,一天就净赚100元。粘网每覆盖一片树林,就留下一片鸟类的尸体,鸟类研究专家刘慧莉曾为此嗟叹, “一只活的放生鸟,背后是20只尸体。”

最令人瞠目的是,放鸟者前脚刚放生,捕鸟者这边网笼已经伺候好了。事实上,这已成一条特殊的产业链:放生群用自己的善意养活一群“捕捞客”,正所谓“南边放鸟、北边捕鸟;上游放鱼、下游捕鱼”,如此往复,恶性循环,每到黄道吉日,捕捞客就会闻风而动。有的是专业捕捞,也有小打小闹的 “捡漏人”。时间、地点,事先会有 “线人”通风报信,“再远的味道也嗅得到”。上年纪的捕捞客不擅网络,稍年轻的往往能混进大大小小的放生微信群、QQ群,在第一时间把放生活动详情打听得清清楚楚。

大连金州人工湖就常被光顾,一晚上捞上60多斤泥鳅不成问题,第二天早市上13元一斤卖了,晚上再来打捞照样有。有人大年初一放的鱼,初二就有“胆儿足的”跑去捞,无本生意,总有人做。由于放生的鱼多是在市场买来,基本都是人工养殖,刚放到野生环境,都要“懵”一阵。捕捞客就趁着这个时机一网打尽。除了鱼叉、钓竿、长网兜、丝线渔网,他们会非法用上“电鱼机”,电鱼机也用不上时,甚至会撒下“鱼药”,药死的鱼,风干后照卖。至于钓乌龟,有专门制作的利器,这种海竿的特点是控制的河面宽、范围大,而且渔钩十分锋利,只要一接触到乌龟,无论是头、爪还是裙边,都能在瞬间刺入,捞完了,便找地方换几个钱,每只对外会卖到200-500元,“稳赚不赔的无本买卖。”

在舌尖上的中国,放了生的动物终究难逃脱被吃的厄运。如九华山,当地最知名的一道菜就是山龟炖土鸡,这些乌龟,据说刚从附近的放生池中捞起的。一道山龟炖土鸡的佳肴,在半山脚的饭店卖到300元之巨,在海拔更高的景点饭店中可再翻一倍。即便是受了三皈五戒的佛教徒,许多人也抵挡不了这道美食的诱惑。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