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残疾-艺术”思辩

2015年12月16日 来源:《三月风》

汉斯·卢伊真(荷兰)  

残疾人艺术需要被同样坦诚看待

艺术家经常从前辈艺术家那里借、引用,或干脆直接复制前辈作品,这一现象并不新奇。可好几个艺术家就从原生艺术家的作品中汲取灵感,却从不提及这一事实。

我最喜欢的残障原生艺术家是荷兰的威廉·凡·亨克,他于2005年离世。我们的博物馆收藏了他5幅杰出的画作。凡·亨克正在迅速成为明星,很多收藏家都在搜寻他的作品。他的艺术世界充满创作力和独特性,是世界级别的原生艺术家。他对电力控制非常着迷,作品中创作了很多有关火车站、飞艇的故事。

但我认为艺术家的个人情况不应该成为作品让人感到惊叹的因素,决定性的应该是作品自身的品质、特质及其独创性。尽管以原生艺术家的身份获得认可对病人来说很有益,但前提是,他的确创造出了最好的作品。因此我不希望把艺术家个人信息放在作品介绍的首要位置,它应该只是他们艺术作品的一部分。残疾人创作的艺术作品一旦标签化,经常很难去除。

原生艺术家和每个人一样都有同样的权利,然而社会依然对残障者有太多的污名及偏见,以致他们已经失声,非常需要我们去强调他们的权利。我们应该在各方面为他们提供同等的通道,以建立名副其实的全纳社会。这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但却是必要的事实。残疾人艺术的发展最需要的是像其他艺术一样,以同样坦诚的方式被看待。同时,应该以其艺术品质更大限度地吸引策展人、艺术评论家和公众的兴趣,而不是因为差异性。

丽娅·马蒂洛斯安(美国) 

 将“人”放在前面

当下在美国,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使得残疾人的艺术创作更容易被世人看到。每人画的东西总与自己的经历有关,残疾人也一样,他的痛苦与狂喜都可在作品中体现。艺术可以带你超越正在进行着的现实。

可人们通常会把“残疾”放在“艺术”之前,而不是其后,这一点各国都差不多。他们注意的是残疾而非艺术。在称呼上,我希望能使用artist with disability(有残疾的艺术家) 而非disabled artist(残疾艺术家),将人放在前面。我毕竟不是生来就卡在轮椅上的。

田部井月四(日本)

不画画就如同闭上嘴巴

残疾人的作品因为身体的原因可能会有特性。

我指导过一些精神障碍者画画。他们的家人也非常勇敢,敢把这些作品展示出来。这些作品非常伟大和出色,他们表达的一些情感要比普通人更深刻一些。

又比如我的左眼球动不了,左眼看起东西来完全是模糊的,这样导致我的视觉没有立体感,无法定位,有时我看不到画面上纸的折痕,就像普通人看在水里的硬币一样。我的左耳也完全失聪了,只能用右耳来听。

正是一只眼睛看不清楚,立体感没那么强,我的作品里包含了自己的很多感觉,用现代式的画法,在同一画面里将远景近景模糊交融。 

但我觉得艺术里面是没有残疾这个概念的,健全人和残疾人的艺术都是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一种方式。艺术是我和别人交流的一种方式,别人看到我的画,就会明白我在想什么。

甚至对于有些残疾人来说,艺术不是一门营生,而是活下去的意义和动力——如果没有艺术的话,他们可能会放弃生命。如果不画画,就像健全人要说话而把嘴巴闭上一样难受。

如果有机会经常被展示,他们便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画,把最优秀的作品展示出去,技艺水平也会得到相应提高。还可以把残疾人作品和健全人作品放在一起,不要提前透露作者的身份,让大家去评论。这样,残疾人就觉得自己也和普通人一样,被这个社会需要,被大家认可,就不会往“你们要特殊照顾我”这种方向想。

如果没有这些展示机会,残疾人艺术家没法得到别人的理解,他的画也只能成为私房物。

格里高利·伯恩斯(美国) 

挑战内心极限

一定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其实我们无论是在中国、美国、比利时、法国、非洲,大家都应该追求自己内心的声音。问问你自己,你自己要做些什么,自己的特长所在,并且投入充分的实践经历与追求。人一定要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才更有可能获得成功。

卓政浩(韩国) 

身心的治愈良药

残疾人因为身体行动不方便,所以常常会喜欢一些不需要大量活动就能做的事情,也更能集中注意力。关于一个作品是健全人创作的,还是残疾人创作的,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专门来说,因为大家可能会觉得也许残疾人作品水平不足,放低了标准,我希望人们能消除这样的想法。

希望通过多举办一些残疾人艺术展之类的活动,让社会对残疾人能有更多的认识,不要总是从励志角度看待残疾人作品。

其实艺术创作对于残疾人的身体和心灵都有很强的治愈作用,我在韩国担任一些残疾人机构的老师,教大家刻印章。残疾人有时候会情绪低落,但是通过这样一些事情,能够让他们高兴起来。还有书法,是一种静态的艺术,也能让人产生心理上的治愈感。残疾人艺术要发展,第一是需要物质上的支持,第二是需要精神上的支持,希望社会给予残疾人更多的关心,对于残疾人艺术的研究也能更多一些。(编辑 曲辉 李樱 刘一恒)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