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们始终拒绝自设藩篱

2015年12月16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谁说我们不能拍照的?所有的限制都是想象中的,只有试了才能说你能,或者不能做到,不是么?”

屏幕快照 2015-12-16 下午12.31.12.png
SEEING WITH PHOTOGRAPHY COLLECTIVE 纽约盲人摄影小组
他们是一个成立于纽约的盲人摄影小组,“我们的实践是一个视障和健全的摄影
师合作的组合“。他们的作品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颇有名气,由著名的摄影出版
社“光圈出版社”出版的作品集被广为传播。

第一次遇见哈希姆·柯克兰(Hasheem Kirkland)是在纽约街头,他正和几个朋友站在工作室门口聊天。我上前打断,问道“SEEING WITH PHOTOGRAPHY COLLECTIVE 是在这里么?”他头侧向我,略带惊讶地说,“当然,我就是其中的摄影师,有何贵干?”

跟着哈希姆我悄悄溜进了大楼,因为工作室位于社区福利中心的地下一层,外人进入尤其是记者是需要严格的审批手续的。“但是我们嫌他们太啰嗦,经常带人溜进来!我们有很多的访客,有艺术家、记者或者是朋友⋯⋯” 哈希姆悄悄地告诉我,面露骄傲。

SEEING WITH PHOTOGRAPHY COLLECTIVE直接翻译过来是“通过摄影观看(的)团体”,这个名字和他们的创作方式有关,他们是一群视力障碍或者全盲的残疾人,但同时他们又都是通过摄影进行创作的艺术家。

屏幕快照 2015-12-16 下午12.32.30.png

屏幕快照 2015-12-16 下午12.32.45.png

屏幕快照 2015-12-16 下午12.33.05.png

当天的拍摄活动在一个多小时的寒暄、聊天、咖啡和饼干之后慢慢开始,哈希姆兴致所至让我当他的拍摄对象,他告诉他的搭档、摄影师麦克他想要拍我躺着熟睡的样子,他想要彩色的毯子,带绒毛的那种,然后最好再来个娃娃,这样我可以抱着娃娃⋯⋯接着我们三个作为一组,开始准备道具、布景,哈希姆负责架好相机,凭借微弱的视力设置好相机参数。一切就绪后,我躺在了毯子上,如他设计我抱着一个娃娃,尽量不动,保持微笑的睡着的样子。等待一切就绪,另外一组人也把他们的布景和人物准备好后,咔嚓,灯关了。一片漆黑。

这时候哈希姆和麦克各自拿着好几支不同颜色、不同光线强度的手电筒开始在我的周围照射,时而晃动得很快时而很慢;时而正对着镜头划出横纵线条,时而把电筒侧过来漫无秩序地扫动;时而对着我的脸部勾勒轮廓,时而拿起不同材质的布料在灯光前晃动制造特殊肌理⋯⋯大概过了一分半左右,相机的快门“咔”的一声跳回了原位,曝光过程结束!

屏幕快照 2015-12-16 下午12.31.47.png

很快,炫酷的照片出现在相机屏幕上,我们三个都很满意,尤其是我自己,但是哈希姆说,这里曝光太多了!脸部也稍微模糊了!我们下一张得注意!显然他对自己的创作标准颇高,接着我们又拍了三张才结束了当天的拍摄。哈希姆说,有的时候会很有灵感,有的时候就是不行,今天还不错!哈哈⋯⋯下午两点多,工作室的七八个人一起凑钱叫了超大号的披萨,大家一边吃一边讨论和摄影相关的各种,当然还有八卦!

几个小时以前,我还很难想象一群盲人怎么能拍照片,并且一拍就是十几年!这个小小的工作室从无到有经历了十五年的过程,几经搬家,但是凭着大家对拍摄的兴趣竟然坚持了下来,并且越来越有名气。他们不但办展览,而且著名的光圈出版社还给他们出了画册!“谁说我们不能拍照的?所有的限制都是想象中的,只有试了才能说你能,或者不能做到,不是么?”

如果你对他们的故事和作品感兴趣,可以访问他们的官网(www.seeingwithphotography.com),保证你会改变对“盲人”和“摄影”这两个看似矛盾的词汇的理解!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