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张洪峰 活出军人的风采

2014年06月3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人民解放军68303部队副参谋长  张洪峰

我叫张洪峰,来自抗美援朝特等功臣、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我出生在沂蒙革命老区,一方孕育英雄、崇尚英雄的热土。那时的男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永远是我们讲的故事中的主角,特别向往激情燃烧的军旅人生。

那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日子。1990年12月1日,我穿上了梦寐以求的国防绿,来到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的邱少云班。我们连每天点名时第一个呼点的是“邱少云”的名字,全连集体答“到”;宿舍里始终留着邱少云的铺位,大家每天晚上给他铺开被子、早晨再叠整齐;每次完成重大任务,都要给老班长先敬一杯庆功酒。幸运的是,我就睡在“邱少云”的上铺。英雄的气息时刻感染着我、激励着我,革命先烈的红色基因在血液里流淌。

1993年10月7日,生死考验第一次摆在我的面前。那天,我们连奉命处置一起突发事件,一颗不法分子自制的土炸弹冒着青烟,落在新兵小黄脚下,几十名群众和战友的生命危在旦夕。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推开小黄,一边大喊“卧倒!”一边抓起炸弹往空地处扔,出手的一刹那,炸弹爆炸了,我一下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已经是4天3夜后的清晨,全身上下钻心地疼,什么也看不见。医生告诉我,我的左手被炸掉,右眼球被炸碎,脸部缝合49针,血液几乎流干,血压多次为零,先后报了4次病危……

回想起来,那时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想着自己还没过20岁生日就成了一个废人,上军校、谈恋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这些过去美好的憧憬,都随着一只手、一只眼的丧失离我远去。绝望之际,我想到了自杀,偷服安眠药,却被细心的护士换成维C;2次跳进湖里,都被暗中保护的战友救了上来。领导、战友、医生和家人的不抛弃、不放弃,不厌其烦的关心和劝慰,让我渐渐平静了下来。躺在病床上,我仔细想,选择了从军,不正是选择为祖国和人民流血牺牲吗?军人的字典里没有“退缩”和“逃避”,邱少云班不能有软骨头!我不但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出生命的亮色、活出军人的风采!

有个记者采访我,扔炸弹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我说:“啥也没想,就是军人的本能,换了其他战友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战友们为我今后的生活担心,我笑着用右手指着左眼,“咱们打枪三点一线,一只眼瞄得更准,一只手正好当‘独臂英雄’”。

成就英雄可能是瞬间壮举,考验意志却是漫长历程。以前轻松自如的小事变得不可想象,洗脸、吃饭、穿衣服、上厕所都成了大问题,参加训练更是难上加难。过去紧急集合时,打背包我是最快的,总是第一到达指定位置。现在,尽管用牙咬、用膝盖压、用残臂夹,使出浑身解术,但打出的背包还是歪歪斜斜,总拖全连的后腿。战友们总想帮我,我对他们吼“你们帮得了我一次,但帮不了一辈子!”最终背包被我“驯服”了,其它训练课目不到一年,也都全部达到优良,手榴弹投掷名列全师第4名。

有一年,部队担负青藏高原光缆施工任务,我连作为尖刀连,承担唐古拉山上任务最艰巨的50公里地段。唐古拉,在蒙语中的意思是“雄鹰也飞不过的高山”。施工地域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的一半。别说施工,就连走路都非常吃力。当时大型机械用不上,只能用双手锹挖镐刨。全连喊出了“缺氧气不缺士气、海拔高斗志更高”的口号。作为连队干部,我单手用不了铁锹,就把锹把锯掉一节绑在左臂上,配合右手施工,尽管手臂无数次磨出血泡,但我从未离开过工地,每天都完成和其他人同样的任务量。有人说在这里呆上一天都是奉献,可我们一干就是3个多月。比劳累更可怕的是高原疾病,小小的感冒都可能夺去生命,我曾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战士周光远施工中突发高原脑水肿,永远留在了唐古拉山。他的父亲和哥哥赶来处理后事,看到我的情况,看到战友们餐风饮雪、战天斗地的场景,没有多说什么,擦掉泪水、拿起小周的工具投入施工,直到一个多月任务完成后,才返回湖北老家。

战友们都称我为“铁人”“英雄”。兰州军区授予我“人民卫士”荣誉称号,评我为“感动西北·感动军营”英模人物,我还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但我从没有在荣誉的光环中迷失,我总觉得身体特殊身份不能特殊、身有缺陷素质不能缺陷、身体功能弱军人的精气神不能弱,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百倍努力。当排长,我带出了军事过硬的先进排;管农场,一年扭亏为盈年年评为先进;抓管理,部队5年没有发生安全事故。

这些年,不断有人从我身上探求残疾人的内心世界。我想告诉大家,苦难可以扼杀生机、也可以创造生机,可以摧垮意志、也可以磨砺意志,可以毁灭自我、也可以超越自我,决定命运的不是外部条件,而是生活态度。我们军人肩负着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不懈奋斗!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