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坚持6年招收残疾员工,女老板:相比破产,更怕他们失业

2020年06月28日 来源:新京报

车间里隆隆作响。操作台上几名员工面色平静,各自进行机器运作。看到老板郑雷伟经过,他们举起手和她打招呼。员工们偶尔抬起头来,彼此用手语比划着交流。

他们都是聋哑人。

顺义区牛栏山镇的这家公司里,最多的时候,45名员工中有28名是残疾人,他们有的肢体残缺,有的智力发育迟缓,被安置在不同岗位上。

2014年,郑雷伟招收第一位残疾员工,是一名智障女孩。初期,女孩可以进行零件分拣的工作,但无法跟人沟通。一年后,她的病情在工作中好转,开始主动和同事交流,也可以自己吃饭,独自做公交车回家。

此后6年,顺义其他村镇的残疾人也慕名而来,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也会定期推荐学生。

为了更好地跟这些员工沟通,郑雷伟学了手语,也摸索出残疾员工的“用人之道”,针对每个人的不同情况找对合适的岗位,她举例,比如自闭症员工,他们做事更专注,可以负责零件分拣。

公司也曾面临困境,郑雷伟说,她当时想的是,必须咬牙坚持,“相比自己破产,我更怕他们失业,他们比我更难。”

9345d688d43f87945a7c9498dc8ed5f21ad53a25.jpeg

老板郑雷伟(右二)在车间里指导工作。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智障女孩工作时间的“监护人”

最初招收残疾员工时,郑雷伟是有私心的,“按照当时的政策,雇佣残疾员工可以减轻税务压力。”

2014年,郑雷伟招收了第一个残疾员工童谣。她是一个智障女孩,刚从顺义特殊教育学校毕业。

此前两年,正是公司初建时期,郑雷伟把一些可以在家手工制件的工作外包给附近的“温馨家园”,由那里的残疾人完成。她发现一些类似的难度技术不大的活,残疾人完全可以胜任。童谣的工作,就是将车间里已经基本制作好的磁芯零件组合分装。

但她低估了童谣的残疾情况。

“她无法与人沟通,也很难安静坐下来,工作做多做少是其次,就怕出安全问题。”郑雷伟也很担心,刚雇佣一个月时间,她就想放弃辞退。在和童谣的母亲王英(化名)沟通时,对方恳求她,让女儿“再坚持坚持”。

郑雷伟心软了。她告诉记者,因为母亲患有精神分裂症,家里又是村里的贫困户,自小受到很多白眼和欺负。“有一次夜里下暴雨,一群孩子用石头把我家的窗户全部都砸碎,印象太深了,特别害怕。”

正是有过这段经历,郑雷伟说,她知道家里有一个残疾人员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童谣能有一份工作,能独立加入社会群体,对这个家庭来说有多重要。

她最终决定留下童谣。为了确保安全,郑雷伟同时担当起童谣在工作时间的“监护人”。公司园区有食堂,她带着童谣一起打饭吃饭;安顿身边同事在工作中多留意童谣的举动,发现异常随时帮忙;下班后她会多绕路十几公里,开车把童谣送回家。

公司其他员工也对这个特别的同事加以关照。郑雷伟回想起,童谣刚入职时一次去卫生间,公司一个女员工小跑着紧跟其后,“后来员工告诉我,她是担心童谣走丢了,不想让童谣离开她的视线。”

童谣的病情在稳定的工作环境中开始好转。在她工作快满一年后,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到公司探望童谣,惊讶于她的进步。老师们认为,童谣的生活能力和认知水平都明显提高,愿意和别人交流,在公司自己吃饭、休息都可以正常进行,上下班也可以独自坐公交车回家 。

王英也察觉到女儿的变化。每天不用去刻意去打听,她就能从女儿的描述中大概知道她这一天的状态。下班回家后,女儿也愿意主动聊起上班的情况,“这个姐姐如何对她,那个老师怎么教她。”

32fa828ba61ea8d318f8a49a9a9feb48271f58f6.jpeg

童谣工作中,母亲为她涂上的红色指甲油。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四处碰壁的残疾求职者慕名而来

童谣打开了公司招募员工的新窗口。到2019年底,郑雷伟公司45名员工里,有28名是残疾人员。

顺义区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每年都会推荐几个毕业生过来,海淀区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的老师也登门拜访,在对工作场所和内容进行评估后,推荐一些有工作能力的心智障碍者应聘。

20岁的宇航在去年年初入职。

他在3岁时被诊断为自闭症,即孤独症。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康复训练和陪伴求学后,中专毕业的宇航需要一份工作。为此,父亲韩玉宝带着他离开大连,通过公益组织找到郑雷伟。

公司周边村镇的残疾人也慕名而来。他们大多是聋哑人,年龄不一,但都有过屡次求职失败的经历。

王英也曾带着童谣四处碰壁。在找到郑雷伟之前,她带着童谣到一家有粉尘污染的企业上过班,童谣不愿戴口罩,这才作罢。

入京之前,韩玉宝在大连帮宇航找了四年的工作,但没有地方愿意接受一个自闭症青年,哪怕是体力活。 “人家根本不敢接收他。”韩玉宝说,面对这样的现状,家里人也不敢贸然将宇航一个人“扔”到社会上,“怕他吃亏”。

公司决定录用宇航之后,和他签订了正式劳动合同并交纳“五险”,每月工资3000元。韩玉宝高兴坏了,父子二人放下在大连优渥的生活,在附近村子租下一套房,开始北漂。这份工作对于他们全家来说弥足珍贵。

越来越多的残疾员工给郑雷伟带来不小的压力。公司规模最大时有员工超过100人,后来生产规模缩减,公司维持在50人以下,即便这样,郑雷伟没有辞退一个残疾员工。

“他们比我更不容易,”郑雷伟总是这么说。

96dda144ad3459827ccd63ac1e61eaabcaef84e1.jpeg

午休时间,聋哑员工们休息聊天。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摸索出和残疾员工的相处模式

同行之间交流时,时常表达对郑雷伟此举的不理解,觉得会得不偿失,“做企业又不是做公益。”

郑雷伟也曾遭遇困难。她回想起,有次几名患有轻度精神疾病的员工,在工作时间里突然一起商量着要离开公司回家,且情绪激动。郑雷伟说,当时不知道原因,更担心他们在路上出事,于是上前阻拦,对方却执拗地把她推开,“平时相处挺好,这次不知怎么道理也讲不通,我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该怎么办?”

丈夫张成(化名)得知此事后,劝说郑雷伟不要再招募残疾员工,他认为这不但无法提高公司效益,还得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这不是一个企业老板应该操心的事儿,她本来就够忙的了。”

郑雷伟没有听劝,反而瞒着张成继续坚持。

经过三四年的相处,她逐渐找到一套和残疾人员的相处模式,岗位和员工的契合度越来越高。郑雷伟说,“针对不同情况残疾人的特点,考虑什么样的工作适合他们,怎么样的相处更有利于我们双方。”

郑雷伟还和公司管理岗人员学会了简单的手语,和聋哑员工的工作交接已经没有障碍。她总和其他员工说,“不要总暗示自己他们是残疾人、他们不行,其实他们大多数人的效率不比我们差。”

公司库管王炳旭,也是一名聋哑人。他在2019年从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毕业,目前是公司少有的本科毕业生。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王炳旭入职后对公司仓库进行了改造,将原来纯靠人工盘点的仓库转变为“智能化”仓库。

如今,郑雷伟尝试让王炳旭把公司的智能计算系统做起来,这是她过去无暇顾及的事。

疫情期间,公司的消毒检查工作频繁,王炳旭又担任起公司出入人员的登记检查工作。尽管不能说话,但他关注每个来访者,通过手语比划,提醒大家戴好口罩,遮挡口鼻。

09fa513d269759ee9b19f67ebd6e98106c22df52.jpeg

聋哑人王炳旭通过手机打字与同事交流。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摄

“相比自己破产我更怕他们失业”

张成心中始终有顾虑。“毕竟是残疾人,万一在公司磕了碰了怎么办,突发疾病怎么办?”

2020年元旦过后,张成辞掉工作协助郑雷伟一起打理公司,和这些残疾员工接触以后,他发现自己多虑了,“我有什么想法,只要比划一下,简单描述,他们就都懂,没有那么困难。车间里也没啥大型机器,环境比较安全。”

受疫情影响,很多员工春节后无法正常上班,郑雷伟开车将一些手工活零件送到残疾员工家里,等对方完成后再上门取回。在一名轻度智力障碍员工家里,她看到患有精神疾病的一家三口生活“一片狼藉”,在第二次到访时,她带了食物和水,还额外多支付了1000元的工资。

“接触一个残疾员工,就会接触到一个这样的家庭,就算是陌生人,也想伸手去拉一把吧。”郑雷伟说。

到了3月,北京全面复工时,有人因疫情未回京,有人觉得公司效益受影响而辞职。张成没想到,这时候最稳定的是这些残疾员工,有20人都在复工的第一时间到岗,出勤率达到80%以上。

有人在,生产得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郑雷伟说,她才有底气去找业务、谈合作。

郑雷伟有时也会把经验分享给合作伙伴和同行,在她看来,既然处在同一行业,其他公司也可以尝试雇佣残疾员工。

多数同行对她的做法给予肯定,却没有人真正去尝试。郑雷伟觉得,因为大家对残疾人太陌生,由陌生引发偏见和隔阂。“但是他们有顾虑很正常,雇佣残疾员工,前期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风险。”

公司也曾面临困境,郑雷伟说,她当时想的是,必须咬牙坚持,“相比自己破产,我更怕他们失业,他们比我更难。”(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