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终于与贫困说再见

2017年03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罗新欣报道)严三媛从2000年开店到如今,已走过16个年头,在她的帮助下,有300多位盲人摆脱贫困,重塑生活。有些人离开大山,第一次见到城市;有些人离开父母,可以独立生活……他们的故事为针对盲人的扶贫留下了一个精彩的见证。

15年来第一次走出大山

我叫顺兰,来自云南,是一名21岁的纳西族盲人。我出生在云南的大山里面,妈妈怀我七八个月的时候还在干活,由于营养不良,我一生下来眼底就不发育,导致了现在这种状况,双眼有光感,但仅有0.02。小学毕业后,由于中学学校离我家比较远,附近几个村就我一个人视力不好,爸妈不放心,所以,我就没再上学,在家待了一年多。2010年,村里通知我去市里办残疾人证,在那儿我知道了严三媛老师来丽江,与当地残联办了一个盲人按摩培训班,于是,我就去培训班学习了3个月。后来,残联领导告诉我们有去无锡工作的一个机会。我想去,因为我想学习,想工作,想挣钱帮助爸妈减轻经济负担。走的时候,为了消除父母思念儿女的顾虑和担心,我撒谎说江苏就在丽江附近。就这样,我与其他六个人一起跟严老师一起到了无锡。我当年只有15岁,在此之前一直生活在深山老林中,从未接触过外面的社会。

到现在,我来无锡在“好轻松”公司已经工作五年多了,在严老师和这个团队所有老师的教育指导下,在师哥师姐的帮助下,我从来时的一无所知和一无所有,到现在已经学到了很多,工作上可以独自担当了。在生活上,我的状况很好,我不仅寄钱给父母,还为妹妹读书交学费。这五年,我见识了社会,感觉到了其间的温暖;这五年,我学到了知识,知道了如何生存与生活;这五年,我明白了什么是责任,愿用我的双手为病患者解除病痛和疾患;这五年,我懂得了人为什么活着,我要用一生去履行帮助别人的诺言。

当时没明白为什么能来到无锡,现在清楚地知道,这是严老师为了帮助我们这些来自贫困山区的盲人啊!在这里,严老师不仅免费教给我们专业知识,就连我们来这里的车费都是严老师提供的。严老师的呵护和境界也让我有了奋斗的目标:小的规划,就是想接父母出来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大的计划,就是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多挣些钱,将来回到家乡,用所学到的知识为家乡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还清30万元外债

我叫魏建荣,今年45岁,江苏南京人。爸爸从1981年起就搞水路运输。1987年我初二放暑假的时候,爸爸对我说,你没上过船,上船去玩玩吧。谁承想就是这第一次上船,因为刮起了台风,船只发生倾覆,我的眼在落水的一瞬间便失去了光明。我原本还比较殷实的家一下子败落了,还欠了30多万元的债。从此,我的命运发生了骤变,我们一家也开始走上了一条挣钱还债的艰辛之路。这对我来说是命运多舛,而对我父亲来讲则是验证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句老话。真是世事难料啊!

由于眼睛没有及时得到治疗,我现在的视力只有0.02~0.04,有光感,属于弱视,所以只能选择适合的职业。盲人的就业面太窄,最终我选择了按摩。1997年,我在河北学习过按摩,以后的生计一直都在为还债操劳着。后来,我听同事说起了严三媛老师,2009年我便来到了无锡。在这里,我边工作边学习,渐渐地融入了这个大家庭。以前所欠的债也基本还上了。我现在工作稳定,努力工作已经让我有了一些积蓄。在这还认识了我现在的爱人,我们是同事,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幸福的家,有一个女儿。不仅如此,我们还在2013年花了70万元、20年按揭买了一套77平方米的住房。

我父母年事已高不方便照顾9岁的孙女,我现在的心愿,就是尽快从老家把女儿接来,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多好啊!

在这里我有了自己的家

我出生在四川宜宾,名叫叶欣群,8岁时被杀猪刀误伤了眼睛,由于农村缺少医疗知识,家里又没有钱,耽误了治疗时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为了生存,我在当地学过按摩,但只学了点皮毛。后来,我听说了严三媛老师自主创业的事迹。2004年,我来到无锡找到她,严老师收留了我。到如今,我已经来无锡12年了,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成了家,生了娃。

我来这里几年后,严老师看我工作很不错,又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于是,就四处张罗帮我成家。在我谈恋爱时,她请她的家人亲自开着车到我婆家谈婚事,一切安排得既细致又妥当,令我吃惊的同时,更让我感动。面对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不知如何报答。我现在感觉非常幸福,夫妻和睦,公婆对我很好,孩子今年7岁也上了学,丈夫虽然一只手不太好,但他是我的眼,而我是他的手。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现在就想做一件事:报恩!我要报答恩人,用我最大的能量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从前年起我就开始做义诊,为养老院的老人们免费按摩治疗,我打算一直这样做下去。我现在最欣慰的,是用我的双手为患者减轻或消除病痛。我最想做的,是用我微薄的力量去帮助我家乡那些因贫困而上不起学的孩子。为此,有人说我傻。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就要这样做,帮助了别人我感觉心里特坦然,特舒服。况且我老公也支持我。

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是来自安徽宿州的岳跃斗,今年30岁。我是遗传的先天性白内障,双眼仅有一些残余视力。我2011年来到“好轻松”公司,爱人也在这里工作,是同事,她的眼睛是怀孕时生病吃药使视神经受损导致眼底发育不良的结果。我们的女儿今年才一岁多,因为我们两口子眼睛都不好,所以她一出生,我们就赶紧带她到医院检查,恐怕她的眼睛有问题。刚检查时,医生都说没问题,我害怕,带她继续检查,仍说没问题,最后连检查的医生都烦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孩子不正常,又带她去医院,这下结果不一样了,女儿的眼睛有问题,确诊为先天性白内障。这一年来,为了女儿的眼病,我们到合肥,去上海,上北京,把这几个大城市有名的大医院几乎都跑遍了,给她做过一次手术,最终还是没有治愈的良方,还听说这种病到现在就没有治愈的先例,为此我很迷茫,也很苦恼。女儿的病没治好反而欠了一屁股债。为给孩子看病,光路费就花了四五万元,治疗费五六万元,加起来十几万元呀,对我们两个视力残疾人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看到我们的情况,严老师和公司不仅对我们很照顾,还以公司的名义组织全体员工为我们捐款两万多元,帮助我们度过难关。这让我们亲身感受到了被帮助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我们的公司是这样的,员工有困难,公司一定责无旁贷,像我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还有更值得称道的一件事:我的一个同事的老公半夜突发脑溢血,严老师听说后,像对待自己的员工一样,马上出车赶到她家中,帮她老公穿好衣服,又将他送去医院,并通知其亲属。这件事我一直在场,亲眼目睹,让我特别地感动。没有接受过爱心的人是不会有如此的感动的。我从中领悟到:帮助别人是一种快乐,别人的快乐其实也是自己的快乐,是一种内心喜悦的满足。

我来公司五年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公司就像一个大家庭,所有的人都像兄弟姐妹一样。公司的领导和严老师就像我们的家长,大家同呼吸,共命运,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伴随着公司成长,一起见证了我们的事业兴旺发达。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