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中风者若在6小时内接受介入治疗,或能不留下残疾和后遗症

2017年03月14日 来源:新快报

德国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特别为华侨医院生产的一台造影机,机臂上有一条中国龙,全世界仅此一台。.jpg
德国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特别为华侨医院生产的一台造影机,机臂上有一条中国龙,全世界仅此一台。

介入治疗所用到的工具有.jpg
介入治疗所用到的工具有:穿刺针、导管、导丝、导管鞘、注射器、支架、球囊等。

血管病灶部位的影像展示.jpg
血管病灶部位的影像展示。

(外周血管)出血、缺血、肿瘤等情况,介入治疗放个支架,10分钟就能搞掂,就像补衣服一样。”——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王晓白教授

仅用一个造影机、几根导管这么简单的器械就能完美地完成一个大手术,这么神奇?请看实例。今年2月中旬,一位92岁的老爷子因为腰间盘突出,不能平卧,而且日夜不停地疼痛,每天晚上都会疼得大喊大叫,根本无法入睡。面对此种情况,家属心情如焚,多方打听后,来到广州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经过快速检查确认病灶后,老爷子被推进了手术室,25分钟后,手术结束了,他还没下手术台时就说道:“脚暖了,不痛了。”

介入治疗是如何诞生的

上述这种疗法叫做介入治疗,是一种新兴的治疗方法,“传统西医分为内科和外科,介入治疗介于二者之间,包括血管内介入和非血管介入治疗”,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主任王晓白教授向新快报记者介绍,“说起来介入治疗有几个方面的特点,一是非传统开刀方法,二是非传统吃药方法,三是非传统内科和外科治疗手法,四是利用影像设备作导航,比如血管造影机、透视机、CT、MR、B超等,在血管、皮肤上做一个很小的刺穿孔,然后借用同轴导管,深入病人体内血管,进行修补、扩充、疏通工作,在不暴露病灶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治疗。”

1967年美国放射学家Margulis首次提出Interventional Radiology这个词,被称作“介入放射学”或“介入治疗学”,1979年得到国际学术界正式认可,自此介入放射学与内科、外科并列三大支柱性学科。1898年发现射线后,国外就有人开始利用石膏作造影剂开始尸体动脉造影研究,其后一路向前发展,“1964年美国的Dotter在为一个下肢坏疽的老太太做检查时,利用同轴导管对血管狭窄部位进行了一次扩张,这个偶然之举产生了一个奇迹,狭窄部位消失了,缺血症状缓解了。这样就不用按照传统做法截肢了,只是把坏死的脚指头切掉就行了,这样就保住了一条腿,因此Dotter被称作介入治疗之父。”王晓白说道。

心脏搭桥90%以上采用介入治疗

接着,王晓白通俗易懂地介绍了介入治疗的应用,“主要有四大治疗领域,一是心脏,通常所称的搭桥,现在90%以上都是采用介入治疗,为此还发明了新的医疗器材,通俗点说就是细导管+气球,广东老百姓形象地称它为 吹波仔 ,就是在需要时充气,利用物理压力把血管斑块压到壁里去,接着再照影,不行的话,就再放个支架。此外,像先心病,在妈妈分娩之前就可以进行手术治疗。”

新快报记者让王晓白做一个对比,与传统手术相比,“对比的话要牵涉很多因素,如果非要对比的话,可以这样说,介入治疗的风险系数大大降低,传统治疗的风险系数是60%的话,介入治疗则0.6%都不到。最主要的优势是介入治疗的安全成几十倍、上百倍提高,仅有牙签、火柴棍大小的微创,几个小时就能愈合。”

“二是神经,尤其是颅内动脉瘤、颅内动静脉瘘、颅内动静脉畸形等都是高发死亡病症,如果病灶的位置理想,范围不大,可以考虑用脑外科手术治疗;如果位置不理想,轻则可以损伤语言、听觉、视觉等功能,重则变成植物人,此时医生一般都会说:多保重吧!”王晓白说,“现在中风已成为常见病,如果在6小时内,病人接受了介入治疗的话,不会留下任何残疾和后遗症。三是外周血管,对于出血、缺血、肿瘤等情况,介入治疗放个支架,10分钟就能搞掂,就像补衣服一样。四是肿瘤,无论恶性还是良性,传统的首选方法是手术,有了介入治疗后,这种局面就打破了。一种做法是,查清肿瘤有多少血管供给营养,把这些血管堵死,掐断肿瘤的营养来源,让它自己饿死;第二个是把药物直接灌注到肿瘤里面,避免了药物对身体的副作用。”

十几年来用时最短的手术

再详细说说本文开头提到的老爷子,“他是下肢动脉长段闭塞,三十多厘米,右足静息痛,无法入睡;另外,他只能侧卧,不能平卧。”主治医生、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副主任张艳副教授说,“这就是一个挑战,手术姿势要求就是平卧,所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几分钟之内把导管从左穿到右侧,然后打破常规,让他侧卧进行手术。由于病人体型较胖较重,我们也要克服这方面的困难,以最快速度完成手术,只用了25分钟就结束了。这是十几年间,我做过的最快的一次手术。”

“因为病人耳聋,但是可以说话,所以手术结束后,我们拿了一张纸给他看,上面写道:治好了,你觉得怎么样?他说,我很舒服,不痛了,很久没这么安静地休息过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病人家属很吃惊,也很感激,然后对我说:我可以抱抱你吗?”张艳副教授说。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