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梁志雄 一个退休教师和五个智障学生

2021年07月15日 来源:防城港市新闻网

心怀春风,老树蔸也会长出呵护花儿的叶子!——题记

bc8a-ksmehzt2866020.jpg

梁志雄老师和他的五个学生

76e9-ksmehzt2866025.jpg

教学点升国旗仪式  

(侯东光 罗盛 曾译萱 文/图)船到码头车到站,终于等到这天,可以歇歇了。

2020年8月,共产党员、上思县那琴乡小学教师梁志雄在十万大山乡村从教42年,年届花甲,到了退休年龄。

早年定居南宁的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儿子梁潇和儿媳精准地将第一胎的预产期框定在梁志雄退休后的第一个月;老伴曾艳金则在忙里忙外,憧憬着含饴弄孙的“老来伴”生活。

然而,那边“运筹帷幄”,这边“按兵不动”,梁志雄竟然没有按套路出牌,单方面撕毁“协约”,将一纸返聘申请递到县教科局,硬是把自己留在了更需要他的孩子们的身边,让家人空落落地看着就要到手的期盼,“得而复失”……

“无论如何,我绝不能成为

摁断学生读书声的那个人啊”

梁志雄16岁参加工作,18岁开始当小学老师,从此与三尺讲台结下不解之缘。

虽然是半路出家,梁志雄特别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喜欢山里充满野性的孩子,也希望自己能成为孩子们喜欢的“山大王”。

学校见他是个可塑之才,1986年保送他到上思县进修学校深造,1988年毕业后,他回到原校广西那板电厂子弟学校任教。进修回来的梁志雄如虎添翼,教学方法更是独具特色。

2005年10月,因工作需要,梁志雄调到那琴乡逢通村小学。

逢通村在十万山北麓,群山环绕,是上思县一个山中之山的“沿边”村,离县城25公里、距那琴乡13公里,到扶绥县东门镇15公里,可谓“三头不到岸”。

村尚且如此,学校就更甚啦。

学校镶嵌在万山之中,远看像一座碉堡,高高耸峙在一个叫哥樟山的山巅上,目测校区使用面积不到2亩,四周四栋房子围着,中间一块空地建了升旗台。旁边的篮球场“搂着”半山腰而建,像一个渔人背着的竹篓子。

原本,这样的环境是个读书的好地方,但方圆一公里之内,没有三户人家;学生到这里读书,都历经一番辛苦跋涉,才能安静地坐进教室里。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17年之前,这里竟有137名学生,8名老师,每天校园里热热闹闹的。

梁志雄人随和,到哪哪熟,到哪哪习惯,只要有书教,在哪都一样,无所谓。

慢慢的,他爱上了逢通的山山水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让他觉得像是每一个进来读书的孩子,野性而娇宠,惹人喜欢也让人呵护。

梁志雄深谙,山里的孩子多因为山而穷,只有读书,才能走出大山,摆脱贫穷,改变命运。

当优秀成为一种习惯以后,好事就会接踵而至,挡也挡不住。2007年3月,梁志雄从一名普通教师,直接升任本校校长。

同年7月,梁志雄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好日子都过得飞快。2017年,出于义务教育均衡验收整合资源的需要,逢通村小学并入乡中心校,二合为一。

尽管梁志雄打心里不忍不舍、不情愿,但组织决定的事只能服从。那天,他列好清单,清点好校产,正准备锁门去中心校报到时,住在离逢通村小学较近的黄大爷拉着他那对双胞胎孙子,拦住了梁志雄的去路。

梁志雄知道,这对双胞胎是智障少年,一个叫阿兴、一个叫阿旺,此前在逢通村小学就读到四年级,如果这次并校要去中心校读书,一来要走10余公里的路,似不可能做到;二来在正常班级就读肯定会跟不上,和说书人口中的陪太子读书如出一辙。

怎么办?

看着这两个孩子,梁志雄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

梁志雄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是种子,只是每个人花期不同,有的花一开始就绚丽绽放,而有的花,却需要漫长的等待。

情急之下,梁志雄“火线”权衡:从个人来说,去中心校条件好、课时少,可以照顾到家庭,可阿兴、阿旺呢,可能从此结束学业,回家浪荡了。但是这样对阿兴、阿旺很不公平,也有违国家教育资源整合的初衷及本意!

梁志雄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乡中心校校长的电话。校长向上级请示后,回复:可以保留逢通教学点,但留谁镇守他没说。

然则,如果梁志雄不想惹这个事,要把皮球踢回去,理由多过山坡上的灌木丛;如果想草草敷衍这个事,只为挡住这“临门一脚”,理由也多过长满灌木丛的山坡。

偏偏梁志雄在长期的教师生涯中,养成了一个只关心别人的职业习惯。

他几乎连手指都不用掐一掐,就知道谁该留下。八个老师,三男五女,除自己年过半百,其他均是三十好几。

更为重要的是,所有老师中,唯独他是共产党员!

“我愿意留在孩子们需要我的地方!”梁志雄平静地对乡中心校校长说。

有时候,隐忍自己,不是因为柔弱、怕事,而是内心有责任有担当!

就这样,梁志雄毅然接过这两个智障孩子,逢通村小学“脱胎换骨”成为那琴乡中心校逢通教学点,梁志雄原校长职务顺理成章“剥落”,变成了教学点“点长”,成为上思县第一个“编外”特教教师。

此后不久,村里有一个家长得知这个教学点保留,亦把他的智障儿子阿山送来入学。这三个学生当时都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孩子。

有人闻悉此事,都说梁志雄傻,放着都市生活不过,愿待在山沟沟里“侍候”这些智障孩子,找累!

梁志雄却很不以为然,直言道:“无论如何,我绝不能成为摁断学生读书声的那个人啊。”

“每次看到孩子们哪怕是一点点进步,

我都特别有成就感”

三个孩子是收留下来了,等梁志雄回过神来,心里头竟是拔凉拔凉的。

阿兴、阿旺同是言语三级残疾,尽管已跟班读到四年级,但还是和后面来的言语二级残疾的阿山一样,少言寡语,生活无法自理,文化知识如同一张白纸。

关键的是,梁志雄几十年的教学经历,全是普通教育,他既没有受过特殊教育理论培训,亦没有特殊教育实践经验;面对三个不言不语的新学生,梁志雄一时不知从何教起。

他苦思冥想,怎么制定这个教学计划,才能有效达到塑造孩子、培育孩子的目的?

梁志雄可能会缺力气,但从来不缺耐心。不到一周时间,他根据三个孩子不同程度的接受能力,一边摒弃过去传统的教学方法,网搜资料找真经,一边走访学生家庭,深入了解孩子,终于制定出一个因材施教的教学计划。

走访时得知,阿兴、阿旺在学校极为乖巧,不爱与别人交流,但在家里会跟妈妈说话,生活能简单自理。梁志雄为此就先给他们安排诸如阅读、识字、写字、计算、美术等课程。

文化课之余,再辅以体育活动课,特别是他们热爱的乒乓球。

一段时间后,阿旺竟然爱上了写字,尤其喜欢临摹。第二学期,他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临摹书法大有长进,让许多常人亦难及。

阿兴同步跟进,大同小异,会5以内的加减法,能跟读课文。兄弟俩的乒乓球打得更是有板有眼,如果仅看他们打球不会有人知道是智障孩子。

学生的每一点进步,无不凝结着老师的心血,梁志雄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然而,孤僻的阿山却令人纠结,他始终和初来时一样,原地踏步,好像永远生活在同一个时间点上,依然不会写字、计算,也不会和人说话交流。而且总爱丢别人的东西,谁要是稍不留神,什么鞋子、衣服,甚至饭碗,都会给你来个“乾坤大挪移”,让人哭笑不得,气不打一处来。

通过家访梁志雄了解到,阿山是家中的老大,家里非常困难。一家七口人,四个孩子两个智障,奶奶年迈,母亲不正常,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

梁志雄认为阿山就是那朵迟开的花儿,唯有倾心用心细心地呵护,多给大爱和温暖,才会看到花瓣慢慢展露,也才会闻到醇馥幽郁的花香。

关爱从周日开始。每个星期天下午,梁志雄就像时钟一样准时地到阿山家的村口,接阿山回教学点。

常态情况下,这时的阿山整个人儿准是没有一处干净的,甚至连皮肤都看不出是啥颜色,回到教学点,梁志雄给阿山的“见面礼”,必然是冲凉更衣换形象。

因为阿山容易弄得脏兮兮的,教室里每天还会放有一盆清水,只是,水清的时间甚是有限。

阿山还有一个陋习,看到可吃的东西就拼命吃,一直吃到吐都不会打住。

幸运的是阿山住校,梁志雄可以日夜陪伴他,随时用如水的“母爱”去浸润他、滋养他、温暖他,用如山的父爱去唤醒他、感染他、鼓励他。

冬天夜里阿山爱踢被子,梁志雄就床头对床头地和阿山睡一起,方便随时夜起帮他盖被子;阿山不懂洗澡,梁志雄就帮他洗,还帮洗衣服、洗鞋子等;梁志雄去哪儿还都带上阿山,有人为此把阿山叫作“小尾巴”。

2017年12月20日,是上思县民间的丰收节,教学点放假一天,梁志雄懒得回南宁,就带阿山去前同事韦电华家里过节。席间,阿山突然把大便拉在裤裆里,弄得一塌糊涂。梁志雄发现后,二话没说放下筷子,抱起阿山旋即离席,给阿山冲洗完换上备用的干净衣裤。

心之细微,可见一斑。

然而,关爱到位还要技能到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一段时间之后,梁志雄又循序渐进,让阿山跟着他做饭、洗菜、洗碗,先见后习,慢慢学会一些日常生活基本技能。如今,阿山再也不是那个黑乎乎的邋遢样了,还学会扫地、洗碗、洗澡,成了梁志雄生活的好帮手。

如果“等”阿山花期需要的是缠缠绵绵的耐心,那么“等”阿明开花则需要一种刚柔相济的耐力。

阿明是今年2月来到梁志雄“战队”的住宿生,智力三级残疾,14岁,身高1.63米。

光这个身高,就让1.6米高的梁志雄压力山大。

但事实上,来自外形的压力可以用时间排解,真正令梁志雄头痛的,是阿明那个巧舌如簧的大嘴巴。

阿明不但叛逆,性格暴躁,还是个小霸王,经常无缘无故扭住同学的耳朵,掐人脖子,还谎话连篇,说假话不脸红。

有一次,梁志雄发现他又欺负阿山,就上前严厉制止,警告他以后不要再这样做,可阿明根本不入耳,大大咧咧顶嘴说:“我就要这样做。”

梁志雄听了很是生气,注视着阿明的双眼,语速加密地质问道:“你再说一遍?!”

阿明见势不妙,瞬时软了下来,似自言自语地说:“我是在和我爸说话呢。”

这个180度急转弯,令梁志雄再不忍心去苛责阿明。

同学们课余玩耍,阿明是最有气场的,但多半是他玩过头了。有一次,课间上厕所功夫,阿明趁老师不备,用双手去掐小同学脖子,吓得梁志雄魂都丢去一半。

梁志雄是担心,像阿明这种未成年智障孩子,出手不知轻重,要是哪天有一个闪失,岂还了得!

因此,梁志雄在严加管教、防范阿明的同时,及时与其家长取得联系,得到家长的理解和支持。家长想缓解紧张气氛,不失幽默地和梁志雄说,你无需顾虑,阿明现在是“牙齿长全了”吃硬不吃软,得大声呵斥并惩罚才管用。

其实论岁数,阿明与阿山差不了多少,却比阿兴、阿旺还小3岁,但阿明人长得牛高马大,加上阿兴、阿旺文静,阿山不爱说话,都是与世无争的主儿,客观上助长了阿明的称霸气焰。

阿明还特别能吃,一个顶俩,饭量惊人;换句话说,未来阿明毕业回家,必定是“王者归来”。

为了修正阿明的“旁枝斜叶”,平时,梁志雄非常注意不能无原则放纵阿明,更不要无条件屈从阿明,因为他知道,在智障孩子的心里,今天差之毫厘,明天就会谬以千里。

故而,梁志雄没有把阿明看扁,而是客观相待,深挖潜力,将阿明的“饭量”,视为长身体长知识的孩子的一个优点,希望其他同学向他学习,鼓励他们多吃饭,长个飙高。给足阿明面子。

另一方面,也不留情面地打压阿明的匪气蛮横,教育大家要和睦相处,遇到困难不急不慌,一起合力解决。

几个月下来,阿明长进不少,原先天天凌乱的床铺、衣服,现在整齐多了;见到有客人到学校来,还会拿凳子给人家坐了;5以内的加减法也能够完成了。

前不久,防城港市中一重工党支部党员来学校慰问师生,慰问人员刚下车,阿明第一个走上前去问好,并和他们一一握手、寒暄。临别时,慰问人员客气地打招呼:“小朋友们,再见了!我们下次再来!”

这时,阿明一边频频地向慰问人员招手,一边大大方方地说:“好好好,欢迎。你们下次来时记得给我们带一辆四轮的比亚迪噢!”惹得人家哈哈大笑。

诚然,五个孩子之中,最令梁志雄感到骄傲的,还是年纪最小的阿毛。阿毛今年11岁,智力三级残疾,是阿山的弟弟,和阿明同时来到逢通教学点。

此前,阿毛在那琴乡中心小学上过一年级,但综合水平近乎0,连1都不会读、不会写。

由于阿毛认知能力和感知能力迟钝缓慢,梁志雄在教他的时候,和教学前班学生一样,以启蒙为主,读写都从10以内的数字入手。教认知数字,梁志雄读一个数字,阿毛跟读一个数字;写,则是手把手地教。

十次不行,便百次,百次不行,就千次万次。上课教,课余教,饭中教,车上教,睡前教,循环往复,车轮大战,不厌其烦。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的阿毛不但会读写1、2、4、6、7,而且不再是一个只会吃的“移动饭盒”啰,衣着也不像以前那么不整了,甚至学会了自己洗漱、冲凉,生活自理能力明显提高。

梁志雄感慨万千:“有生如此,夫复何求?!”

“我的智障学生一天不长大,

我就一天不服老”

2021年6月16日,在逢通教学点,我们第一次见到梁志雄老师。

那天,他穿着一套迷彩服,两只衣袖高高挽起,黝黑的脸把那双眼睛衬托得炯炯有神,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稳重有定力的感觉。

梁志雄人幽默却不善言辞,我们是从他简洁的言语中,深深体会到他默默坚守山村特殊教育工作这些年的不容易。

每个周日下午,梁志雄总是驾驶着他心爱的皮卡车,从南宁出发,先到上思县城超市采购一周的食品,再接阿明,尔后才在回教学点的途中接上阿山、阿毛。

周一至周五早上,梁志雄6点起床,7点煮好早餐,叫醒孩子们共同用餐,然后是给孩子们上文化主课,下午一般是体育、劳动、品德、画画、剪纸等课程。

一周五天,一日三餐,帮孩子们洗衣冲凉,教书做饭,既做老师,又当爹娘。

或许,许多人都无法理解梁志雄的选择,不明白他为什么整天和几个智障孩子一起,这么枯燥、乏味、邋遢,却还是执着,乐此不疲?

曾有人善意劝梁志雄:“老校长,不要再作无谓的努力啦,你还是回南宁和老伴安度晚年,带好孙女吧。”

梁志雄心里感谢人家的好意,嘴里却坚毅地说:“我的智障学生一天不长大,我就一天不服老。”

初心易得,贵在始终。我们深信,梁志雄如此痴迷守着他的智障学生,绝对不是为利!每月两三千元收入,在城里哪儿不可以挣得到?

梁志雄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别的不良嗜好,几年都没添置一件新衣服,全是捡儿子的二手衣服穿;他也从不贪图身边及身外之财,那些社会各界捐赠给教学点的钱物,每一分钱、每一两油梁志雄都一清二楚地登记在一个本子上,用在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上,绝无私自乱花费或占用。

梁志雄亦绝不是为名!退休的人连提职、晋升的“棉袄”都没有了,还要名这件“马甲”干嘛!

因为教学点的日常开支全是公费实报实销的,如果为名,梁志雄就不会在大暑天,一手执教案,一手拿汗巾,躲在木头床旮旯“哗哒哗哒”地吹着电风扇;也不会将一个900元的手机,用到屏幕发暗看不清楚了还舍不得换;更不会在教学点用水的抽水机坏了后,一个人连夜摸到水井,去撬开那块300斤重的预制板井盖……

有一件事,尤为令人感动。阿山至今还拖欠着三个学期共3000多元的生活费,但梁志雄没有一丁点要放他“鸽子”的意思,更没有歧视他。相反,梁志雄自己垫支出去,不让孩子们的生活受到任何影响,并时刻把阿山放在心里,始终记住阿山最爱吃的面条,每次采购食品面条是必不可少。而且因为阿山不爱吃饭,在每次用餐中,梁志雄都要重点关照阿山,叮嘱他要多吃饭,还把自己那份菜的肉统统夹给阿山,生怕他吃不好、吃不饱。

这些年来,梁志雄退休不退职、坚守大山接续特教事业的事迹,引起各大媒体的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广西日报》、广西新闻网等媒体记者纷纷莅临逢通,昔日只有读书声的山旮旯,已然多了一种航拍飞机的嗡鸣声。

与此同时,社会爱心单位和爱心人士亦接连到逢通教学点慰问,迄今有广西“五福”酒业公司、广西日报社编委办党支部、防城港市中一重工、上思县统战部党支部等单位和组织给教学点献爱心。有一位南宁爱心人士慷慨捐资5000元而不愿留名。

今年在建党百年到来之际,梁志雄光荣地被评为防城港市优秀共产党员。

但是,梁志雄没有被这些赞誉声和光环淹没,他始终这么想,能尽一己之力为身边需要的人做一点平平凡凡的事,就是对我们如今这个伟大时代的感恩了;他依然和过去一样,怀守初衷,默默翘首期盼属于他的那个心驰神往的花期的到来……

临别时,逢通教学点的雄壮国歌声再次响起。我们知道,梁志雄又在组织他的智障学生举行升旗仪式了。霎时间,留存在我们脑海里的那个感人场面,让记忆的双手清晰地按下了回车键——

国歌声中,梁志雄和阿明、阿山、阿毛胸前佩戴红领巾,面向国旗一字排列,一边举起右手行少先队礼,一边注视着阿兴、阿旺缓缓升起鲜红的五星红旗……

孩子们的动作不是很规范,升旗节奏把握得也不是很标准,但是场面无比庄严。梁志雄解释说:“我这样做,是希望我的学生长大以后,都能记住自己是一个有尊严的中国人啊!”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