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原谅小串 从味蕾直达内心

2019年08月26日 来源:

terhy2.jpg
附近工作的白领和慕名而来的食客是“原谅小串”的主要消费者,小雨淅沥间,食客们在店门口撑着伞等位。

鲁露

公益餐饮品牌“原谅小串”创始人兼CEO,“爱的博物馆”馆长,残障青年就业创业联盟创办人,致力于帮助听障人士找到自我价值。

文_《三月风》实习记者 刘柳

摄影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如果说烧烤是寻常日子里的热辣慰藉,那么串串就是愁苦郁闷时的温情调剂。午饭时分,北京798艺术区里的餐厅都忙碌了起来,每家店门口服务员都饱含激情地喊着 “欢迎光临”和“谢谢惠顾”。巷子深处一家满眼“蒂芙尼蓝”装潢的小串店门口,一茬又一茬的顾客在树荫底下拿着号码等位,汗流浃背却又乐此不疲,与别家餐馆的人声鼎沸不同,这里的服务员都格外沉默。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2018年7月成立的“原谅小串”是一家坐落于北京798艺术区里的餐饮店,与很多“网红餐厅”类似,该店也是媒体的宠儿,时常有记者登门到访。店里的11个服务员中有8个是听障人士,承担着收银、切配、清洁等工作,餐桌上配备的“结账”“添汤”标语卡是他们服务的指示牌,这样的方式沟通方便,服务针对性也强,效率竟然出奇的高——周末的时候,店里的翻台率能达到200%。

“口味正宗”“爱心”“公益”“教育意义”是某推荐软件上关于这家店的顾客评论里频繁出现的词语。

因为妈妈在怀孕时发烧输液导致一出生就有听力障碍的程倩,到了19岁这一年才知道有手语这回事。

程倩出生于河北一个小县城,3岁时装了助听器,虽然表达不如健听人流利,但是可以开口说话。初中毕业后程倩辍学,刚刚成年就跟着表姐到了苏州一家美容店打工。出发前,她满心欢喜地以为这是新生活的开始,一个月后,无法和顾客顺畅沟通的现实给她浇了一盆冷水,店主略带同情但又十分坚决的拒绝,让她不得不回到了起点。

不仅是程倩,就连刚从北京联合大学本科毕业的陈雯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受过高等教育也不能给她的简历带来优势,就连在专门为听障人士举办的招聘会上,300余名求职者最后能成功签约的也不足10人,而陈雯属于落选的大多数。陈雯这类受过高等教育的残疾人就业形势尚不乐观,像程倩这样文化程度不高的,求职更是难上加难。

2018年6月,经历了几次求职失败后,程倩在听障人士互助群里看到了“原谅小串”招聘信息,但母亲却不太同意她再次离开家乡,“她怕我长期在无声的环境下工作,慢慢把自己封闭起来,不爱表达了。”

“原谅小串”的创始人鲁露在员工上岗之前的心理培训课上就发现了这个问题,细心的她察觉到了程倩的排斥和敏感,在一番鼓励和引导下,程倩开始自学手语,不仅和同事们打成了一片,也成了店里唯一一个既能开口说话又会手语的“顶梁柱”。

回忆起刚来时对于其他同事的不接受,程倩意识到那其实也是在排斥一个不够完美的自己。一年时间过去,从柔弱到有担当,“我是在‘原谅小串’接受了不完美的自己”。

terhy3.jpg
为了点菜方便,店里提供一次性纸质菜单,除了指示牌,顾客也可以在菜单上写字或用手机打字与服务员沟通。

“如果亏钱了,那就‘原谅’呗”

如果一家餐厅的服务员是不能说话的听障人士,你会愿意进去吗?鲁露在创办“原谅小串”之前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个问题,从2012年开始做公益的她,最后在心里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

有了孩子之后,鲁露因为同理心参与到了孤残儿童的公益帮扶中,一次被受助儿童父母变相要钱的经历,让她开始反思自己以往“捐钱、陪伴”为主的公益形式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鲁露在公益活动中了解到,听障人士文化程度以初中为主,大专以上的只有不到10%,文化水平低、沟通成本高导致他们的薪资只停留在地区平均线水平,最关键的是没有一个基本的晋升体系,很多听障人士就算有了工作甚至工作了很多年之后,都不能靠自己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鲁露开始思考是否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如果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那我就站出来吧!” 出生于1988年的鲁露是一名单亲妈妈,她一直希望儿子能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自己想做的事恰好有着最直观的教育意义。

“蒂芙尼蓝”这种小清新的颜色和烟火气十足的串儿店其实并不是一个常规的搭配组合,但是鲁露对此十分坚持,“用这个颜色不只是因为它好看,也是因为它是‘原谅色’,而原谅是我们身上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

“命运对他们不公平,我希望自己能为他们创造公平。”这也是鲁露决定“原谅小串”对所有听障人士都免试的原因,只要年满18岁,能识字,就可以报名应聘,一个店的岗位满了还可以排队等待空缺。每月工资3800元、食宿全免,最关键的是,只要工作满一年,听障服务员就能拿到股权和鲁露一起做“原谅小串”的老板。“我想给他们的不是‘饭碗’,是希望。”

所有的创业都会有风险,但是鲁露对此看得很淡,“要是真的亏钱了,那就‘原谅’呗。”她把自己当作一个家长,为听障服务员搭建一个共同成长的避风港。

terhy1.jpg
鲁露和听障服务员的关系不太像是上下级,更像是家人。(左二程倩,左四鲁露,右二陈雯)

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

2018年9月,大学刚毕业就来到“原谅小串”的陈雯在工作了几天之后向鲁露表达了离职的想法,当时的陈雯虽然对工作岗位没有很高的期待,但还是觉得自己一个大学生做服务员有点“大材小用”。出于尊重,鲁露没有过多挽留,许下了“有问题随时可以回来”的承诺。

两个月后,鲁露收到了陈雯的微信。

陈雯离开“原谅小串”之后在一家瑜伽中心做运营,虽然这个岗位与人交流的机会不多,但她的效率还是和健全人有着很大的差距,最绝望的时候,陈雯想到了回家。可是转念想想,在最包容、最多元的北京尚且如此遭遇,在家乡那个小县城情况只会更糟,“起码在这里,歧视我们的人会少一些。”

就这样,那句“随时回来”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鲁露对这些大学毕业的听障孩子们都抱着一颗“惜才”的心,“他们花了那么多心思学习,如果没有用武之地就太可惜了。”

“生活是苦的,但你们是甜的。”顾客张先生在便利贴上写下这句鼓励后,举起了餐桌上写有“结账”的指示牌,陈雯用计算器打出消费金额,微信完成收款,然后在已经满满当当的“爱心墙”上钉下新的一页,出门的时候,张先生对照店里的手语教学牌,大拇指微曲两下对她说了“谢谢”。“爱心墙”是 “留下鼓励寄语,一元换购饮品”的活动成果,如今,这面墙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加油站,他们能在这里确认,“我们做到了,也做好了!”

从开业到现在,店里只要有人生日,鲁露都会组织大家一起过,大家的生日愿望也从“买口红”“买游戏皮肤”渐渐变成了“攒钱开店”“在自己家乡开一间‘原谅小串’”。看着他们的变化,鲁露感到非常欣慰,不是简单粗暴地捐钱捐物,而是让听障人士能够自食其力,重新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这才是鲁露创办“原谅小串”真正的目的。

“他们都那么努力地想过鲜活的日子,现实却只给他们开了‘原谅小串’这一扇小窗。”鲁露常常看着应聘的排队名单发愁,每天一睁开眼就想着能去哪里筹钱,多开一家“原谅小串”,就能多给几个听障人士点亮希望, 她知道,只有更多的人能像她一样站出来,听障人士才能在社会上更好地立足,“我不会把同行看作竞争对手,而是希望我能成为一个起点,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