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蓝天 雪场上的我,比电影里更真实

2019年02月19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2期

“北京比我想的还冷,今天忘了戴手套,滑轮椅实在是冻手,能拉我一把吗?”蓝天双掌合十,向掌心里哈着暖气。她显得分外熟络,豪爽得让我无法将眼前这个女性和《七十七天》里江一燕演绎的形象重叠。

电影里的蓝天,文艺、坚强、勇敢、倔强,不会轻易寻求他人的帮助,面前的蓝天却直来直去:“找别人帮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因为残疾人的身份,就偏不求助,这不是给自己设限吗?”

蓝天刚刚结束了和耐克公司的通话,对方邀请她拍一个宣传片,以热爱滑雪的残疾人形象,来表达现代女性的独立和坚强。

这也是她为什么在数九隆冬将西藏拉萨的小旅馆暂停营业,来到北京,奔赴张家口崇礼。“其实我是奔着滑雪来的。”

说话间,蓝天的电话再度响起,她的快递到了。快递员见前来取件的竟是残疾人,又看了看比坐在轮椅上的蓝天还高的箱子,好奇道:“您这是什么物件儿,光保费就花了1500?”

“滑雪装备。”

“嗬,残疾人还能滑雪,真好。”

“条件允许的话,残疾人能干的事儿,多着呢。”

lantian488.jpg

蓝天

电影《七十七天》女主角原型,毕业于中央美院,曾从事摄影师工作,2009年因意外坠落造成脊髓损伤,致力于无障碍出行,热爱滑雪,自称为坐式滑雪“女子第一人”。

口述_蓝天

整理 摄影_《三月风》杂志记者 张西蒙

滑雪对我们这个群体来说,是所有运动里挑战最大的。

和滑雪接触的第一年,连春节我都是在雪场过的。2015年,江一燕拍《七十七天》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现场,她有个坐在轮椅上从大斜坡冲下来的镜头,是我给她做的替身,江一燕学翘轮蛮快的,但是这个冲坡对于生手来说实在是过于危险。

就在剧组快杀青的时候,我看到一条朋友圈,是一段描写老钟(钟承湛)滑雪的文字,我知道他的伤和我一样重,出于好奇就让朋友发了老钟的视频给我。看完后真的太惊讶了,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残疾人滑雪。

我受伤之前有几次滑雪的经历,也算是接触过。受伤后还跟身边的朋友开玩笑,谁能把我扔到雪道上,坐着我也敢滑下来,可惜那时没有雪场的缆车敢让我上去。

通过朋友,我联系到老钟,心想要是他能滑我肯定也可以,此外还想看看他的滑雪设备和身体是什么情况。老钟很热情,和我聊了几天,把国内“坐式滑雪第一人”张东荣的联系方式给了我,介绍我向他请教。

当下我就给张老师打了电话,聊完之后我直接订了一张去哈尔滨的机票,打算找他学滑雪。机票是几天之后的,那几天我特别兴奋,一直向老师问这问那的。他当时也很好奇,因为在残疾人滑雪领域,一直没人和他“玩”,不夸张地说,他是坐式滑雪男子第一人,我就是女子第一人。

和张老师第一次见面,很有亲切感,他身边的朋友却认为我不可能真的去滑雪,我用事实向他们证明我不仅能滑,还滑得不错。

第一次上雪场,老师教了我基本要领,我坐上雪具感受了一下。 真正到我上雪道能顺利滑下来的时候,很多人在朋友圈里转发,因此很多圈子里的人开始认识我,后来还有人把我当成是国家队的队员。

学会滑雪,我用了足足两个月。当时没有设备,只能用老师的。正好赶上过年,他要回家,我心想好不容易可以“独霸”雪具了。

滑雪这项运动对康复肯定是有帮助的,从雪道上冲下来的速度感和雪场上的自然风光,真的很美好,但也有危险的时候。有一次我摔得很惨,养了三天,张老师曾经也有伤筋动骨的时候。但是滑雪的魅力真的太大了,大到我可以忽略自己的年纪,无限扩大自己的胆量。

2016年底,我被老师“忽悠”去了吉林,那时他带了几名残疾人队员,他说队员很多都放假了,装备都在,我过去直接就能滑。去了之后才发现,没有一台我能用的。

原因很简单,老师手下的队员大部分是小儿麻痹和截肢的,即便有一两个脊髓损伤的,也是不完全性的,他们的腰腹力量是完整的。坐式滑雪是两只雪杖左一下右一下,晃动的频率也就那么点,再大就会摔出去,因为我的腰腹没有力量,别人的装备我用不了,但是用老师的雪具,高级道我也能滑。那时我才意识到滑雪和伤情有着太大的关系。可以这么说,坐式滑雪的人里,我和张老师的身体条件就是最垫底的,因为伤势重。我算是一个临界点,比我严重的,肯定玩不了这个运动;比我轻的,只要屁股能坐进去,就没问题。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属于自己的装备,一直在试别人的。第一是因为要量身定做太麻烦,第二是设备太昂贵我怕买错。我可以咬咬牙买一套,但是万一出一点错对我来说就是个废品,在国内卖二手也卖不出去。

其实滑雪算是个门槛挺高的运动,装备要花不少钱,这只是前期的,还有交通费、雪场门票、住宿、吃饭……这就是为什么,目前国内我听说过的残疾人业余爱好者,只有我和老钟。

还有就是雪场的无障碍改造,目前我认为没有一家是做得非常好的,如果说未来可能会做得好,也许是张家口万龙雪场,这次我来也是顺便考察无障碍改造。第一次去万龙,老板不在,我就以消费者的身份去两个宾馆看房间和公共区域,还拍了一些照片,联系到老板,告诉他这里作为冬残奥会的赛场之一,这样的设施,以后残障人士来滑雪,肯定不行。我们通电话聊了一个多小时。他觉得我提的意见很宝贵,请我做雪场的无障碍顾问,给我一个终身免费的滑雪资格。如果将来因为我的这份努力,能促进一下雪场环境的改变,那是最好不过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