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孟丽华 造梦亦圆梦

2018年05月1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DK5A6731_副本_副本.jpg
孟丽华和她“圆梦工场”的伙伴。

尽管经常接受采访,孟丽华还是很抗拒镜头,她站得笔直,拘谨地搓着手,一遍遍地重复:“每个人都会帮人的,大家都在做,也不止我一个。”“只是做了点小事情,实在不值得声张”。

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的消息,是朋友转告她的。她很少上网,也无暇看报,担任荆门市“圆梦爱心帮扶会”会长,助学助老还助残,光是“圆梦残疾人庇护工场”这一摊子事儿,就已经分身乏术。

圆梦工场位于荆门市东宝区牌楼镇的城乡接合部,周边是低矮的楼房和各种汽配厂。门外一条繁忙的公路,从早到晚不断有货车呼啸驶过,各种工程正在人欢马叫地兴建。工场里却是别样清净,占地1000 多平方米的院落,10 多间瓦房虽不壮观,但食堂、宿舍、培训室、活动室、康复室等,秩序井然,共同织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风景。

三十几位残疾人在这里自食其力,生活朴实、简单却又其乐融融。

不管做什么,出来就是产品

DK5A6563_副本.jpg
大家对待工作都很认真。

每天早上8 点,工场的大门外都会出现一道独特的风景:这些残疾工人集体换上定制的工服,依次进入车间。他们有的肢残,有的智障,年龄最大的59 岁,最小的21 岁。残疾程度也不尽相同,有高一脚低一脚的,有拄着拐杖的,有摇着轮椅的……用他们的话说,别人是群英荟萃,我们是萝卜开会。

为这样一个特殊人群,找到一个合适的加工项目谈何容易。在此之前,孟丽华找过电子厂,组织大家生产配件。说起来就是用热熔胶枪在电路板上一焊就行,但电子产品精度高,需要眼明手快,残疾工人很难达到生产标准,损坏一个零件,反而要倒赔100 多元。她又去找圆珠笔厂、食品包装厂,将笔芯装进笔筒,给酒盒贴标签,肢残工人贴得准,智障的一贴就废了。几经周折,最后找到经营殡葬用品的张老板,“希望您能给他们一个机会,我敢担保,他们一定能做好!”对方被孟丽华的诚挚所感动,这才将塑料花加工交给他们。

塑料花的制作看似简易,实则繁琐,要经过揉搓拼接等七八道工序,每一片花瓣、叶子、花蕊都要一片片拼贴上去,十朵一扎,平均一天做六七百朵,酬劳是20 元,一坐就是一天。过去也有手脚麻利的聋人来,一般做到半途,就不愿意做了。留下来的工人很知足。肢残的久坐不了,智障的智商尚不及小学生,劳动效率都有限。工场包吃包住,由商家提供原料,产品包回收,计件工资,多劳多得,每个月600 到1000 元不等,没有中间环节,工资直接发放到工人手中。

在孟丽华眼里,他们都是“生产线上的优秀工人”,每个步骤都不含糊。开工生产,就得跟上市场的步伐,“不管做什么,出来就是‘产品’,不能人残了,产品也残。”赶上春节和清明,一年当中的两个旺季,工人们自觉加班加点,还搞起了劳动竞赛,“往小了说,是钱的动力;往大了说,我们很有价值感!”

“圆梦”的诞生

DK5A6372_副本.jpg
李伟把孟丽华买来的零食都码好。

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草丛生、杂物遍地的废弃厂区。那时的孟丽华,是公交战线标兵,被称为“荆门李素丽”,一有空就去做义工,往光荣院、福利院、孤儿院跑。

2009 年秋的一天,沙洋县五里镇许场村的许华军在电视上看到关于孟丽华的报道,给她打了求助电话。阴雨绵绵,村路泥泞,辗转两个多小时,孟丽华才找到许华军的家,许华军正倚着没有门的门框,探头探脑地张望。

孟丽华红了眼眶: 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啊,屋子又脏又乱,气味刺鼻。因许华军患有严重的尿结石,便盆里都是血。简易灶上,只有一个红薯。许华军与孟丽华同岁,在襁褓中就被父母送人。19 岁时外出务工,不慎从高楼上摔下来,导致高位截瘫,在床上一躺就是10 年。他不愿拖累年迈的养父母,离家独居,靠着替村民维修家电勉强度日。

社会上虽有好心人送钱、送物,也只能解决一时之忧。残疾人只有找到用武之地,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孟丽华萌生了一个念头:为残疾人筑一个家,让他们自食其力。当她说出这个想法时,三个志趣相投的伙伴一拍即合。

开家政公司的周亚兰,长期关爱空巢老人,是社区的道德模范;荆楚理工学院教师、荆门市红十字志愿服务工作委员会的高才兵,乐于助人,曾经捐献骨髓救人;全国五好家庭得主、荆门市自闭症协会原会长卞雪松,也是长年助残扶残。

2014 年1 月,他们发起成立了“荆门市圆梦爱心帮扶会”,会长孟丽华,副会长周亚兰、高长兵、卞雪松。卞雪松把自己在牌楼镇闲置的厂房贡献出来,高才兵带着荆楚理工学院10 多名志愿者冒着酷暑,扯草、运垃圾,足足用了一个星期才收拾好。

一股股爱的暖流,涌向正在建设的残疾人之家:葛洲坝集团捐来5 吨水泥;荆楚陶瓷公司捐来110 平方米的地板砖;立邦油漆公司捐来近6000 元的油漆…… 捐来的物资远远不够,孟丽华自掏腰包7 万多元,周亚兰拿出4 万元,投入建设。

从2014 年7 月到9 月,耗时3 个月,废旧厂区焕然一新,毫无用处的空场变成了荆门残疾人圆梦的地方。

热干面店捡来的小姑娘

助残扶困,对孟丽华自己来说是平常之事,但太不符合普通人的想象了。

有人说她想出名,也有人揣测她打着残疾人的名号讨国家的钱,甚至还有人偷偷开车过来瞄,“哟,真有残疾人在干活!不止一间屋,有几间屋呢!”孟丽华至今还留着一条40 年前的

旧床单,这条床单,包裹着她颠沛流离的童年记忆。她出身贫寒,是家中第四个女儿,3 岁时就被送给荆门的养父母收养。9 岁时,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女儿,刚上了两年学的孟丽华只能辍学在家,专职带孩子。年幼的她,手脚经常碰着烫着,做不好就挨打。4 年后,养父母又添了第二个孩子,在粮油凭票供应的计划经济时代,孟丽华成了多出来的那张嘴。

那年夏天,一张7 元车票,一条旧床单,将这个13 岁的小姑娘送上了从荆门到武汉的汽车。车到汉口新华路客运站时,天已经全黑,人都走了,孟丽华边走边哭,到了一个热干面店门口。雨噼里啪啦下起来,小身子裹着床单,缩在棚子下瑟瑟发抖过了一夜。凌晨4点,老板开门了,孟丽华一骨碌坐起来,泪眼汪汪。好心的老板下了一大碗热干面,孟丽华捧着碗吃得一干二净。等到天亮了顾客多了,她跑前跑后,主动洗碗抹桌子,这么着留下来做了帮工。很快,一条街都知道了她,“热干面店捡来的小姑娘”。

附近米厂一位陶姓阿姨看她伶俐,请她做保姆,照顾自己一岁的儿子。陶阿姨待她很好,后来又教她读书,帮她在米厂找了份扦麻袋的工作。孟丽华说,是好人解救了她的心灵,让她一生都对“活着”这件事心存感恩。所以看到那些活得不好的人时,出于本能,就想拉他们一把。这几十年,她这双手,除了点钞外,给福利院孤寡老人送过终,给濒临失学的孩子拎过书包,还给无数残疾人推过轮椅。这里面包括她的养子徐亮。孟丽华还是姑娘时,工资400 元一个月,每月拿出100 元资助山区孤儿徐亮读书。直到与丈夫谈婚论嫁,她仍然顶着各方压力,带着孩子走入家庭。此后,孟丽华生女儿,丈夫下岗,他们始终未抛弃养子,将他从武汉大学送到北京大学,再到英国剑桥大学博士生。在养子的激励下,孟丽华的女儿也考上清华大学,公派到法国留学。

孟丽华和丈夫都是普通工人,一个是公交公司合同工,一个是水电工,收入微薄。十几年前,为了供养子上大学,孟丽华以5.5 万元卖掉了家里唯一一套房,开始租房生活。现在,她和丈夫住在50 平方米的廉租房里,很是知足,饥饿岁月的记忆深入骨髓,也培植了她强大的内心:原本就没有,也就不畏失去。

她说,一套房改变一个孩子的未来,值;一个工场改变一群残疾人的未来,更值。

前所未有的归宿感

荆州、钟祥、沙洋、恩施…… 来自各地的残疾人,进入“圆梦”这个大家庭,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归宿感。残疾人身上背负着生计之艰难与生活之乐观,看似矛盾,却在“圆梦工场”里相辅相成。靠着手里实实在在的活计,一花一叶的拼接、一针一线的穿引,他们渐渐定住了神、活出了平等的尊严。肢残的魏银银曾在某知名鞋厂工作,工资两千多一个月,但在都是健全人的环境里,没少受欺负;左手左腿残疾的李力因无法负重,常年大门不出,来到这里,“大家像兄弟姐妹一样开心”。有的工人过去在自己家里都受歧视,还有的为人父母,“在孩子面前,都抬得起头了。”

变化最大的是李伟。1997 年出生的智障小伙李伟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成年后被一家养鸡场要去干杂活。去年冬天,孟丽华下乡寻访,特地去了趟养鸡场。李伟每天睡在鸡棚里的草席上,负责捡鸡蛋、扫鸡粪,别人都穿棉袄,他还是件单衣,表情呆滞,头发、衣服、鞋子,哪哪儿都是鸡粪。孟丽华把李伟带回了工场。头两个月,李伟没说过一句话。工友们教他识数写字,洗衣服,玩手机,慢慢地,人开朗了,现在都能从1 写到18 了。孟丽华时常给他买点零食,他像做花时那样,十个十个码好,偷偷藏了起来。如果有人偷吃,马上就知道了。

说这些趣事时,李伟憨笑着摇头晃脑,孟丽华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他的话不多,但一看孟丽华做饭时手不得劲儿,就马上贴心地为她挽好衣袖。还有两对夫妇,在“圆梦”喜结良缘。李力2015 年到这里,2016 年和智障姑娘徐璋倩结婚,如今女儿10 个月了,他们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杨宏章和周月圆,他们的儿子也快两岁了。与其他工厂不同,孟丽华常去家访,对每个工人的境况了如指掌。这些家庭,情形大抵相同: 简陋清苦,阴霾重重,因为有个残疾孩子,看不见天日。员工有去有来,除了常驻的31 个工人,离职的、在家的都被孟丽华纳入圆梦帮扶计划里,每年免费体检,还送去各种慰问和贴补。

她放心不下这些残疾人,总念叨一句话,“我们不帮,他们怎么办呢?”她觉得身上的责任沉甸甸的。塑料花有污染,编织渔网易出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过去需要抛头露脸时,她能推就推,这两年,一有商会活动,她就主动参加,上百家企业一家家打听,总想找到更好的项目,“这个人群不脱贫,这个家庭也脱不了贫。他们独立了,就拯救了一个家庭。”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