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郑卫宁 世界以痛吻我,我将报之以歌

2018年03月01日 来源:广州日报 中国网综合

在深圳,有这样一位家喻户晓的“勇士”,他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坐着轮椅的“全国劳模”,曾先后两次荣获“中华慈善奖”,也是全国自强模范、中国公益奖、中国消除贫困奖等全国性荣誉的获得者,他就是残友集团的创始人郑卫宁。

残友集团创始人郑卫宁


残友集团的前台

1997年春天,5名分别患有血友病、半身瘫痪、肌肉萎缩、侏儒症、脊椎重残的残疾人,在深圳成立了残友集团。他们原来只准备抱团取暖,但20年来,他们却借着互联网的“翅膀”,将这家网页制作公司发展成了一个世界级的残疾人高科技就业平台,让5000多名残疾人有了“新活法”,如今,残友集团已是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慈善基金会、14家社会组织和40家社会企业的超大型企业。

创始人郑卫宁说,他的目标就是要让残疾人借助高科技强势就业,让残疾人有尊严地快乐地活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励志团队,背后究竟有怎样的故事?近日,公司的创始人郑卫宁和刘勇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实习生宋昕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延

62岁的郑卫宁留着短发,声如洪钟。见到记者时,他双手扶着轮椅,想从轮椅上站起来和记者握手,因为小腿萎缩,两条裤腿看起来空荡荡的,但他双手刚劲有力,面露微笑。郑卫宁如今每天仍饱受病痛的折磨,患血友病的他每隔几天都要到医院输血,病发时,膝盖肿得像西瓜一般大,坐在轮椅上疼得嗷嗷叫,他要将吗啡带在身边止痛。两年前,他患上胃癌,切除了五分之四的胃,如今还要定期进行化疗,但这些打击并没有击垮他。

母亲去世曾让他自杀

郑卫宁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血友病患者。他不能摔跤、擦到、碰到,只要一出血,就会血流不止,“有一次,我头上摔了一个口子,一晚上血流不止,第二天血流干了,我也昏了过去,等医院开门了,才将我送到医院抢救。”有一次他亲眼目睹自己的表哥血流不止而死。

因为担心磕着碰着,13岁前,郑卫宁只能坐地爬行。无聊之时,他就自己一个人在家拿着哥哥的书看,他一天都没上过学,并不识字,就是反复地看,猜想它们的意思。

1995年,老母亲带着郑卫宁来到深圳,因为他们听说深圳是当时国内唯一实行义务献血的城市,在深圳“输血的安全性更高,感染疾病的风险更低”。当时,深圳的政策是“购房入户”。郑卫宁用了12万元买了一个80平方米的房子,“赚”了3个户口,“那时候房子卖不出去,为了鼓励人买房,就买房送户口指标,我就这样成了深圳人。”

1996年,一直与郑卫宁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了。这让他感到家中的顶梁柱塌了。郑卫宁说,母亲在,他和母亲相互照顾,他还能感到自己有价值,母亲去世之后,他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那套房子每月2000元的租金,而他光输血一年就要花几十万元,他也没有其他收入。“我当时想,母亲留给我的这点钱,早晚会被我像个吸血鬼一样吸干,与其这样,还不如留给老婆孩子,他们还有个依靠。”

每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看书、看电视,连下楼买菜都没法做到。妻子去上班,孩子去上学,每天从早到晚他就在家中看着窗外发呆。“我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自卑感,我是一个男人,却靠老婆养活。”极度苦闷之下,他患上了抑郁症。他还曾买过两次安眠药,还给妻子写了遗书:“母亲为我留下30万元,够女儿读书和你零用了。家中还有两套房子,一套出租,一套你们住,在深圳过上小康生活没问题。但我活着,连贫困的生活都难以维持。”

写好遗书,郑卫宁将3瓶安眠药同时吞下去。还好药是假药,他没死成。

就是想换个活法

“虽然我身体残疾,但因为我整天闲在家中,所以我学会了上网,我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网民。”郑卫宁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他接触网络主要是为了炒股。他曾花600元买了100股深发展,过了一年多,赚了3000多元。

于是,他把母亲留给他的30万元也都投到了股市里。30万元在当时是笔巨款,证券公司为了留住他这样的大户,用互联网建立了专线。在他的记忆中,当时的电脑屏幕还是黑压压的一片,连彩色照片都没有,他只能在电脑上看到自己的交易金额。

1997年,因为此前炒股,郑卫宁中有一台电脑,便思寻着开办一个电脑兴趣小组,他联系了深圳义工联,从他们那里招募了4个平时比较活跃的残疾人,又从武汉请了一位老师来教大家。

刚来的残疾人每个都不懂电脑,郑卫宁很是气馁:“难道全深圳的残疾人没有一个懂电脑的吗?”后来他四处打听才知道,有个残疾人叫刘勇,过去在打字社里打字,一分钟能打200个字,后来打字社倒闭了,他就在一家麻将馆里打杂。

郑卫宁一进棋牌室,他就看到了刘勇,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三,正弯着身子,在麻将馆里倒开水。说明了来意后,刘勇从放拖把和杂物的角落里找出一台装着DOS系统铺满灰尘的电脑,开机后,他用那双变了形的手在键盘上敲击,果然是1分钟能打200个字,“我看他打字很熟练,就觉得有戏”。

郑卫宁的创业小组分别患有血友病、脊椎重残、半身瘫痪、肌肉萎缩、侏儒症。就是这样5个人,成为了公司的“元老”。“虽然我们是残疾人,但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学习知识的能力。残疾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自食其力,最不想的,就是成为家人一辈子的负担,没有尊严地活着。”郑卫宁说,他当时之所以选择创业,就是想换个活法。

成立残友集团只招残友

整整15天,刘勇每天趴在电脑面前,经常熬通宵,最后竟真捣鼓出一个网页来。郑卫宁大喜过望,带着大家坐着轮椅在深圳的电线杆子上到处贴广告,招揽生意。当时,只要有生意,再便宜也接,只为打出知名度。

1999年,刘勇一举获得深圳网页制作总冠军;2000年3月,他又拿到广东省的总冠军;同年5月,在苏州的比赛中,刘勇再度取得了全国第二名的好成绩;8月,在欧洲布拉格网页制作比赛上,刘勇取得了世界第五的佳绩。这让郑卫宁和他的团队备受鼓舞。

2008年后,这五名骨干当初成立的残友集团,业务范围迅速扩大,实现了井喷式的发展,随便接一个单,价格就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经过20年的打拼,如今的残友集团已经成为一个现代化高科技企业:拥有5000多名残疾员工、两家上市公司、40多家分支机构、1家基金会、14家公益组织,业务涉及软件、动漫、文化设计、系统集成、呼叫中心、电子商务等多个领域。获得美国卡耐基世界软件成熟度CMMI 5级认证、英国2012年年度国际社会企业奖以及科技部双软认定,这些荣誉让一般企业望尘莫及,你很难想象,这是一家由残疾人员工组成的公司。

一些身体健全的人也想进入残友公司工作,但都被郑卫宁拒绝。“外界都说我歧视健全人,要想进残友,必须用斧子把自己腿砍断才能进。但我的目标就是解决残疾人就业问题,我要是招健全人,那残疾人不是没机会了吗?”

每个残疾人都能赢得尊重

今年44岁的刘勇是20年前和郑卫宁一起创业的“五老”之一,他来自陕西,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小时候,因为摔下地窖把脊柱摔断,1983年,他跟父亲一起到深圳治病,至今,身体里依然有2块钢板和32根钢钉,手术中,他还少了两根肋骨。“我有两个姐姐,嫁人时我妈跟我两个姐夫说,我不要你们的彩礼,只希望将来我如果不在了,你小舅子遇到困难时,你们要拉他一把。你想想我在家里是什么地位?我就是一个包袱。”刘勇说。

说到动情之处,刘勇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刘勇到深圳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当地残联介绍的,在一家艺术品加工厂画小人,工资1个月90元,但干了不到半年,公司就倒闭了。

1997年,郑卫宁找到刘勇,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刚开始那一年,我每天有超过15个小时是趴在电脑前,还要自己找互联网方面的书来看,我本来文化水平不高,初中都没毕业,只能夜以继日地学习。”

2011年,刘勇参与广东对口援疆,帮助1200多名新疆残疾人实现就业。2014年,他本人获得了全国五四青年奖章。如今在残友集团,刘勇是绝对骨干。至今,他想起妈妈对两个姐夫说的那番话都感慨万千,“说了你都不信,我现在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我妈常常跟我说,你要多照顾一下你两个姐夫啊。”

加入残友公司之后,刘勇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不仅找到了一位漂亮的妻子,如今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这在过去,我想都不敢想。”说起这些年的经历,刘勇眼中满满的是幸福和自豪。“我就是要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每一个残疾人都能借助高科技强势就业,来赢得社会的尊重。”刘勇告诉记者,残友公司作为一家高科技互联网公司,光顶层架构师就有28位,他们中工资最高的年薪达到百万元。

公司伙食半个月不重样

前天中午,记者和郑卫宁一起来到残友集团的员工食堂。员工们看到他,都纷纷和他打招呼,“郑大哥好”,郑卫宁在轮椅上和他们挥手问好。午饭五菜一汤,包括香菇蒸排骨、肉末茄子、番茄炒蛋等,还包括免费的海带汤、绿豆粥。“公司的伙食太好,我到这里工作半年,都胖了10斤。”一位腿脚不方便的残疾人员工笑着告诉记者。

“在残友,没有人叫我的职务,都只叫我‘郑大哥’。我们这里是一个大家庭,没有职务,没有上下级,有的只是兄弟姐妹。”公司的氛围最让郑卫宁自豪。

为了让每一位残疾员工都能感觉到家的温暖,从工作到生活,集团有配套的人性化福利待遇。残友公司实行工作和生活一体化制度,这里的残疾员工大部分在内部过着集体生活。公司不仅专门雇人每天为员工洗衣服、做饭、洗碗;还有专门人员为员工制作“员工妈妈菜”,每个员工都可以给食堂提供菜谱,大师傅要照着做,直到做出了“妈妈”的味道。

公司的食堂现在一共会做150道菜,可以保证一天10个菜,半个月不重复。此外,公司卫生间的淋浴龙头下都放有座椅,残疾员工可以盘坐洗澡,残友公司的洗手间和汽车都是无障碍的,工程师可以坐着车出去谈合同……细数公司人性化的管理,郑卫宁一脸自豪。

最让残疾员工们感到贴心的是,公司实行的退养制,为每一名员工养老送终。若是员工觉得身体吃不消了,不论已经工作了几年,不用进行任何的体检和考察,立刻进入退养制。进入退养制之后,集团更会把员工历史上的最高工资当作“退养金”,逐月发放。

李虹2003年进入残友集团工作,他曾经是浙江省的高考状元,考入北大,但到了2008年,工作仅5年的他便全身僵硬,不能再工作。至今,他都由集团养活着。因此,员工20年来的流失率非常低。

此生已再无遗憾

如今,“残友软件”已经成为一家由技术精英组成的高科技软件企业,在商场上并不亚任何竞争对手。郑卫宁表示,成立公司,就是为了给残疾人提供一个改变“活法”的平台。

20年来,最让郑卫宁自豪的是,公司能拿到一些项目,靠的完全是实力。此外,郑卫宁对钱看得很开。他说,和一般公司不同的是,残友集团将赚来的钱都投入到重新招收残疾人员工方面,“我们不留利润。”

50岁是血友病人的生命极限,而今已62岁的郑卫宁正在创造着奇迹。20多年间,死神如影随形,郑卫宁早就习惯了这种与死神赛跑的生活。他是一个乐观的老人,每天早上起来,他都会感恩,自己又多活了一天。他坦言,一开始创业的时候都没想过能发多少财,当时就是几个人一块儿抱团取暖,让自己很有成就感,真没想到能活出这种人生高度,此生已再无遗憾。

郑卫宁说,他创立残友集团,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钱。所以,几年前开始,他就将自己持有的残友集团股份,全部捐献给了深圳市郑卫宁慈善基金会。

目前,他正在推进的一个重要计划就是通过与手机生产商合作,通过一款内置软件,为残疾人提供1000万个就业岗位。“我的终极目标,就是让每个残疾人有尊严地快乐地活着。”



化弱势为强势,引边缘进主流

1997年,身患重症血友病的郑卫宁察觉到了互联网带来的机遇,他率领5名残疾人朋友创办了“残友”。20年过去了,当时只有一台电脑的打字复印小作坊已成为一个拥有一家慈善基金会,十四家社会组织,四十家社会企业,两家上市公司的大型公益社会企业平台。

“互联网经济产生的无体力劳动,使残疾人这个庞大的群体能有尊严地融入主流社会。”郑卫宁告诉记者,“社会企业是用商业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对我们来讲,就是用高科技的手段来解决残疾人就业。高科技的脑力劳动,残疾人坐在电脑前就能够完成。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市场的检验。”

目前,残友集团的5000多名员工中,有90%以上是残疾人大学生,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实现了人生价值。“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的残友软件,95.9%的员工都是残疾人。”郑卫宁说,“这说明弱势群体借助高科技也可以强势就业,残疾人坐在电脑前,也可以成为优质的人力资源。”



脱经济之贫,解尊严之困

郑卫宁一直在思考如何让更多残疾人利用科技手段改变自身境遇,过上有尊严的、小康的生活。2014年9月,郑卫宁慈善基金会与淘宝网签署了“百城万人”残疾人远程就业计划这一全国性公益项目,由淘宝网针对行动困难的重度残疾人提供12万“云客服”岗位指标,郑卫宁基金会提供上岗培训,让他们足不出户就能利用网络就业。第一批300名“云客服”在培训后上岗,用自己的勤劳和业绩赢得了淘宝网的认可。



由于重残病人一直需要人照料生活起居,内心对尊严是极度渴望的,而目前从事云客服工作的重残人员,平均月收入有三四千元,均高于当地的平均月收入水平,这不仅让他们的收入水平得到了极大改善,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在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找回了自己的尊严。“宁夏一位抗战老兵的亲属因身患残疾,生活一直没有着落。成为云客服以后月收入有五千多元,在当地属于中等收入了。工作人员来慰问的时候,他非常自豪现在不但能养活自己,还能负担全家人的生活。”郑卫宁告诉记者。

在江西丰城,有300多名云客服在培训上岗后,平均每月能赚到四五千元。怀着感恩的心,他们经常会给工作人员送去青菜、鸡蛋表示感谢,工作人员笑称这是“最温暖的负担!”

残疾人脱贫,任重道远

“根据联合国的定义,残疾人是因为自身的生理缺陷而最难改变自身贫困现状的贫困人群。生理现状导致了他们受教育程度低,无法参与社会劳动,因此残疾人是贫困人群中最难脱贫的一群人。”郑卫宁认为,目前我们的助残扶贫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很多需要改革和完善的地方。



“每个地方、城市,残疾人的大量就业都需要有专人组织,进行经验传授,形成合力才能更快地发展,而由于财政部门的相关规定相对僵化和陈旧,目前残疾人保障金并未向此方面开口。”作为深圳市政协常委,郑卫宁每年都在为助残事业认真准备提案,多次就推动社会企业的认定、发展和推动社会企业上市提出提案。

“世界以痛吻我,我将报之以歌”,这是郑卫宁最喜欢的诗句。记者了解到,郑卫宁已经把自己的所有股份捐赠给了郑卫宁基金会,并立下遗嘱规定未来残友集团70%以上为残疾人就业,如果达不到,股份就将被收回,领导班子就会被撤换。“我们永远不会把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帮助更多的残疾人改变命运,拥有同样精彩的人生,是我们的毕生使命和责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