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邹翃燕 她把脑瘫儿送进北大 哈佛

2018年02月24日 来源:精英说微信公众号

从曾经的脑瘫患儿到北大毕业生,再到哈佛硕士,巨大身份转变的背后,是怎样一场漫长的命运拉锯战?



图片来源自网络,版权归于原作者

去年8月份,丁丁获得了美国最高等的学府——哈佛大学的法律硕士学位,并在参加了美国司法考试后,返回祖国,回到了妈妈身边。


nEO_IMG_1519436844173535.jpg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时间拉回到10年前,丁丁以660分的成绩顺利考入北京大学,之后获得同校硕士学位。任谁看,这都是一个天之骄子的故事。


nEO_IMG_1519436844762065.jpg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但一切恰恰相反。

1988年7月,丁丁刚刚出生时,医生曾5次下放“病危通知单”,宫内窒息、颅内出血,如果生下来,孩子未来要么痴呆要么瘫痪,只有这两种可能...

从“痴傻”、“瘫痪”到常人尚且不能及的哈佛法学院学霸,这一切都源于一个伟大的母亲......


nEO_IMG_1519436844105151.jpg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1

拔掉输氧管几分钟就可以解决

29年前,一个孩子平凡而又特殊地降临在人世间。孩子出生时的画面,至今仍清晰地刻在邹翃燕的心中,因为宫内缺氧,孩子全身发紫,双眼紧闭,连啼哭声都没有。



紧急转院抢救,但传来的是连续发放的5份病危通知书,以及医生惋惜的声音:“重度脑瘫,没抢救价值了,救下来也非瘫即傻。”面对柔弱的母子两,医生理性建议放弃这个孩子,拔掉输氧管几分钟就可以解决。

但当邹翃燕看着儿子皱巴巴的小脸,她的内心涌起无限的勇气,她暗暗告诉自己:他是我的孩子,我得让他活下去!

即使这个决定带来的是一条漫长、艰辛又痛苦的道路。

如果他真傻,那我养一天算一天,我活一天养他一天,我活不了了就带他一块儿走;如果他不傻,我无论如何让他学一门技能,没有我他也能活下去。


nEO_IMG_1519436845361287.jpg


图片来源自网络,版权归于原作者

丁丁的父亲出于理智,主张放弃,但邹翃燕不同意,丈夫只留下一句:“要管你就自己管”,从此不再过问儿子的治疗和生活。邹翃燕说:“我做不到放弃,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

她给孩子起名丁丁(第二个字念“zheng”),源于《诗经》里“伐木丁丁,鸟鸣嘤嘤”的诗句,意思是伐木声咚咚作响,群鸟嘤嘤和鸣。她希望儿子来到这个世间,至少能留下一点声响。


nEO_IMG_1519436845526673.jpg


出生的第五天,丁丁终于发出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十多天后,邹翃燕带着儿子和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回到了家中。

邹翃燕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丧失理智,她了解到:脑瘫患儿一般有三种情况,一种是运动神经受损,导致瘫痪;一种是智力受损,导致痴呆;第三种是两者兼具。

于是,她默默在心中祈祷孩子的智力是正常的,那么即便瘫痪,还是有可能独立生活。

在和孩子朝夕相处的过程中,邹翃燕开始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孩子,智力并没有受损。她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

三个多月的时候,我在墙上挂满气球的时候,他那时候脖子抬不起来,每天都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每天指着气球给他看,后来我问他,他小名叫豆豆,我说豆豆红气球呢,发现他能够用眼睛找,找到以后,脖子抬不起来,但他可以盯着那个红气球不动,我开始真以为他是蒙的,不断问不断问,发现他能识别气球的颜色,一个几个月的孩子,能听懂我的指令,并且识别颜色,他绝对不会是傻瓜,绝对不痴呆。

“他绝对不痴傻!”

坚定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这位母亲又燃起了希望。于是从丁丁6个月起,邹翃燕就带着他到智力专科门诊检测智力,连续做了十二年,最后确定了丁丁没有智力问题。


nEO_IMG_1519436845924333.jpg


2

凡事要有努力的过程

虽然科学诊断丁丁没有智力问题,但病症还是对孩子的运动神经造成了严重损坏,他的左脚活动不灵,有运动障碍。

通常来说,一般的孩子7个月能坐,8个月就能够到处爬动,但同年龄段的丁丁,既不会坐,也不会爬。

一直到丁丁两岁多的时候,他的双手还是没力气,什么东西都抓不住。为了帮助丁丁锻炼肢体协调能力,邹翃燕手把手慢慢教丁丁撕纸和使用筷子。

他两岁多的时候抓不住,我从学校拿了很多废卷子,试卷,纸就跟他撕,他开始是捏不住的,捏住就会掉,慢慢可以捏住了,然后我叫他撕纸,慢慢发现他有进步,刚开始拿不住,后来他拿住了,而且可以撕了。刚开始撕不开,一张纸他撕不开,没劲,后来他可以撕开了,撕开一张纸的时候,他可以撕成两半,后来可以撕成四份,可以撕成六份,他慢慢可以撕了。


nEO_IMG_1519436845794970.jpg


缓慢的进步,带给邹翃燕更多的希望和期盼,她越来越觉得,虽然成长地慢一点,但自己的孩子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学会了撕纸,下一步就是教他使用筷子。对于很多孩子来说,使用筷子只是一个普通动作,但对于年幼的丁丁来说,这无疑难遇登天。他在练习时时常会哭会烦躁,甚至摔筷子。

奶奶心疼,就劝邹翃燕,就让孩子拿勺子吧,小孩子拿勺子没有问题,但她不同意。

孩子总会长大,你是中国人,将来一桌子的人坐一块,人家都用筷子,你一个人用勺子,你要面对所有人解释,因为我曾经患过脑瘫,因为我赶不上你们,所以我必须用勺子,我觉得那是很自卑的一件事情。

如果丁丁能够通过努力缩短这种距离,将来就能够正常面对所有的人工作生活。如果努力还达不到,那可能算了,但必须要有努力的过程。


nEO_IMG_1519436845222490.jpg


面对孩子的哭闹和痛苦,邹翃燕也十分心疼,和一般的孩子相比,所有对于其他孩子来说可能很容易掌握的生活必备技能,对他来说,可能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吃很多苦头才能做到。


nEO_IMG_1519436845465620.jpg


3

培养他,让我变的越来越理智

对于运动神经受损的脑瘫儿来说,3到6岁是修复孩子运动机能的黄金期。所以,从3岁起,邹翃燕就开始带着丁丁到相关医院做康复训练。

当时治疗手段比较单一,医疗条件也比较差,治疗过程十分疼,每次按摩一个小时,背部的皮被捏起来一点点捻过......

3岁的丁丁难忍疼痛,天天哭求妈妈:“我今天不舒服能不去吗,今天下雨了能不去吗,你看你身体也不好可以不去吗.....

但邹翃燕十年如一日,不论刮风下雨,白天上班,晚上骑着自行车带儿子按摩,每两天一次,从无例外。


nEO_IMG_1519436845982507.jpg


武汉的天气经常下雨,当时邹翃燕虽然住在中心城区,但路也是坑坑洼洼的,没有路灯,骑车也没法打伞,邹翃燕只能给丁丁裹上雨衣,但被风一刮,经常还是淋得透湿,有时还会掉到坑里面去,经常会摔跤。

有时候邹翃燕把丁丁扶起来,车倒了,把车扶起来,丁丁倒了,所以有的时候只能推着他走,母子两一起流眼泪。


nEO_IMG_1519436845325640.jpg


碰到大雪天气,两个人去医院总免不了一身泥泞,医生劝她不要来了,邹翃燕跟医生说不论怎样,下刀子,只要你们开门我就会来。

在整个培养他、带他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理智。因为如果他哭,我也跟着哭,这事就没法弄了。

就像孩子摔倒了,他放声大哭,一定是因为有大人在旁边看这他、有人心疼他,他才哭。但是如果旁边没人,他拍一拍哼两声可能就走了。我是那个没有人看的孩子,所以我不哭,我哭也没有用,我必须要假装坚强。装久了,就真的变得很坚强了。

在孩子面前,我就是山,人家父爱如山,但是没有那座山我就是那座山,任何时候孩子看到我,他心里就踏实了。


nEO_IMG_1519436845361287.jpg


4

女为母则刚

当初决定留下丁丁,丁丁的爸爸并不赞成,所以丁丁的治疗过程,爸爸也不参与。直到丁丁十岁的时候,他们做出了离婚的决定。

于是,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了这个柔弱的母亲身上,为了孩子的未来,邹翃燕曾在外面做过多个兼职。

当时,一次治疗要花费5元钱,长此以往,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于是,邹翃燕把自己培养成了按摩师,一有时间就给儿子按摩手脚。


nEO_IMG_1519436845798193.jpg


为了支撑儿子的治疗费用,她就到外面兼职,跑遍湖北全省给企事业单位做培训,中间还做过5年兼职卖保险。

邹翃燕说,孩子来到这世上悄无声息,我不希望他离开这世界的时候,也是如此。母子两人携手走来,她慢慢发现,很多事情,通过努力,丁丁都可以做到,甚至掌握一些别人掌握不了的知识,她感到很欣慰,这也是支撑她始终把孩子往前推着走的动力!

丁丁:我妈经常说一句话,女为母则强,她说她自己也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她上大学的时候,有人说她是林黛玉,娇娇柔柔的感觉,但是她说她自己也想象不到,她说有了孩子,说这个孩子,如果不管他,那怎么办呢,她说我能养他养到二三十岁,那我老了,我70岁了,他四五十岁的时候,那他怎么办,所以无论如何哪怕有1%的希望,也要尽100%的努力。

5

高考目标定在北大

等丁丁上学之后,考上大学就成了邹翃燕和丁丁的目标,到了高中,母子二人将高考目标定在了北京大学。

丁丁问妈妈,一定要上北大吗?

邹翃燕带着丁丁到东湖边看房,上到十楼,她说:“儿子你看到湖了吗?”

“没有。”

上到十五楼,她问:“你看到湖了吗?”

“看到了。”

“湖是什么样子?”

“一小块,像手绢一样。”

再上到20楼,发现一片汪洋。

“那是东湖吗?”

“是。”

“你看,我们在不同的位置,看到的景象截然不同,人为什么要往高处走,只有走得高,你的视野才开阔,你的胸怀才宽广,你的格局才大。”


nEO_IMG_1519436845642539.jpg


2007年,丁丁以660分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就读环境科学专业。离开母亲,开始独立的生活,对于丁丁来说是个艰难的考验。

但母子两一路走来,母亲的坚强和执着也深深的灌输到丁丁的心中,指引他一路前进。

即使生活学习中有不便之处,丁丁也从来没有要求过特殊对待。他和妈妈一样,一切困难都勇敢地自己承担。

丁丁:大学体育课,虽然北大体育课,要考一个12分钟跑,跑12分钟只要跑到2100米就算及格。大家都一起跑12分钟,虽然我是倒数第二个冲过终点,所有人中倒数第二名,但是我还是跑了2150米,所以这是完全靠我自己的力量做到的。



本科毕业后,丁丁转入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完成硕士学位的学习,并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北京市优秀毕业生、三好学生称号。

毕业之后,丁丁顺利进入一家知名网络公司法务部工作。一年后,曾经母子闲聊时提到的“哈佛梦”在丁丁的心中重燃,于是他以优异的学术背景被哈佛大学法学院录取,并于2017年5月获得了哈佛法学院法律硕士学位。

得知这一切的邹翃燕佩感欣慰,在儿子参加美国司法考试期间,她专门去了趟美国。

丁丁:我回国之前我和我妈妈,在查尔斯河畔漫步,她说其实小时候跟你说,上北大上哈佛,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开玩笑,从来没有真正想过,你能真的来北大来哈佛,现在回想起来,跟你在哈佛旁边的查尔斯河畔漫步,没想到一步一步还真的做到了,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感觉。



从儿时的奄奄一息到北大哈佛的超级学霸,这对母子创造了许多人眼中不可能存在的奇迹,而这一切,都源于一份母爱的力量。

从事了三十多年师范教育的邹翃燕,除了要对自己的孩子付出非比常人一般的爱与精力,对待工作也全心全意,一丝不苟。她直言,正是这种投入和追求,使我儿子看到什么叫努力,什么叫奋斗!


nEO_IMG_1519436846656983.jpg


丁丁逐渐成长,也习惯了离开母亲呵护的羽翼,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位母亲身上所具备的一切美好的品质,对儿子产生了正面积极的影响。

丁丁:妈妈是石板下的一棵草,就是生命力极其旺盛,只要有一线希望,一点点阳光雨露,它就能探出头,它就能生长。

或者说,是爱让一位母亲可柔可刚。

她可以是温柔的潮水,抚慰孩子幼小受挫的心,灌输他优秀阳光的品质;也能成为坚韧的磐石,成为孩子停泊的港湾,成为面对再大的困难也不屈的脊梁!

在这份爱面前,奇迹也成为可能。


nEO_IMG_1519436846583155.jpg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