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韩颖 光影有声,探路文化无障碍

2017年11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李樱图文报道)

2IMG_2343副本.jpg

韩颖,1980年生,上海人,全盲,2014年获第五届全国自强模范称号,上海第一位获得英语中级口译证书的盲人,现为上海光影之声无障碍影视文化发展中心创办人。

韩颖很兴奋,语速很快。她回忆初二那年,还是明眼人时,她站在凳子上,手拿着一只“百能”牌圆珠笔当话筒,大声向同学们宣布,“将来我要成立‘百能’电影公司”;20年后,换了一种身份,更换了一种生活方式,儿时的梦想反而成真了,她的光影之声无障碍影视文化发展中心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自2016年2月成立,已制作完成80余部无障碍影片,经数字机顶盒,传送到上海“阳光院线”社区放映点,方便出门不便的盲人在社区观看。

1上海电影.jpg

用文字锁住无声的光影,让光影有声,上海第一位获得英语中级口译证书的盲人、上海第一批盲人速录员、汉语言专业毕业的韩颖觉得这件事是命中注定,“再也找不到如此适合我做的事情了”。

一部无障碍电影解说稿的诞生

在上海市残疾人就业服务中心四楼办公室内,一位穿着水蓝色针织衫、长发披肩的清秀女孩彬彬有礼地接待了我,她是位盲人,作为中心全职人员,负责联络撰稿志愿者,也是形象窗口,“在外不能穿得邋遢,要做个像样的盲人,我在哪里买衣服,也让她在哪里买衣服”。大大小小的事宜,韩颖都在抓,要“像样”。

被导盲犬耳斯牵着,韩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昂首挺胸,走到哪儿都是飒爽的模样。回忆起第一部无障碍影片《可可西里》的文稿撰写,“写得很艰辛,摸着石头过河”,片中有大量无声音、语言的写意画面,如何将这些传达给盲人观众是一大难点。韩颖跟上海开放大学的老师于江合作,于江反复观看,用文字解读每一个细节,“何时介绍人物的身份,演员的表情意味着什么,导演设置这个情节有何意义……就算是几分钟的剧情也要结合整部电影理解”。韩颖则以盲人视角审校语句,“要让盲人看见画面”。

明眼人喜欢说,“他把他的包拿起来”,盲人就听不懂了,“谁的包?是他自己的包,还是另一个人的包?”台湾电影里有一种‘壁蜂’,不是蜜蜂,如果不解释,解说员念‘bi’,盲人就会认为解说员说错了”。“西藏的‘风马旗’,写成‘彩旗’就不准确,先天盲人也会听不懂”。韩颖在审稿中,不断总结视听差异带来的语言歧义、文化歧义。

2016年底,“光影之声”无障碍电影项目赢得上海市残疾人创客项目选拔大赛二等奖,获配上海市残联的创业孵化支持。按合约,一年至少完成50部无障碍电影,一个星期推出一部,单靠个人力量难以完成。她开始各处寻找撰稿志愿者。

韩颖获悉过他人经验,某地招来400个志愿者撰稿,最终却一部文稿都没能写出来。她向经验丰富的志愿服务组织者请教,对方告诉她,“志愿者有热情,但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你需要热情退潮后的志愿者”,后来,出主意的人被韩颖请来担任中心的管理指导,为志愿服务设置了一系列流程,“服务志愿,对其要求不志愿”。

无障碍电影解说词撰稿在上海志愿者网立项,韩颖在后台看到真实身份信息的报名者。联系后,第一步先要求志愿者认真阅读“撰稿必读”,并看完至少2部无障碍电影,“7条撰稿要求,条条都是不好听的话”,分别针对无障碍解说词的内容、文本样式、撰稿流程提出了细致具体的要求。

如“客观性”要求撰稿人须尊重导演意图,勿擅自发挥;“准确性”要求文字要反映人物神态动作心理,“好听、好懂”;“可插入性”要求每秒嵌入文字不超过5个字;“格式化”要求文稿有时间线、字体字号要统一;“审稿制”要求撰稿人严格遵守审稿组意见进行修改。

确认志愿者看完无障碍电影和了解撰稿须知后,第二个环节,韩颖再将指定影片的5分钟片段提供给志愿者,让其尝试写作。有些志愿者知难而退,有些得磨好几个小时,她会做一些指导,凡坚持下来的,都是有心人。韩颖再进行第三步测试,提供完整影片,并与志愿者签约,确保文稿和影片将只用于无障碍服务,同样先让志愿者撰写前10分钟,审稿、评稿、修改合格后,才能继续整部影片的文稿撰写。

立项以来,韩颖已经集聚培养了30多位稳定的撰稿志愿者,其中有一位是肢残人,“同等条件下,我们也提供更多机会给残疾人”。

盲者扣环人

文稿撰写完成后,是专业播音员配音。每周二下午,是上海东方广播中心录制配音解说的时间,韩颖要到录音棚听现场,协助播音员随时调整配音时发现的字句问题。

导盲犬带着韩颖从办公室出来,下电梯完成指模打卡,“残联免费提供场地,对我们有出勤率的考察”。一部桑塔纳轿车在她前方停住。车是父母提供的,司机是照顾韩颖6年的保姆张姐,2014年韩颖到北京参加人民大会堂第五届全国自强模范表彰大会时,张姐陪伴在侧,韩颖现在做无障碍电影,张姐还专门学车拿了驾本,方便韩颖外出。“刚领回导盲犬时,我把大红色的导盲犬服给狗反穿,盖住导盲字样,假装自己不是盲人;以前别人同情、可怜我,我会难受半个月;现在,我反而觉得那些人善良”,“出门脸露多了,脸皮就练厚了;见的世面多了,心态也平和了”。


眼睛看不见了,韩颖的耳朵替代眼睛,审校无障碍电影。


一份格式清晰的电影无障碍化的文字解说稿,让配音员即便不与撰稿人见面,也可以完成配音解说工作。


上海广播电视台广播新闻中心的200多位专业播音员成为上海无障碍电影项目的志愿者。

到了上海广播中心,连门卫都认识韩颖了,导盲犬轻车熟路地领着韩颖向录音棚走去。当日,为解说稿配音的是上海东方广播中心的知名体育解说员。广播电台的专业播音员、主持人作为无障碍电影的配音解说员,这一项目已成为上海广播电视台广播新闻中心的“明星项目”,自2012年上海市残联与上海广播电视台广播新闻中心、国泰电影院联合首开商业影院无障碍电影放映专场开始。发展至今5年,有200多位来自广播电台、电视台的专业播音员都成了项目的志愿者,争先恐后为无障碍电影出力。

录音棚门口摆放了一张“中国好声音”上海赛区的海报,“中国好声音”的录音也在此做后期。导盲犬趴在录音棚外,头贴着地,安静地等待着,韩颖坐在门边的沙发上,背挺着很直,听着屋内音箱中传出的字正腔圆的每一句。声音来自录音棚,从隔音玻璃望过去,解说员坐在录音棚中央,手拿着解说稿,嘴对着麦,头不时在点动,声情并茂。录音处理室内,一位监听师看着文稿,边听边通过话筒提醒棚内的解说员,“‘正’字再重念一遍”,旁边的录音师则在重念的地方做出标记。

配音剪辑完,录音师会发送音频文件给韩颖,韩颖再送至上海新华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由合成员将音频加入已获版权的电影音轨当中。合成后,韩颖再听再审,她确认无误后,再正式通过数字渠道传送到“阳光院线”社区放映点。撰稿人、配音解说员、音轨合成员三方不见面,全靠一部无障碍电影解说稿联接,韩颖成为无障碍电影制作三个环节的扣环人。

“最初,残联鼓励我尝试制作无障碍电影,我都很退缩,我看不见,怎么能制作无障碍电影?参与活动多了,才发现各个环节的确少不了盲人,只有盲人才更清楚盲人群体最需要从电影中了解的信息,才能提供更好的无障碍服务。”

未来的无障碍世界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对撰稿、配音、合成三个环节的人才都做出专业化要求,早在“光影之声”成立之前,上海市残联已为无障碍电影在上海的推广撑起了局面,并走过进图书馆、进商业院线、进社区的10年探索之路。


2013年,上海将“无障碍电影日”写进《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办法》。


跨越10年,上海无障碍电影项目走过进图书馆、进商业院线、进社区的探索之路,2017年,最终以专业化水准、志愿服务制度化的新面貌,再度回归社区。

2007年,上海闵行区残联在多个街道开展志愿者现场“为盲人讲电影”活动;2009年,上海市残联携手上海电影家评论协会、上海图书馆,成立“无障碍电影工作室”,将获得版权的电影,重新带进录音棚配上解说词,制作成无障碍电影光盘,分发到全市的各个区县街镇,便于盲人借阅,后因为成本过高,转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接手。

2012年时,上海市残联联合20多家商业影院推出“无障碍电影专场”,至今覆盖18个区县的18家影院每月为残疾人放映一场无障碍电影,每年放映200多场次,服务2万余人次。2013年,“无障碍电影日”被写进《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办法》,每年10月15日国际盲人节,影院会同时放映一部影片,向社会展示无障碍电影,这一项目在2014年被市政府列入年度实事项目。

2015年,上海市残联与新华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合作,启动“阳光院线”社区无障碍电影项目。

跨越10年,无障碍电影以专业化水准、志愿服务制度化的新面貌,再度回归社区。对此,上海市残联宣文体处处长周新建还并不满足,“目前这充其量叫电影‘无障碍化’,不叫‘无障碍电影’,残疾人依然是被动观影。”

韩颖曾在美国加州圣迭戈一个二三线城市看过一场电影,她特意挑了一个不起眼的电影院,告诉经理自己是盲人。经理给了她一副耳机、一个小机器,和一个像芯片一样的卡。进了影厅后把芯片插进机器里,影片开始播放后,当银幕上没有人物对白时,耳机里就会传出解说词。经理告诉她,“每个电影院都有这样的设备,放映厅里不需要特别设置残疾人专座,设备也是免费的。”

今年10月21日,“光影之声”在上海召开第一次无障碍电影研讨会,韩颖除邀请撰稿人围绕无障碍电影解说脚本撰稿艺术和方法进行探讨外,还邀请了西班牙巴塞罗那自治大学的嘉宾做了《欧洲无障碍电影概况》的发言。期间,韩颖得知美国的电视节目至少需要10%的内容提供无障碍服务,这是写入法律的,而一些电影也会提供一条无障碍解说词的音轨录入影片。

“电影杀青后加一条方便盲人的声轨是非常容易的,费用低至数万元,但是没有人想到去做”,周新建希望,已走过了三个阶段的上海无障碍电影项目,接下来能在法律层面获得保障,“上海本土的电影制片厂能否起到榜样带头作用?电影发展基金是否可以拨出一部分款项用于无障碍电影源头上的推广?”“希望国家电影部门能关注,出台措施,让无障碍电影真正成为无障碍电影,让残疾人能无障碍地主动选择欣赏自己喜欢的电影。”

市政建设层面,无障碍已开启了大门,而文化领域的无障碍将如何,韩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