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李星宇 如果全世界都失明,他能让你听见光

2017年07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QQ截图20170714154849.jpg
为了搜集自然的声音,李星宇和伙伴们租了一条船,在危机四伏的亚马逊流域停留了15 天。

从玻利维亚卖报的老奶奶,到西班牙斗牛场;从印尼巴厘岛到巴西、亚马逊雨林,李星宇以声音为圆心容纳世界。为了让随时可能失明的朋友感受自然的声音,他深入热带雨林,与自然融为一体,才有了《鲸鱼马戏团》和52Hz声音馆“治愈的力量”。

李星宇
北京人,1985年出生。声音设计师、录音师、独立音乐制作人。2009年组建跨界团体“嘿乐队”,多次在北京草莓音乐节、西湖音乐节演出,发布反传统概念专辑《嘿!流行音乐》。2014年,发布首张个人专辑《鲸鱼马戏团Vol.1》,风格清新而充满想象力。

文_ 《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图_受访者提供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这三句话是《鲸鱼马戏团》的虾米主页里,听者留下的精确评论。通过被定义为“氛围音乐”的作品,大家记住了《鲸鱼马戏团》的名字,创作者李星宇也被冠以各种各样的称谓:声音设计师、声学空间设计师、录音师、音乐教师、独立音乐制作人……

讨厌标签的李星宇独独对“声音收集者”情有独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以此来介绍自己。于他来说,声音有两种功能:向内,关照自己;向外,打量世界。

一首“枪花”,发现新大陆

故事始于一只叫Alice的鲸鱼,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被追踪录音,它发出52Hz的频率,远远高于其他的同类,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一名听障患者,所以即使拥有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讯息,却依旧孤独没有知音。马戏团的匆匆过场和喧嚣感正好和Alice的寂寞形成了鲜明对比。

于是有了李星宇音乐专辑《鲸鱼马戏团》的名字。而他的胳膊上也有一个鲸鱼的纹身,当他抬起手臂,是鲸鱼浮上海面呼吸的姿态,放下的时候,鲸鱼就回到海里,安静中也带着点神秘。

谈起对鲸鱼的喜爱,李星宇说希望自己像只鲸鱼一样活着:“我希望自己能和鲸鱼一样,低调、保持内敛,继续沉淀。每个人必须要承担孤独去长大,希望能知道自己的真相,去触碰更多的边界。”

“85后”的李星宇赶上了信息时代冲击的第一波浪潮,少年时的他整天泡在中关村,看《电脑报》,自学编程,觉得自己会去理工科的学校,连老师也说:“你努力一把上清华吧!”

但人生的惊喜往往骤然出现。在荷尔蒙爆棚的年纪里,李星宇偶然听到了“枪花”乐队的《Don't cry》,一下子便被击中,“摇滚乐居然能这么好听!”拿起一把吉他,他再也放不下了。

从现代音乐开始自学,哼唱歌词,寻觅动机,琢磨背景……李星宇滋生出专攻音乐的心思,他从朋友那里得知中国传媒大学的录音专业要有理工科基础,“我的计算机挺好,又喜欢音乐,这专业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艺考前的拜师课上,老师弹了个和弦让李星宇听,“野路子”出身的他没能说出来,却能唱出来。3个月后高考成绩出来,“妥妥地进了中国传媒大学录音工程”。录音工程是中国传媒大学唯一一个拿工科学位的专业,前两年的课程是高数、微积分甚至还有电路,李星宇很是新奇,干脆又选学了很多工科课程,比如建筑力学。这样的知识体系为李星宇奠定了凭借声音跨界的能力。

临毕业前,李星宇到电影制片厂实习,给电影做声音特效,塑造场景。做了一段时间后,他慢慢发现,自己在音乐方面也许才华有限,但却是用声音讲故事的好手。“放一段蛐蛐的声音,时间就拉到了晚上,如果让这个晚上更加逼真,就加一个电视的声音,偶尔放几下救护车的声音,因为很多人都在晚上去世,放一点底噪,就变成城市的夜晚,氛围就有了。如果想讲故事,放一点信息过来,比如开门的声音、门铃的声音、脚步声再加一些对话,事情就展开了”。

最初几年,张扬的音乐人把李星宇唬住了,“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半吊子,对自己的音乐才华没有信心”,就先做着声学设计师,“找找自信”。李星宇被知名音乐人李志请去做空间设计,李志的欧拉艺术空间,如今已经成为南京音乐地标。推门进去,迎面一个用瓶盖拼就的欧拉公式,色彩斑斓,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公式,它的建设过程也是李志追求完美的实验。在声音空间设计过程中,李志、崔健等音乐前辈一声声“李老师”叫得响,李星宇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并不比别人差。
36D63BBBCAB1089B7CB11A0D69B971C8_副本.jpg

47CA4ABFEFAAC4B3332E1CD70BCB4CD2.jpg

2A604AF7296CA0B8380DC27CD837B27C.jpg
鲸鱼马戏团的三张专辑,在虾米音乐平台都可以听到,尽管销量比不过热门流行歌手,但粉丝的支持仍让李星宇感到莫大的鼓舞。

以声音为圆心收纳世界 
    
“我的一位好朋友,二十多岁时被查出视力有问题,医生说没办法恢复,没准有一天就看不见了,听到这个事情,我很难受,就想,如果这个世界的人都失明了,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因为大家都一样。”

好友患了眼疾,有失明的风险,这件事引发了李星宇的思考,如果能用自己的专业为盲人做一点事,那么能够呈现给他们的,是更缤纷多彩的世界。

于是,李星宇开设了“声音博物馆”,后更名为“52Hz声音馆”,这种“用声音改变世界”的方式促成李星宇和虾米音乐的合作,成为虾米音乐“寻光计划”中的一名音乐人,而“寻光计划”,始于陪伴的意义。李星宇特地为有视力障碍的群体创作了一首音乐《全世界失明》,把对人的同理心、抚慰,表达在曲子里,这首乐曲里融入了自然的元素,模拟各种灵动的声音。

“婆娑的树叶声、落雨的滴答声、鸟叫声……”李星宇说,他想告诉失明的朋友,看不到的时候,还有很多美好的画面是存在的。这些声音,很多是在亚马逊流域收集的。

因为做配乐的动画片入选了渥太华的动画节,李星宇在加拿大玩了一个月,借着电影节的机会去旅行,中途听到了很多异国的声音,仿佛开启了新世界。2010年,他买了一台立体声便携式录音机,从此便开始收集散落在地球各个角落被人们所忽视的声音。他记录过大昭寺门口磕长头的人们;记录过消失的北京胡同声景;记录过雅加达的火车站……

如果说大多数人旅行是以视觉为主的话,那么李星宇的旅行则是多凭听觉。在常人耳中那些稀松平常的声音,他却能从中分辨出它们的特别之处:“其实中国每个城市的声音差别都非常大,城市体量的大小,不同的纬度,空气的湿度,文化的差距都会对声音产生很大的影响。像各个城市马路的声音就很不同,比如天津较北京而言,单行道更多一些,道路也没有那么宽,所以车辆的声音没有那么嘈杂。还有各个城市警车、救护车、过往城铁的声音都不一样。”

迄今为止李星宇收集的声音有几百种:伊瓜苏瀑布的水声、里约贫民窟的喧嚣、黄石公园的湖水声、雅加达清真寺的祷告、巴黎的市集、印度恒河的凌晨仪式……“对于声音我没有太多的偏好。其实收集的过程也是思考的过程,录什么取决于我如何去思考,就是我通过声音去解构事物。声音只是一个媒介,不是最终的结果。我的标准就是我想要和不想要,只要这个声音能表达我的想法,那就是它。”

从玻利维亚卖报的老奶奶,到西班牙斗牛场;从印尼巴厘岛到巴西亚马逊,李星宇以声音为圆心容纳世界。他的专辑本想以“声音旅行”为概念,但后来却决定抛弃这个概念。“我觉得太多人去谈旅行了,但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在旅行,他们执着于拍纪念照发微博和朋友圈,这其实和刷存在感没什么区别。我希望探讨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所以后期在专辑的名字和方向上做了一些调整。”

《鲸鱼马戏团》专辑封面上是一连串的数字,像是等待破译的密码,听者如若拨转地球仪就会发现,经纬度坐标好像可以解释得通这些数字组合。很多人说听了李星宇的音乐,会感动,会有种治愈的力量,但他却说:“那是你在听歌时带入了自己的故事和情感,其实是你自己治愈了自己。”

QQ截图20170714154905.jpg
李星宇在亚马逊河采集声音,经当地人提醒才知道旁边不远处聚集了几条鳄鱼。

能活着回来,真好

2016年,李星宇告别城市,告别WiFi,和4个小伙伴一起来到亚马逊雨林,开始了为期15天的寻声之旅。这是一个与文明世界迥然不同的国度,抬头看天,360度全是一个样,毫无方向感。以船为家的李星宇,和在城市里的四平八稳不同,必须在晃晃悠悠中努力把握身体的重心。

身体的不适只是其次,首当其冲的便是生存问题。在河边洗澡时,经向导指点,才知道鳄鱼潜伏在不远处,林中录音,回放时才听到,有美洲豹从几十米外经过的喘息,食人蜂的巢穴就在头顶,白蚁直接嵌在肉里……回国后和友人谈起这趟旅程,他的第一句话是“能活着回来,真好。”

以身犯险的成果便是李星宇完美地记录了雨林的真实声音。“在这里你会听到蚂蚁的声音、树懒的哈欠声、蝴蝶做茧的声音……一切事物都会说话,都在用它们独特的语言表达着它们的思想。”雨林之旅让李星宇开始思考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回国后,他决心把声音博物馆做成一个独立的平台,“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关联的,你见或不见,听或不听,它们都在那里。”
如果第一张专辑《鲸鱼马戏团》是静止的声音故事书,分门别类收录李星宇用旋律、念白、声音、文字编织的童话,构成一部城市生活的原声音乐,那么《鲸鱼马戏团Vol.2 Whisper》则真正变成一部流动的电影。李星宇用9个原汁声音片段,10首演奏与演唱混搭的纯音乐及歌曲,串起他在各个地方各个场景记录下的故事。听者跟随着他路过微风吹过的田野,下着暴雨的亚马逊雨林,抹香鲸一跃而出的海面。

从第一首《风景》前奏的水流,到中间大段的风、雨、海浪拍打、鸟叫、蝉鸣、人语、瀑布流泻……甚至有长达10分钟的环境音片段,完整贯穿于10首歌曲,让一次性聆听19首曲目的过程变成浩大又转瞬即逝的精彩体验。“我希望大家在进入专辑的时候安静下来,有一种期待也好,或者说是强迫听众去用心倾听。结尾处音乐会悄悄离开,可能在大家发现之前,就已经结束,只留下一段雨声。或许在那个时间,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旋律吧。”

《鲸鱼马戏团》首发两周后实体“足足”卖出了200张,仅仅是收回印刷成本,就让李星宇感到无比骄傲与幸福。尽管恶劣的创作环境和混乱的唱片行业困扰着一批音乐人,但乐迷们身体力行的支持,对于他来说便是莫大的鼓舞。李星宇在创作音乐的同时还参与音乐剧的制作,“有机会希望能为盲人朋友打造一场音乐剧。”在他看来,多元和平等才是音乐本真所在。

不管是“治愈”还是“温暖”,听众对李星宇的用心大方地给出了好评。他对此自豪的同时,却也没忘记创作的初心:探索内心想要记得的声音、画面与情节,带领听者穿越回最初想象的画面,这个画面,可能是孤独的鲸鱼,是热闹的马戏团,是孤独而热闹的《鲸鱼马戏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