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安德莉亚·特瑞莫斯 画出他们隐藏的忧郁

2017年06月19日 来源:《三月风》

4889847.jpg

 

安德莉亚·特瑞莫斯(Andrea Tyrimos)

1986 年出生在伦敦,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擅长交互艺术装置、多媒体艺术作品以及关注精神健康的作品。

文_美国《能力》杂志

翻译_《三月风》记者 刘一恒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每4个人中,就有1 个人在一生中某个阶段饱受精神问题的折磨。身体的疾病常常得到同情,大脑的疾病却常常遭到嘲笑,这也是很多人虽然出现了精神问题,却从来不愿意让他人知道的原因,而这种隐藏和压抑,往往会加重精神问题,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英国艺术家安德莉亚·特瑞莫斯(Andrea Tyrimos)在伦敦艺术展上展出的作品《双向毕加索》就关注了现代人的精神问题。

很多人不知道,毕加索有“双向情感障碍”,躁狂症和抑郁症混合发作,《双向毕加索》这个名字大概就是来源于此。

“他们的眼睛里有强烈的情感”

安德莉亚的父母都是希腊人,1986年她出生在伦敦,在伦敦长大,从小热爱艺术的她长大后考取了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她创作了不少交互艺术装置、多媒体艺术作品以及关注精神健康的作品,都很有感染力。

《双向毕加索》是一系列大幅人物肖像,主要突出人物的面部,尤其是眼睛,其他部位都被弱化了,“当我遇见肖像画里这些人的时候,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他们的眼睛,他们的眼睛里有很强烈的情感,混合着脆弱和坚强,在肖像作品中,我弱化了人物的头发和服装,是希望尝试更好地呈现他们的内心世界。”

其实,最初安德莉亚想要在作品中呈现所有的细节,包括背景里都要有详细的细节,但是当她在绘画的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感觉自己与被画的人之间有了某种情感联系,这时候在她的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他们的脸,他们的眼睛。“我画过很多肖像画,给普通人画的,给名人画的,抛开他们的发型、穿着的时候,他们就是很纯粹的人,是  由各种各样经历造就的脆弱的人。”

4889848.jpg
安德莉亚所绘画的人物肖像与原型。

4889849.jpg
在每一幅肖像画的旁边,安德莉亚都放置了耳机,当你戴上耳机,你就能听到肖像画里的人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这是一场真正的交流

人物肖像中的人,都是有着精神问题的普通人,在别人看来,他们每天正常工作、生活,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他们自己知道,当回到家中,卸下伪装之后,常常无法面对自己,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他们经常焦虑、抑郁、崩溃…… 感觉生活无法继续。

在每一幅肖像画的旁边,安德莉亚都放置了耳机,当你戴上耳机,你就能听到肖像画里的人的独白,他们讲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比如马克,他是《卫报》的记者,忽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有了精神问题,“有那么几个星期,我无法感觉到自己了,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出现了奇怪的幻象,所有东西好像都在漂浮。那是我的40 岁生日,我常常说生活从40 岁开始,但是不是对我而言。大多数的时间里,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慌和飘忽不定的感觉,我没法看人们的脸,也没法和人交流,大部分时间我只能和我的妈妈在一起,紧紧拉着她的手。”

比如托利·艾伦·马丁,她是歌手和制作人,她长期与焦虑做斗争,“大约在六年前的一天,我在一个大厅里站着,我忽然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对我指指点点,我觉得是因为我穿的T 恤上写的字,也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化妆,其实实际上也许根本没有什么人在看我,但是我是这么觉得的,我记得我当时赶紧逃离了那里,当我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时候,才感觉稍微好一些。”

绘画作品有了声音,整个故事就更加有层次了,“我很吃惊他们能够如此袒露自己,我想这是因为,我不是媒体,也不是慈善机构,他们明白我是想通过艺术来表达什么。他们希望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自在地说话,不被人评价。”

安德莉亚注意到很多观众会听完他们全部的录音,他们想要了解这个展览试图表达的主题。“在一个展览中,人们平均停留在一幅展品前面的时间是七秒钟,但是在这个展览中,人们会在展品前面驻足观看聆听,这是一场真正的交流,真正的交流是不会被打断的。”

谈论越多,禁忌越少

“如果没有这些录音的存在,绘画的意义无法凸显,反之亦然。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事物,据我所知,很多来到这里的人,他们也是在和精神疾病做斗争,他们告诉我,他们从展览中得到了很多安慰,因为有很多人跟他们有着同样的经历。”

完成这一系列作品花费了安德莉亚四五个月的时间,她寻找适合的人选,了解他们的经历和故事,然后和他们聊天,最后把他们的对话剪辑成2~10 分钟的录音,她剪辑掉了自己的部分,剪成了一段段独白。

“有一些人其实是很封闭自我的,打开内心让他们感觉不舒服、不安,害怕社会的评价,这是一种无形的疾病。如果我说我肾脏有毛病,你大概会给我一个基本的同情,大脑是我们身体的一个器官,但是当人们感觉痛苦的时候,别人往往并不会同情,不仅不同情,当人们打开心扉的时候,还可能遭遇羞辱。艺术是一种表达的工具,我希望通过这种工具让更多有精神问题的人接受自我,让其他人正确看待。”安德莉亚认为,人们谈论这件事谈论得越多,禁忌就越少。“当罗宾·威廉姆斯自杀的时候,很多人感觉震惊,他们会觉得,像他那样的人怎么会自杀呢?其实他们是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和理解。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很多人都会经历这样那样的精神问题,没有去做诊断,也没有进行治疗。如果我们能及早发现,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或者服药来治疗,精神疾病与身体疾病一样,没有区别,但是很多人不这么认为。”

根据中国部分地区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估算:我国15 岁以上人口中,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超过1 亿人,其中1600 万人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其余大多数是抑郁症等精神问题,而大部分人都不会去专业机构寻求帮助。

关于现代人广泛存在的精神问题,有一种说法是“与原始人类相比,现代人面临的恐慌更多,而负责处理的脑神经数目并没有太大变化,所以我们常常应接不暇,这让我们焦虑和抑郁。”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