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多娜·罗莎 闭上眼睛是为了看得更清楚

2017年05月18日 来源:《三月风》

4889846.jpg
多娜触摸《盲人月刊》,她对中文的盲文十分好奇。

 

多娜·罗莎(Dona Rosa)

生于1957年,葡萄牙著名的盲人法朵歌手。

4岁失明,身患重疾,多娜·罗莎在街头卖艺讨生活超过40年。这样的人生,谁都不会羡慕,怨天尤人也不为过。但因为音乐,因为歌唱,她比谁都活得自由。

文_《三月风》记者 刘一恒

摄影_《三月风》记者 白 帆

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有一条步行街,游客众多,非常热闹。在繁华喧闹之中,人们常常会被一个独特的声音吸引,然后凝神驻足。这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醇厚而沧桑,她手中拿着三角铁,静静地站在街角,吟唱着悠远动听的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圈又一圈,她轻轻地敲着三角铁,唱着歌,好像全世界都与她无关。

唱歌的人名叫多娜· 罗莎(DonaRosa),葡萄牙著名的法朵歌手。“法朵”(fado)又叫葡萄牙怨曲,是一种音乐类型,被称为“欧洲蓝调”,可追溯至1820年代的葡萄牙。其特有的转音似在模仿人生无数弯口的吟叹,通常表达哀怨、失落和伤痛的情怀。法朵是葡萄牙首个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地位相当于西班牙的弗拉明戈舞蹈。

歌唱老师是一台收音机

1957年,多娜出生于葡萄牙北部城市波尔图,这是一个以美酒闻名的地方。多娜的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小时候她和父亲住在一个小屋子里,既是卧室又是厨房;家中甚至没有水,需要时只能到别人家接水,生活条件非常差。多娜4 岁时患上了脑膜炎,并因此失明,那时候波尔图没有残疾人学校,父亲在她9岁时把她送去里斯本一所残疾人寄宿学校读书。

9岁的多娜,看不见周围的世界,非常孤独,她常常守着收音机,听着播音员说话,这是她认识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方式之一。

收音机里传来美妙的法朵音乐,歌词里有爱情和离别,有刻骨的思念,还有对命运的感怀,这深深打动了多娜。其实,关于法朵音乐的起源,有一种说法是认为起源于葡萄牙水手,在旅途中唱出远离家乡和爱人的苦闷;回到故土,叙述冒险的经历和刺激。从中世纪传唱到今天,唱的不外是生,是死,是生死相恋,一些人生的永恒主题。

多娜开始跟着收音机唱歌,只要是葡萄牙语的歌曲,她都会跟着哼唱,直到把每一首歌曲都学会了。唱歌的时候,她感觉非常幸福。演唱法朵歌曲以女歌手居多,其精髓是要唱出一种沧桑的味道,用非常简单的乐器伴奏,接近于清唱,声音不能太纯净,要生活的磨砺打磨出的嗓音和情感,才能一开口就唱出数十年的岁月滔滔。

4889850.jpg
在里斯本的街头,多娜唱了几十年的法朵,她的歌声常常引来行人驻足。

马路人生里的沧桑

父亲死后,只剩下多娜一个人,虽然母亲健在,但已经好几年没联络了,后来,她搬到了里斯本去讨生活。

奥古斯塔路是里斯本的一条颇为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不太平整的“石板路”上,游客、小贩与流浪艺人摩肩接踵。空气中飘浮着葡式炖菜的香味、烤栗子的轻烟,以及令人驻足的乐声和歌声。

独自来到里斯本的多娜本来是在流浪乞讨,后来开始卖彩票、鲜花。街头的生活很辛苦,21岁那年,多娜卖东西收入的钱被人偷走了,为此她一直还债。

热爱唱歌的多娜经常哼哼唱唱,朋友便建议她干脆用这把好嗓音来卖艺。从那之后,她开始拿着一个小小的三角铁,找个没有车流的街道,唱着法朵。刚开始的时候很害羞,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就这么唱了二十来年。

1999年,多娜终于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当时葡萄牙有一个电台节目,需要寻找一个特别的声音,著名的维也纳艺术家安德烈·海勒(AndréHeller)想起了自己多年前曾在里斯本街头听见一个深刻而动人的声音,这位令他难忘的灵魂歌手就是多娜,经过一番寻找,他们在里斯本街上找到了她。多娜在电台中演唱了歌曲,让很多人真正认识了她。之后,她与德国的经纪公司签约,真的成为音乐家,这是她做梦都没想过的事。

多娜演唱的法朵独特之处在于,她将自己的故事、回忆、曲折的命运都融入到了歌声中,透过一字一音来传达她对命运的认识。仿佛,她的生命本就是“命运”的缩写,她是为了法朵而生。不同于葡萄牙录音工业培养出来的美声歌手,罗莎不经修饰、 浑厚中带粗粝的歌声,细数着马路人生的沧桑。

由于失明,她的感触更敏于常人,人们往往借由她的歌声抵达到一个更细致敏锐的内在世界,洞察到平日不易察觉的情感。

《英国每日电讯报》评价她说,她的音乐虽然大部分很现代,却有着古老歌谣中魔幻之美的气氛,并且在她的歌声中显得如银灰色般的干净又洪亮。

到现在为止,多娜已经出了四张专辑,第一张名叫《街头的秘密》(Secretof the Street),因为多娜就是一位来自街头的歌手;第二张是以乐队的形式出现的,叫作《秘密》(Secret);第三张名叫《自由的灵魂》(Free Soul),现在多娜在音乐会上演出的歌曲多来自于这张专辑;最后一张专辑名叫《内心的光》(Inner Light),在这张专辑中,收录了
多娜与盲童合作的歌曲,是一位盲童作词,他们一起唱着对音乐的热爱,“闭上眼睛是为了看得更清楚”。

4889849.jpg
到现在为止,多娜已经去过世界上近二十个国家演出,每次演出都会有一些即兴发挥。

没有光的演唱会

多娜去过世界上近二十个国家演出,在一次次巡演中,多娜累积了许多在舞台上演唱的经验,最特别的是有一次在瑞士的一场巡演,演唱的时候,场地的灯光突然没了,乐队演奏都停了下来。但多娜不知道现场发生什么状况,所以只有继续在黑暗之中唱着歌。虽然是在一片漆黑中进行,但观众们的反应都非常好,这一场没有光的演唱会,让人更纯粹地,听着声音享受音乐。现在她的音乐会,基本上上半场都是全黑的,让听众用耳朵用听觉去体验。脚步蹒跚的她,需要乐队伙伴搀扶上台。她戴着墨镜,披着绣有金丝线的黑色披肩,即使在黑暗中也一闪一闪的。当她一开口,有股强大的生命力在空气中波动。

多娜所歌唱的内容也非常丰富,比如《五月之歌》唱的是葡萄牙革命,关于勇气和捍卫自己的权利;比如《里斯本》,歌颂的是美丽的城市和祖国。在音乐会上,她每场唱的内容都会根据当时的心情即兴发挥和创作。

自从家人远离她之后,她就不太参加家庭的聚会,也不喜欢家庭相关的纪念日,虽然心存愧疚,但她还是喜欢一个人独处。一个人感到孤独时,她会跑去那些熟识的餐厅,跟服务生及调酒师聊聊天、说说笑。即便是现在,只要没有演出,多娜就会回到里斯本的街头演唱,她认为那是她的家。一些在别的国家听过她的音乐会的人,如果偶然在里斯本的街头看到她,都会非常惊喜。

当被问到 “在街上与在舞台上演出,这两者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 时,多娜直接地回应:“在街上演出,有些人会给钱,有些人不会,但是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每个人都是付了钱的。”出身草根的多娜不会给出一个满腹情怀的答案,她的这种直接或许让人心酸,却也是一种坚韧的乐观。

4889848.jpg
多娜对中国古典民乐器扬琴非常感兴趣。

2017年,多娜来到了中国,分别在北京、武汉、包头演出,受到观众欢迎,多娜笑着说:“我不懂中文,无法和中国听众沟通,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喜不喜欢我的歌,但是根据现场的气氛和掌声,我想他们应该是很喜欢的。”

4889847.jpg
中国残疾人杂志社为多娜送上残疾人亲手制作的手工艺品丝巾。

这是多娜第一次来北京,“我非常喜欢北京,可惜这次来时间有限,如果有更多的时间,我希望自己一个人在北京的街头冒险。”多娜特地去了一趟地坛公园,在春天的阳光里嗅闻盛开的花朵,触摸木质的座椅,非常开心。我们告诉她,有一位著名作家,也是一位残疾人,他写了一篇文章叫作《我与地坛》,在中国家喻户晓,写的就是这里。

多娜的“法朵”,就像史铁生文章里对命运的思考和感叹。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