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助残事业教会我从最直接、最人性的视角看世界——对话百度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郭力

2017年04月2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guoli.jpg
百度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郭力。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刘湘伟报道)

■人物简介人物简介人物简介

郭力,百度基金会秘书长、“百度公益”产品总经理、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轮值主席、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轮值主席,曾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天津滨海新区残疾人联合会等单位任职工作,是国内颇具潜力和影响力的青年先锋之一。

编者按

在微博、腾讯、阿里系称雄的互联网公益格局里,百度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百度基金会”)一直以“低调”的姿态示人,公众对其关注和了解知之甚少。不过,2016年的教师节,看似与往年并无多大区别,却突然让这家昔日里名不见经传的基金会在朋友圈屡屡刷屏。当天,百度首页的品牌LOGO异形成一个醒目的小动画,引导网民进入由百度基金会发起的关注特教老师项目专题页面,这个平常被忽略的群体就此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导语

近年来,在特殊教育学校里,学生的结构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除了盲、聋、哑类别的孩子,精神残疾和智力残疾人的孩子也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教育问题也日渐凸显。对于特教老师来说,全面系统地掌握行为矫正治疗、康复训练、感觉统合训练等教育方法,无疑对这些孩子成长和发展都大有裨益。然而,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2017年初春,由百度基金会和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基会”)联合发起的为特教老师送课程的项目,开始招募参加培训的老师,引发特教领域的一定关注。为此,本社独家专访了项目发起人郭力。作为助残事业出身的公益行业新一代青年先锋代表,他个人的很多想法和经历也颇具亮点,值得关注。

特教事业需要争取应有的关注和重视

640.jpg
2016年教师节当天,百度基金会发起的“孤星湾计划”正式上线启动。

记者:请为我们介绍一下项目背景?

郭力:这是去年教师节启动的一个倡导型公益项目——“孤星湾计划”,配套的为需要提升专业技能的优秀特教教师送出专业的培训课程。毕竟要确保特殊教育质量,提高教师专业化程度是关键。特教老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师群体,受到的关注并不多,当时就想着把他们作为节日的主角和主题,让公众通过互联网更方便地了解他们,进而也关注到这群特殊的孩子们,于是找“中基会”设计了这个项目。根据双方约定,由“中基会”负责招募100名特教事业一线的骨干教师,到北京师范大学进修,享受最好的专业训练,学成之后回到各自所在学校帮助其他教师提升教学水平,百度基金会作为合作方全程资助。

记者:那么当时倡导是怎么进行的?效果如何?

郭力:当天我们把百度首页的品牌LOGO专门做了变形,变成一个醒目的小动画,一点就进入专题页,里面有文字、图片、视频、小游戏等等内容;微博、微信平台上推送了话题、小游戏、明星视频;不少平媒、网媒、大号也参与一起聚热度。24小时里传播物料推送到2500万人次,直接参与互动大约560万人,上了微博话题榜、百度搜索风云榜、百度热词榜,10万+的帖子也不少,效果方面应该说还可以。

用互联网思维开启新公益时代

baidu_gongyi.jpg
百度公益平台首页。

记者:这不是还可以,这是很奢侈。之后还会继续做公益传播吗?

郭力:当然,传播公益这件事正在通过我们的产品来常态化。今年,我们的重点业务就是“百度公益”平台,一个多入口、基于位置、信息透明、用户点评以及对入驻机构的类别数量不设限制的平台,网址是: gongyi.baidu.com,在手机上用各种浏览器、用微博、微信、手机百度APP等等都能打开。在这平台上逐步汇集所有合法注册过的公益机构和项目,长期批量传播、筹款和招募。我们联动百度搜索、百度地图、手机百度APP等产品,推动人人公益、身边公益、放心公益、专业公益和开放公益,百度一下,你就参与。

记者:这广告做的有点硬,不过真是个好消息。终于,BAT在互联网公益领域胜利会师了。但你们入场晚,会不会竞争不过成熟平台?

郭力:是难免有人会比较。不过公益层面的事,合作是主旋律。比如支付通道,除了百度钱包,我们也接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微信支付还专门做了产品接口的调整;支付宝和我们都在研究“区块链”技术,还专门过来讨论一起改进。产品功能上我们是有些互补,比如他们主推大型公募基金会,我们会关注中小机构、草根NGO。他们强调筹款,我们首推传播。他们推正向的比较多,我们也鼓励网友对不靠谱的项目也要批评等等。总之,产品和服务上有差别,终究还是殊途同归。民政部指定了13家平台,督促我们各展所长,对于推动互联网公益来说我们是一个团队。

互联网公益传播的机遇和挑战

记者:貌似刚才的问题被你给巧妙回避了。业内都知道13家平台之间有竞争,有时还很激烈,你究竟怎么看待和应对?自家有哪些内忧外患以及杀手锏?

郭力:饼不够大的时候难免有人争抢,其实一起把饼做大才是一条大路。所以我感觉现在谈竞争还早,一些名词之争和排位大多是不必要的内耗。我走“统战”路线,一致对外,所谓“外”就是公众,集合力量把公益推到公众中去才算赢,否则都白费。比如基金会中心网就在跟我们一起做百度平台,另几家平台的技术服务商“灵析”也在找我们谈技术合作。跨平台的联合传播行动我们都会参与。至于困难,主要是人手不够,想开发和运营好一个新产品,太缺人才,一直在招。至于资源,百度系主流产品对公益平台的带动支持会是我们的重要后盾,可以发挥集群效应。

记者:现在互联网公益如火如荼,你如何预测发展趋势?

郭力:这可不好预测,泛泛来说我是有点保守的。相比互联网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总体影响水平,我并没觉得互联网公益发展的很好,相反需要担忧的问题很多:比如自娱自乐,互联网时代的公益依然很小众,穿不透广泛深入公众的壁垒。这方面我们正在尽一份力在助力。最终,公益行业是要跟餐饮业、旅游业、娱乐业等行业拉平了、摊开了来竞争,因为每个互联网用户的精力、财力、注意力都有限,看多了直播就少玩网游,各个行业都在冲击着原本不相干的行业,公益想占稳一席之地越来越难。移动互联网的激进,一边赋权、赋能给公益,一边也不排除会起到稀释和挤压的作用。再比如,公益之于互联网,想要规模发展就不能总停留在罗列些机构和项目的信息,需要升级为有质量、有效率的服务,进而塑造能吸引人、留住人的体验。信息、服务、体验是三个维度、三件有本质区别的事,行业可能因此拉开差距。能提供更好“用户体验”的机构能获得“用户粘性”和更多资源。还比如,现在法规和监管很弱,在网上投机作假的成本过低,很容易出负面事件,绊倒整个行业。偶尔一个郭美美也许对行业是有点督促,但是现在问题越来越多,作为平台压力超大,防不胜防。

记者:那你觉得公益机构怎样才能保持稳定快速发展?行业格局会怎样变化?

郭力:保持稳定容易,但想快速发展就很难保持稳定。环境变化太快,每年一波新趋势,公益貌似在风口上,但风向和风力不详。只会是那些有预见且有能力改变的机构能快速发展。相应的行业资源会不断洗牌,草根有可能成为黑天鹅,航母也可能变潜艇。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记者:其实你上任才一年左右,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百度基金会在业内的地位已不可同日而语,各种获奖、当选是怎么做到的?但又基本看不到你参加行业活动、发声宣传,干嘛这么低调?

郭力:谢谢肯定啊。百度基金会发展的快慢跟我个人关系不大,如果没有理事会的重视和支持,我一个新入职干活的也没啥好折腾的。我们对自己业务确实没怎么宣传,我们先做事,先帮行业做宣传,做事方面会高调点。至于参加活动,做产品忙得要命,偶尔去下,我是晚辈,见识还浅,发声方面还是得低调。

记者:也不能太谦虚了,你这剑桥海归,三十岁已成为行业瞩目的实力派先锋,还是要多分享,发挥带动作用。我听说你过去在残联系统时就很前卫,也涉足过社会企业、公募、NGO,现在又当了产品经理,你是如何保持创新能力的?个人目标是什么?

郭力:可不敢当,之前只是追赶发达国家的经验。我只不过是对国内公益事业终究有一天能够赶超的大趋势有信心,所以一边试一边等。这中间是个需要破冰、需要验证、需要忍耐和纠结的过程。不过互联网公益方面,中国已经走在世界前沿了,没太多可借鉴的,只能创新了,有信心也有压力。至于个人,我现在是喜欢一句老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记者:我看你的微信头像是个堂吉诃德的玩偶,现在理解你的心情了。那么,从在体制内做助残,到一名大公司的职业公益经理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郭力:体制内外只是姿态和资源不一样,做人做事基本差不多。最初我进入公益领域,就是由于和基于助残这件事,教会我从最直接、最人性以及很复杂的视角去看很多事。后来业务方向有所拓展,很多心得都还适用。

后记:

采访至此,我们大致了解了这位两脚跨在公益和互联网两个领域的秘书长的做法和想法。言谈中他谦逊温和,但不乏抛出了一些尖锐犀利的观点,发人深思。过去一年,百度基金会在教育、科研、医疗、扶贫、助残等多个领域频频发力,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和行业的高度认可,从之前诸如《百度发布智能微校 为偏远乡村小学生点亮希望》、《百度将“信息无障碍”纳入产品规范 创互联网行业示范先例》、《百度罕见病日公益行动 点滴关爱汇聚爱心长河》、《人人公益时代 百度基金会与爱相行》等报道中可见一斑。

未来,百度基金会还将给公众带来哪些惊喜,我们拭目以待。

扫描下方二维码,开启手机阅读
1492743138.png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