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蔡聪 这个世界不该有残疾人

2017年04月17日 来源:《三月风》

DK5A1356_副本.jpg

他是多年来公众很少见到的残障人士类型,既不愤怒也不苦大仇深,既不卖残卖惨也不过分自尊,不起眼的小个子,幽默风趣,妙语连珠。三十出头的人生历程有点特别,但他坦言,自己不过是个普通人。

蔡聪
公益组织倡导者。现为北京一加一残障人公益集团合伙人、《有人》杂志CEO、非视觉摄影培训师、节目制作人。1986 年出生于湖北荆州,10 岁时因药物性青光眼导致视神经萎缩,视力仅0.02。2008 年北京奥运会,他参与了残障人广播宣传片的拍摄。2017 年,他登上《奇葩说》第四季的舞台。

文_《三月风》记者 康晨远(实习)

摄影_《三月风》记者 冯 欢

蔡聪火了。

寻找华人世界“最会说话的人”的脱口秀节目《奇葩说》上,他机智幽默的表现,引得马东、蔡康永、何炅这样的明星主持集体起立致敬,眼高于顶的高晓松盛赞他是节目至今演讲最棒的人。他的“世界上不该有‘残疾人’”的观点“震惊”全场,“蔡聪”一时间成为了议论焦点,媒体争相报道。

称他奇葩,叫他妖孽,与他现场的机智反应、幽默应答有关,与他为残疾人权益奔走倡导有关,与他从观念上打破对残疾人的刻板印象有关,而作为低视力残疾人士的身份更给他的形象增添一抹传奇色彩。只是走出聚光灯的蔡聪,并没有觉得自己火了。

“残疾是我们的特点,但不是缺点”

时间倒退到1996 年,当时的蔡聪还是湖北沙市的一个10 岁少年,这一年,他的生活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视力急转直下,直至0.02。

那年春节,他和父亲走在大街上聊天,父亲指着不远处一辆小汽车对他讲:“你看那辆车的车牌。”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眼睛出了问题,只是本能地回应:“在哪里?我看不清啊。”直至走到车屁股前,还是看不清车牌号。父亲吓了一跳,连忙带着他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很快出来,蔡聪患上了青光眼。

辗转全国各地眼科医院,几次手术下来,由于视神经已经彻底损坏,医生给蔡聪的眼睛判了“死刑”。蔡聪的家长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孩子的座位已从最后一排挪到第一排,即使这样,想看清黑板还是吃力。

“多俊俏的孩子,可是再也看不见东西了”,蔡聪脑海里总会闪现医生充满惋惜的感叹。没有光明,几乎看不到希望,好在老师和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没有抛弃他,他们组成读书小组为他读书。这期间,《百年孤独》《文化苦旅》《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等名著给了他力量,让他懂得,痛苦、孤独和快乐拥有同等价值。

“我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比我现在更难” 。他努力学习,跟大家一起上下学、玩耍,期末考试的时候,蔡聪考了全班第一,他成为老师家长口中夸赞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的优异增加了他的信心,也让他对未来开始有了期待。

学得再好也没用,还是不能参加正常高考。高考前,他的视力又一次下降,这次可连试卷都看不清了。他申请由工作人员读题来辅助他高考,却被教育考试院拒绝,理由是没有先例。无奈之下,他走进了接收盲人的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在这里,他接触了大量盲人,也第一次被告知盲人未来的职业定位:按摩、调律。这让他陷入了新的思考:为什么盲人只能做按摩?同学中不乏多才多艺的,唱歌、跳舞可都行。这让当时正值青春的蔡聪暗下决心,要尽力改变命运,改变盲人的人生轨迹。

走出盲校,他不安分于老师制定的所谓正途,做起媒体。三年来,他用非视觉摄影培训帮助盲人拍出心中的风景,对于“盲人拍照都是瞎拍”的说法,蔡聪认为,“用心感受,盲人也能看到更多的美丽与风景。”

他的婚姻也是追随了内心的想法,尽管身边人期望他找个明眼人,好照顾自己,但当爱情降临时,他没有因为妻子同样视障而刻意回避。他想用行动证明,盲人也可以优秀,也可以追求到幸福。

蔡聪.尼克胡哲和1+15个合伙人在上海合影.jpeg
2016 年8 月1 日,上海一次以残障为主题的交流会上,蔡聪与澳大利亚著名残疾人演说家尼克·胡哲面对面交谈,和朋友拍照留念,互相鼓励“我们是自己的领袖,我们要做自己的英雄”。

15e1000c056e1fed993a.jpg

20170221035257219.jpg
《奇葩说》舞台上,蔡聪直视前方,谈论自己对残障的看法——这个世界不该有残疾人。(视频截图)

“给他们1000个答案,还会有1001个问题”

信念坚定了,越来越能够接纳自己。连他老师都问:“上厕所时看不见,你怎么擦屁股呢?”蔡聪没当回事儿,只是心想:“擦屁股需要用看的吗?”“另眼相看”,对蔡聪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当他以为一切不过如此的时候,和女儿有关的质疑,迫使他陷入更深的舆论漩涡中。

蔡聪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一家三口为数不多的合影。26 岁的妻子肖佳为爱辞掉江西老家的工作,来到北京,成为教盲人化妆的化妆师。当同样视障的俩人决定要孩子时,身边人千方百计阻拦。虽然夫妇俩已做好了各种准备,不管孩子健康与否,他们都会和她一起成长。但“冒险生孩子、不做基因检测”的行为,终究难逃世人的质疑。

“你们两个人都看不见,万一生个孩子也遗传的话,这岂不是很不负责任啊?”“你不怕女儿长大后嫌弃父母是盲人吗?”“你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感受?”……网友纷纷指责他的举动是对社会不负责任,更是对女儿的未来欠考虑。有人说“你看不见,可怎么陪孩子读绘本呀”,蔡聪回答:“不能看绘本,我和女儿可以一起听绘本,还可以一起讲电影啊。”说到这里,蔡聪的言语间透露出一丝无奈,因为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

这个新生命的降生,让他更坚定生命是平等的,也更清晰的认识到子女于父母意味着什么。用他的话讲:“大多数家长认为生育是为了传宗接代、养儿防老,他们望子成龙、望子成凤。但我不一样,我和妻子只是觉得该享受上天赐予的延续生命的权利,我爱这个孩子,并不是因为她将来会成为我希望她成为的那个样子,也不是因为她可以照顾将来老去的我,我爱她,只因为她是一个有着跟所有孩子一样同等价值的生命,这种价值不会因为她的任何外在有所减损。”

“给他们1000 个答案,还会有第1001 个问题。” 如今的蔡聪已经懒于回应。他认为,只要大家对残疾本身的“刻板印象”不改变,这样的问题就会永远存在,类似的问题也会不断提出。

QQ截图20170417100915.jpg
夫妻俩都是盲人,但生出的女儿却很健康。妻子肖佳带着女儿来探班蔡聪,办公桌上留下一家三口的幸福模样。

不是奇葩的“奇葩”,不是妖孽的“妖孽”

蔡聪的能量远不止如此。除了让自己变强大,照顾好家人,他还义无反顾地为残疾群体奔走出力。“聪哥是我们的老大哥,有他在,我们什么都不怕”,提到蔡聪,办公室同事们一致竖起大拇指。

滴滴最初收购Uber 时,新做的Uber中国版APP 放弃了针对盲人开发的系统,给视障人出行带来不便,蔡聪就组织残疾群体联名维权,发起“一星运动”,通过在评价区给差评倒逼系统改革,推动信息无障碍进程。华为、Oppo 手机初入市场时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蔡聪就支持大家网络签名抵抗,还帮助大家修改倡议信件,事件在得到澎湃新闻等媒体的关注后,最终顺利解决,这都与蔡聪带领残疾群体的不懈坚持有关。

蔡聪认为国内盲人教育有很多待改善的地方。“中国的盲人教育还处于起步阶段”,特殊教育学校大都灌输盲人只能从事按摩职业的思想,事实上,国内从事按摩的盲人也真的越来越多。”

在他看来,职业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问题在于中国的盲人学习和就业缺乏自主选择的过程和权力。相比之下,美国盲人的就业情况就比较开放,律师、教师、程序员等都有人做。美国视障孩子也会在普通学校上学,在他们的观念里,盲人就应该在普通环境和正常人一起成长。他提到,很多残疾人听了鼓励的话后,信心大振,但当他们真正走向社会,社会上的不平等观念、不包容态度,会使他们格外受挫,很多家长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外界观念的影响,会给孩子传递消极的态度,残疾孩子就再难跨出迈向社会的一步。于是在中国的大街上,人们很少见到残疾人士,那是因为他们把自己藏了起来。

“要改变残疾人的生存状况”,他下定决心并付诸行动,从广播做到杂志,再到后来开展各种培训。对他而言,这些已不仅是工作,而是内心真正想做的事。《奇葩说》就是他公益倡导的一次尝试,他希望通过节目吸引更多人来,关注残疾群体,改变他们的生存环境,给予他们更多尊重和社会认同。

要为残疾群体奔走,而不是追求个人成名。在参加《奇葩说》这样的演说节目之前,他也收到过其它演讲类节目的邀约,之所以没去,正是因为这些节目多是靠展示才艺或讲述身残志坚的励志故事博取同情,这样的舞台可能会使个体成名,但对大家怎样理解残疾这回事儿无益。看与被看的廉价感动中,很多时候也是在消费残疾。

而上《奇葩说》的直接原因,还是因为当下工作方向与节目理念的契合。“过去十年,我的主要精力一直放在残疾人能力与观念培养上,整天琢磨各种模式和理论,越钻越深,就遇到了比较尴尬的问题,远离了真正的公众,离健全人的生活越来越远。”蔡聪谈到,《奇葩说》本身不分对错,是倡导多元价值观的节目,这让他没有太多顾忌,毅然报名。

于是观众看到,他从几十万报名者中被选中,以第一个残疾人的身份走上《奇葩说》的舞台;从两轮《奇葩说》的激烈的辩论选拔,又以新奇的观点打入《奇葩说》第二轮,完成奇袭。节目中,不算幸运的疾病后生活,他用欢快的语气讲出,让人不觉苦情,还留有思考。走下《奇葩说》舞台,他被越来越多人知道,还多了个“奇葩辩手”的称号。

“盲人想要成功就是奇葩,盲人取得常人不一定有的关注就是妖孽”,这是大多世人的态度,照此逻辑,蔡聪的确应该被称为奇葩和妖孽。但抛开视障这一现实,反观他的成长之路,蔡聪非但不奇葩,也算不上妖孽,他无非是在自身和残疾的斗争中接受自己,从事了和残疾相关的事业,尽自己能力为一个群体发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