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张遇升 让每个医生都有“云端病房”

2017年03月01日 来源:《三月风》

QQ图片20170301144932.jpg

“我们看到很多非常优秀、非常愿意为患者服务的医生,他们缺乏一个有效的工具来帮助自己,管理病人的资料,从而服务病人。所以我们希望能通过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帮助这些医生更好地工作,为他们提供一个云端的病房。”

张遇升

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和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011 年回国创建杏树林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开发“病历夹”“医口袋”“云病房”等多款为医生群体服务的应用软件。

文 摄影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中国最早有文字记录的病历,是在西汉时期。《史记》当中有一章叫《扁鹊仓公列传》,“仓公”名叫淳于意,汉文帝时期做过管理粮仓的小官,人们便称他为“仓公”。后来他拜师学医,给人治病诊疗时,总是把病人的病情和自己诊断处理的方法记录下来。当时人们称之为“医案”或是 “诊籍”,现在我们称它为“病历”。

“难能可贵的是,淳于意收于《史记》当中的二十五例病历,当中有十例都是没能把病人治好的,但却很客观地把病历记录下来。”“杏树林”创始人张遇升说,这些病历为后人提供了宝贵的资料,这也正是他投身移动医疗行业,开发“病历夹”“医口袋”“云病房”的初衷。

 QQ截图20170301144743.png
张孝骞医生和他写的全英文病历。

QQ截图20170301144804.png
“万婴之母”林巧稚和她写的病历,中英文对照。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医生,不是医院

“唐大夫,快看看我儿子是什么病。”

“别着急,先坐,告诉我哪里不舒服。”


张遇升的童年里最多的记忆是母亲带着自己去找唐大夫看病。他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镇,镇上有一位姓唐的大夫,是从华西医科大毕业的,是四川最好的医学院。诊所就是唐大夫的家,他在前院看病,后院抓药,每天从早干到晚。“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经常去看病。”张遇升成了诊所的“常客”,和唐大夫混熟了,和他聊天,提问题,张遇升发觉医生对他来说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个角色。

“有一次我妈妈被蚊子咬了,浑身肿痛,三天都下不了床。现在看来是过敏反应,当时觉得很恐怖。”唐大夫下午到家里来问诊,忧心忡忡,他自己也没见过这种病。“晚上回家以后,他就在书房里不断翻资料,查典籍,找答案,那一刻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两家离得近,张遇升站在家门口望着不远处窗内忙碌的身影,暗下决心等将来自己长大了,也要行医济世。

张遇升的高中化学老师告诉他,有一家享誉全国的医学院,叫“协和”,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一考就中,开始了8 年的学医之路,梦想有一天回老家当一名医生。

在协和学医时张遇升经常会去医院做志愿者,“很多病人来挂号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该看哪个科,或者看哪个大夫,所以很可能排了一整天的队发现看错了大夫,甚至看错了科。”张遇升去帮助这些来排队的病人,了解他们的同时,告诉他们到底应该看什么病、该看哪个科。他觉得即便做了一个大夫,似乎也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医院和病人中间的这堵墙,好像永远没有办法把它破开。”


张遇升第一次察觉到当一名医者的无力感。一位老师鼓励他,可以去国外看一看,后来在协和毕业的时候,他选择出国继续深造。

在国外有一次感冒发烧,张遇升跟他的室友说要去医院,室友特别吃惊,在国外只有需要手术或是重大疾病才会去医院,室友告诉他:“你需要去看医生。”而最后给他看病的“医生”,其实是一个经过了更高级培训的护士,被指派诊疗日常的疾病。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医生工作的效率,而不是多么大的医院,多么豪华的设备。” 张遇升觉得,如果要解决医疗上的某些问题,就需要更多科学的方法,或者用一些科技的帮助。

他决定回国创业,于2011 年创办了“杏树林”:以提高医生行医效率为主旨的移动医疗公司,开发出几款为医生量身打造的APP。关于“杏树林”的由来,张遇升讲了一个典故:三国时期有一个叫董凤的医生,医术高明,宅心仁厚,病人如果是穷人,他便不收诊费,只要病人在山上栽几棵杏树,后来慢慢出现了一片杏树林,后人就用这个故事来纪念董凤这样伟大的医生。“所以我们用这个名字,希望通过服务让更多的医生能成为像董凤这样的仁医。”

协和三宝:图书馆、病案室、老教授

张遇升说,协和医院一直有个传统,就是把病历收集归纳整理,形成自己的财富,从1921 年建院开始的第一个大病历,现在还保存如初,历经90 多年发展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和文献,其中包括孙中山等名人名家的病历。协和也因“三宝”而享誉业内:图书馆、病案室、老教授。

现在很多医生写的病历被人们称为“鬼画符”,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张遇升说,这是医生和药剂师之间的密码,第三个人根本看不明白,甚至让医生本人再看一次,都不一定能看得懂。

“协和曾有一个妇产科专家叫林巧稚,被誉为‘万婴之母’,她写的病历是中文和英文双语的,非常工整,中文是用小楷写就,英文娟秀漂亮,而她本人的英文水平很高,用英文写病历更快。”张遇升说,像林巧稚一样对病历认真负责的医生在协和比比皆是。

20 世纪50 年代,著名人口学家马寅初的夫人得了一种怪病——一感冒就休克,全北京都查不出原因,后来找到协和医院的张孝骞医生,一开始也查不出来是什么病,随后,张孝骞通过查阅马夫人以往的病历,发现她原来生小孩的时候有大出血的情况,产妇大出血会引起脑垂体坏死,进而导致脑垂体机能减退。根据这一方向去检查,最终确诊马夫人得的是“席汉氏综合征”。

“由此可见,一份保存完整的病历,对于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是非常有帮助的。”张遇升说,重庆医科大学的杨培增教授被誉为中国葡萄膜炎领域的权威,在全世界的葡萄膜炎领域代表中国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他早期研究葡萄膜炎的时候,每次收治病人都会写两份病历,病人拿走一份,自己保留一份,坚持了20 多年,收集了两万多份有关葡萄膜炎的病历信息,经过不断的总结分析,最终在葡萄膜炎领域取得很大的成果。”

为此,张遇升开发出一个专门为医生群体服务的应用:“病历夹”——医生可以通过手写或语音输入的方式将病人的病历记录在案,需要参考时随时查阅,代替纸质病历,进行全面的数据收集与科研随访,帮助医生建立临床病历大数据库。

“医生的手边只需放一部手机,记病历、看病历、随访患者、线上观看专家讲座,这些都能在手指滑动间完成。”张遇升说,将来病历会发展得更为全面,可以看作是每个人自己的电子健康档案,涵盖人们的一生,不仅仅是疾病的记录,跟健康有关的数据都可以从出生起一直跟随记录到终点,无论去哪个医院就诊,都可以随时存储,医生在诊断时可以调取病人的健康档案。通过健康档案查看患者病历,做出更准确有效的诊断。

欧美国家早已开始介入这一领域的研究,软件巨头IBM 公司有一个关于医疗的研究项目——沃森医生(IBMWatson),“他们花了几十亿美元买了大量的病历数据,然后让机器人自主学习,归类总结,这个机器人的学习水平已经达到医学院三年级的学生,随着收集的数据越来越多,它在个别疾病领域的诊治水平甚至可以达到专家的水准。”在美国有很多医院已经开始尝试使用这个系统来帮助医生做初步诊断,他会提供给医生一个基本诊断,然后医生根据实际情况选择“yes”或“no”,极大地减轻了医生的工作量。

“有人担心以后这项技术会让医生失业,其实我不赞同这个说法,因为病人去医院看病,他需要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诊断,冷冰冰的治疗,病人真正需要的是医生的人文关怀。”张遇升说,未来的工作方向应该是减轻医生的工作负担,而非取代医生。

QQ截图20170301144422.png

QQ截图20170301144447.png

QQ截图20170301144705.png
杏树林旗下三款产品做的都是医生工具类的,帮助医生成为更好的医生。

云端的病房

在张遇升最初开始创业的时候,移动医疗还不像今天般被人看好。“我还清晰地记得我妈说,你这个已经搞了半年,要是再没有起色的话,过了春节就去找工作,不准再折腾了。”张遇升半开玩笑地说,其实生活质量没变,以前在美国工作的时候,开了一台BMW(宝马轿车),现在到北京开的也是BMW——Bike Metro and Walk(自行车、地铁和步行)。“那个时候连车都不敢打,因为觉得太贵了,能坐公交车就坐公交车,能挤地铁就挤地铁。”

但是让张遇升最欣慰的,是有非常多的医生,因为工作的关系与他结识,不断给予他反馈。有一段时间他每天晚上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从用户反馈的列表里给这些医生打电话,了解他们到底需要什么。

一个叫刘小艳的医生,是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皮肤科的主任,也是著名的皮肤血管瘤专家。张遇升去拜访她的时候,诊室里围得水泄不通。

“她跟我们说一年要看好几千例病人,但是人手完全不够。她跟医院打过几次报告,说能不能够多雇一些医生,或者把她的病房再扩大一些,可以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给这些病人。”但是医院能救治的病人数量是有限的,一个病房的扩大就意味着另一个病房可能会缩小。

刘小艳告诉张遇升,特别希望有一个“云端病房”,“她说在这个病房里面,有在线下的病房所有的一切,包括可以看这些病人的资料,可以跟病人交流,甚至将来还可以在里面处方开药。”

张遇升第一次从医生的嘴里听到“云病房”这个概念,觉得非常吃惊,但随着他跟更多的医生交流,发现这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

“我们看到很多非常优秀、非常愿意为患者服务的医生,他们缺乏一个有效的工具来帮助自己,管理病人的资料,从而服务病人。所以我们希望能通过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帮助这些医生更好地工作,为他们提供一个云端的病房。”

所以杏树林有了新产品的诞生:“云病房”“医口袋”。经过不断发展和推陈出新,国内200 多万在职的医生中有80 多万成了杏树林的注册用户。

张遇升在协和学医的时候,跟过一个很有名的大夫,这个大夫说过一句话让他秉持至今:“医生总是在讲科学的东西,但站在病人的角度,医生的伟大应该是给病人以希望。”张遇升说:“我们的创业其实就是希望通过医生用户,给他们的病人带去希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