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设计师跨界玩公益 让听障者听到“心声”

2016年12月19日 来源:《三月风》

107.jpg
朱晨“ThoughtWorks”公司用户界面设计师,现居深圳,曾任腾讯软件设计师,
2012年与伙伴开发“心声”APP,为听障人士沟通交流提供便利。

我们的身边有很多听障人。他们或者来到这个世界就未曾听到过任何欢声笑语。或者被忽然降临的疾病夺去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平凡人的生活。借助不断进步的科技,或许可以尝试为他们做一点点弥补。语音识别,可以帮街头路人告诉他们车站在何方。语音合成,可以帮他们向爸爸妈妈说一声“爸妈,让你们受累了”。这或许无法让他们完全恢复往昔的欢颜,但至少可以让他们的世界变得比以前温暖一点点。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张西蒙

手机上一个简单的页面,上半部分是按住进行语音说话的功能,下半部分的文字输入框里有简单的三行大字:“你好,我听力不好,请按住底部的按钮,对我说普通话。”

几个看似粗糙的页面构成了“心声”APP的全部。作为一款为方便听障人群实现交流互动的辅助软件,在心声的软件评价中,有用户写道:“感谢你们开发这款软件帮助聋哑人实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作为聋哑人,用心声越来越多,好像比以前变得温暖多了。”大多是听障人发自内心的谢意。

在深圳,一名叫朱晨的软件设计师没想到自己一个简单的想法能博得一个群体的喝彩。在做心声这个APP以前,虽然他头顶着“腾讯、ThoughtWorks等公司用户界面设计师”的闪亮头衔,但他一直找不到令自己踏实和绝对确信的事情,直到他开始用自己的能力,改变一个群体的生活。

设计师跨界玩公益

106.jpg
朱晨向朋友介绍心声的用法,朋友赞叹地表示,这个软件可以为听障者的生活带来质的改变。

108.jpg
1984年,国外科学家尝试打造一个听障人辩声系统,以传统的电话线作为连接,
达到合成语音的目的。这在今天只用一部手机就能实现。

朱晨曾在腾讯做过设计师,是业界的一把好手。两年前,他进入一家名叫“ThoughtWorks”的顶级IT咨询公司。他惊喜地发现,这家公司将“推动社会与经济公正”作为最重要的使命之一,也致力于做一些创造社会价值的事情,公司里的工程师同事们也非常热衷于用技术改变世界。

在一次公司举办的技术创意大赛中,朱晨思考着怎么样可以把技术应用到有社会价值的领域里,从而脱颖而出。“因为当时语音识别的概念炒得比较热。我就想到如果做一个APP帮助听障人士和人们沟通,还是很有价值的。”

“听障人和健全人沟通的时候,其中一个拿纸和笔写写写,但是另一个人就得在旁边傻站着,其实效率很低。”即便没有和听障人士直接交流的经历,但朱晨看到过他们交流的过程,一直想着能为这个群体做些什么。于是他借此机会“撺掇”了几个同事,没花太大的功夫,做了一个现在看来非常粗糙的APP,以语音识别技术为基础,方便听障人群沟通交流,并把其定名为“心声”。“当时想了一堆名字,和声音相关的,后来觉得‘心声’还蛮温馨的,某种意义上也体现出APP的功能。”

朱晨说,听障人士这个群体很特别,如果他们不和别人沟通,是很难被发现的。“但其实这些人又大量存在。听障人圈子里相互间的沟通其实完全不用我们操心,心声是为了给听力障碍的人一个表达的机会,让他们和主流社会融合。”

软件的制造编写过程对于朱晨来说并非难事,甚至可以说轻而易举,但实际的运用是个难题。“一开始做这个设计还是很有风险的。因为我们的交流圈里并不认识这些听力障碍的人,没有和他们交流过,很难确保做出来的东西有价值。”朱晨在微博上发了个帖子,找到一些早期的试用者,把心声的安装包发给他们,随之还有一些调查回馈表,之后他陆续收到一些反馈。“后面就是改动、上线、维护,就可以持续滚动起来了。其实这就是我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在心声之前,国内没有类似的听障人群交流软件,朱晨等于是从零开始。

好不好看不重要,实用才是核心

项目之初,为了验证听障人是否真的需要这样的“辅助沟通APP”,朱晨和伙伴想方设法寻找听障者调研,却发现,很难被人信任,他们被当成了疯子、骗子。“很多时候免费的东西大家警惕性更高,更何况是在别人手机里装东西。相对来说,残障群体的警觉性是更高的。”朱晨说,他很理解这种思维,正说明他们是需要帮助的状态。

朱晨曾去过一家听障人经营的足疗按摩店,店里的雇员全是听障人士,“我当时想心声或许能帮助他们和顾客沟通。”朱晨尝试着和对方交流心声的试用,结果被当成了搞传销的,被店家毫不客气地赶了出来。

在深圳有一家名叫“两杯水”的公益组织,每周三有类似于手语角的活动,朱晨就是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听障朋友,为早期心声收到回馈创造了有利条件。

心声的最初版本找到了近60名种子用户,朱晨收到了很多有用的反馈:起初听障人打完字然后让健全人进行语音识别时,手一定要转过来,这个看似没什么大碍的小过程其实有些繁琐。“后面我们就把产品按照沟通场景做了一些优化,现在用起来就不会那么无聊了,能看到实时打字的过程,整个沟通就会变得很顺畅。”

“为什么没有上海话、四川话、河南话……”“界面设计实在太丑了,能不能再美观一点?”朱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集一次反馈,排一下优先级,然后着手解决能够解决的问题。“对于这样一个产品来说好看并不是其诉求,能用是最核心的。”

一年时间,三大功能,十万用户

从2012年底上线后的一年多,心声每天的活跃用户有几千人,用户量总共在10万上下。心声这个依靠业余时间打磨产品的团队,通过一次次迭代与发展,如今,已是一款非常成熟的免费APP。它的用户范围涵盖了中国各个省市,不仅实现了聋哑人与健全人面对面交谈,还能辅助健全老师为聋哑人上课、实时字幕翻译等功能,并且已有iPhone版和Android版两个客户端,以及自己的官方网站。

“听障人群中有些人是重听,能听到一些模糊的声音,这些人如果去上课或是听讲座,就会拿录音笔录下来,然后拿回去反复听。这时就可以拿心声进行识别,对他们来说很实用。”朱晨说,此外心声还可以实时转换会议纪要。“有的时候人们嗓子会发炎,造成临时性的失声,抑或家里的老人耳背,都可以用到心声。”心声的用户在不断增长的同时,也被开发出更多的用途。

“我们没有资金来源,就是几个朋友业余时间做这件事。”朱晨说,他想把心声做得更纯粹,远离商业的桎梏。曾有不下10家公司找到朱晨,想要给心声投资,开发更多的功能和商业价值,都被他拒绝了。“拿人家的手短,别人投了钱,很多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了,所以现在的状态还是蛮轻松惬意的。”

“其实很多时候从残障人士的诉求来看的话,他们很大的期望是自己不要被当作非正常的人去看待。”朱晨说,他曾咨询过一个听障用户,他说自己不喜欢用纸笔写字时被盯着看。很多人都希望能把这类辅助产品做得更“隐形”一些。“就好比以前的盲人手表,一摁就响起‘现在时刻几点几分’的声音,一报时别人都在看你,盲人就希望有种手表,看起来能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也能‘看’时间。”朱晨说,在创造心声的过程中,他摸索听障朋友的微妙心态,融入他们,让他受益匪浅。

有一次朱晨在青岛出差,路过一对听障人夫妇经营的街边早点摊,无意中发现他们在使用心声,金色的阳光打在他们身上,让整个清晨生机盎然。“那个瞬间我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