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陈华信 寂寞童年的音乐陪伴

2016年12月05日 来源:《三月风》

101.jpg
一个周末的下午,一群原本无所事事的孩子聚在哆唻咪,开始排练歌曲、
合唱。这让他们的课余时间不再仅仅局限于网络。

周末,因为父母工作繁忙,10岁的小梦和5岁的妹妹被锁在屋子里,有一次偶然听到有哆唻咪的存在,于是步行了近1个小时来到这里。这是陈华信第一次见到小梦姐妹,也更让他坚定了创办哆唻咪的初衷:以音乐公益的方式为困境儿童提供闲暇时间的陪伴。

文_本刊记者 张西蒙

在经典的法语片《放牛班的春天》里,一群被残暴高压手段管治的问题少年,在音乐老师克莱门特的音乐调教下,打开了封闭的心灵,行为习惯及身心状况得到了巨大的改善。

在广州,一个叫陈华信的前媒体人,受这部电影的启发,变身为现实版的克莱门特——他创办了广州市海珠区哆唻咪青少年音乐发展中心(简称:哆唻咪DOREMI),为盲人、外来务工子女、留守儿童等困境青少年儿童提供音乐培育服务。

104.jpg
本名陈华信,1986年出生。学新闻出身的他曾做过记者、公益项目主管。
辞职后创办“哆唻咪”青少年音乐发展中心,为盲人、外来务工子女、留
守儿童等困境青少年儿童提供音乐培育服务。

被无聊占据的童年

周末,10岁的小梦和5岁的妹妹往往被锁在家里。她们来自河南,跟着打工的父母亲,住在广州一个外来人口密集、杂乱的城中村里。忙于工作的父母,担心她们外出有安全隐患,不得已,才把她们锁起来。

然而,家里也并非想象中那样安全:房间狭窄而昏暗,厨房的煤气罐就在卧室旁,看电视是两姐妹唯一的消遣。无聊,占据了她们多数时间。

像小梦和妹妹这样的流动青少年儿童有很多,据广州本地社工的调查,流动青少年儿童因缺乏陪伴及管教,有超过70%的闲暇时间处于不健康的状态:或玩手机游戏,或流连于网吧、街头巷尾。

本应尽情享受“好好玩耍的权利”的他们,却长时间被无聊感侵袭。对他们而言,“不健康”的成长,是唯一的选项。

有一次,小梦无意中从社工站听到有一个叫“哆唻咪”的机构,有音乐课,能学尤克里里、非洲鼓、唱歌,于是她带着5岁的妹妹走了近1个小时,来到了哆唻咪。

这是陈华信第一次见到小梦姐妹,也更让他坚定了创办哆唻咪的初衷:以音乐公益的方式为困境儿童提供闲暇时间的陪伴。

熟悉陈华信的朋友,都叫他阿信。阿信曾做过记者,还在《南方都市报》当过公益项目主管,而在他成为一个媒体人之前早已涉足公益领域。他大三的时候去山区支教;大四创办了一支大学生支教服务队;还曾为山区患癌教师募捐;结婚时把礼金捐出,为山区的孩子定制520套新衣……“我一直都有一个情结,希望找到一个合理的方式,能够服务底层青少年儿童。”

受到电影《放牛班的春天》影响,阿信想到用音乐的方式服务青少年。“我一直都在思考,有没有一个方式,能让一个项目的成效持续发酵?我觉得音乐是可以的。”阿信说,音乐作为一种表现形式,可以作为一种陪伴,让孩子们形成跟他人之间的互动。“而好的音乐本身,比如歌曲、歌词,都有自己的精华和营养。”

102.jpg
非洲鼓和尤克里里是哆唻咪主要授课的两种乐器,因为简单易学,音质动听,所以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阿信开始在网上大量搜索资料,发现国内这样的案例基本找不到。于是他开始尝试着以音乐公益为主题的探索,一开始并没有全职去做,而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到盲人学校、贫困山区、外来工子弟学校等地传播音乐的快乐。

2013年7月阿信从媒体行业辞职,开始专注于自己的音乐公益之路。起初他不懂音乐,做起事来处处都是困难,阿信称自己是“缺人、缺钱、缺资源”的“三无”人员。

“我现在依然是五音不全。”阿信自嘲地补充道:“但是会音乐的人不一定能想到要做公益,而会公益的人不一定想到会用音乐的方式。我不一定擅长音乐,但是我能够找到擅长的人。”

一把吉他点亮的人生

陈伟杰是阿信在盲人学校认识的第一个盲人朋友。前者是盲校里的“风云人物”,也是非洲鼓班的一个班长。他学音乐有些年头,一把吉他在他手里或情意绵绵,或激情四射。

毕业后一方面因为时间有限,另一方面要赚钱谋生,陈伟杰进入一家盲人按摩院工作,期间偶尔也会和其他志愿者进行一些公益演出,在一次演出现场,恰巧碰到了阿信,“后来他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尝试一些音乐上的教学,我立刻就答应了。”

“按摩店的工作比较乏味,上班、生活虽然很规律,但是很累。有时候我请假出去表演,回来还得把工时补上,有这样一个机会,我想尝试一下,心里还是想做和音乐有关的事情。”因为有吉他的基础,陈伟杰教起尤克里里驾轻就熟。

孩子们上陈伟杰的课,大多时候是以玩耍的方式,他从不一板一眼,孩子们也乐得和这个亲切的大哥哥学音乐。他说,有的孩子在爸爸妈妈在场时不太敢放开唱,没人的话就唱得很大声,很爱表现自己;还有一些调皮的孩子别的老师不太愿意教,“我反而喜欢这样有个性的孩子。”陈伟杰教过一个患有多动症的男孩,在学校里常被老师训斥、被同学欺负,生活上也很艰辛。开始学琴的时候因为家庭困难,在他妈妈犹豫不决之际阿信推出一个“讲故事抵换学费”的活动,每次上课让孩子给盲人老师读一个故事,最多可以抵换一半学费。“让我没想到的是,七八岁的孩子就会读很多古文。”陈伟杰惊讶于这个男孩的聪颖,同时他也受到了某种帮助。

除了“讲故事抵换学费”,阿信还制定了“差异化定价”:根据自己能接受的价格,分成几个等级,有三折、五折、七折等。“我们不做特别的考核,告诉消费者我们的初衷,消费者也凭着良心自己选择。”阿信说,“讲故事抵换学费”“差异化定价”这些服务是为了给条件贫困的人们提供“有尊严”的帮助。

“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筷子兄弟创作的《父亲》阐释了父爱如山的真挚情感。哆唻咪选择给孩子们授课的歌曲,也大多是此类正能量的曲目,并且多数时候和他们的成长议题有关。

105.jpg
贵州山区一个留守儿童在得到哆唻咪捐赠的尤克里里后,爱不释手,在山坡上钻研如何弹奏。

“每个年龄段的孩子有不同的成长议题,比如有关亲情的,《父亲》是不错的选择;励志类的有《我相信》等。”阿信说,刚接触音乐的孩子们,会教他们一些简单易学的儿歌,让他们喜欢上音乐,有了自信,再根据不同的主题和时间段教他们不同的歌曲。年龄大一点的孩子熟练了以后,能够自学,会要求老师教更多的流行歌曲。

无门槛的音乐国度

“老师,弹琴弹得我手指好疼,可是看到别的小朋友弹得比我好,他们在一起弹我不会的歌,我也要想办法学会。”曾有一个孩子倔强地和阿信说,小朋友之间都铆着劲相互“比试”,有时候合奏,谁也不愿意拖大家的后腿。阿信认为,这就是一种互动,一种良性的循环,练琴的时间多了,上网、看电视、无所事事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哆唻咪的成效有目共睹,除社会各界颁发的大小奖项外,最直观的表现还是孩子们的转变。“以前我都不怎么笑的,但是来哆唻咪学会音乐,我现在越来越爱笑了。”一个曾经内向的女孩满脸微笑地说自己的改变。很多打工的父母表示,以前没有时间陪孩子,就由得他们自己打发时间,看着逐渐变得孤僻的孩子,他们干着急,却束手无策。在哆唻咪,这些父母放心把孩子交给这里的老师,孩子也慢慢变得阳光开朗。于是家长们口口相传,哆唻咪的名声越来越大,随之慕名而来的人也多了起来。

阿信说,哆唻咪的招收条件几乎无门槛,只要是来报名的,他们就教。不管贫穷还是富裕、健全还是残疾,在他们这里,都是一样的待遇。“在广州的城中村里,工厂主的儿子和工人的儿子我们都教,有没有钱不重要,我们解决的是他们没人照顾,生活单调的问题。”

随之而来的人员匮乏是哆来咪面临的最大难题,有没有能力、能不能形成默契、理念是否认同,“想要找到多方面吻合的老师,是特别难的。”阿信无奈道,这是行业问题,也是艺术本身的问题。“一个艺术老师,他的培训是比较昂贵的,所以期望一个高的回报,如果来这里,达不到他的预期,不一定能接受得了。”在哆唻咪工作最久的老师有近三年的工作经验,是本身自己有工作,闲暇时来帮忙的。而哆唻咪创建之初只有阿信一个全职员工,七八个月没有工资。后来有一些人主动找上门来,阿信告诉他们工资很低,还是有人选择留下。

音乐给人快乐,哆唻咪的老员工毛毛老师就是本着这样的念头,在这里教孩子们学音乐:每周一次去盲校和外来工子弟教学,有时还会带五六个孩子的小型课程,他带过的最小的孩子,只有四岁半。“我曾经教过一个6年级的女孩,下课之后别的孩子回家了,唯独那个女生留下来,说想要多学一点,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单亲家庭,妈妈患了慢性疾病,所以她想学好音乐,然后弹琴给妈妈听。”毛毛说,正是有这样的孩子在,让他割舍不下对哆唻咪的眷恋。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活动,给山区的孩子捐琴。当时每个孩子背后背着一把尤克里里,在洒满阳光的山坡上排成队上下学、弹琴,那个画面现在想想都觉得特别赞,有种‘仗剑天涯’的感觉。”阿信说,那个时候,他的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也真正认识到自己所做的坚持是值得的。正如《放牛班的春天里》意味深远的“教育不仅仅是为了知识,爱才是果实。 ”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