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董国光 点亮一盏灯

2016年11月16日 来源:《三月风》

他下岗了,又以另一种身份“上岗”了;他在生活中很弱势,在公益上却很强势;他付出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他的所作所为看似简单,却不易坚持。董国光用一盏灯,照亮了这个时代里的贫苦心灵。

董国光

浙江绍兴人,下岗16 年的电工,因偶然帮一位孤寡老人装了一盏灯后,不经意中走上了民间慈善的道路,创办“点亮一盏灯”公益组织。董国光曾获得“浙江省道德模范”“最美浙江人”“中华十大信义人物”等称号。

 

2009年董国光在上虞丰镇燕河岗村帮孤寡老人王松堂老人安装电灯.jpg
2009 年董国光在浙江绍兴上虞丰惠镇燕河岗村帮孤寡老人王松堂更换灯泡。

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图_受访者提供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丰惠镇燕河岗的山坡上,一间空屋矗立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之间,这间略显破败、被柴火熏染得乌黑的小平房里,唯一有着现代化气息的设施,便是屋顶下的一盏电灯。屋子的原主人王松堂已经过世,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山旮旯住了一辈子的他,直至晚年才用上了电灯,也因此和带来光亮的董国光结下了不解之缘。

“咔嗒”一声脆响,董国光点亮了灯,看着时隔许久仍兢兢业业亮起的光源,董国光的思绪飘回了2009 年一场大雪的午后。

荒凉的山中,亮一盏灯

2009 年12 月25 日,当风尘仆仆的董国光第二次来到王松堂家里时,79岁的王松堂老人不在家,董国光看了下时间,老人应该是去山间捡柴禾了,因为屋里没有电灯,加上十二月寒冷起来的天气,柴禾是他最好的照明和取暖的材料。董国光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工具,从旁边的村民家中牵根线,开始安装电灯。“当天正好是圣诞节,我也做一回圣诞老人。”想到老人回家后惊喜的表情,董国光不自觉加快了进度。

董国光上次来王松堂家是在一个星期前。痴迷于乡土文化的他喜欢在业余时间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到处走走看看,记录着这里的古树、那里的老房子,遇到了古桥就拍拍照片,碰到了当地的老者就听他们讲述过往的故事。一次采风 中,董国光在山上遇到了王松堂,“老人的家,其实就是一所废弃的旧校舍。”三间残破的屋子里摆着王松堂的全部家当:除了一口没上漆的薄皮棺材外,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王松堂是孤寡老人,不想离开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就一直没有搬下来,山上水源很紧张,一潭水周围只有两三户人家,房屋密度很低。”

王松堂破旧的房子在入夜的山林里,没有一丝光亮,越发显得孤苦伶仃。回家后董国光心里一直不能平复,“想要为老人家做点什么,恰好自己是电工出身,想给他接上电源,装上电灯。”如此一来,便有了董国光的第二次走访。

电灯亮起的瞬间,屋子里闪着明黄的光芒,少了一分阴冷,多了一分温暖。王松堂浑浊的眼神望着亮起的光源,多了一丝神采。董国光极大的满足过后,看着老人空荡的屋子,心想,除了这盏电灯,又能为他再做些什么?

回到家后,董国光在论坛上发布了一篇文章,题目就是《点亮一盏灯》,王松堂的故事和照片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很多人跟帖留言希望能跟着董国光一起去看望这位老人。随后董国光带了三、四批人到山中,给王松堂送去食物和日用品。

通过王松堂的事情,董国光在网上发布了三四次文章,深受网友的支持,也有更多的人想参与进来,这给了董国光很大启发:“为什么不把这样的好事传递下去?”之后的日子里,董国光开始有意识地发现需要帮助的人。他开始花更多的时间走访,有时候甚至一家一户地问过去,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就把他们的实际情况了解清楚,拍一些照片发到网上。

一个、两个……慢慢地,董国光帮助的人多了起来,知道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传十、十传百。半年左右的时间,董国光成了论坛里的“红人”,网友亲切地叫他董老师。董国光的走访之路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广,“一个人的力量着实有限,不如成立一个公益组织。”董国光拍案一想,“不如就叫‘点亮一盏灯’!”

一个善举引发的公益热潮

董国光的网名是“再生者为何”,取自佛教里一本典籍第四章的名字。关于这个后来被众人所熟知的名字,董国光自有他的用意。早年他是一名电工,因为厂子效益不佳,董国光下了岗,在工地上打零工。“闲暇时间多了起来,在工地上无所事事,终日和人家打牌。” 过了而立之年的董国光感觉自己到了这个年龄仍碌碌无为,意志日益被消磨,决定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2007 年董国光买了一台电脑和一本新华字典,开始学打字,在网上不定期地发表一些文章,在论坛里和志同道合的网友交流乡土文化,骑着摩托车去乡间巷陌探寻古迹,让董国光感到自己重获新生。

王松堂的事件过后,董国光深切体会到一篇文章、一个小小的善举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于是暂时放下了对乡土文化的热爱,开始记录这些需要帮助的人。

“一开始的时候很困难,这些贫苦的人很难相信一个陌生人。”有一次,董国光走访到绍兴上虞梁湖镇吴家楼村,问一个大妈,村子里是否有特困的人家。大妈给董国光介绍了村里的情况,确实有一户人家需要帮助。临走时董国光需要一个联系方式,因为受助家庭连电话都没有,董国光提出留大妈的电话,立刻引来了大妈的警觉,不情愿地把电话留给了董国光,为此还被丈夫数落了一番,误以为遇上了骗子。

董国光做了一个星期的准备工作,联系上大妈的时候,对方第一反应是:“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直到董国光真的带队来到村子里捐财捐物的时候,大妈一边把自己的质疑告诉了董国光,一边感慨:“世间终究是有好人。”

“跟钱财挂钩的东西,怨不得人家不相信你。”董国光回忆,很多人一开始持有或怀疑、或观望的态度,他就埋头做事,凭借坚持和努力,几年下来让“点亮一盏灯”发展成拥有3000 多名志愿者的团队。19 岁时因事故致使双腿无法站立的残疾人黄建根,是董国光的老朋友。即便相交多年,黄建根“也是在关注董国光一段时间后,确定他实实在在地为这些人们谋福利,才加入了志愿者队伍。”因为行动不便,吹得一手好笛子的黄建根有时进行义演,有时将演出赚来的补贴悉数交给董国光打理。

团队里的志愿者来自五湖四海,涵盖了社会各层人士,有工人、出租车司机、老师、医生、私企老板……其中不乏之前受过帮助又转而帮助其他人的。

“点亮一盏灯”曾帮助过一对祖孙,老太太80 多岁,带着一个上小学的孙女。“女孩是领养来的,到这里已经辗转了3 户人家。”祖孙二人住在一座破旧的院落里,家中堆满了老人捡来的垃圾,连床都没有,上厕所还要走到村子的另一头。董国光带人帮她们装修了房子,铺上了地板,修缮了厕所。完工的那天,小女孩跑到屋子里欢呼着睡在了地上。“以前她头发很长,遮住了眼睛,内向孤僻,现在很阳光,成了我们青少年志愿者群的管理员。”董国光笑着说现在隔三岔五女孩就会找他聊天,汇报学习情况,走出了人生的阴霾。

起初放下了工作,“不务正业”的董国光不被家人所理解。“父母一开始觉得我这个年龄连自己都没活明白,还去管别人,应该把精力用到生活上买房买车,说我是傻瓜。”董国光自己也曾动摇过,“人家吃得好住得好,自己精神上很富裕,物质上很贫瘠。对念高二的儿子我也有点愧疚,我经常跟他说我不会赚钱,以至于家里日子过得不是很好,我想给他的是精神的力量。”董国光的衣着永远是干净、得体就好,常年穿着一双几十元的布鞋,破旧的摩托车2015 年刚“退役”,换了一辆二手的老款“桑塔纳”轿车,作为一名区街道办事处的临时聘请人员,月收入也只有3800 元左右。

“现在父母走在路上有时能看到我的头像,在电视里也能看到我,认识我的人多了,很多人在他们面前表扬我,二老也就慢慢变得支持我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对他来说无异于一剂定心丸。

QQ截图20161116140430.jpg
很多人报名参加“点亮一盏灯”的公益活动,但因人力物力有限,加上避免给受助者带来困扰,每次只有固定的名额。

QQ截图20161116140618.jpg

QQ截图20161116140629.jpg
董国光为村里的孤寡老人送上衣物,这样的活动他一周参加两到三次。

QQ截图20161116140649.jpg
王松堂老人座落在山间的屋子,老人去世后屋子空了出来,成了“点亮一盏灯”的发源地。

给善良的心一个输出的平台

随着一点点善行的累积,越来越多人的加入,“点亮一盏灯”滚雪球似地发展起来。质疑董国光的声音越来越少,但在网络的复杂环境中仍有不一样的说法。“有人说我是‘捡人家的财,点自己的光’。”也有人说董国光这么做,是为名为利。

董国光为此对公益活动的流程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规范:收到求助信息后,前期走访小组去实地考察,真实的程度确定以后,把文字照片编辑好,发到网上,筹款完成后,发一个活动公告,给一定的名额可以随行看望受助者,回来后写活动总结和财务总结,再放到网上。“每个环节都透明公开,就是让大家看到事情的来龙去脉,财物的来龙去脉。”

“点亮一盏灯”的网络爱心活动,一开始依托在其他网站上,在董国光的坚持下有了自己的网站。“我的理念就是打造团队的文化,每个人在现实里都有自己的工作,他们是用业余的时间来做这些善事,并且每一个人都没有工资。”董国光笑说,自己的员工大概是世界上待遇最差的,就连“点亮一盏灯”最高管理部门理事会里的6 个人,都是在自己贴钱维持团队的运营。

“现在我们有两种资金来源,一种是定向的,捐助者规定要用到哪里就用到哪里;一种是不定向的,捐助者把钱交给我们,由我们来决定用在哪里。”董国光下决心绝不能辜负捐助者的一番信任,即便在极度缺少团队建设费的情况下,做网站、搞活动、办公室房租等一系列开支,都是理事会成员承担,没有动过捐助者的一分钱。

“点亮一盏灯”如今成了绍兴家喻户晓的公益品牌,固定帮扶学生385人,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对应的标准是每月300 元、400 元、500 元。到2016 年2 月,通过“点亮一盏灯”进行的捐款额度达到980 多万元,帮助的家庭有6000 多户。各类大小型慈善活动数不胜数,在国内很多地方建立了小分队。

“捐钱捐物只是帮助别人的一种形式,其实还有很多方式可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董国光回忆起帮助过的一位名叫吕红的姑娘,“她患有毛细胞血管瘤,有一只眼睛是义眼,在26 岁的时候,突然胸部以下失去知觉,和奶奶相依为命。”董国光收到求助信息后,筹集了4 万多元带着吕红看医生,诊断过后医生告知董国光吕红的生命时日无多,他思考在吕红的生命最后旅程为她送上最后一份礼物:一场为一个人举办的演唱会。吕红最喜欢听的一首歌是《隐形的翅膀》,董国光发布消息后,很多人义务为这个女孩开办演唱会,甚至有明星专程从广州坐飞机到绍兴参演。虽然如今吕红已经过世,但演唱会当天,在上虞的一片广场上,几千人一起大喊“吕红加油”的场景让董国光从未后悔自己的决定。

“其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想做好事,都想帮助人,都想被表扬,苦于没有机会和平台。”董国光点亮了一盏灯,提供了一个让善举传递的平台。这盏灯成为一个源源不绝的光源,照在董国光身上,也照在许许多多人身上,换来一份难以割舍的温柔。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