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奚秀兰 中国第一次向世界公开筹款了

2016年11月10日 来源:《三月风》

能为3000万中国残疾人筹款演唱,我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荣幸、最单纯、最美好的一次,那么用心尽力做到最好,一切都很值得。           ——奚秀兰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李 樱

11.jpg

1984 年央视春晚,凭着一首《阿里山的姑娘》,全国人民记住了春晚上第一个载歌载舞的歌手奚秀兰。春晚过后,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通过新华社驻港分社联络到奚秀兰,希望她可以做为嘉宾,参加基金会 7 月 21日到 23 日举办的“龙的传人”慈善演唱会。这也将是中国内地的第一场演唱会。作为香港艺人的代表,奚秀兰唱三四首歌就好,她答应了下来。可半年时间过去,到了 6 月底,离 7月 21 日约定的档期不超过三个星期了,再无下文。出差回港途径北京的间隙,她联络到基金会,拜访邓朴方,问问情况,得到这样一句让她疑惑的话。

“你是唯一一个问的人”,邓朴方告诉奚秀兰。

“原本邀请了春晚演唱过的所有歌手,但其他人都不参加这个义演了,如果你也说不可能的话,那我们就取消吧。”在北京富建胡同 1 号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的办公室里,邓朴方无奈地说,“基金会刚刚成立,没有经费,所有人都说忙,没有经费很难参加,我们就没有这个能力办下去了。”

奚秀兰四顾邓朴方端坐的办公室,屋子小得多塞把椅子都嫌挤,屋内闷热,她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掉;而外边的四合院看起来不像是办公室,陈设古老简陋,倒显得干净,“基金会很穷,没有任何办公经费,国内的残疾人想要个拐杖,我们都负担不起,办演唱会的目的就是为他们筹款,多办些实事”,听到残疾人的苦处,奚秀兰情不自禁,“那真的要好好帮助残疾人。”

“如果你愿意唱,我们还是会搞”,邓朴方的话,让奚秀兰一惊,“那变成我的个人演唱会?”“对,你一个人愿意吗?”奚秀兰算了算时间,留给她的准备时间几乎只有两个礼拜,一个人要撑起 3 小时的演唱会,婚后 5 年再没长时间登过台的她也没把握。她追问,“在哪里演出?观众多少人?”“首都体育馆。1万8千人。”

“天啊!香港红磡都只有 1 万人,什么叫首都体育馆啊!”奚秀兰心里大惊,“这怎么唱。”她没敢声张,也不敢立马答应,只得说先看看场地再定。当天晚上,她在宾馆的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陪在身边的爱人谢嘉亮知道她的心事,但并不希望她答应开个唱。改革开放以来,还没人在内地开过演唱会,灯光、舞美硬件跟不上,春晚舞台的音响灯光水平,谢嘉亮看在眼里。在那么大的场地里,靠个人清唱不可能撑起演唱会,而且距离预期时间太短,仓促准备办个人演唱会很可能一塌糊涂,这是毁名誉的事,风险太大。

可他也知道奚秀兰的坚韧,便想出一个大胆疯狂的主意,“只有把香港最现代化的镭射灯光和世界一流的音响设备,还有舞蹈、舞台都搬过来,才能真正开好个唱,给人惊喜了,也才能做好筹款。”这个主意让奚秀兰连连叫绝。

第二天,夫妇俩到首体看场地,拍了照片后,答应可以,再看基金会的意思。半个小时后,随同的工作人员跑出来说,“邓朴方拍板了。”

你愿意冒险,我们就陪你疯癫

7 月 4 日,回到香港,连着 3 天,她一刻不停地给舞台设备厂商、录音室、唱片公司、演出公司、服装设计公司、发型屋打电话,找的都是在香港做得最好、也最先进的商家。“我12 岁从内地到香港,我也是中国人,代表的也是中国的艺术。我应该把我经历过的最好的,拿给中国人开眼界,

让内地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电话里,她讲明两个星期后要到北京开个人慈善演唱会。

12.jpg
1984年最后一场义演结束后,邓朴方与奚秀兰夫妇(后排左一左二)在一起。(奚秀兰供图)

“什么!奚秀兰,你太疯癫了!”在香港,没个半年准备时间,没人愿意、也没人敢玩演唱会,“你真的很冒险,就像去赌。你知道灯光音响得多少吗?内地什么都没有,连一个螺丝钉、一个灯泡都要你自己带过去,在那边灯泡坏了就坏了,都没得换没得借啊。”

她拿过香港金唱片奖,是香港第一届电视音乐艺术训练班学员,也是最早最受欢迎的香港电视主持花旦,主持12年、演唱18年,在香港早已是家喻户晓,但奚秀兰打算背水一战,坚持要去北京,“能有一个射灯就一个射灯,尽量让观众别看得太凄凉”。电话里,对方沉默了很久,最终回复她,“你在香港那么出名,大家都是听你的歌长大的,既然你都愿意冒风险,我们就陪你疯癫”。最后,九家赞助商承诺下来。

在剩余的两个星期里,奚秀兰的时间被排成倒计时:每天早上6点起床跑步练歌,晚上游泳练气,白天各处联络。她忙得像个连轴转的陀螺,整个人绷得紧紧的,找人为演唱会重新写谱和音,邀请6位现场伴舞,并小乐队现场演奏,还安排最新的激光特技,预备在北京呈现香港最时兴的现代舞、流行舞、劲舞和霹雳舞。

工作人员经过精简,也达到了近30人,基金会方面仅能承担6个人的往返机票,风行唱片公司负责了其他人员的机票;而灯光、音响、台架等舞美道具总共6吨,全需从香港空运到北京。奚秀兰向中国民航方面求援,凭着知名度及慈善爱心,中国民航也予以了赞助。

一担西瓜换一张门票

7月18日,演唱会倒计时只剩3天,空运着6吨的道具,奚秀兰一行到北京入住丽都酒店。丽都酒店刚刚开业,还没来得及请大厨,每天只有干巴巴的蛋炒饭和嚼之无味的牛排。北京已进入酷暑,室外温度达到30多度,天气炎热,吃得也不好,第一天奚秀兰就中了暑,但活儿还得接着干。稍事休息,奚秀兰带着人马,便赶往首都体育馆搭台搭架,她不单是歌手,还是整台演唱会的总统筹,各方联络依然得靠她亲自来。

13.jpg
在演唱会现场,奚秀兰穿上民族服装,演唱了当年最为内地观众熟知的《阿里山的姑娘》。(奚秀兰供图)

1万8千个座位环绕四周,舞台搭在最中央,2个舞美工作人员顶着10个人的活,场馆的工作人员从未见过这些器材,想帮忙却无从下手。1个小时后,音响师告诉奚秀兰,还是低估了场地的大小,带来的喇叭不够。好在基金会联络到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借来了8个大喇叭,王昆团长说,团里大喇叭都在这儿了,想多借也没有了。

7月20日晚,演唱会进入彩排。为了调试灯光音响,3000瓦、5000瓦的聚光灯、追光灯、地排灯全都需要打开。酷暑加上高瓦射灯的照射,上身套演出服,下身穿短裤的奚秀兰,上台3分钟一首歌唱罢,下台一身衣服已湿透。

她求首体的工作人员开冷气,人家回她,奚老师,冷气开着呢,因为是水机空调,3个小时后才出风。3个小时后,彩排都结束了,奚秀兰只得憋着热。台上又蹦又唱又跳,台下指挥演员乐队调音师,奚秀兰觉得自己更像个突然加大训练量的运动员,而同行的舞台监督看她更像发神经。

外围,奚秀兰个人慈善演唱会的宣传已经传遍全国。演唱会、霹雳舞、激光特技、香港红歌星这四个关键词,成为京城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当时国家审批有关演出的价格是7角,奚秀兰演唱会门票是1块8角,因是慈善筹款演唱会,已格外允许高出1块1角,相比当时人均36元的月工资,这已是不菲的价格,但3天共5万4千张门票早销售一空。黄牛党把门票炒到了50元一张,在街上卖,公安逮住的时候,人正一张票换一担西瓜,一张票换一块电子表,生意火得很。与基金会熟识的人担心买不上票,早早就打招呼,奚秀兰还未到北京时,科普作家高士其就提前给基金会写信,“请批准我购买香港歌星奚秀兰义演的票”,就怕买不上。

7月21日,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龙的传人’——奚秀兰慈善演唱会”即将开幕,京城翘首以待。

中国第一次向世界公开筹款了

7月21日晚7时,首都体育馆,人山人海,浩浩荡荡,有票的、没票的,全往里挤,有拦不住人群的保安,也有间或私自放人的保安,1万8千人的场馆挤进来2万5千人,过道、厕所、舞台边沿都或坐或站着观众。天气本已炎热无比,场馆更因沙丁鱼般的人群变得像个蒸笼。忽地灯光熄灭,黑幕一下,激光特效打出“龙的传人”四个大字,演出正式开始。

一束追光照耀着盛装的奚秀兰走上舞台中央,当能看清眼前时,她被震慑了,“1万8千人原来是这样多”,而且“每个人都拿把扇子在扇”。一上台,汗水便已滚下脸颊,电视镜头里,她脸上粒粒汗珠夹杂妆粉,时隐时现一道道白。

一首唱罢一首再来,5种风格的歌曲交叉进行,当激光灯下的霹雳舞打造出太空的奇幻,人们惊叹,原来舞蹈可以这样跳,唱歌可以这样嗨。改革开放后内地的第一场演唱会,呈现的即是视觉与听觉的盛宴,观众时而屏息静气,时而喝彩如雷,那根牵动情绪的引线全都握于奚秀兰之手。而主角奚秀兰记得都只是自己在后台忙乱换衣服时的呓语,“快快快!还有1分钟!头发头发!鞋子鞋子!裤子裤子!”

演唱会时长已过半,主持人叫住已换好衣服正欲上台的奚秀兰,告诉她,有一位盲人观众在现场即兴写了一首含她名字的藏头诗,以诗代花献给她。奚秀兰简直不敢相信,她的付出本不为求回报,却真能立即应验,换来残疾人的回赠。她有些哽咽,也有着一股急欲感谢这位盲人观众的冲动。出乎主持人意料,走上台的奚秀兰来到舞台中央,没有说出下首歌的歌名,而是向在场的所有观众念出这首诗,以示她的感谢。

“奚水婉转入心田,

   秀色滋润歌声甜,

   兰花飘飞人潮涌,

   好歌唱得月儿圆。”

她问主持人,今天是否还有很多残疾人来到现场,主持人告诉她,基金会组织了200名残疾人观众坐在舞台的右前方听您的歌。奚秀兰哽咽着怕哭出来让下首歌唱不出声,她忍住泪水,走下舞台,在残疾人听众席里,她一边唱起《爱的礼物》,一边与每一位残疾人听众握手,每一位残疾观众都握住奚秀兰的手,紧紧不放。现场掀起另一种高潮,大家为奚秀兰,也为现场的残疾人鼓起掌来。

这首诗的作者是低视力盲人张骥良,因为认识主持人,才托主持人转交这首诗,没想到奚秀兰会当场念,当奚秀兰走下台来握手,激动的他站了起来,却没敢告诉她,自己正是那个献诗者。这一幕被定格在了《三月风》的创刊号里。

演唱会散场,观众久久不愿离去,一些残疾人找她合影,感谢她,“这是我们第一次出门,很谢谢你,让我们能第一次到体育馆来听歌,让我们能知道什么叫演唱会。”能为3000万中国残疾人筹款演唱,奚秀兰觉得这也是自己人生中最荣幸、最单纯、最美好的一次,那么用心尽力做到最好,一切都很值得。而演唱会的筹款,成为中国残疾人事业起步时期第一笔重要款项,也带动了全社会都来关爱残疾人。

连着三场演唱会,耗尽精力,大量出汗,又没有及时补充盐水,回到香港,她身体虚亏,稍微一动便飙汗,医生说她等于连续生了3个孩子。休养期间,她看到英文报纸,报道中国终于放下面子问题,第一次有了慈善演出,中国残疾人基金会成立,为3000万残疾人(2700万残疾人和300万越战残疾英雄),中国第一次向世界公开筹款,向世界宣布她需要支持与帮助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