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唐琨 走出思想的牢笼,才能体验极限之魅

2016年10月28日 来源:《三月风》

11.jpg
2012年,唐琨和她的40个伙伴们拿下世界纪录,登上海拔2407米高的哈灵山,
哈灵山没有路,在加拿大是一个健全人都不容易爬上去的山。她用的轮椅是
登山专用的独轮轮椅,由一位截瘫的已卸任的温哥华市长设计发明。唐琨说
这次极限运动是想说明,只要你有梦想,很多人就会帮助你实现。

唐琨挑战加拿大哈灵山创世界纪录的残疾人

女,1978年生,加拿大籍华人,12岁随父母迁居加拿大。2001年车祸后,高位截瘫,热爱极限运动。曾就职于加拿大残障人士中途之家,现在一家五百强企业任文职人员。

文_本刊记者 李 樱  图片提供_唐琨

还是健全人时,站在梯子上换灯泡,唐琨都不敢往下看。

高位截瘫之前,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到3000米的高空跳伞、去2500米的高山滑雪……

14年前,从悬崖处摔下来的车祸改变了她,不仅是身体,还有思维。

那年她23岁,1200米高度瞬间坠落,车在空中翻滚。坠地瞬间,她从车里又被甩出去40米。等再睁开眼,除了命,她觉得当时的自己失去了所有,只有眼睛会动,彻彻底底的“粉身碎骨”。

痛苦,还是痛苦,闺蜜陪着她哭了整整三天三夜。第三天,有一小缕阳光从病房的窗口透出来晒到她,很温暖。她恍然,“我至少还有一条命啊!”

那一刻,她好像活出了另一个唐琨,世界上的事情再没有那么可怕,人生如此短暂,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所以她“要在剩下的人生里疯狂地活得开开心心”,要用心和所有的努力去做一些原本她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

12.jpg
因为高位截瘫,背部肌肉不受控制,十指也不能动,只能手掌发力,唐
琨高山滑雪时,不能自行停住,她需要一位教练从背后牵两根绳子,不
是帮助她滑,而是帮助她停。

我把心留在了天空

因为高位截瘫,背部肌肉不受控制,十指也不能动,只能手掌发力,唐琨高山滑雪时,不能自行停住,她需要一位教练从背后牵两根绳子,不是帮助她滑,而是帮助她停。我把心留在了天空2010年,是唐琨截瘫后的第9年,她没有告诉父母,开车载着姐姐和两个侄女去了跳伞俱乐部,开始人生中第一次跳伞。

她告诉两个6岁的小侄女,你们的小姑虽然坐在轮椅上,但也可以做一些你们想象不到的事情哦。

大话放出去了,等飞机起飞时,唐琨的心跳就开始加速,海拔在上升,她的大脑在用所有它能知道的语言诅咒她。飞到3000米的高空,机舱门被打开,一阵强风惊醒她,她的紧张到达了极点,“上帝,看看你让我们都做了什么!”她第一个跳,其他四位同样截瘫的朋友看着她,又看看教练如何把她绑在身上,“好吧,就先让女孩子为男孩们展示勇敢吧”,还来不及多俯瞰一秒3000米之下的地面,她就被教练推了出去。

跳进3000米高空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十几秒时间里,是自由落体,如同在时速超过200公里的一块气垫上漂浮,静静的十秒,整个世界似乎都为之停止;十秒,好像是一小时一整天,突然之间,“生命完完全全反过来了,从走路到摇轮椅,从生活自理到大小便都不方便,整个乱的世界,在这一刻平静了”,没有哪个时刻比那时更平静,也没有哪个时刻比那时更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降落后,她有些失落,“我想我把心留在了天空”。两个侄女为她欢呼,高兴地嚷着,“小姑,你以后跳伞都带着我们吧。”回到家,她才向父母报告去跳伞了,“我活着回来了”。

只是比原来矮了一点

2012 年,唐琨和她的40个伙伴们拿下世界纪录,登上海拔2407米高的哈灵山,哈灵山没有路,在加拿大是一个健全人都不容易爬上去的山。她用的轮椅是登山专用的独轮轮椅,由一位截瘫的已卸任的温哥华市长设计发明。唐琨说这次极限运动是想说明,只要你有梦想,很多人就会帮助你实现。只是比原来矮了一点高空跳伞并没有治好唐琨的恐高,在二楼她依然绝不往下看,她依然每次坐索道上山,都要被朋友嘲笑,一到山中央,她嘴里都要不停地念“oh, my god”“oh, my god”“oh, my god”(啊,我的天),头要埋到两腿之间。而一坐上滑雪椅,往山下滑,她又回到勇者唐琨。恐惧、兴奋、恐惧,勇敢、畏缩、勇敢,循环往复。

“寻找自我快乐的成功路上,必须有艰难,艰难越大,成功时,吃过的苦,受过的伤,会让甘甜来得更猛烈。”

唐琨的极限运动从2009年打轮椅橄榄球开始,她是加拿大埃德蒙顿轮椅橄榄球队唯一的女性。轮椅橄榄球原名“murderball(谋杀球)”,专用轮椅就是打仗的马车,场上打球就如厮杀,“战车”撞来撞去,流血流汗,尿袋被撞爆也常见。说起这些,唐琨眼神发亮。

“每次受伤,疼得睡不着觉,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朋友瞪大眼睛,一脸惊诧,唐琨很受用,“越累越刺激,这是一种自我肯定。”

轮椅橄榄球训练时,1000米的高坡是她的至爱,也是她的敌人,每天光摇轮椅就是3个小时。妈妈知道她玩这项运动时,发愁,“你就不能做点女孩子的事情吗?”她回答,“这不仅对我身体好,对心情更好。生气的时候,上场撞一撞,心情就好了。”

第一次带着妈妈到温哥华打比赛,妈妈悄悄跟她说,“你别出声说话,教练看不见你,就不会让你上场了”。而现在打比赛时,妈妈在旁边都会挥拳击掌,嘶声为她加油,“打!撞倒他!用力!”

妈妈的转变是唐琨的改变带来的,5年内,唐琨的生活自理程度由30%到95%,她挣钱养活自己,自己一个人住,开车郊游做饭,全是自己。玩极限,有危险,她早早就写好了遗嘱,“意外会发生,但老是怕万一,我们永远不会去体验人生最美好的东西”。

出车祸后,曾有人对她说,“接受现实吧,你以后都得依赖别人活着。”她不信,她不要接受别人看她的看法,她要证明,“我还是我,只是比原来矮了一点。”

13.jpg
2015年,唐琨来到中国参加《中国梦想秀》节目录制,她希望明年秋
天到北京实现摇轮椅登长城的梦想,在节目中获得了资助支持。

从思想监狱里摇出来、滚出来、爬出来

2015年,唐琨来到中国参加《中国梦想秀》节目录制,她希望明年秋天到北京实现摇轮椅登长城的梦想,在节目中获得了资助支持。从思想监狱里摇出来、滚出来、爬出来今年 5月10日,唐琨坐了18个小时的飞机,从加拿大飞到中国杭州,参加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节目录制。她对节目主持人周立波说,三年前她就给节目组写了封英文信,希望参加节目,结果没收到回音,朋友骂她“你拽什么英文啊”;第二次获邀要来了,结果加拿大下了场特别大的雪,根本不能出门;第三次要来的前几天,她摔了一跤,住院了,“这次,就是坐28个小时的飞机,我也要来!”她的坚毅、幽默迎来了阵阵掌声。

她曾和妈妈一起在电视上看《中国梦想秀》,看到过坐轮椅的男生吴书宇为了上学,学校的每个台阶都需要父亲背上去。她和妈妈都哭了,妈妈回过头告诉她,“你可以用自己的经历帮助他”。唐琨联系节目组,找到了男孩,告诉他许多坚强的故事,还给他邮寄了许多可以帮助他生活自理的辅具。

歧视哪里都有,在加拿大,唐琨摇轮椅到超市买菜,有陌生人会走上前跟她说,“你能出门真好啊!”她所在城市的一个国会议员,高位截瘫,整个身体只有头能动,开会前彼此需要认识握握手,而好些人不知道如何跟他握手,就拍了拍他的头。这是笑话,也是关爱下的隐性歧视。

上过节目后,国内很多残疾朋友跟她联系聊天,告诉她,“因为讨厌健全人用非常同情的眼光看我们,所以不愿意出门”,问她是如何勇敢阳光地做了如此多的极限运动的。

她回答,“你的极限运动就是出门”,“害怕别人用可怜的眼神看你,就是你最大的障碍”。“从大脑思想的监狱里走出来、摇出来、滚出来、爬出来,都可以,才可以去做第二步准备,怎样抓住梦想”,“当我们藏在家里,不被看见时,社会为什么要改变?”玩极限,绝不是拼勇,除了外在装备,还包括“身体、心理、思想”的最充分准备。一位车祸截瘫3年的伤友,随唐琨一起滑雪,从3000米的高山上冲下来一次后,便再没敢回到山顶,“他的大脑、心里装的还是健全人时候滑雪的样子”,没有做好思想的准备,“如果你那么热爱滑雪,不管是怎样的高度,站着、坐着还是躺着,你都会去的。”

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是成功时的唐琨,她心里最清楚,还有一个胆怯、流血流汗,为极限目标做准备时的唐琨。她列了一个长长的清单,写了已做、未做、准备做的运动项目,要一个一个实现,下一个是明年秋天要到北京摇轮椅登长城。她告诉我,“明年这个时候,北京见!”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