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用手和宇宙对话

2016年09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简介:青年舞蹈家刘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彩排中受伤致残,受伤后的她没有离开热爱的舞蹈事业,而是攻读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的舞蹈学专业博士,成为一名教育者和舞蹈理论研究者。2010年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刘岩文艺专项基金”,关注贫困、孤残儿童的艺术教育,2014年著成中国第一本手舞研究专著《手之舞之——中国古典舞手舞研究》。2016年8月1日她和专栏作家潘采夫做客由窦文涛主持的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节目,向观众讲述中国舞中手舞的韵味。在节目中她提到,感觉自己总是被2008年的事情印上了一个符号,但是对她本人来说,她只是想真实地做自己,不喜欢被人介绍成是奥运会开幕式彩排的时候摔下来的那位舞蹈家,而是喜欢被人介绍成是坐在轮椅上的舞蹈家。

屏幕快照-2016-09-13-上午10.57.18.jpg
屏幕快照-2016-09-13-上午10.57.23.jpg

窦文涛:这是我们锵锵三人行历史性的一天,因为你知道嘛刘岩,我们是头一回请来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舞蹈老师。你说你不喜欢被人介绍成是奥运会开幕式彩排的时候,摔下来的那位舞蹈家,你喜欢被人介绍成是坐在轮椅上的舞蹈家。

刘岩:是的,有时候被2008年的事情带上了符号,作为我来说,我只是真实地做我自己,所以我现在在舞蹈学院跟我的学生相处,跟我资助的孩子相处,我觉得生活得很愉快,与舞蹈在一起,这就是我。

窦文涛:那个时候你知道我对你感兴趣的是这个"手",因为你说,坐在轮椅上,难道真的就不能跳舞了吗?原来呢,刘岩就开始研究这个手部动作,包括佛教的这个手印,这个太有意思了,挑舞蹈演员的时候,要挑手好看难看吗?

刘岩:舞蹈演员的标准有关于腿的长度,包括手臂的长度。但对于这个形状如何,实际没有那么的绝对精准的标杆,主要看漂不漂亮。

潘采夫:我对兰花指感兴趣。

窦文涛:中国古典舞的这个手形是跟戏曲特别有关系吗?

刘岩:对,它从戏曲中来。你会发现,中国古典舞是建国以来,具体说是1954年北京舞蹈学院成立后开始思索关于中国古典舞创立的问题,所以那个历史时期,是俄罗斯专家来配合我们工作,北京舞蹈学院那时候有幸与俄罗斯的专家合作。在我们的训练体系里,大部分留下的是关于芭蕾的东西,因为一个(成熟)的训练体系很快就可以拿来使用,我们选择了,但是关于风格性的东西,我们就一直在思索,我们就在戏曲舞蹈当中抽离这个所谓中国传统舞蹈的东西。

窦文涛:对,原来所谓中国古典舞这个体系,是新中国建立起来的。

刘岩:对,在这之前,包括我们在研修舞蹈史的时候你会发现,是很难被完全文字记录下来,它不是音乐那个方式。

窦文涛:那你比如说霓裳羽衣舞,唐朝的时候那种舞,那个算是什么呢?

刘岩:我们一直在探寻这个问题,我们要恢复古典的东西,但是那个时代哪有现在这么好的设备,往您演播厅一坐,您说咱们现在啊刘岩咱来个兰花指,你就给记录下来了,但是那个时候你没有办法呀,那个敦煌里面有残卷叫舞谱。

窦文涛:所以我觉得人真是有他特殊的机遇,她可能原来永远也想不到自己开发这个手部舞蹈的研究。

屏幕快照-2016-09-13-上午10.57.04.jpg

刘岩:手印是宇宙之间的对话,不亚于语言。

潘采夫:我觉得刘岩老师实际上是超越了我们的现代舞蹈学派,就是古典舞蹈学派,因为那个是革命舞需要的,但真正的,刘岩老师研究的,是往上追溯历史,追溯的劳动人民生活场景,追溯到宗教的最初来源,来探究现代的一个戏曲里边的舞蹈形式,它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我看这个书里面,尤其兰花指,我这么一直摆弄,我就给刘岩老师提供一个观点。这个书里面你说兰花指最初的来源可能不太好考,也许就是从佛教里边的拈花的这么一个动作,有一个叫拈花微笑。

窦文涛:刚才刘岩说手是一种语言,给了我一些启发。过去佛经里有这么一句话,因为佛世尊它是跟各种文化语言的人在讲,那过去有个很神奇的现象,当然被认为是传说,就说世尊能演一音声,有情各各随类解,就是说这个释迦摩尼他就这么一个人这说,但是呢各个门派的,各个种族的,各个文化的人,随着他们的语言都能听懂,就都理解。我过去说,我说这是什么特异功能,你看至少可能当时他用了手势。

刘岩:在2014年,我演出了自己受伤以后表演的第一部舞剧。这个舞剧是中法建交50周年,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法国大使馆的项目叫红线,只有三个演员,我是其中之一,但这三个舞者只有我是身体障碍的。我坐在轮椅上,我双手滑着轮椅,到了舞台的最中间停下,开始跳舞。

潘采夫:我其实比较好奇、敬佩刘岩老师的是,当她失去完全去表现一个东西(舞蹈)的机会和能力的时候,能迅速的切换到另外一种模式去表演舞蹈的美,因为很多人会很消沉,或者说他没有找到路子,或者他就会很哀怨,或者那种的,但是这种舞蹈的表现力不减,直接就创一门学科,这个是有高人指点呢?还是说我就是要完成,我就是要跳那种劲呢?

窦文涛:对,你是怎么找着手部研究这个“道”的?

刘岩:手部,我觉得我特感谢我的导师,也是中国舞蹈家协会的主席冯双白先生,在我上博士这事上,我的导师就极大程度给我鼓励?

窦文涛:佛教的手印,你现在对它是怎么理解的?

刘岩:佛教的手印我会觉得是人和宇宙的一种对话,在宗教文化里很有意思,你看在基督教里有一个巴别塔,是关于语言,语言会有很多障碍,当一个形出来的时候,它的语言的精准性与模糊性都在里面,而这个当中反映了人的思想,这个是人类的智慧,它不亚于语言,非常厉害。

窦文涛:你这个讲出了我的体会了。你知道,我有一个缺点,就是我老是忍不住做手势,甚至我觉得我做手势有点过多,我很烦,但是我又改不了,我真是没有办法,就是像,你看她写这本书,叫手之舞之,我是真的叫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其实是因为我觉得,我的口头表达能力不足,就是言之不足,因为我们也没有稿子,就这么说,有的时候你发现没有,你迫切的想表达一个意思,你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于是呢手势并不是一个力量,手势帮助,就是你说的,它帮助你更精确你说话的这个意思的分寸和界线,就是你看,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其实这有点像舞蹈的起源。(文字根据凤凰卫视8月1日《锵锵三人行》谈话文字实录整理,有所删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