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木偶小公主”李可:我和2022有个约会

2016年08月0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我和可爸都没有想到,我们的女儿真的可以滑冰……”提起曾经因患急性脊髓炎导致高位截瘫,被医生断定将终身瘫痪在床的女儿,竟然有一天穿上溜冰鞋在自己面前滑冰,李可的妈妈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泪眼婆娑起来,“可可总是带给我们太多惊喜,这让我们怎么能不爱她?”

快乐天使变身“木偶公主”

DSCF1763.jpg
可可是妈妈的小棉袄。

2008年,对于所有的中国人,特别是北京人来说,意义非同一般。因为那一年,世人瞩目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举行。

而2008年,对于李可一家而言,还有着更为重要的纪念意义——那一年,李可的爸爸妈妈同时成为北京奥运会的志愿者。为了完美地完成志愿服务,可爸在长达3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回过家;而可妈也是每天早出晚归,到家便倒头就睡。

“可以说,奥运会期间,我和可爸基本都没见着过孩子,”每每提起2008年,可妈总是五味杂陈,各种滋味在心头,“能够参与奥运会的志愿服务,我和可爸已经毫无遗憾,但对于当时只有1岁的可可来说,我们这当父母的,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说来也怪,可可的父母并不擅长体育,而可可却是个极具体育天赋的孩子。2岁多的时候,可可就自学滑滚轴,为此,还成为了莲花池公园的一道风景线——很多人都慕名赶来,想看看这个叼着奶瓶滑冰的孩子。

因为父母工作繁忙,可可平时都跟着姥姥生活,周末时才被接回家。四岁半之前的可可,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爱蹦爱跳,无忧无虑。

直到2011年的一天,还在上班的可妈突然接到了可可姥姥打来的电话,听着声音,可妈第一直觉是肯定出事了。“可可已经发烧一个星期了,我一直没敢和你们说,可是可可吃了药也不见好,我有点害怕了……”话还没说完,可可姥姥已经泣不成声。

放下电话,可妈马上和可爸赶回家,而此时的可可已经烧得双腿软得和面条一样,根本站不起来。等把孩子抱到医院时,可可已经呼吸困难,出现休克的症状。经过医生的紧急抢救,最终会诊的结果为:急性脊髓炎,胸骨第二节高位截瘫。

QQ截图20160726095718.jpg
摔倒对于可可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

“上次见面还活蹦乱跳的孩子,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瘫痪了?”可妈说,当时得到这个消息时,她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瞬间就被撕得四分五裂了,“我根本不相信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机的那个小小人儿,就是我的可可,这不可能……”

痛苦、自责、愧疚、担忧……可妈已经记不清流了多少泪水,她说,“医生让我们等在医院附近,孩子一旦呼吸插管,我们要随时等着签字。可爸就那么一宿一宿地坐在北京儿童医院后门的高台阶上。孩子在ICU不让陪护,白天我就坐在神经内科的门口……一直等着……等着能见到孩子一面,哪怕只是看一眼……”

令人振奋的消息是,可可的生命力特别顽强。最初探视的时间,每天只有十分钟。起初,可可的父母只能透过玻璃窗,看见可可安静地躺在那儿。

过了几天,可可苏醒了。

又过几天,可可知道爸爸妈妈来了,就使劲转过小脑袋想多看几眼。

再过几天,可可就用小手抓住小床的栏杆要探起身来,看到妈妈,可可激动得小手抖个不停……

这一切,可可的父母以及所有的医护人员都震惊了!护士高兴地对可可父母说:“太好了!得了脊髓炎高位截瘫的小朋友,没有一个能这么快能起来的。可可有希望了!”

不幸中的万幸,很快,可可转入普通病房了。

从此,天性乐观阳光的小可可便成为了病房里的“开心果”。她总是乐呵呵的和大脑炎的小朋友聊着天,给其他的小小朋友讲故事,她想和更多的小朋友一起玩,于是,努力地往起坐。

渐渐的,可可坐起来了!不久后,可可站起来了!整个病房的小朋友都喜欢和她玩(儿童医院是不能陪护的),可可的笑声冲散了病房里的所有人心中的阴霾。可可成为了儿科病房的“小明星”,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会站还不会走的“木偶小公主”——可可。

“妈妈,我肯定还能走路,我还要上学呢……”

QQ截图20160726095652.jpg
虽然步履蹒跚,但是可可终于会走路了。

可可生病一年后,进行了伤残鉴定和法医学鉴定是:肢体二级伤残。医生给出的结论是,可可要终身坐在轮椅上的。

而一个原本幸福的大家庭,也因为可可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而遭受了再也无法弥补的重创。可可奶奶得知她的宝贝孙女生病,承受不了打击离开了人世。而可可姥姥由于过度伤心和劳累脑梗瘫痪了,姥爷也因心梗两次入院。

“真的不夸张,我们家当时瞬间就散架了……”说到这,可妈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她擦了擦眼泪,“可是,为了孩子,我和可爸从来没想过放弃。”

四岁多的孩子不懂事,但是可可心里有自己小小的愿望——就是和小朋友们一起跑着去玩,一起去上学,“妈妈,你知道吗?我的病下个月就能好!”可可生病期间一直这么和妈妈说,而这也成为了可可努力康复的唯一动力。

可可家离北京西城区鸦儿胡同小学不远,可妈就经常抱着她,站在学校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小学生。“从前,我真的不知道,梦想的力量对于一个小孩子,竟然也是那样的强大。”可妈说,“是可可让我看到了希望。”

但是,脊髓炎的康复过程枯燥极了。一个简单的蹲起动作就要做上上千遍,上万遍。为了帮助可可康复,可可的父母针对肢体不同部位的康复,带着可可玩着训练。比如:腰部练习最好的方法是去游泳。而腿部的练习,就教可可蹬自行车。然而,急性脊髓炎有效的治疗方法是,血位注射神经营养药,即用一根长长的针头,顺序将药慢慢推进下肢的7个血位中,每天都要坚持,三个月一个疗程。每当可妈看到女儿血肿的双腿的时候,她都会抱着可可失声痛哭。可是,可可却给妈妈擦擦眼泪说:“妈妈,全听医生的,我能走路,就能上学了。”

“这句话,我们从来没教过她。”可妈说,“看着孩子,我突然觉得自己再也没有理由软弱,从那时起,我才真正体会了‘为母则刚’的意义。”终于,经过不懈的努力,几年的时间里,李可从刚得病时的0级肌力,上升到4级。

DSCF1760.jpg
看着自己儿时的照片,可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长大了。

可可7岁时,可以大步大步地走着去上学了!

为了丰富可可的课外生活,可妈把可可送到了西城区残疾人青少儿融合艺术团。在那里,可可学会了唱歌和古筝,老师这样评价她——李可拨琴弦有力度,琴声干净、悠远,比同龄孩子成熟,弹得有感情。可可还学会了画画,骑自行车、游泳……

可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粉碎了当初医生的断言,一个可能面临终身瘫痪的孩子,从站立到走路,虽然脚步依然有些踉跄,但她每迈出的一步,都是对自己身体极限的挑战。

无疑,在与病魔的这场恶战中,李可成功了!

“我们总觉得亏欠孩子太多了,”可妈说回忆起从孩子生病到现在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她觉得反而是可可给他们做父母的上了一堂课,“看着可可,我们就觉得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在等待着新的惊喜和希望出现。”

惊喜 总在下一个十字路口

QQ截图20160726095408.jpg
可可现在已经可以自己自由地玩轮滑了。

2014年10月,北京冬奥申委的同志们委托北京市残联,寻找一位肢体残疾、阳光向上的小女孩来讲讲她的励志故事,并告诉大家奥运的精神是什么。随后,对许多有残疾孩子的家庭进行了走访。

在走访即将结束的时候,受北京市残联委托的西城区残联儿童艺术团的石苏老师向冬奥申委的同志推荐了李可,“这个孩子乐观的笑容和开朗的性格感染了很多人。虽然,她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走路,但在唱歌、古筝等文艺基础知识方面都表现得非常有天分。”

待冬奥申委同志核实了李可的情况后,2015年7月1日至7月5日,一个和奥运有着不解之缘的家庭,最终参与了申冬奥纪录片的拍摄。

“我叫李可,今年8岁,这是我的爸爸妈妈,我们是快乐的一家人,2022,我们在北京等您……”一个女孩清脆稚嫩的声音传来,女孩轻轻地摁着自己的鼻子,面带微笑的一家三口出现在观众的眼前……镜头里的这个小女孩就是李可。

在拍摄过程中,李可灿烂的笑容感动了所有参与拍摄的工作人员:“可可在战胜疾病的过程中,脸上总洋溢着甜甜的笑容。在这笑容背后我们看到了一种力量,战胜困难,开心的、上进的、不服输的一种精神。这应该就是奥运精神的精髓吧。”

就这样,李可出名了。一提到冬奥会,人们总会想起申奥纪录片里有一个笑眯眯乐观阳光的小姑娘。

病痛是可怕的,但同时,它也历练了人的心智,可可亦是如此。

QQ图片20160314153826.jpg
可可心中的冬奥梦想激励着不断努力。

面对疾病,面对漫长枯燥的康复训练,面对从零开始学习走路,面对生活中各种困难……可可的心智比同龄的小朋友要显得更加成熟,无论何时,她总是笑着对妈妈说:“妈妈,不怕,再大困难,睡一觉就好了!”

“可可能够参与申冬奥纪录片的拍摄,我们一家人都觉得是缘分,对可可也是很好的一次爱国主义教育课,”可妈说,“其实,我们对可可的要求很低,就是希望她将来能够做一个爱国、又自食其力的人就足够了。”

2015年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可妈带可可逛街时看到橱窗里摆放着一双漂亮的溜冰鞋。“妈妈,我可以试试吗?”可可眼中充满了期待。

“可以啊!”可妈笑着同意了,她觉得女儿的要求并不过分。

没想到,奇迹出现了!

当可可穿上溜冰鞋后,竟然自己一下子滑出了很远……可妈的眼睛不由地湿润了,她似乎又看到了2岁时叼着奶瓶仔莲花池公园的冰面上快乐滑冰的可可……

如今,可可每个星期都会抽时间穿上心爱的溜冰鞋滑个尽兴,摔倒了也不用妈妈扶,自己鼓着小脸想办法站起来,“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等残奥会的时候我才可以照顾好别人啊!”小家伙冲着妈妈得意地笑,眼中是满满的自豪。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