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黎定琦:海南霸王岭“盲眼神探”

2008年08月14日 来源:海南日报

常年玩摄影,走过全国名山大川,村寨田沟,没有哪一次像在海南霸王岭的收获那么多。

霸王岭浩瀚的热带雨林,王下乡原始的黎族草屋,让人心醉,也心痛不已。王下乡属于昌江县,离县城60公里,是海南的“西藏”,是海南最贫困的乡镇。初探霸王岭,这里的险峻令人惊叹,一次普通的采风也变成了一次生死历险。当晚借宿村民老陈家里,老陈煮了上等的山兰米饭,没什么菜,但我看了一眼四壁空空的家,知道这是老陈能给一个过路的外乡人最好的礼遇了。吃完饭,老陈去邻居家借手电筒电池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老陈的床角有一叠报纸,每张报纸相同的部分,竟然是一个人的名字:黎定琦。

“老陈,你们这90年代还发生过枪战?”老陈捋开门帘上落着的几根茅草,进屋看见我手里拿着一叠报纸,也不责备,说:“说来你可能都不信,那些年真是苦。所以老黎是一等一的好人啊。”后来才知道,其实报纸上的黎定琦相当简单:黎定琦,男,1965年9月生于乐东黎族自治县,现昌江黎族自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1997年在王下乡打掉一个危害当地村民几年、反侦察能力极强的蒙面持枪抢劫团伙,在孤军深入后的激烈交火之中,自己身负重伤,几乎双目尽盲,而后获得很多表彰云云。

按照老陈的指引,我后来到昌江县城见到了老黎。原来,当年的枪战是这样的。当时,霸王岭至王下乡路段抢劫案接二连三,持火药枪的劫匪啸聚山林,全部蒙面,劫财劫色,无恶不作,不久当地村民如惊弓之鸟,都不敢出门。昌江县公安局紧急派出专案组,但工作一直没有进展,连劫匪的踪迹都摸不清楚。两个月后,公安局再派刑侦大队教导员老黎带3个民警,重建专案组,进驻王下乡。但20天过去,劫匪很狡猾,案子仍旧没有进展。老黎每次看见村民惊恐的眼神,就自责地难受,他决定把专案组4个人分成两组,乔扮当地村民,引抢匪上钩。

办法很有效。另一组马上遭遇了抢匪。但因为没有经验,打了几枪,劫匪逃脱。此后,劫匪虽然照抢不误,逼女人脱衣服的事情也仍有发生,但更加小心,遇到有两辆摩托车在一起的都不抢。老黎觉得,冲锋枪是不能带了,只能带两支手枪,并骑上村民的旧摩托车,但抢匪还是不抢。转眼到了下半年的9月底,有村民报案说又在山中遇劫。劫匪肯定“饿”坏了!老黎心想,机会来了,就在霸王岭林场至王下乡公路的两头设卡,不让村民上山。自己带着实习民警邱保定上山,引诱歹徒。下午,摩托车正开进深山,山林里突然窜出7个蒙面人,其中一个提着火枪一下子指住老黎,另外6个拿火枪、尖刀包抄,大声叫嚷“停车,拿钱来!”老黎停车的时候,前面的歹徒手中的火枪直接顶到了腹部,可能察觉出防弹衣,枪口立即滑上老黎头部,并晃了一下眼神,示意其他人搜身。

空气凝固,一触即发。老黎只得左手掏钱,右手则准备拔枪。就在拔枪同时,劫匪见势不妙,已经先开枪了,击中老黎右肩。说时迟,那时快。老黎的子弹也已经射出,制式手枪威力大,当场击毙一个。其他劫匪且战且逃,老黎和实习民警小邱穷追不舍。但追击不远,他被火枪击中头部和胸部,眼睛一下子就看不见了,老黎怕小邱有危险,命令停止追击。

深山,封路,血流不止。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我觉得自己是活不成了。”由医生半路出家当警察的老黎,回忆当年的情形十分平淡,就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我中弹以后两眼都看不见了,最担心的就是小邱也受伤了。因为他是我的战友,当时也是唯一能救我的人。如果两人都受伤了,可能两人都会完蛋,歹徒也有可能逃脱。所幸的他没有受伤,只是一个劲地在我面前哭着‘我没事,我没事。’我就叫他下山,组织人员围捕歹徒。他开着摩托车走后,我怕那伙人回来抢手枪,就将两只手枪全部握在手上,躺在地下。血流了很多,不过不痛,头脑一片空白。”

“最后是当地老百姓救了我。”老黎一直这样记着。“我模糊地感觉拖拉机的声音,又有人叫我黎教,我被抬到了一辆拖拉机上。山路很颠簸,我的肺部有火枪铁砂,感到胸口很闷,就哼了一声。这时,我被抱起来靠在一个人的胸上,身下有人垫着,就舒服多了。醒来时,已经在海口的医院里,我才知道自己还活着。现在,我是一个残疾人。”

其实,老黎不能算一个纯粹的盲人,右眼还有0.02的视力,所以还能用高倍望远镜“看”电视。虽然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点画面,但他已经显得很满足。不过用望远镜实在太吃力,老黎平时主要是“听”电视。只有心痒得不行了,才会拿起望远镜来看一看。而且老黎还不知道,像村民老陈那样,一直把老黎当成“真正的海南男人”、“真正一等一的好人”的,在霸王岭下,有很多很多。

霸王岭枪战,在老黎和王下乡村民的心里,都是一个彻底改变对方看法的事。因为它,村民有了一个共同的亲人——黎教,而老黎这个“残疾人”,他后来所做的事,印证了他朴素的一句话:昌江人救了我老黎的一条命,这一辈子,拿命还给昌江人。

这一次霸王岭之行,认识了“盲眼神探”老黎,是我一生的幸运。老黎的故事很传奇,也很感人,接下来我会一一讲述,与大家分享。老黎是一个令我终生敬佩的人,是霸王岭的一尊神。

虽然眼睛伤残,但老黎很乐观。更重要的是,老黎有着很深的百姓情结,他视百姓为自己的亲生父母,他总说,他欠着老百姓的一条命,随时可以为老百姓献出自己的生命。

老黎真的很神奇。在昌江逗留的几天,我跟他交上了朋友。我觉得老黎这个人耿直,实在,爱说实话。

喋血霸王岭当时,他已经蹲守了3个多月,原始森林里蚊虫叮咬,痛苦不堪,他扮老百姓吸引劫匪,跟任长霞扮村民吸引色狼有得一比。像很多人一样,我不能免俗地问他:“你为什么拼命?”他老老实实地说,当时昌江警力匮乏,人手少,才导致他身陷险境,险些送命。他是这么说的:“当时肯定是要拼命的。那些歹徒在那里打劫3个月,警察却抓不到他们,我们出门都被老百姓骂啊。我那时候都低着头走路,觉得一点面子都没有,像饭桶一样。”

昌江县城的两天里,在大排档吃饭时我也跟老板娘打听老黎。她说这个黎定琦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是个软硬不吃的主。他一直从事的是法医鉴定的工作,把尸检报告稍微作些改动,一个人可能就从死刑变成轻罪,从坐牢变成罚款。平时求他的人也不少。有一次一个法官亲戚被人家打伤了,黎定琦鉴定为轻伤。法官以强硬打电话给他,说他出具的鉴定不公正,应该是重伤,但是他不为所动。后来省高院的法医被请来作鉴定,结果和黎定琦的一样。平时人给他送钱,他也一概不收。黎定琦每次回绝的时候,都问他们:“我要是因此出事坐牢了,你能给我送饭不?”当地的老百姓也特别服他,百姓之间有纠纷了,有时候政府就请他出面摆平。老百姓都挺听他的。我觉得,咱们这些公务员如果都有这样的信念,老百姓就太舒服了。

后来我问一个当地的警察,是不是他残疾了,公安局照顾他,才安排他干法医的?他很严肃地说:“说别人可以,谁这么说黎队,那就是侮辱我们昌江。告诉你,黎队以前本身就是法医,而且也不比省厅的法医差,专业技术绝对过硬的!”然后说了一大堆术语,我听不太懂。而且这位警察说,老黎几近全盲,尸检的时候必须离尸体很近很近,眼睛只离尸体几厘米,一检查就是几个小时,汗流浃背。整个尸检下来,浑身尸臭。特别是去检查腐尸,蛆虫都爬到他裤腰上了,他也无动于衷,最后检查完了才去洗澡,抖掉蛆虫。

尽管是初次相识,但我与老黎一见如故,我深深被老黎的故事所感动,被他的人格所折服。霸王岭的奇山异水,孕育了老黎纯朴而坚强的性格,与恶势力长期的斗争也锻造了他的铮铮铁骨。更令人感动的是,老黎有着浓厚的百姓情结,他一直铭记着,他的命是老百姓救的,老百姓就是他的再生父母。他总说,他欠着老百姓的一条命,这一辈子,他都属于老百姓。

老黎的伤属于二级伤残,尽管这样,他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工作,甘当一个“废人”,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他成了“废人”,最对不起的是待他如亲人的老百姓。还在住院期间,他便向组织要求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工作。组织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决定把他的副科升为正科,工资待遇提高一级,并调入指挥中心工作。老黎得知这事后,犯了犟脾气,坚决不同意——不同意给他升官,也不同意给他提工资,更不同意去指挥中心“坐办公室”,一定要继续当刑警,继续上前线破案。

在别人看来,老黎真是榆木脑袋,该不会是被歹徒打傻了吧,放着升官涨薪坐办公室不干,非得去玩命,而且,眼睛都基本全盲了,还怎么干刑侦工作?对于这一点,老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说:“自己穿着一身警服,就要对得起这身衣服,而且我的命是老百姓给的,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工作,否则,愧对老百姓。”

老黎的话说得很朴实,但却很令人感动。他后来所做的事,完完全全是在践行着自己对老百姓的承诺。受伤之后的八年时间里,老黎仍然以身残之躯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工作。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奋战在刑侦第一线,功勋卓著。

我问老黎,你已经死过一次了,你怎么看待生死这个问题?

老黎淡淡一笑,说道:“我平时看过的死人不少,尸体上的血也很多,但自已没办法看清楚自己当时受伤时是什么样子。摸了20多年的死人,穷人也有,富人也有,但死后都是一样的。一个人经历过死亡,心态就会变得平和,对生死就会看得很淡。有人问我做这么多,追求的是什么,肯定是政治前途嘛,仕途的发展嘛,我从来都是说,我做事没有什么目的,从来也没找过那个县长,局长的,要是为了追求权位,为了追求仕途上的进步,当时我就该好好保住我这条命,不然命搭进去了还追求什么呢。现在想起来人只要能活着就是最好的了。我的命是老百姓救的,我只能继续工作报答百姓的救命之恩……”

 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让人相信老黎真的超脱了,无论是肉体还是思想,在生死关头的那一刻,在老百姓的体温和泪水中,升华了。正像他自己所言,他这一辈子,都属于老百姓,他欠着昌江人的一条命,他要拿命还给昌江人。

在昌江的几天,老黎的故事感动着我,也吸引着我。与老黎同科室的李大姐还给我看了一份材料,在材料中我看到一组数据,受伤后八年里,老黎的“战绩”:

组织指挥和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17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45名、逮捕785人、起诉762人、组织勘查现场1889场次、缴获各类枪支33支、指导法医活体检验1217例、尸体检验328具、复核把关鉴定书900份。

虽然黎定琦的眼睛不方便了,但一出现疑案大案等,昌江县公安局首先还是想到他。他可以说是昌江刑侦大队的灵魂人物,发挥了定心丸的作用。

有人说,别人拿不下来的案子他却能拿下,关键是他调查取证的方法不一样,他的顽强诚恳能够打动人。黎定琦却有自己的观点,他说自己之所以在“残疾”后还能拿下那么多案子,关健是群众基础,是昌江的百姓总给他面子。2004年11月29日,十月田镇的刘其文、刘其武兄弟因为农田用水被邻村一群人打成重伤。两年多来,刘旭昌老人为儿子多次到公安局领导办公室吵闹。因为当时的现场除了受害者,其余都是一个村里的人,不配合,取证难,局里的专案组先后派了几批人,但都因为证据不足确定不了凶手。为了这个案子,刘旭昌老人多次上访,也因此而落得了一个“上访专业户”的称号。

2007年6月,这个案件被列为全省重点案件,被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贾东军批示要求“限期破案”。这个案子的侦破工作落到了黎定琦的头上。

黎定琦带人到村里开始了艰难的走访,先后走访群众上千人。为了保护线人,黎定琦带民警后半夜摸黑进村,把车子停在村外,天亮前再撤出来。当村民知道前来办案的就是黎定琦时,当村民再次肯定黎定琦的“真诚”时,开始配合警方调查取证,10多天里终于确定了王海光等4名凶手,将其抓捕归案。

刘旭昌老人一路放着鞭炮,给昌江县公安局送来一块大匾,上面写着“秉公执法,惩凶除恶,维护正义,不负民望。”

黎定琦说,如果想升官发财当不好警察也破不了案,身上的警服不是用来对老百姓作威作福的,而是让老百姓有安全感的。中国的百姓是世界上最善良的百姓,如果他感到你是在真诚地保护他们,在为他们造福,他会配合你的。只要老百姓一配合,再难的案子也破得了。自己“失明”后还能破那么案,都是老百姓配合的结果。他是真心感到了昌江老百姓给他的爱,他很感谢昌江的百姓名给了他的生命又给了他破案的动力和机会。

黎定琦说,中国的老百姓很纯朴,也很知道“报恩”,只要一个警察做了分内的事,他们都很感激。王下乡全省最穷的地方,当年黎定琦在那里抓抢匪时,学生家长有时会欠学校5毛角、1元钱的学费。但他受伤的时候,这个乡的3000多名村民却自发地捐款,两天内筹集了4000多元的医疗费用,当时医疗费用有政府负责,这些钱是起不了很大的作用,但表达了当地老百姓当时的心情。做为一个民警,老百姓对你这么好,你又怎么能不为老百姓多干一点实际的事情呢?所说的干一些实际的事情也就是坚守警察的责任,警察的责任也应该就是警察的生命。

黄素香是黎定琦的妻子,只比老黎小一岁,他俩在卫校时还是同学呢。毕业分配后,黎分到了乡下的卫生院而黄素香却分到了铁矿医院当护士。当我问及当年是谁追谁的时候,老黎笑着回答说“当然是我追她了。”婚姻是两厢情愿的事,不是谁想追谁就追得到的,就这事,我问了黄素香同样的问题,“这个人看上去很实在,跟着他心里踏实。”

他俩是1987年结婚的,结婚一年后黎定琦就从医生变成了警察,而且干的是刑侦法医。干法医不但是件很累的事,法医还是一些人不愿见到的人,认为总是同死人打招道,晦气。有些家庭备的是两个洗衣机,法医的衣服是不能与家人放在一同洗的。黄素香结婚一年就摊上了法医丈夫,她的心中怎么想的呢?“定琦当上警察后经常是清晨出去,深夜回来,累了往床上一躺,家里人根本顾不上。夫妻一个月也难得有几天相聚在一起,有时他回来躺在床上时还带着尸体的恶臭。对于这一切我都是理解,每天早晨我都会在心中默默地祝他平安。”1988年,黎定琦与黄素香的孩子出生了,而这个当爸爸的却还在外面办案,办完案急匆匆地回到医院,抱一下儿子又接到了出警命令。对于丈夫的这一切,黄素香都默默承受着,因为她知道这是一位警嫂该付出的。

黎定琦被抢匪击中时,黄素香当时正在人民医院外科上班,外科主任通知他说丈夫出事了在铁矿医院抢救,她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当时心里很慌很乱,换上衣服就直奔铁矿医院,凭借从医的经验就直奔外科,到医院后发现很多人都围在病房门口,心理就更加担心。她挤进人群,首先看到丈夫的那双眼睛都突出来了,当时就昏过去了,等醒来后她冲到病床边,抓住丈夫的手,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了。但她想这时候不适合哭,就挤出人群站把眼泪控制住了才进来。这一夜,她整整一夜没合眼,心里一直在默默地祈祷。为了抢救黎定琦,省公安厅当时决定将他送到广州去治疗。在海口至广州的飞机上,黎定琦突然呼吸困难,空姐拿来氧气给他吸氧,仍不见效,黄素香的心里涌起一阵阵恐慌,低头附在丈夫的耳际呼唤着“定琦,你一定要挺住,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家。”飞机在天河机场降落后,黄素香才松了口气。在广州警车的开道护送下,定琦被送往医院抢救。在广州的治疗4个多月后,定琦已经有一个眼睛能模糊地看到自己伸到眼前的指头,随后转到北京治疗。

在北京治疗期间,黎定琦的父亲去世了。当黄素香得知这个消息时,为了不影响黎定琦的治疗,没有告诉他。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有一股巨大的无助和孤独感向黄素香袭来,她坚持不住了,跑到病房外大哭,以发泄心中的苦闷。

黎定琦刚结束治疗回到家后,他自己做什么做起来都不方便了,生活上面都只能依赖自己的妻子。黎定琦说,总是感到欠妻子的太多。如果说战友是他的眼睛,妻子就是他的拐杖。可就在黎定琦慢慢地恢复健康,家庭也趋近平静的时候,黎定琦手上的这根“拐杖”生病了。2003年10月21日,黄素香在昌江县中医院检查时,发现患有甲状腺癌,医院没将这件事告诉黄素香,而是告诉了黎定琦,黎定琦忍着内心的不安和担心,劝妻子转院到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治疗,解释的理由十分充分。

两次手术后,院方确珍癌细胞没有扩散。每次手术后,黎定琦总是坐在妻子的病床边,紧握住妻子的手,一直等到麻醉醒来。因妻子手术后胃口不好,黎定琦时常跑到住院部食堂或外面的餐厅为妻子弄点好吃的。因是新的环境,黎定琦的眼睛又不方便,他每次出去为妻子弄吃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有一次还端着饭菜跌倒了。当他的妻子每次从黎定琦的手中接过热气腾腾的饭菜时,都热泪盈眶,她深深地感到什么是“风雨同舟,相濡以沫。

老黎虽然是盲人,但也是个大忙人,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电话总是响个不停。这时,他总是拿着电话,闭上失明的右眼,用左眼吃力的靠近手机屏幕,查看来电信息。

初眼看到黎定琦,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身上一大串钥匙。我很好奇的问他,这么一大串钥匙,你又看不见,知道哪个是哪个吗?黎定琦说,即使钥匙样子差不多,但是穿上去时候的位置有差别,他也知道它们是做什么用的。他很认真地拿下钥匙,一把一把地告诉我,哪个是开门的,哪个是开抽屉的,哪个是开办公室柜子的,甚至还有一片钥匙是开警车的。“当然我开不了车。”他不无遗憾地说。(转自《霸王岭偶遇“盲眼神探”》)

 

7月1日下午,一位叫“新绿情”的网友在南海网阳光岛社区上传《霸王岭偶遇“盲眼神探”》的探险手记,讲述了昌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黎定琦的故事。该帖立即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不到一天时间,约4500多名网友点击此帖,并有60多名网友跟帖盛赞黎定琦。

“盲眼神探”引发网友热议

黎定琦的传奇经历、低调的人生态度、无私的奉献精神,都让不少网友肃然起敬。

网友“老白”在跟帖中写道:“老实说,看了黎定琦这个人,听了黎定琦这些事,我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对‘人民警察’的看法。

黎定琦曾说过:“昌江人救了我老黎的一条命,这一辈子,拿命还给昌江人。” 网友“野棕榈”发帖点评道:这话说得太好了,是一条汉子。如果当官的都有他这种想法,就不会有那么多腐败了。

但也有少数网友表示,黎定琦是否真像网友“新绿情”描述的那样感人,需要到昌江探访后,才能得出真实的结论。

网友自发赴昌江探访英雄

为了见到心目中的英雄,感受英雄的真实生活,7月3日晚,在南海网的协助下,网友“温柔的大鲨鱼”、“沽上椰风”、“追风”、“黎家美沙酮”、“西风瘦马”等自发组团前往昌江,探访黎定琦。当晚11时,网友抵达昌江,连夜联系上了黎定琦,并与黎定琦进行了近3个小时面对面的交流。

网友们还走访黎定琦的战友、亲人,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他是没有英雄光环的英雄”、“这个典型早就应该树立,是老百姓没有异议的典型。”

网友“黎家美沙酮”说,“此次昌江行让我看到了一个真实的黎定琦,他用他的真实、自然、朴素打动了我,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工作上的积极进取,让我发自内心地佩服。”

网友“追☆风”最大的感慨是:黎定琦是位平民化的英雄,是一位很正直的人民警察,不图利、不图名,难能可贵。

网友“温柔的大鲨鱼”今年60岁了,经历了世间沧桑。在深入了解黎定琦后,一个劲地说,“这个典型早就该树立了!”

 

编辑:沙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