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国有1263万视力残疾人士,而合格的导盲犬仅50多条

2012年11月22日 来源:文汇报

第一次知道“导盲犬”这个词,缘于11年前的那本畅销书《再见了,可鲁》。作为一本图文并茂的“纪实文学”,它将一只名叫可鲁的导盲犬的一生,忠实地记录了下来。书中一幅幅感人至深的画面,让不少读者流下热泪。在出版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再见了,可鲁》被认为是“赚得泪水最多”的亚洲畅销书,并在几年后被改编成了电影《导盲犬小Q》。

在现实中,很少能看到像可鲁一样自由出入大街小巷的导盲犬。根据残联提供的数据,我国现有视力残疾人士1263万人,而导盲犬的数量却仅有50多条。

难道他们都不需要导盲犬? 显然不是。

作为全国最大的导盲犬培训基地,2006年成立的大连导盲犬基地至今已为全国各地的盲人提供了32条专业导盲犬,目前符合条件排队申领导盲犬的有近千人,而各类电话、网络咨询量已高达十万计。

为了更加清晰、深刻地认识我国导盲犬的发展现状,第29个国际盲人日刚过,记者特意来到位于大连旅顺口区的大连医科大学,对这个全国最大的导盲犬基地进行了一番探访。

领着人找到地儿才合格

在国外,都是教导盲犬过马路时看行人别人走了,它也走。但在国内行不通,因为闯红灯的人太多,因此什么情况下该过马路,盲人靠的是听车声,导盲犬学的是看车流。

黑黑,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它是大连导盲犬基地自2006年成立以来,成功毕业的第33条导盲犬。

记者见到黑黑时,它刚刚通过了毕业考试,但还没“找到工作”。“并不是谁都能拥有黑黑。对于符合申请条件的盲人,我们会让他们来基地和导盲犬共同训练一个月左右,人与犬挨个配对磨合,只有最合适的主人,才能最终领走它。”训导员王庆伟说。

“没有工作”,意味着“毕业生”黑黑只能和其它“在校生”一样,重复着每天的训练。当天下午黑黑的训练,在离基地四五公里开外的旅顺中心。所有受训犬,刚开始都会在基地所在的大连医科大学内进行简单的训练,一旦“时机成熟”,训导员便会每天带着它们上街进行“实战演练”。

和黑黑一起跳上面包车的,还有另外两只受训犬已受训4个月Fighter和刚刚“入营”没几天的小Q。

小Q只有11个月大,不久前刚刚从寄养家庭被送到基地。看上去,小Q的脸和那个“电影明星”还真有几分像。训导员王岩松跃上了驾驶座,把面包车开出了依山傍海的医大校园,朝着旅顺市中心进发。

没有主人牵着的小Q似乎很得意,在面包车狭窄的走道内来回踱步,时不时还要“调戏”下后排的Fighter和黑黑。Fighter会凑上头应和一下,黑黑显然就要“沉闷”得多,始终趴在地上看着它俩。

“黑黑最成熟,它知道现在是要去工作,因为脖子上还套着P字链。只有当P字链也褪下时,才是它完全放松的时候。小Q虽然也套着P字链,但它现在完全还没明白自己以后的工作,带它一起去,正好能趁着陌生的环境观察一下它有什么缺点,看看适不适合当导盲犬。”王庆伟说。

十来分钟后便到了目的地。停好车,3位训导员分别给各自的狗狗带上了导盲鞍。小Q的导盲鞍上,比同伴们多了一张警示语:“导盲犬工作中,请勿打扰。”合格的导盲犬,在戴上导盲鞍的一瞬间,就会全情进入工作状态,不应再受外界任何干扰的影响。

当天的训练路线是从下车点得胜街到2公里外的农业银行(601288,股吧),期间会经过一条步行街以及3个人来车往的十字路口。

“黑黑,我们去农行!”一声令下,乖巧的黑黑便领着王庆伟冲在了最前头。一路上,黑黑几乎目不斜视,但经常会停下来。“导盲犬一旦停下来,就是在告诉主人前方有问题。”遇到台阶会停,走到路口会停,即便是道路突然变窄或面前出现障碍物,黑黑也会停下来。“黑黑,能走了吗?”判断清楚眼前的形势,导盲犬会决定是否继续迈步。继续走,说明它有把握,如果还是停着,可能就需要盲人靠听和摸来辨别路况,然后再给导盲犬下指令。毕竟,导盲犬不会说话,走在大街上唯一能向主人传递信息的举动便是停顿与行走。

这个问题,在导盲犬牵着盲人过马路时尤为明显。

盲人看不见红绿灯,“天生色盲”的导盲犬同样看不到。什么情况下该过马路,盲人靠的是听车声,导盲犬学的是看车流。

“黑黑,看车!”每到一个十字路口,王庆伟都会向黑黑发出这样的指令。经过这一年的训练,如今的黑黑已经可以熟练地在路口辨别车流。在确定来车方向没有车后,黑黑自信地迈开了步。“其实在国外,都是教导盲犬过马路时看行人的别人走了,它也走。但在国内我们试过,不行,因为闯红灯的人太多,经常是人一过去车就接着来了,如果盲人和导盲犬跟在他们后面,肯定来不及反应。”

当天,旅顺的步行街上正在铺设地砖,路况跟平时有所不同。黑黑走起了斜线,尽量绕开没有铺上砖的砂石路面。

再上15级台阶,“终点”农业银行到了。“黑黑,找座儿。”只见黑黑来到一排座椅前,把脑袋斜搁在椅面上,王庆伟摸着黑黑的小脑袋,顺利找到了座儿。

“黑黑,好样的。”全套动作完成,王庆伟忍不住蹲下来,摸摸黑黑的脖子。

抬腕看表,也就15分钟。

一周前的毕业考试,黑黑走完的正是这条线路。唯一不同的是,当时它领着的王庆伟,双眼是用黑布蒙上的。

人犬理想比率是100:1

作为全国最大的导盲犬培训基地,大连导盲犬基地成立6年来成功训导了32条专业导盲犬,咨询与申请者却达近10万。并非所有视障者都适合并需要使用导盲犬,符合条件者从申请到领到导盲犬需要一至三年不等。

用黑布蒙上双眼,任由导盲犬领着走,看着简单,却不是谁都能做。

回到基地,之前和记者聊了一上午的训导员马广舜递过来套在导盲犬史努比脖子上的导盲鞍和P字链,说:“你试试看。”

记者闭上双眼,拉起导盲鞍,瞬间没了安全感。史努比走了起来,只是一如寻常地笔直走着,后面的我却跟得极不自然,时不时还会下意识地弓起腰,试图让身子离史努比更近一些。就这样踉踉跄跄了十几米,马广舜终于看不下去了,喊停。

“你原本看得见,现在一下子看不见了肯定不适应,而且你对手里的导盲犬也缺乏信任感,所以没法放开走。如果盲人想申请导盲犬,我们就需要他们有独立定向行走的能力。如果牵着导盲犬的盲人像你一样走不动道儿,那他们并不适合来申请导盲犬。”

虽然成立年头不算长,但大连导盲犬基地却吸引了近10万视力障碍者的咨询与申请。根据国际导盲犬联盟的评估,视障者与导盲犬的理想比率为100:1。从小喜欢狗狗的80后姑娘由芳秋自成立之初便在基地扎根。她告诉记者,并非所有视障者都适合并需要使用导盲犬,除了需要具备行走及定向能力,还要看他们是否有明确的就业及社交需求:“每天来电话和网上咨询的人很多,但经过我们的初步筛选和审核,现在在我们这排号申请导盲犬的大约有近千人。对于这些申请者,我们会派训导员带着导盲犬上门,考察并了解对方的情况和工作、家庭环境,看看是不是适合用导盲犬。如果合适,就让他们进行体检,体检合格者再让他们按照申请时间的先后,分批来基地和毕业的导盲犬进行共同训练,最终选定合适的"搭档"。照我们目前的"出产"速度,符合条件的申请者从申请到领到导盲犬可能需要一至三年不等。”

目前基地内“在训”的有70多条犬,品种除了拉布拉多犬,还有黄金猎犬(俗称金毛)。它们之中,除了爱心人士捐助的以外,基本都是通过基地购买的几条种犬繁殖的。这不,金毛露娜这两天就是大家的头号保护对象,因为它已经怀上了二胎,还有一个月左右就将生产。露娜第一窝生了足足6条狗宝宝。

原以为繁育的小狗越多越好,殊不知基地上下都在为这些新生命的后路发愁:“要培养导盲犬,需要在幼犬两个月大时把它们送到寄养家庭进行一年左右的社会化、家庭化培育。毕竟导盲犬最终是要跟人打交道,所以在它们的成长初期,需要让它们学会与人建立起互相依恋的情感。在这个过程中,基地不提供资金支持,所有费用由寄养家庭承担。当幼犬在寄养家庭生活一年后,我们才能把它们接回基地接受正规的专业训练。

基地成立之初,来申请当寄养家庭的人很多。可新鲜感过后,乐于当临时志愿者的人已越来越少,“有的人中途弃养,我们只能重新找寄养家庭,还有些人一年后舍不得把狗送回基地,我们更要苦口婆心地做工作。”

基地办公室主任王燕告诉记者,她们办公室里几乎人人家里都有狗,但大家还是做好了当“养父母”的准备。光靠内部人士,实力始终有限,“马上就会有3窝狗会出生,至少十五六条。2个多月后正好是元旦加春节,寄养家庭更不容易找。希望一些有能力的爱心人士,看到报道后能与我们联系。”

除了给幼犬找寄养家庭,经费,是大连导盲犬基地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身为基地主任兼创始人,今年48岁的王靖宇被外界称为“中国导盲犬之父”。

不过,这个“父亲”可真不好当。

2004年的雅典残奥会,王靖宇从电视上看见一批导盲犬带着国外运动员参加训练和比赛,唯独中国选手没有,便决心要培养中国人自己的导盲犬。作为大连医科大学实验动物中心主任,王靖宇在中心内建起了导盲犬基地,自费从各地买来犬只进行繁育和培养。为此,他投入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并卖掉了一套住房。如今,基地每年的支出在130万元以上,平均下来每只导盲犬的培养成本大约在12万-15万元。作为公益组织,基地靠每年几十万到上百万元的爱心捐款生存,除此以外,便是大连市政府许诺的“每成功培养一只导盲犬”所给予的6万元补贴。

中午时分,王燕接到一个电话,便匆匆放下碗筷从学校食堂一路跑回了基地。原来,是快递公司送狗粮来了。40包30斤重的狗粮,堆在基地门前,如同小山一般。它们是几位领走了导盲犬的盲人共同出资捐赠的。“看上去挺多的吧?其实也就够70条狗吃上一个月。这还算吃得省的,同样品种的狗,家养的每个月至少要吃上一包。一包200多元,你算算基地光狗粮一个月得花多少钱。然后还有20多个员工的工资。现在有11个训导员,他们每个月也就2000元左右的工资。有的人抱着一腔对狗狗的热情来这里,干了没多久就走了,所以我们基地始终在招人。”王燕说。

严进严出是为了“值得托付”

有一些缺点在筛选导盲犬的过程中“零容忍”喜欢护食的;会冲人吼叫的;曾祖代、祖代、父母代有咬人记录的;见到动物追的;特别活泼或特别胆小的;没有判断力、近视、甚至是流口水多的。

26岁的沈阳小伙马广舜,是冲着对狗狗的喜爱来到这儿,一呆就是两年。在这之前,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的他,在北京做过调音师。

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马广舜的任务就是挨个训练他所带的5条狗。

“这条金毛叫LULU,已经训了4个月了。它的主人之前向基地捐了两条狗,都没有合格,现在的希望都寄托在它身上。LULU最大的毛病就是爱"溜号"(开小差),比如上台阶前忘记停下,所以很多时候动作要一遍遍反复做,直到它记住。”

“史努比,隔了个双休日没训练比较兴奋。别看它现在这样,其实它也快毕业了,而且是见过世面的。之前我刚刚带它去深圳参加了全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当了一回"大明星"。”

“米修刚来没几天,它的爸爸"法官"是一条在微博上很出名的导盲犬,都有好几千粉丝呢。现在每天得陪它玩,帮它梳毛洗澡,先联络好感情。这小子要强,说不得,都得靠哄。

“每条导盲犬训导的时间进度不一样,脾气性格也不一样,所以训起来要"对症下药",但有一点是狗狗们必须要有的,那就是耐心。作为导盲犬,在盲人工作时,必须安静地在旁边等待,一等可能就要大半天。如果没有这个耐心,那就做不了导盲犬。”

在训练过程中,马广舜时不时会借机走开,让身边的狗狗“趴着等”,自己则到一旁暗中观察狗狗。有的狗趴了一会儿便站起来左顾右盼地盯着主人离开的方向,便少不了一顿训诫。

如果说耐心可以培养,那有一些缺点在筛选导盲犬的过程中则是“零容忍”的喜欢护食的;会冲人吼叫的;曾祖代、祖代、父母代有咬人记录的;见到动物追的;特别活泼或特别胆小(比如放鞭炮时哆嗦、撒尿、呕吐)的;没有判断力、近视、甚至是流口水多的。只要有一项缺点,便会遭到淘汰:“这些都是国际上通用的标准,之所以这么严格要求,也是为了对申领犬只的盲人负责。”

和通常的动物训练用食物奖励有所不同,培训导盲犬,训导员自始至终不用任何吃的做诱饵。觉得狗狗做得好,一句“Goodboy(girl)!”加适当的抚摸即可。与此相对,打骂狗狗在这里也是不允许的。如果要惩戒它,训导员唯一能用的,便是手中的P字链。

P字链是训练比赛用犬时常用的控制型颈圈。使用时将链子成P字状正对狗的脖子并套上,在正常情况下,戴着P字链的狗狗不会有任何压抑感。但如果狗狗有错误行为需要纠正,训导员只要一拉手中的牵引带,P字链上的环便会迅速上升收紧,当然,这股力量的冲击力只在一瞬间,并不会对狗狗造成任何实质伤害。

马广舜告诉记者,训练导盲犬首先要教会犬听口令,然后再教犬根据口令做动作走盲路、走直线、遇到墙角提示主人转弯、上下台阶时停下来用身体挡一下主人,当然,也要教它们学会抵制诱惑,不为路边的人、事、物所动,不吃主人以外的人给的食物,拒绝主人以外的人牵引等等。

“要让它们学会这些动作并不难,无非就是一遍遍重复。难就难在能让它们持续、稳定地保持工作状态。毕竟,陪伴在盲人身边,若有些许失误可能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基地给我们下的指标是每人每年带出3只合格导盲犬,这个指标,几乎没人能完成。说是在训练导盲犬,其实淘汰掉的占了绝大多数。淘汰掉的狗狗,资质好点的,可以送去转做其它工作犬,另外的,我们有些会送回原先的寄养家庭,或者就替它们物色合适的主人卖掉。只有这样"严进严出"后,最终能留下的,才是真正值得托付的导盲犬。”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