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因父母残疾服刑患病等而无人抚养 “事实孤儿”困境谁来解

2015年07月30日 来源:渤海早报(天津)

据新华社北京7月29日电(记者李金红)他们本应度过最无忧的年华,却因父母重度残疾、服刑、患严重疾病等因素而无人抚养。他们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孤儿,但事实上,却孤苦无依。他们未被纳入孤儿救助体系,但与孤儿相比,他们面临着同样、甚至更加严峻的生存难题……

这是“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一个缺乏关注、亟待救助的边缘群体。

小兄妹一顿粥管一天

56岁的王安崇小心翼翼地将一小勺白米粥喂给面黄肌瘦的孙子王朝泉。客厅右侧,刚过百岁的老父亲也端着一小碗粥慢慢喝起来。

这是一个苦命的家庭。2014年10月,海南省屯昌县南坤镇山塘村委会南安村村民王安崇的儿子患癌症离世,年底,儿媳在产下女儿不久即离家出走。如今,孙子王朝泉不到两岁,孙女王颖才八个月。

“我买不起奶粉,只能给他们熬粥,一顿粥要管一天。”王安崇告诉记者,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和老父亲,他没有时间外出挣钱,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去年村里给办的低保每月600元,因为孙子孙女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孤儿,享受不到孤儿救助。

相比王朝泉、王颖兄妹的生存问题,海南省临高县临城镇宫花村12岁的谢国器则承担了一家之重。父亲因病死亡,母亲精神残疾,哥哥智障,这个12岁的男孩一直靠拾荒维持整个家庭。

近年来,诸如“四川猪圈女童”“贵州毕节儿童自杀事件”等,让“事实孤儿”群体的生活困境走进公众视野。

“事实孤儿”到底有多少?据北京师范大学儿童福利中心课题组根据全国20个省份的数据推算,截至2011年,全国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总数可能在57万左右。

有关专家认为,由于长期缺乏社会关注,潜在的“事实孤儿”数量,或许是一个更加庞大的数字。

曾几次试图自杀

“相对生活的窘迫,缺乏精神上的关怀是更为严重的问题。”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项目负责人甘峻表示,志愿者在对海南、甘肃、广西、陕西等省份“事实孤儿”摸底调查时发现,当被问及父母情况时,绝大多数孩子都避而不语,情绪低落。

陕西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孙磊对此深有体会。他与西北大学组成调研团队展开调查,设计发放的问卷涉及衣食住行、人际交往、在校学习、社会支持等60个问题,并和120名“事实孤儿”进行了深度访谈。

调研报告显示,约有37.8%的“事实孤儿”会因家里贫困受到同学嘲笑;只有35.1%的孩子心情不好会向家人倾诉;多数孩子不善言谈,存在明显的自卑倾向;32.4%的孩子经常或偶尔觉得活着没意思。

甘峻的团队在走访中发现,半数以上的“事实孤儿”不时感觉恐惧,甚至有人产生轻生念头。“曾经有‘事实孤儿’几次试图自杀,媒体报道后才得以救助。”

到底该哪个部门管

目前,“事实孤儿”的帮扶救助工作存在很多困难。记者了解到,“事实孤儿”未被纳入孤儿救助体系的原因,主要在于制度难点尚未解决。

——缺依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律师王永强介绍,由于法律层面对“孤儿”定义的内涵过窄,导致“事实孤儿”游走在法律保护和政府救助的边缘地带,成为亟须救助的特殊群体。


——缺政策。海南民政厅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从全国来看,“事实孤儿”的救助没有统一政策,一些经济发达地区,“事实孤儿”可能得到救助,但偏远地区的救助几乎是空白。

——缺制度保障。“到底哪个部门管,我们也不清楚。”海南省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针对“事实孤儿”这个群体的帮扶救助,并没有明确的部门职能划分。

中国儿童中心主任丛中笑建议,从制度设计上完善对这些孩子的救助,“由某一部门牵头形成联动机制,从信息采集、鉴定、审核到分类救助等方面,形成规范化的流程便于执行操作。此外,还应探索多元化的福利供给机制,尽快推动儿童福利法出台,使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尽早实现全覆盖。”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