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残疾人亲属的家庭价值观

2010年08月23日 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

 

人民网海南视窗特约评论员:廖逊

谁是弱势群体中的最弱势者?许多朋友会说:当然是残疾人。其实不仅如此,还有残疾人的亲属。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创始人、联合国人权奖获得者邓朴方先生在一次讲演中说过:即使在残疾人当中,承受的痛苦也大不相同。一般地讲,肢残人的痛苦不如聋哑人,聋哑人的痛苦不如盲人。但肢残人、聋哑人和盲人的不幸,又不如丧失了理智的智力残疾人和精神残疾人。但由于丧失了理智,智力残疾人和精神残疾人本人在主观上能感受的痛苦,远不及他们的亲属。而在残疾人亲属当中,最痛苦的是精神残疾人的亲属。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在大街上被人欺负,才是人世间一切痛苦中,最大的痛苦!当邓朴方讲到这里时,我身边的两位老人已经痛哭失声。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残疾人事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中国的执政党和政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视残疾人,关爱残疾人,千方百计地帮助残疾人。然而,无论党和政府提供的帮助再大、再周到,残疾人所能感受到的最大温暖、最大帮助,却来自无数个残疾人家庭内部。离开家庭幸福,几乎没有一个残疾人能在世上生存。上至全国残联理事长张海迪,下至全国城乡的几乎每一个残疾人,离开了家庭温暖,谁也休想生存下来。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个忠心耿耿的亲人,有了千千万万个温暖的家庭,整个社会才能有希望实现古代圣贤的大同理想,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由于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没有一个时代没有残疾人,没有一个国度没有残疾人。任何一场大型灾难,都能在一瞬间,大批量地产生新的残疾人,并使他们的亲属变成残疾人亲属。其中,又以新增加的智力残疾人的亲属和精神残疾人的亲属,责任最为重大。他们不仅必须尽快适应自己的新角色,还要无条件地忠诚于自己的残疾亲人,与他们相伴到底,为他们奉献到底。时时刻刻,年年岁岁,无穷无尽,不管自己的病残亲人,已经被灾难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在这里我必须申明,离婚是一种社会的进步。旧中国的一夫多妻制,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的北洋军阀时代。为了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婚姻制度,先进的中国人从西方引进了离婚。包括国共两党许多重量级的领袖人物,如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刘少奇等,都曾离过婚。因为在他们那个时代,不离婚,一夫一妻制就无法建立。即使到了今天,我也坚决反对不论青红皂白地指责离婚,就像不能指责外科手术一样。因为在婚姻生活中,总难免会有出现无法调和的矛盾。
  
然而两个健全人之间的离婚,与一个健全人和一个残疾人之间的离婚,性质还是不同。因为家庭一旦建立,一切灾难就都已经是家庭的共同灾难,大难来时临逃之夭夭,是一种背叛行为。无论按世界上哪一个的民族、哪一种文化的价值观,背叛行为都交待不过去。
  
不过,即使是在20世纪禁欲主义最盛的“文革”年代,能够始终不渝地恪守家庭道德、忠于残疾亲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改革开放以来,个性开始得到解放,自由空前扩大。追求个人幸福的权力,受到全社会的普遍肯定,而对残疾亲人的义务,反倒不大有人提起。仿佛从前只讲义务不讲权利,如今又只讲权利不讲义务。
  
儿童的幸福被忽略,老人的幸福被忽略,人们只关心婚姻当事人双方的幸福。无论离婚多少次,都能得到理解;无论结婚多少次,都能得到祝福。不管在每一次婚变,有多少老人在伤心,有多少儿童在哭泣,青壮年男女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初恋时我不懂得爱情”,“再恋时我再没懂”,“三恋时我又不懂”,“四恋时我还不懂”……。年富力强的人永远有理,年幼无力的人永远没理,年老力衰的人永远没理。年幼者尚可顶过七灾八难,熬到年富力强的一天,终于可以转换角色,继续重复弱肉强食的故事。可年老者,只好继续边缘化,在愤愤不平和对美好往日的追怀中,苦度余生。
  
约翰•密尔说:“每个人的自由,都要以不侵犯别的人自由为界限。”此话千真万确,尤其是强势者的自由,更应不以侵犯弱势者的自由为界限。老人和儿童的弱势地位姑且不论,残疾人是社会上弱势者中的最弱势者。与残疾人离婚,是一种逃避家庭责任的不体面行为。
  
为政者所能做的,无非是“移风易俗,改造中国”,而当风俗淳厚、民风古朴之后,仍然要依靠每一个残疾人的亲属,去慨然担荷起残疾亲人的生活重担。整个社会也只有依靠他们的自我牺牲,来成全残疾亲人的幸福。
  
只要这个社会上还有残疾人,特别是智力残疾和精神残疾人,就必须有人作慷慨牺牲。没有人给你记功,没有人你给人授奖,更没有人会给你任何回报。你必须毫不犹豫地去做,毫不犹豫地自我牺牲,并对这一切安之若素。因为对自己命运的愤愤不平,没有任何意义,只会毒化自己的生活。所有聪明的残疾人亲属,几乎都不约而同地,把这些牺牲升华为一种道德上的自豪感,“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见了什么庙也不用烧香磕头,因为无论哪种宗教,只要不是邪教,就是都为了劝大家做好人。我们已经是好人了,难道还用求神拜佛吗?所以,我们升华得越彻底,心里才越轻松,才越能轻装上阵,不遗余力、无微不至、尽善尽美地履行残疾人亲属的光荣义务。这就是残疾人亲属的生存逻辑:越是慷慨越富有,越是计较越贫穷。最聪明的残疾人亲属,往往是最快乐的人。
  
本人担任海南省残疾人亲友会主席将近十年,现在仍然是海南省智力残疾人亲友会主席。我可以列举出无数的事实,证明在海南城乡各地,这种独特的利他主义和英雄主义,并没有随着市场经济的确立而消亡。凡是有智力残疾人和精神残疾人的地方,就有这种利他主义和英雄主义顽强地存在,以不为人知的英勇奋斗,为残疾亲人支撑起生命的蓝天。无数活生生的事实,使我更加坚信,即使是从残疾人命运的视角出发,最有效的政治模式也是“小政府、大社会”。而在大社会中,家庭的功能无可取代。残疾人家庭的存亡,又取决于残疾人亲属的家庭价值观。
  
亲人残疾是一种灾难,面对灾难必须坚定勇敢、慷慨无私。特殊命运特殊对待,残疾人亲属必须抛弃常人之见。至于现在社会上流行的那些不受限制的婚恋自由观,没有限度的个性解放观,对残疾人家庭来说,就更是不能容忍。接受那些东西就像吸毒,注定要走向残疾人家庭的崩溃,和残疾人亲属人格上的自我毁灭。但持常人之见,不断进行诱劝的,又往往是自己的至亲骨肉,出于他们的真诚至爱,这对我们的耐心和智慧,就又是一重频繁的考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