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民法典》:遗嘱信托权与残疾人生活保障

2020年11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20年第11期

文_陈敦

dfgdyh.jpg

陈敦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副教授、法学博士,北京市精协政策法规与维权专业委员会委员。

《民法典》第1133条第4款规定:“自然人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本款规定完善了自然人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的法律制度,在民事基本法中为遗嘱信托制度的运用作了衔接性规定,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遗嘱信托制度的良好运行,不仅可以为普通民众灵活安置身后财产,而且可以为残疾人权益提供有力的保障。

《民法典》首次明确规定遗嘱信托权

遗嘱信托是指通过遗嘱方式设立的信托。遗嘱是立遗嘱人生前处分个人财产而于死后发生效力的民事法律行为。信托则是委托人将财产转移给受托人,由受托人为受益人或特定目的而管理、运用、处分所形成的法律关系。设立遗嘱信托,立遗嘱人的遗产并非直接分配给继承人或受遗赠人,而是将遗产移交给受托人,由受托人为指定的受益人或特定目的而管理、处分,由此在受托人与受益人之间形成信托法律关系。在此关系中,信托财产属于独立的财产,依据信托文件规定的目的进行管理、运用和处分,受托人负有将收益交付受益人或用于特定目的,确保委托人意愿得以实现的义务。

遗嘱信托得以规定在《民法典》中,反映了立法者对于民众财产管理需求的正视与积极回应。我国《继承法》第16条规定:“公民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信托法》第13条规定:“设立遗嘱信托,应当遵守《继承法》关于遗嘱的规定。”前者是从赋权角度肯定了自然人通过遗嘱处分财产的自由,后者则是从规范视角对遗嘱信托行为提出的要求。《民法典》第1133条第1至3款延用了《继承法》第16条的规定。考虑到遗嘱信托是自然人生前对自己的财产进行安排和处理的一种重要制度,《民法典》在第1133条增加第4款。这一规定不仅提升了遗嘱信托制度的立法层级,而且将遗嘱信托纳入遗嘱处分个人财产的体系之中,从赋权角度为《信托法》遗嘱信托的具体运行提供了民事基本法上的权利依据。因此可以说,《民法典》首次明确了自然人的遗嘱信托权。

遗嘱信托权与残疾人生活保障

遗嘱信托制度可以为普通民众灵活安置身后财产,尤其可以助力残疾人生活保障。当遗嘱信托是以残疾人为受益人时,遗嘱信托也属于残疾人保障信托的一种。残疾人保障信托,就是指以残疾人为受益人的信托,既可以是私益信托,也可以是公益信托或慈善信托。这里的私益信托就是指为了特定残疾人利益而设立的信托,如父母为自己的残疾子女而设立的遗嘱信托;公益信托就是指为了不特定的残疾人利益而设立的信托。我国《慈善法》中规定的慈善信托属于公益信托,是指为了慈善目的而设立的公益信托。根据该法规定,助残即属于慈善目的之一种,因此,为助残目的而设立的信托即为慈善信托。

实践中,通过遗嘱设立的残疾人保障信托可以弥补有残疾的继承人管理财产能力的不足。当继承人因存在心智障碍或其他残疾情形而缺乏管理财产的能力时,如将财产留给继承人,不仅不利于财产的有效管理,而且该继承人还可能因受骗而遭致损失。通过遗嘱信托,立遗嘱人可以将其财产转移给专业的受托机构或信任的专家,并指令受托人定期给付继承人固定生活费,从而实现立遗嘱人的意愿。立遗嘱人交付信托受托人的遗产成为独立的信托财产,不受受托人破产的影响,并能在受托人的管理下,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保障受益人的生活。委托人不仅可以在遗嘱中规定受益人最低生活标准,而且可以明确对受益人进行照料的具体内容,从而最大限度避免受益人的生活品质因为委托人的离世而受到不利影响。例如,有的心智障碍者,在其父母在世时可以每年参加两次体育竞赛活动或其所爱好的文艺活动,则其父母在设立遗嘱信托时即可将这一要求写入信托文件,从而保障残疾受益人的生活品质。

委托人还可以通过遗嘱信托安排财产处置事宜,实现对残疾受益人的精准照顾。遗嘱信托不仅可以延缓将财产交付给继承人的时间,如要求受托人按照成年时、结婚时、养育子女时等特定的时间节点分阶段将财产交付继承人,而且可以根据继承人的实际情况调整其所获得财产的比例或份额。例如,被继承人有两个子女甲和乙,其中甲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乙则有智力障碍,需要终身照护。被继承人希望将自己的财产的70%留给乙,30%留给甲,以确保乙能够生活无虞。如果通过继承的方式在被继承人死亡时即分割财产,则因乙无民事行为能力,其监护人为甲,则甲事实上控制100%的遗产,难以保证乙能够事实上享受到70%遗产的利益。如通过遗嘱信托方式,该财产全部设立信托,成为信托财产,由受托人定期将财产收益的70%予乙,30%予甲,则可以保障乙享受70%的财产收益,实现立遗嘱人的愿望。

完善配套制度,实现遗嘱信托权

《民法典》确认了自然人遗嘱信托权,《信托法》原则上设定了遗嘱信托行为的运行规范。但是,从现有制度供给来看,这些规定还远远不够,要真正发挥该制度的价值,切实保障遗嘱信托权的实现,还需要对我国现行法律中的部分内容进行修正、补充及完善。

(一)应当拓宽遗嘱信托受托人范围

我国《信托法》第24条规定,除法律、行政法规对受托人的条件另有规定外,受托人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对于开展营业信托业务的,我国金融监管机关要求信托机构应持有金融许可证,方可开展营业信托业务。遗嘱信托属于民事信托,普通民众都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换言之,遗嘱信托制度真正被激活时,将是一项体量庞大的业务。当前,我国信托业的“专营店”即信托公司仅有68家,显然难以满足民众的需求。实践中,信托公司接受遗嘱信托,通常要求数百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信托财产,这也在客观上限制了以信托公司为受托人的残疾人遗嘱信托事业的发展,因为多数残疾人的父母等亲属留下的遗产未必有这么多,尤其是未必有这么多的货币财产。因此,为了满足民众设立遗嘱信托甚至仅仅为残疾人及亲属设立遗嘱信托的需求,在《民法典》正式引入遗嘱信托制度后,也有必要专门出台有关信托受托人的配套制度,大大拓宽遗嘱信托受托人的范围,扫清遗嘱信托业务发展路上的人为障碍,促进残疾人遗嘱信托的发展。

(二)应当修订遗嘱信托成立条件

遗嘱信托是通过遗嘱设立的信托。遗嘱从性质上是一种死后行为,即在遗嘱人死亡时才发生效力。因此,遗嘱信托也应当于立遗嘱人死亡时发生效力。然而根据《信托法》第8条第3款规定,以遗嘱形式设定信托,于受托人承诺信托时信托成立。这一规定不利于遗嘱信托受益人利益的维护,因为在立遗嘱人死亡后,一旦遗嘱指定的受托人拒绝承诺信托,将导致信托未成立,其结果是拟设立信托的遗产将按照法定继承予以分配,立遗嘱人通过遗嘱信托对受益人的照顾意愿落空。事实上,各国通例上,遗嘱信托的生效时间皆依遗嘱之生效时间。在英美国家,遗嘱信托并不因受托人拒绝接受信托而失效。日本的《信托法》更是创造性地规定了利害关系人可以向指定的受托人发出催告,同时增设了法院对遗嘱信托的受托人进行选任的规定,以解决遗嘱信托受托人不明或不愿意承担信托的问题。对于残疾人作为受益人的遗嘱信托而言,如因受托人未承诺信托而导致信托无法成立,显然不利于维护受益残疾人的利益。

对此,可以通过修改《信托法》前述条款实现规范目的,也可以借鉴域外遗嘱代用信托制度破解这一难题。所谓遗嘱代用信托,是指委托人设立生前信托,指定自己为受益人,将自己的子女等作为“死亡后受益人”的信托。在委托人死亡时,被指定的受益人取得受益权。残疾人亲属可以先设定自己为受益人的生前信托,并将残疾人设定为“死亡后受益人”,确保信托有效设立,保障信托目的实现。

(三)应当完善信托财产登记制度

《信托法》第10条规定了信托财产登记及其效力。根据该条规定,如委托人以房屋作为信托财产设立遗嘱信托,因房屋属于需要办理登记的财产,未办理该信托财产登记手续,则信托不产生效力。然而,我国至今尚未建立不动产信托登记制度,这导致无法以房屋设立信托。然而,父母将自己的房屋留给残疾子女以提供其安定的生活居所是天经地义之事。因此,有必要出台不动产信托财产登记制度。根据《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第106条规定:“不动产信托依法需要登记的,由自然资源部会同有关部门另行规定。”当务之急,应由有关部门会同自然资源部在不动产登记制度中补充不动产信托登记规则,以满足遗嘱信托制度施行之需要。长远之计,则是适时修改信托法前述规定,设置科学合理的信托财产公示制度(包括不动产登记、股权登记、知识产权登记等),以促进遗嘱信托制度的完善。

(四)应当完善其配套制度

通过出台相应的税收政策,可以引导社会资金投入到残疾人公益信托或慈善信托中。同时,对于设立私益残疾人保障信托的资金或财产减免相关税费,甚至对于开发和推广残疾人保障信托类产品的信托机构或财产管理机构予以税费减免,都可以有力引导社会资本投入残疾人保障信托类产品的开发与普及。

此外,我国《信托法》明确规定公益信托应设立信托监察人,但民事信托则由委托人自行选择是否设立监察人。考虑到残疾人保障信托的受益人往往存在行为能力的不足,应确立残疾人保障遗嘱信托的信托监察人制度,鼓励残联出台残疾人保障信托监察人制度规则,引导残疾人遗嘱信托设立信托监察人,维护残疾受益人的合法权益。

再者,《信托法》中明确了委托人的权利义务,其目的在于对受托人形成一定的监督,以确保委托人设立信托的目的得以实现。在遗嘱信托中,委托人(立遗嘱人)身故后的权利义务应区分不同情形,分别赋予信托监察人或残疾人的监护人等,以实现信托目的。

综上所述,《民法典》首次明确了自然人的遗嘱信托权,但这一权利要真正落地,从法定权利变为现实权利,并充分发挥其在残疾人生活保障方面的作用,尚需我国《信托法》《税法》等相关法律进行配套性修改和完善;从另一方面看,《民法典》关于自然人遗嘱信托权的新规定,也为我国信托法、税法进行相应修改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