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jpg


闫洪新,80后北京小伙儿,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商人,

2013年创办了北京市唯一一家免费接收残疾儿童康复的机构——门头沟区爱之旅康复中心。

一个北京爷们儿和他的65个残疾孩子    


(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6年9期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主编:穆小琳)

80后北京小伙儿闫洪新经商多年,商场上如鱼得水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一心抱着“让残疾孩子可以免费上学”的想法创办了“爱之旅”,这些年一路走来,却是如此的艰辛。

三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闫洪新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爱之旅”,但是,如今机构却仍处于勉强维持阶段。“再苦再难,也没有想过放弃,”闫洪新倔劲儿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因为有这些孩子,所以我无路可退。”

“就是想给孩子们一个可以健康长大的地方....”

IMG_8040_副本.jpg
“爱之旅”目前是北京市唯一一家免费接收残障儿童进行系统康复的民办助残机构。徐俊星摄

在北京西六环的门头沟区有一家门脸不大,却是全市唯一一家免费接受残障儿童提供日间照料及系统康复的民办助残机构——北京市门头沟区爱之旅康复中心。从2013年成立至今,已有三年的时间,共计帮扶近百名贫困残疾儿童。创办人是个80后小伙儿,名叫闫洪新,是个土生土长的门头沟人。

别看闫洪新年纪不大,却是满脑子的生意经。小伙子闲不住,不到20岁便下海经商,经过这些年的摸爬滚打,已经拥有了多家实体产业,算得上是年轻有为。而这些年,工作之余的闫洪新还有一个爱好,就是跟着门头沟当地的志愿者服务队到处做公益。

2012年初,在一次跟随团队做志愿服务的时候,一位朋友告诉他,目前福利机构只接收没有监护人的残障儿童,不接收有监护人的残障儿童。但是因为很多父母工作忙,顾不上照顾孩子,所以只能把有残疾的孩子反锁在家中。从而,引发了不少残疾孩子在家中意外死亡的恶性事件。事实上,很多时候,一个家庭的孩子没了,这个家也就散了。

“怎么会这样啊?”初为人父不久的闫洪新听着直掉眼泪,他下决心一定想办法给这些孩子找一个可以安安全全地长大又可以进行系统康复的地方,“其实有些孩子经过治疗是有机会康复的,就是因为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承担不起昂贵的康复费用,所以很多家长干脆就破罐子破摔,最终既毁了孩子又毁了整个家,实在太可惜了!我就是想尽自己所能,给这些孩子一个免费康复的机会,能帮一个算一个吧!”

IMG_8437_副本.jpg

首先,机构的办公场地就是个大难题。既然是康复中心,面积肯定不能小,而当时门头沟的房租已经高得吓人,一个月至少要两三万。最后,闫洪新和家人商量,想把自己家位于门头沟商业区的一处占地约400平米的门面房拿出来用于创建康复中心。

“你是不是傻啊?一个月几十万的房租放着不要,非得贴钱干不靠谱的事?这日子没法过了!”闫洪新刚把想法说出口,便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要闫洪新一提房子,立刻就会爆发一场激烈的家庭大战。

然而最终,倔强的闫洪新还是说服了家人,但是他也答应了家人提出的一个条件,即“不许撂下服装生意,康复中心只能当副业,干不好就关掉,重新把房租出去。”

申请执照、装修小院、购置康复训练设备、聘请专业老师……闫洪新前前后后又投入了几十万元。

终于,2013年9月,北京市门头沟区爱之旅康复中心正式成立了。

接下来,让闫红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执照办下来了,教室有了,老师有了,可唯独孩子却没了着落……

“我们和人家说我们学校白吃白喝,还有老师教孩子们读书认字,人家都以为我们是骗子……”闫红新怂了怂肩,无奈地笑了,“也是,要是换成我是孩子家长,突然有一天从天而降这么一个免费的大馅饼,我也不会相信是真的……”

即是校长又是孩子们的“爸爸”

IMG_8028_副本.jpg
有部分孩子是重度残疾的孩子,需要更多的呵护和关爱。徐俊星摄

那段时间,闫红新起早贪黑地带着老师们走遍了门头沟的所有乡镇和社区,不放弃任何一个争取生源的机会。

但是,第一次见到默默(匿名)时,闫红新还是惊呆了。

陈旧的小院,空空荡荡的房间里,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正疯狂摇晃着窗户的防护栏,仿佛中了魔一样想要扯开一切束缚冲出去。闫洪新开门见山,表明来意。没想到,默默的妈妈一把搂过孩子,紧紧抱住,一言不发,用沉默拒绝。

闫洪新没有放弃。第二次登门时,他带去了学校的资质证明和宣传照片。“孩子病得厉害,关屋里都管不住,不放心让他出去。” 这回,默默的妈妈说话了,但还是拒绝。

闫洪新忘不了默默摇防护栏的样子,他第三次来到默默家,“您放心,孩子先试读,我一分钱不收,要是觉得耽误孩子病情了,您随时接走。”闫洪新的诚恳与执着,终于打动了默默的父母,最终,默默成为“爱之旅”第一批15位学员之一。

采访时,记者看到“爱之旅”的孩子有一半以上都是重度残疾的孩子,以脑瘫和智障为主,十五岁患有多重残疾的明明(匿名)就是其中之一。明明大小便不能自理,也不会表达。第一天被父母送到“爱之旅”的时候,老师们发现明明身上总是隐隐有股难闻的气味。大家七手八脚地给明明脱了裤子才发现,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拉的大便都已经干了……“说实话,当时在场的几个老师,包括我在内,都心疼得哭了……我们没法责怪他的父母,只是觉得孩子太可怜了……”从那天起,闫红新就规定所有“爱之旅”的孩子都有一位老师进行一对一的照顾,“孩子既然送到了我们这里,就是家长对我们的信任,同时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所以,对我们来说,把孩子们的吃喝拉撒睡照顾好是第一位的。”

IMG_8068_副本.jpg
尽管经费紧张,但是机构非常重视康复。徐俊星摄

除此之外,闫红新非常重视孩子们的康复训练。尽管经费十分紧张,但是他还是投入了大笔资金购入诸多康复设备,平行杠、训练用扶梯、跳床、积木等应有尽有。“我们针对每一个孩子的具体情况量身定制了康复课程,就是希望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得到康复,哪怕是一点点的进步也好。”

患有自闭症的洋洋(匿名)进入“爱之旅”三年的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初,洋洋不与人交流,还具有攻击性。每天闫红新一有空就和洋洋聊天,此外还特别安排一位老师教他认字、唱歌、讲故事……渐渐的,洋洋不再拒绝老师,甚至愿意主动和老师交流。有一天,闫红新刚拿出卡片准备让洋洋看,小家伙竟然伸出手,大声说:“爸爸!拿!拿!”

“说实话,我闺女喊我爸爸,我都没这么激动过,” 在闫红新的心里,其实早就已经把“爱之旅”的孩子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们笑,哪怕有再多的苦,我这心里头也是甜的。”

“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因为已经没有退路”

IMG_8163_副本.jpg
闫红新自己出钱为孩子们定制了放置个人用品的小格子,既整齐又干净。徐俊星摄

据悉,目前北京市民办残疾人服务机构近200家,数量远远超出公办机构。每年,北京市残联都会拿出资金对符合条件的民办残疾人服务机构更新设施、改善环境、购买服务及培训人员等方面给予扶持,而“爱之旅”正是众多受益者之一。北京市门头沟残联每年资助机构近50万元,目前勉强可以维持收支平衡。

“机构还有一些费用是在政府扶持之外的,不够的部分我就自己掏腰包了,这些年少说也得有二三十万了吧。” 2013年是闫红新最艰难的时期,“那会儿准备适当收点儿学费,好给孩子们更新一些康复设备。想着每月每人只收几百元,比其他康复中心便宜多了。”

可闫红新没想到,收费通知发出的第二天,孩子们全没来上学。闫洪新急了,连忙打电话询问,“家里困难”“交不上钱,不上了”……家长们的回复让闫洪新意识到,很多孩子的家庭的确并不宽裕。

IMG_8492_副本.jpg
爱心人士会不定期来到机构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徐俊星摄

“算了,不收了!”闫洪新一咬牙一跺脚,决定再也不提收学费的事了,“再苦再难,把牙齿打碎了往肚里咽吧!”为了节约费用,闫红新坚持每天早晨6点起床,跟着一群退休的大爷大妈们第一批涌进早市,为的是可以抢到比市价便宜几毛钱的新鲜蔬菜。学校需要洗手液、毛巾、卫生纸等日常消耗品,闫红新就偷偷地从家里往学校搬。下水道不通了,电路出故障了,水管坏了……只要闫红新能上手的,就不绝不花钱找人来修。

“能省一毛是一毛,能省一分是一分吧。”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没有“爱之旅”之前,闫红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日子过得节约到这个地步,“我已经不是为自己活了,现在我就是为了这些孩子活了。”

别看闫红新想尽办法省钱,可他都是在跟自己较劲,只要机构里哪个孩子有困难了找到他,他总是有求必应。

五岁的楠楠(匿名)是个“唐宝宝”,他的母亲是残疾人,父亲辞职全身心地照顾楠楠。闫红新得知情况后,立刻安排楠楠爸爸为中心开班车,“这样,楠楠的爸爸既可以照顾孩子,还能有份收入,岂不两全其美。”

IMG_8056_副本.jpg
虽然待遇不高,但是老师非常负责。徐俊星摄

“我现在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我这儿的老师,因为经费紧张,每个月才给他们开2000多的工资。你说就现在这物价,老师们拿着这2000多能干啥啊?”闫红新特别担心因为待遇的问题,一些优秀的老师离开机构,“说实话,就现在这点工资,人家选择离开,我真的是无话可说啊!”

另外,场地问题也让闫红新头疼不已,“眼瞅着房子这几年肯定要拆,到时候搬到哪里去,房租的钱从哪里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闫红新说无论未来有多艰难,自己也不会选择放弃,“也许最初是一时冲动开办了‘爱之旅’,但是这些年走过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甚至可以说是越来越离不开这些孩子了。因为有了他们,我已经无路可退,而且已经乐此不彼。”

北京门头沟“爱之旅”康复中心福利院所需物资  

1457680918535398.jpg

北京门头沟爱之旅康复中心

地址:北京市门头沟区冯村

联系电话:010-84639477

编辑:谷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