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妈妈.JPG
陈叶云和女儿菲菲

在海口雨润特殊儿童教育培训中心的儿童康复室,暖暖的阳光照在正教女儿拼模型的陈叶云身上,突然,女儿转头看着陈叶云的眼睛,咬字不清的发出了一声“妈……妈”。陈叶云笑意满满地望着女儿,心里温暖而幸福。

陈叶云的女儿菲菲1岁多被诊断为孤独症,在进入雨润特教前,菲菲不会说话、不会与人交流、甚至连与人对视都不会,2年前,菲菲开始进入雨润特教康复中心培训,在雨润特教老师的帮助下,菲菲如今已经可以与人对视、会简单的表达自己的诉求、可以与亲近的人简单交流,而陈叶云也逐渐从苦难与折磨中站了起来,对菲菲的未来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自闭症,听到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菲菲1岁多了还不会说话,叫她也没有反应,甚至连对视都没有。”在经过就医后,陈叶云的女儿最终被确诊为孤独症。

医生告诉她,孤独症不能完全治愈,只能采用康复训练的方式减轻病症,如果治疗不及时,孩子连基本的语言交流能力都会丧失,生活自理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当诊断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开始,陈叶云变得抑郁而绝望,甚至想过自杀:“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无法想像她长大后得遭受多大的痛苦。”陈叶云说。 从女儿被诊断为自闭症,陈叶云曾一度需要每天服中药调理身体,在那一年,陈叶云暴瘦了20多斤。

而最让陈叶云难受的是,菲菲常常有一些怪异行为,比如会不受控制的大喊大叫,比如手经常乱敲,导致双手常受伤,为防止女儿受伤,陈叶云给她的手缠上了厚厚的医用胶布,但还是没办法阻止女儿。每每遇到这种状况,陈叶云总是感到异常绝望, “她连凳子都不会坐,肚子饿了,面包放她面前都不会吃,渴了也不会自己喝水……”这些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对陈叶云来说都是一种奢望。

“康复训练让女儿的未来有了新的希望

为了让女儿得到更好的康复,2014年,陈叶云带着女儿来到雨润特教接受康复训练。从女儿进入雨润特教开始,陈叶云放弃了工作,专心带孩子进行康复训练。

在雨润特教中心,菲菲得到了包括行为、语言、生活技能等方面的学习,虽然菲菲的进步是如此之慢,以致每学习一项新技能,她都需要重复成千上百次。但庆幸的是陈叶云每一天都看到女儿在进步。


“在雨润特教,孩子接受了专业的康复训练,包括集体课和一对一的单独训练课,同时中心还对我们家长进行培训,很感谢中心的老师给予的帮助,孩子的进步包含着老师的爱心和耐心,”陈叶云感激地说。

每天康复结束回到租赁房,陈叶云都会将女儿叫到身边,按照从家长培训课上学到的培训知识,不厌其烦地教女儿发音。有时学说一个简单的字要练习上百次甚至更多。

通过中心康复训练和家庭训练双管齐下,将近一年的时间,菲菲已经可以与人对视、会简单的表达自己的诉求,甚至在老师和陈叶云的引导下,一些短句菲菲也能坚持说下来。

迟到的一声‘妈妈’”

最让陈叶云感到幸福的是,经过康复训练,女儿会喊“爸爸、妈妈”了。“别人的孩子一岁就会叫‘妈妈’了,而我孩子三岁还不会说话,那种心情是除我和丈夫之外的任何人无法理解的。”至今,陈叶云还清晰地记得今年年初的那堂特训课。

“菲菲,告诉老师,这个是谁啊?”老师指着身边的陈叶云问菲菲。“妈……妈”菲菲咬字不清的发出第一声“妈妈”,这个突如其来的幸福,让陈叶云高兴得有些眩晕,她双手紧紧将女儿揽到怀中,幸福溢满了她的胸膛。“那不仅仅是一声简单的‘妈妈’,这证明我的孩子还有希望。”

从那以后,菲菲会说的词也越来越多,“爸爸”、“爷爷”、“奶奶”、“弟弟”等,看着女儿一点点进步,陈叶云对女儿的未来也有了更多期待,“希望女儿能有生活自理的能力,能上普通学校,将来能独立生活,这样我就无憾了。”

从最初的绝望,到后来的张开双臂接纳这个特殊的孩子,陈叶云说很难分清这种转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但她知道,她会义无反顾地陪伴孩子的成长。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