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肩 女儿的天.JPG

都说爱子情深,这话一点都不假。相信,世界上没有不疼爱自己儿女的父母。在现实生活中,能让身有残疾的孩子活得充实、自信的家庭并不多,父母都想尽一切办法救助自己的残疾孩子,但却很难真正做到。叶能武今年37岁,他有一双儿女,就像老人说的那样,凑成了一个“好”字,可女儿叶欣欣的病让这个家庭好不起来,夫妻俩面对日渐长大的女儿,眼里总是饱含泪珠。对于他们来说,生活却像是梦魇,看不到希望,看不见未来。

一贫如洗残破家庭

车子停在文昌文城镇一处僻静的小院,院子里一个11岁女孩光着脚在沙地上来来回回跑。见到有陌生的面孔,她停下脚步望过来,紧紧握着用来挖沙的石片。她叫叶欣欣,童年时期便被诊断为一级精神残疾,不得不辍学回家。

二楼的其中一间出租屋就是叶欣欣的家,父亲叶能武站在阳台上张望着女儿,一脸愁容,担心她跑远了或是伤到了。走进出租屋里,家徒四壁这个词体现的淋漓尽致。两张大床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二的地方,一张折叠桌,一台老式电视和一个破旧的木衣柜,就是这个家的全部家当。

出租屋里没有一面干净的墙壁,大多被叶欣欣涂抹成一团污糟,如同叶家父母纷乱的思绪,“何止墙壁,床垫不知被她蹦坏了多少个,电视也不知被她砸坏了多少台,其他的小件东西就更不用说。” 叶能武说,重要的东西只能束之高阁,就连弟弟的奖状也只能贴到接近墙顶的位置。

女儿犯病动辄伤人

叶欣欣在两岁左右的时候,父亲叶能武发现了女儿的行为有些异常,在幼儿园里,叶欣欣总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或是自己哭自己笑,不高兴了还会打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的诊断,叶欣欣被确诊为一级精神残疾。年纪渐长的欣欣力气也慢慢变大,有时候连老师同学都会被她打伤,这让上了两年幼儿园的她只能辍学回家养病。

为了让女儿得到更加专业的治疗,今年3月,叶能武在当地残联的帮助下,将叶欣欣送到文昌市三类残疾儿童康复培训中心接受免费的康复训练,但没过多久又领回了家。她在培训中心推搡其他儿童,还把前来阻止的老师给咬伤。

“我希望老师们能接受她回去上学,因为她喜欢上学,而且上学以后病情稳定很多。”叶能武说,每次送叶欣欣去培训中心,车子还没停稳,她就迫不及待跳下车子向大门口跑去。

叶欣欣呆在家里的时候,每次发脾气都会把弟弟给打伤,叶能武说,现在她的力气越来越大,还经常会将她妈妈打伤,母亲常常被她咬的浑身是伤。“我的女儿本性是好的,每次她犯病伤了弟弟,就会举着衣架来找我,要我打她。这是她在认错啊……可我怎么舍得下得去手?”叶能武哽咽着说。

为女儿撑起一片天

现如今,叶能武在附近一家汽修厂打工,微薄的薪水要养活父母、妻子、女儿和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尽管如此,他还是想把女儿的病治好,攒了一些积蓄就带着她四处求医。

在身边所有人都对叶欣欣报以叹息的时候,这个瘦得双颊凹陷的男人依然坚信自己的女儿有朝一日可以康复。他急切地佐证自己的观点:“墙上这些看图学字的字,她都能认、都会写;电视里报天气预报的时候,她会在地图上指出听到的省市;有时候听过一首歌,只一遍她就能把调子哼出来。医生说,她在某些方面的记忆力比正常孩子强得多……”

哪怕女儿犯病,他也坚持不用药物控制,宁可用自己的肉体承受女儿的捶打和撕咬:“精神病药物具有依赖性,一旦养成服药的习惯就要终身服用,我不想我的女儿变成一个药罐子。”记得有一次,叶能武带着发烧的女儿到医院看病,因为医院疏忽导致女儿药物过敏,护女心切的他差点对医生拳脚相向。

这个做父亲的,希望通过他一点点的努力,能给女儿一个健全的身体,一个美好的明天,他希望用自己的肩膀,为女儿撑起一片天。

整个上午,叶欣欣都不知道大人们在谈论什么,只自顾拿着那块石片蹲着不断挖沙,偶尔走到危险地带就被母亲迅速抱离,只能用力发出抗拒的喊叫和挣扎。抱着她的母亲一身齿痕和淤青,似乎忘记了疼痛,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记者海南省爱心文化传播中心 润林   投稿 海南省残联)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