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08年,一条芬必得广告让很多人认识了石青华。他的家庭因一场意外而遭遇不幸,

本应接受帮助的他,却向103个流浪街头的孩子伸出双手和怀抱,给了他们一个虽不富裕却温暖的家

光爱学校:让“失落天使”的心不再流浪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4年09期   主编: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

2008年,一条芬必得广告让很多人认识了石青华。他的家庭因一场意外而遭遇不幸,本应接受帮助的他,却毅然决然地向103个流浪街头的孩子伸出双手和怀抱,给了他们一个虽然窘迫却温暖的家。

石青华,曾经一时间成为炙手可热的公益名人,人们关注他,追捧他;如今,学校创办已有十几年的时间,光环褪去的他,还在坚守当年做公益的那份质朴的初衷吗?带着这份疑惑,记者走进了位于北京顺义区南法信村的光爱学校。

“感恩, 学校少走了不少弯路……”

南法信村,靠近北六环。虽然距离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已经开通了地铁,但这里似乎成为了被繁华都市遗忘的角落,破旧、杂乱。为了节约成本,光爱学校在3年前搬到了这里。

采访当天,恰逢一个爱心团体在学校做活动。记者赶到学校的时候,并没有见到石青华。大概半小时后,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终于等来了风尘仆仆的他。

看起来岁月的历练并没有在石青华的脸上留下痕迹,他还是08年广告里的模样,甚至比实际年龄还要显得年轻些。“久等了!不好意思啊!”石青华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告诉记者,这几天正忙着与学校合作的福利企业一起销售产品,几乎没喝水,嗓子开始发炎了。

提起2008年轰动一时的公益广告,石青华淡然一笑:“现在想起来,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初我是排斥拍摄的,但想到学校发展需要让更多人了解认识我们,所以我就接受了。再后来就是不计其数的奖项和荣誉,现在看来,确实是让学校少走了不少弯路。”

 
小花今年5岁,小光头的模样更像个男孩子。徐俊星摄

小花(匿名)今年5岁,严重的烧伤令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头皮毛囊受损,小光头的模样更像个男孩子。小花不爱笑,总是怯生生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陌生人。甚至连石青华也说不清楚小花的身世,只是听说她受伤没多久就被父母遗弃了。小花是光爱学校第7个残疾孩子,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光爱学校自成立以来,已经救助了近600名离家、流浪、孤残儿童,但小花对于石青华来说,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

“小花刚被送来的时候,全身的水泡还没脱落,这样我想起了我的妻子和大儿子,他们也同样遭受过烧伤的痛苦。那时候,是我整天抱着小花,看着她身上的水泡一个个地破水、结痂、愈合……”石青华的眼眶不禁湿润起来,“幸好有很多爱心人士关注和帮助我们,小花的医药费有持续供给,她恢复得算很理想了。”由于光爱学校的社会知名度,这里的残疾孩子得到了很多关爱,这就为孩子们的医疗救助提供了保障。而这一点,在其他专门救助残疾孩子的民办机构是很难实现的,毕竟在那里“僧多肉少”,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路旭轩觉得光爱学校比家更温暖。徐俊星摄

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光爱学校,这里也一年年悄然发生着变化。教学设备的改进、孩子生活质量的提高。现在,学校有了专业的体育、美术、音乐、电脑教室,还有图书室。生活方面,每个孩子每天有一袋鲜奶。“这些都是宣传带来的效应。不然,人家不了解我们学校。”石青华说最初吃的问题,在广告播出两个月后,基本就都得到解决了。现在餐餐有肉,以前顿顿吃大白菜的历史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此外,光爱学校在2004年短期内顺利注册并建立了自己的专项基金,这是很多民办机构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近年,光爱学校得到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支持,在它下面开设了光爱学校捐助帐号,同时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大力合作,成立了光爱艺术基金,所有捐助用于光爱学校建设。由此,光爱学校的资金问题得到很大改善。

此外,光爱学校还吸引了很多志愿团队,有来自企业、学校、社会团体等不同组织的爱心人士定期来学校做志愿活动,翻地、种菜,教孩子们舞蹈、武术、做手工……不仅实实在在为学校做了很多事情,还为孩子们提供了与外界接触的机会,这些都是光爱学校无形的财富。

“靠人不如靠己”,是石青华多年的座右铭。十几年前,学校一无所有的时候,他带着孩子们一砖一瓦自己盖房,资金不够就省吃俭用一年到头只吃白菜,石青华“白菜爸爸”的称呼也因此而得名。如今,光爱学校凝聚了社会诸多爱心力量,“一呼百应”有些夸张,但“有求必应”是肯定的。但石青华并没有因此而迷失自我,放弃自我奋斗。近几年,他与一家福利企业合作,输送学校成年的孩子到企业上班,并带领孩子们进行产品销售。“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以渔,”石青华笑着告诉记者,“希望孩子们可以借这个机会找到就业的机会,同时也可以为学校带来一些资金,算是一举两得吧。”

“面对校长,我们更愿意叫他‘爸爸’”

 
孩子们凑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还是“校长爸爸”。徐俊星摄

坐轮椅的男孩名叫于德水,今年28岁,是光爱学校年纪最大的残疾孩子。于德水并不是他的真名,对他来说,被家人抛弃,真名已经没有意义。于德水说他更喜欢现在的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因为到了光爱学校,认识了校长,我才真正活得如鱼得水,真正地快乐。”

于德水患有进行性肌肉萎缩症,按照他的年龄推算,应该早已丧失大部分的行动能力。但于德水竟然上肢还可以活动,近几年,他开始迷上了创作,每天都要上网写作。于德水戏称自己是学校的“老油条”,“我是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呢?”流浪、乞讨,甚至被侮辱……“是校长改变了我,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关爱,什么是父爱,什么是家……虽然现在学校的孩子越来越多,他不可能天天有时间和我聊天,但我理解他,他太忙了,太多人需要他。”于德水一字一顿地说:“其实,我更愿意叫校长‘爸爸’,因为是他给了我重新生活的勇气,赋予了我新的生命。”

 
石青华有空就和孩子们在一起。徐俊星摄

路旭轩是个特别爱笑的人,今年24岁的他看起来顶多20岁。严重的小儿麻痹症使得他双腿重度弯曲,走起路来一摇一摆。提起石青华,小路的情绪特别激动,他告诉记者,校长不善言辞,他用实际行动去关心每一个孩子,是这群残疾孩子的好“父亲”,“他总是问我有什么需要,‘有没有吃饱’、‘洗澡了没’、‘换衣服了没’……我亲生父亲都没有这样关心过我……”小路不由地哽咽起来。

石青华听到孩子们对自己的评价,嘴角微微上扬,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这么多年,学校里来来走走也有600多个孩子了,每个孩子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而其中残疾孩子则遭受了更多的痛苦。我既然给了他们一个家,就尽可能尽到一个家长的义务。现在看起来,孩子们还是认可的,这就足够了。”

当然,石青华对孩子们的爱不是无限度的溺爱,他的精力不允许,他的理智也不允许他这么做。在生活上,石青华尽可能满足孩子们的日常需要,但并不搞特殊化。比如,有爱心人士送一些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具到学校,每个孩子都有规定的数额,残疾孩子也不例外。“对于个别孩子提出想多要一支铅笔的要求,我问清楚原因肯定会满足他,但不会额外再多给他。”石青华说,这也是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从前有个别残疾孩子因为受到特殊照顾就总觉得自己理所应当比别人多得,时间久了,他反而把自己孤立了。这样做的后果是,残疾孩子不仅不能自理自强,反而强调自己的特殊性,变得懒惰。

残疾孩子,需要更多爱和关注

石青华十分重视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和其他中小学一样,光爱学校设有语文、数学、英语、物理等文化课,也有美术、音乐、舞蹈等艺术课。师资不足是光爱学校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学校自成立以来经历了十几次搬迁,每搬一次家,都会造成教师的流失。石清华说,目前学校基础课的老师还能保证,但是一些副科的老师,非常紧缺。“我们这里对老师的要求很高,老师要和孩子同吃同住。”仅仅这一条,很多人就选择了知难而退。但是,石清华并不同意放弃这条要求,因为“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尤其是残疾孩子,需要更为细致的心理辅导,而真正的心理辅导源自于生活的细节。”

赵佳凯今年21岁,内向的他很少与人交流。儿时的一次高烧导致他的双腿无法行走,之后的一次意外又使得他的上肢严重烧伤。父母的遗弃和多年的流浪生活让这个年轻人变得孤僻,缺乏安全感。2011年7月,赵佳凯被爱心人士送到了光爱学校。石青华注意到了这个男孩,他有意识地多次和赵佳凯沟通,同时安排专门的心理辅导老师与他定时交流,终于在2个月后,男孩敞开了心扉,他告诉老师其实自己渴望靠实力融入社会,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校长,我希望可以有一技之长,将来自己能养活自己。”赵佳凯渴望的眼神深深地打动了石青华,他决定让赵佳凯学会一门技能。于是,电脑操作成为了这个行动不便的年轻人最佳的选择。由于学校缺乏专门的计算机教室,孩子只能靠自学来完成学习,即便如此,赵佳凯没有放弃,他每一天都在努力,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如今,赵佳凯已经熟练掌握了电脑修图软件,人也变得自信起来,“我希望可以从事一些修图的工作。”赵佳凯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由于缺乏老师,残疾孩子们自学计算机操作。徐俊星摄

在光爱学校,孩子们遭遇的悲剧经历千差万别,但他们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的——沦落成了街头的流浪者。面对这些“问题少年”,解决问题的过程必然是细致、复杂而长久的。而像赵佳凯这样的残疾孩子,仅仅是这些孩子中的极少数,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忽视。石青华说,“希望这些残疾孩子在学校,不仅只是吃饱穿暖,还希望他们可以最终融入社会。”

每天清晨6点,孩子们都按时起床做早操。吃过早饭后,他们就开始了一天的学习生活。在光爱学校,学龄期的残疾孩子和其他孩子一样要接受学校教育,而18岁以后的残疾孩子,光爱学校建立了电脑室,专供这些孩子学习电脑知识。“无论他们能学到多少,最起码可以学会电脑操作,以后做个打字员也可以谋生。”谈到以后孩子们的就业问题,石青华不由地眉头紧皱起来,“目前看来,这些孩子的电脑操作水平还不足以就业,而且我们也缺乏适合他们就业的信息和渠道,如果长时间拖延下去,真担心这些孩子慢慢变得丧失信心,又回到从前消沉的状态。”

“孩子们的未来光依靠一个光爱学校努力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社会的包容、接纳、帮扶,来解决孩子们融入社会的问题。”石清华说,现在他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只关心这些孩子们。即便这样对自己的孩子很亏欠,但他无怨无悔。

“光爱学校”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各类康复器具10件;

 2

家庭类、教学类玩具:娃娃类;

家具类(娃娃床或床车、衣柜或衣架、餐桌椅、操作台、灶台、沙发等);

用品类(炊具、餐具、奶瓶、模拟家电、舆洗用具、仿真食品等);

第二部分 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1 

米、面、油等

 2

二手电脑10台

 3

衣物50套

  4

卫生纸巾等

  5

二手电器、康复器械等

北京市光爱学校
地址:北京顺义区南法信村委会
联系电话:010-84639477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