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石景山区太阳花听力言语康复中心,创立于2009年9月,5年来,

倾注了吴潭所有的心血,救助贫困聋哑儿童一直是她的心愿,为此,她一直咬牙坚持至今。

“太阳花”:洒下一粒种子 收获一片阳光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4年07期   主编: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

北京夏日的一天,记者驱车赶至位于西六环外的门头沟区与石景山区的交界处,高井村2号,太阳花听力言语康复中心所在地,见到了36岁的创办人吴潭。

6年前的吴潭,曾经是时髦靓丽的私企白领,每天穿梭于CBD的楼宇之间;如今的她,宛若一泓净水,一心守护着“太阳花”,不施粉黛,却美丽依旧。

一念善心 都市白领转身做“花匠”

 
“太阳花”的聋哑孩子大多来自贫困家庭。徐俊星摄

1978年出生的吴潭是陕西人,2000年来到北京工作。由于勤奋聪慧,很快就在岗位上崭露头角。2008年,年仅30岁的吴潭已经成为某家私企的区域经理,月薪上万元。与此同时,吴潭还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美满家庭,2岁呆萌可爱的女儿和对她疼爱有加的丈夫,更是增添了数不尽的快乐和幸福。

那时,这个事业家庭双丰收的幸福女人,原本可以就这样安枕无忧地享受生活的所有美好,但她却在2008年底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惊叹的抉择——辞职,做聋儿语训。

“当时,很多朋友都不理解我的决定,都说我‘不是傻了,就是疯了……’”如今,吴潭聊起当时辞职的情景,感觉还是恍如隔日,“每天我的耳朵里充斥的都是反对声和质疑声,某个瞬间,我感觉自己都要坚持不下去了……”幸好,那时有个人坚定地站在吴潭的身后支持她。这个人,就是吴潭的爱人。

如今,吴潭的爱人胡老师也放弃了从事多年、数几十万元年薪的工作,毅然加入了“太阳花”的团队,全身心地支持妻子的工作。对于妻子当年为何要做出这样令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恐怕身为丈夫的胡老师是最有发言权的。

“就是一种积蓄已久,感动和爱心慢慢沉淀后的突然爆发……”胡老师沉默许久,一字一顿地说道。当年,由于工作的原因,吴潭接触了很多聋哑孩子和他们的家长。看着他们一个个心力憔悴,好不容易凑齐了佩戴人工耳蜗或助听器的费用,满心期待地等待奇迹的发生,却因为缺乏及时地言语康复训练,而最终导致失望而归的痛苦神情,吴潭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独享小我的快乐,她决定要尝试一次。

2008年底,辞职后的吴潭开始为筹备“太阳花”而四处奔波。没有启动资金,吴潭就偷偷取出了自己十万元的私房钱。考虑到成本有限,吴潭只能选择远郊区县便宜的房子做为教学场地。路途遥远又不能超支,吴潭就每天早出晚归,挤公交、坐地铁。饿了,随便凑乎吃一口;渴了,喝口自备的凉开水。几个月下来,原本白皙可人的白领,变得蜡黄瘦弱。而如此巨大的代价,得到的成果就是,吴潭最终找到了“太阳花”理想的生根发芽之处,位于石景山苹果园地铁附近的一个四室两厅的房子。

洒下一粒种,收获希望

 
“太阳花”倾注了吴潭所有的心血。徐俊星摄

2009年9月,“太阳花”经审批注册,正式开学了。此时,“太阳花”拥有包括吴潭在内一共有3位老师,2名重度耳聋的孩子。虽然规模不大,但在吴潭的心里,一颗代表着希望和阳光的“太阳花”种子从此种下,她期待着有朝一日“花儿”生机勃发、迎风怒放的时刻。

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公益机构带头人,吴潭不缺少信心和准备。凭借着多年职场打拼的经验,吴潭相信自己的实力和抗压能力。专业的不足,吴潭早有心理准备。“太阳花”创办之初,她走访和调研了很多同类型的民办机构,谦虚“取经”求教,此外,还买来了很多教材和相关书籍,从零开始,认真读书做笔记。在教学方面,吴潭不仅严格要求自己尽快提高相关知识,还督促其他的老师一起学习。

但是,也有吴潭意料之外的困难。最初,“太阳花”接收的2名重度耳聋孩子是全托性质的,也就是说除了负责孩子的言语康复训练外,吴潭和老师们还肩负着保姆的职责。孩子们的吃喝拉撒睡,都必须是安全的、妥当的。平时,工作日的时候,有其他老师的帮助,照顾2个不满5岁的孩子还应付得来。但是一旦有老师请假或者遇到节假日,吴潭就恨不得自己生出三头六臂来,她不得不同时兼顾老师、厨师、保姆等多个角色,常常忙到半夜才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眯一小会儿,或许过不了多久,又要爬起来给孩子喂奶。“你看吴老师,这些年都没怎么胖过,”胡老师十分佩服妻子的这份执着和付出,作为丈夫,他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即便再苦再累,身为女人,她也哭过,却从来没想过放弃。这一点,我特别佩服她。”

 
一些孩子除了听力康复外,还需要附加肢体康复的内容。徐俊星摄

最终,吴潭的坚持有了收获。一年后,在“太阳花”接受康复治疗的2个重度耳聋孩子的康复效果非常惊人,他们都从最初的与人零交流,开始咿呀学语,甚至可以与人简单交流。随后,孩子们分别回到各地幼儿园随班就读。成功的康复成果即增加了吴潭继续坚持的信心,同时也为“太阳花”吸引了更多的生源。很快,“太阳花”仅有150平米的教学空间里就迎来了近3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聋哑儿童。

“那段时间,教室里经常出现‘摩肩接踵’的情形,一室多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吴潭告诉记者,即便如此,“太阳花”对于每个孩子的康复培训丝毫没有懈怠,“我们要对得起每一位家长的信任。”

“太阳花”结合自身空间小、教学设备和师资力量有限、聋儿年龄较小等特点,精心设计了一套灵活多变、寓教于乐的教学方案,即采用“一室多用”的方法,有效利用室内空间;采用“内外兼修”的方案,充分利用社区资源,比如广场或社区幼儿园等;设计编排各种趣味游戏、文体活动、儿童短剧等方式吸引孩子在娱乐中不知不觉地主动参与到言语康复的训练中来。“国内有很多高端先进的聋儿语训先例,我们学习但并不盲目追随,”吴潭对于“太阳花”的自我定位非常清晰,“我们作为较小型的康复机构,立足于自我,求精而不求量,才能长久发展下去。”


贫困聋儿的康复是一种责任

 
康复教学是“太阳花”的重中之重。徐俊星摄

2012年9月,鉴于“太阳花”与日俱增的生源和未来机构发展的需要,中心由原来的旧址迁至现在接近西六环的高井社区,使用面积扩增至800平方米,教师13人,聋儿孩子40人。“其实,新教学区还可以接受更多的聋哑孩子,但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我们坚持教师和孩子1:3的比例。”吴潭说这样做虽然增加了机构的成本,但为了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然而事实上,为了筹备新校区,吴潭又一次倾囊而出,近40万的投入让她不得已第一次向父母张了口。

当“太阳花”在新校区的第一堂课正式开讲的时候,吴潭早已疲惫得瘫软在办公椅上,但她却格外开心,“一切都是新起点,我们的孩子终于可以在同一时间进行大小班、一对一、律动课……多个科目的康复训练了,这就是希望。”采访当天,吴潭带着记者参观了“太阳花”,这里分为上下两层区域,大概十几个房间。孩子们上课和休息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楼下,二层则是个别教室及教师休息区域。作为民办康复机构,“太阳花”的规模确实不算大,但这里整洁干净,点点滴滴无不流露出创办者的用心。

现在,“太阳花”可以同时接收日托、全托、周托或个训亲子课的聋哑儿童。园园4岁时进入“太阳花”进行康复,当时她还只会说爸爸妈妈等简单的词语。“太阳花”针对园园的具体情况制定了详细的康复计划,并安排一个老师24小时照顾园园的生活起居。4个月后,园园的进步非常大,不仅可以流利地背诵儿歌,还能主动与人交流。很快,园园就被父母送到了普通幼儿园上学了。

 
“太阳花”可以同时接收日托、全托、周托或个训亲子课的聋哑儿童。徐俊星摄

如今,“太阳花”的康复成果在石景山区早已名声在外,但作为民办机构,它同样面临着一个逃避不了的问题,就是生源大多集中在经济贫困的家庭。这些家庭集中的特点就是既急于给孩子进行康复,又拿不出费用,甚至有些家长还因此将孩子搁置在机构,一年半载也不探望。

在“太阳花”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孩子都是来自贫困家庭,这给吴潭出了一个大难题。机构要发展,没有资金肯定是寸步难行。但面对一个个渴望康复的急切的家长,吴潭又不能将他们推之门外。“我们不是慈善机构,却做了慈善之事。”吴潭说,每年减免孩子的费用就多达数十万,这的确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你看我们像这样的灯泡,一年至少要2箱,”胡老师指着“太阳花”大厅吊顶的灯泡说,“此外,房租一个月18万元,孩子一个月吃喝用至少要5000元,这还不包括24小时水电的费用……”

“但是我们不会放弃的,”吴潭说经历了“太阳花”创办最初几年的艰辛,现在的困难已经不算什么了,“当你看着孩子们一个个从‘太阳花’走出去以后,能说会唱,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期待 花儿开得更艳

 
针对每个孩子制定不同的康复计划。徐俊星摄

2013年年初,被妻子吴潭多年为聋哑儿童所付出的艰辛和执着所打动,胡老师也放弃了原有的工作加入了“太阳花”。“机构要发展,吴潭需要帮手,现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袖手旁观。”胡老师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热情开朗的性格背后有一颗感性、善良的心。

一对心怀大爱、志向相投的70后夫妻很快成为“太阳花”的黄金拍档,他们夜以继日地投入到机构不断发展的工作中,而家庭和孩子则成为他们共同的牵挂和不舍。八岁的女儿由年老的父母照顾,夫妻俩则每天早出晚归。“想想也挺对不住家人的,”胡老师的语气顿时有些低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吴潭也想弥补女儿,所以如果来得及,她晚上都会给女儿讲一个故事作为补偿。”

对于今后“太阳花”的发展规划,吴潭则希望从教学和致力于打造一个志愿者公益平台两个方面入手。康复教学的质量,永远是“太阳花”的重中之重。未来,“太阳花”不仅会大力推进本机构教学水平的发展,还将放眼全国整个聋儿康复领域。“如果有一天可以做到本行业的领头羊那当然是好事,但就目前的情况,我们还是先做好自己更实际些。”吴潭笑着说,“对于孩子来说,我们只是他们漫长人生路一段时间的过客,能把他们从不会说到可以顺利融入社会,就非常有价值了。”此外,胡老师的加入大力推动了“太阳花”的志愿者队伍的培养。“我们不希望志愿者来到这里,只是做一些低级的工作,”多年组织活动的工作经验,让胡老师在志愿者培训方面颇有感触,“‘太阳花’的志愿者活动要以有趣、有料、有意义来吸引志愿者,让他们在有规则的前提下有序进行志愿活动。这也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北京市石景山区太阳花听力言语康复中心”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声响玩具、手持玩具 游戏棋各50件;

 2

家庭类、教学类玩具:娃娃类;

家具类(娃娃床或床车、衣柜或衣架、餐桌椅、操作台、灶台、沙发等);

用品类(炊具、餐具、奶瓶、模拟家电、舆洗用具、仿真食品等);

第二部分 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1 

米、面、油等

 2

二手空调10台

 3

衣物50套

  4

卫生纸巾等

  5

二手电器、康复器械等

北京市石景山区太阳花听力言语康复中心
地址:北京石景山区高井路电厂路小学旁
联系电话:010-84639477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