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启蕊康复中心,成立于2007年11月,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半壁店村315号,专门接受0-35周岁心智障碍人士。

北京启蕊康复中心:愿生命如花儿般绽放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4年05期   主编: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

5月的一天,记者初次拜访位于东南五环的北京启蕊康复中心。恰逢机构搬迁在即,现场却忙中不乱,井然有序。9点半,课间操的铃声响起,孩子们如小鸟儿般欢快地冲到操场上,欢声笑语顿时让气氛变得沸腾起来。

而此刻,80后的教学主任廖显碧却一脸严肃地坐在二楼办公室的电脑屏幕前,认真地为第二天残疾孩子家长会做着最后的准备。“快请进!”看到记者走进来,廖显碧不好意思地拍着脑门儿道歉,“这两天忙昏了头,忘了你们要来,对不起啊!”

“启蕊”源于一份难舍的情谊

 
“启蕊”接受0-35岁的心智障碍人群进行康复。徐俊星摄

记者眼前这位年轻的教学骨干已是“启蕊”元老级的人物,从成立之初至今已有7年的时间。回想起七年来“启蕊”成长的脚步,廖显碧最感慨的就是创办人杨庆仁的执着与坚守。“最近学校忙着搬迁,快60岁的杨理几乎天天奔波与两个学校之间,眼看着人都瘦了……”廖显碧话语中透着心疼,“我们能做的就是更加努力地把好教学这一关,让杨理少操点心。”

杨庆仁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959年出生的他是那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子。但优越的成长环境并没有滋生了他的倦怠,反而杨庆仁从小就自立自强,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便下海经商,而且生意一度做得风生水起。

2004年,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与杨庆仁以合作的方式成立了启智培训教育学校。2007年,杨庆仁正式接手了该学校,但当时因资金问题,学校除了房子早已空空如也。是否继续把学校办下去,杨庆仁很矛盾。“当时,即便杨理不办学校,光把房子租出去每年也至少有几百万的收入,”廖显碧告诉记者,其实自己也是当时启智学校的老师之一,对于杨理如何抉择大伙儿都把握不准,但也有人认定杨理肯定不会接手这个烂摊子,“毕竟人家是个生意人,怎么会干这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呢?”

可谁曾想,杨庆仁最终竟然给所有人一个意外的惊喜。“还记得杨理把我们找回来第一句话说的就是,不能看着那些残疾孩子从此无处可去……”廖显碧说,正因为这句话他也义无反顾地选择留下来和杨理一起度过难关,这一干就已经有7年的时间。

 
北京启蕊康复中心的成立源于校长的一份爱心和责任。徐俊星摄

从决定要把学校继续办下去的第一天开始,杨庆仁就开始思考如何避免再走之前失败的弯路。他带领几个年轻骨干,连续几个月进行调研和教学研讨,分析问题并重新制定方案,甚至为了讨论某个环节的实施计划,顾不上吃饭和休息。“特殊教育也要适应市场的需求,”有着多年经商经验的杨庆仁大胆地提出自己的整改理念,“我们是在办学,而不是家长,既然要做,就一心一意地做事。”

2007年11月,杨庆仁带领着几个年轻教师重新把校舍粉刷一新。“让每一个走进这里的残疾孩子都像花儿般绽放自己的美丽”,于是“北京启蕊康复中心”正式成立了。

多元化融合教育的先行者

“康复无非就是让残疾孩子进行功能训练,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这是人们对于康复机构的传统观念,但‘启蕊’要做的绝非如此。”廖显碧告诉记者,“启蕊”成立之初,就致力于让残疾孩子最终可以融入社会的目标而努力。多年来,杨庆仁带领着教师队伍为此而不断探索创新。

毋庸置疑,“启蕊”拥有专业的康复治疗水平。在“启蕊”,0-35岁的各类发展障碍人士按照年龄分为幼儿部(0-7岁)、治疗部(8-13岁)、初中部(14-16岁)及职教部(17-35岁),并按照个体差异,分别给予作业治疗(OT)、物理治疗(PT)、按摩、理疗、水疗、语言治疗(ST)、音乐治疗等多方位的定时定量治疗。“我们机构招收的残疾孩子,一般都是中度残疾,这也为后期进行融合教育奠定了基础。”廖显碧充满自信地说:“在传统康复治疗方面,我们很有信心,而且收效很好,不夸张地说90%以上的孩子都有不同程度地功能康复效果。”

但“启蕊”并没有满足现状。从2008年开始,“启蕊”经过多方调研,开始引进国外先进的融合教育理念,“只有让孩子将来有一天可以融入社会,这才是‘启蕊’的希望,”廖显碧向记者介绍,2009年“启蕊”筹建了普通幼儿园,2010年又与春雷打工子弟小学签订了“融合教育——千里行”项目的协议,将该小学引进“启蕊”。

 
“启蕊 ”为接受融合教育的重度残疾孩子配备一名教师陪读。徐俊星摄

目前就读于春雷小学二年级的小姑娘小娟(匿名)从入学的第一堂课起,就知道自己的六年小学生活要与一些残疾孩子一起成长。面对陌生的记者,小姑娘还显得有些拘束和紧张:“和残疾同学在一起,我体会到了帮助他人的快乐,我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小女孩的声音清脆而低柔,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满的都是童真。

“所有普通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在入学时都会被告知,会与残疾孩子在一起,现在推广得不错,包括家长和孩子都接受这个情况,”廖显碧说,“但最初,我们经历了一段比较艰难的磨合期。”2009年,廖显碧最早在普通幼儿园里推广融合教育,将11名正常孩子和3、4名残疾孩子安排在一起做游戏。之后的几天,廖显碧的办公室外总会有情绪激动的家长堵门。“我有段时间也很困惑,为什么这么好的理念却推广不下去呢?”廖显碧说那段时间他满脑子都是在想如何与家长沟通,好几次都回家坐过了站。“有情绪是说明有理解的误区,而打开心结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于是,廖显碧在一次家长会上,安排了正常孩子家长与残疾孩子家长一同参加。会上,廖显碧播放了一段孩子们在学校进行融合教育的照片和视频,当孩子们欢乐的笑声和纯真的笑脸出现在大屏幕的时候,所有的家长都落泪了。“那一刻,我就知道,融合教育的脚步已经走进了家长们的心。”廖显碧说,之后融合教育渐渐被大家接受,到后来,已经成为“启蕊”的招牌了。

 
音乐课是很好的融合教育课程。徐俊星摄

如今,“启蕊”经过多年的探索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善的多元化融合教育体系,即根据每个残疾孩子的情况,以全日制基础教育课程、小组教育、小组治疗、一对一治疗等方式,制定一套最适合他的融合教育方案。7岁的乐乐(匿名)是轻度脑瘫,通过几年在“启蕊”的学前康复教育,乐乐的语言和肢体康复情况非常好,他可以独自与人沟通并照顾自己的日常生活,于是,2014年9月,乐乐即将进入春雷小学,成为一名普校的学生。在“启蕊”,像乐乐这样各方面条件符合直升普校的残疾孩子,是廖显碧最骄傲和欣慰的学生。“但事实上,大多数残疾孩子的情况比较复杂,”廖显碧告诉记者,多元化融合教育对此作了更细致地划分。

对于难以达到进入普校的残疾孩子被划入“治疗部”,进行反融合的教育方式,即定期组织普校的孩子以小组的方式邀请“治疗部”的孩子做游戏。另外,对于部分学习能力较强,但自理能力较差的残疾孩子,比如部分脑瘫孩子的大脑发育很好,但肢体协调能力较差,无法照顾自己,那么这些残疾孩子将接受部分融合教育,即参与普校孩子的知识课教育,同时也参与残疾孩子的康复治疗课程。其次,对于自理能力还可以,但学习能力较差的残疾孩子,即安排他/她参与普校孩子的体育课,而参与治疗部的特殊教育。“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大融合’教育形式,”廖显碧骄傲地说这个创意是集“启蕊”众人智慧的决策,“就是每周五下午,在普校挑选一个班邀请所有残疾孩子一起做游戏,现在看起来效果很好。”

深入探索社区居家生活模式

 
启蕊针对每个孩子的不同情况安排不同课程。徐俊星摄

16岁以上大龄残疾孩子的继续教育,是目前国内众多康复机构挠头的难题。“启蕊”率先在国内尝试“社区居家生活教育模式”,即将大龄残疾孩子放入社区,在日常生活中教会他们如何融入社会,如何参与居家生活。

2008年,“启蕊”大胆地在机构对面的居民小区租下了一套70平米的房子,带着4名16岁以上的大龄残疾孩子,其中有自闭症和智障患者,开始尝试社区居家生活模式的教学。这些孩子,平时除了在“启蕊”8小时的教学康复外,下课后回到“家”,便在老师的带领下进行居家生活能力的训练。“咱们人都得吃喝拉撒,其实,居家生活教育就是培养残疾孩子的这些能力,”廖显碧掰着手指头一一向记者介绍,“比如,带孩子们去菜场买菜、去银行存钱、去理发……”

初次的尝试,竟然带来了意外的收获。最初参与社区居家生活教育的4个孩子,都在之后的2、3个月内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康复效果。于是,2009年,“启蕊”在燕郊的一个居民小区,专门租下了2套130平米的房子,接受7名大龄残疾孩子在专业社工的带领下进行更深一步地居家生活康复。2011年初,积累了大量经验的“启蕊”正式在燕郊的意华小区开设了“燕郊青年阳光社区之家”,专门接受16岁以上各类残疾障碍人士,提供由机构康复转向社区化家庭式的服务,培养他们居家生活、自我管理、简单参与工作及休闲生活的能力。

 
参与社区居家模式康复的孩子每天在学校里接受8小时的课程辅导。徐俊星摄

来自河南,患有脑瘫、智障多重残疾的亮亮(匿名),现在已经23岁了。4年前,刚来“启蕊”的时候,亮亮语言能力和行动能力都很差,无法自主与人沟通,还经常拉裤子,“这个孩子我们安排他进行社区康复,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就有很大的变化,”廖显碧兴奋地告诉记者,现在再去看亮亮的时候,他已经可以主动地与人打招呼,而且也不再拉裤子了,“虽然,像这样的残疾孩子‘启蕊’要安排一个老师专门对他进行一对一地指导,但这些付出,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

对于目前“启蕊”在融合教育方面所做的成绩,廖显碧作为教学主管,既欣慰又充满遗憾。欣慰的是,“启蕊”这些年所做的种种尝试,都获得了成效,而且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可;遗憾的是,“为什么北京这么发达文明的城市,不能将融合教育普及到中心城区呢?”谈到这点,廖显碧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虽然一些中心城区的学校做了一些尝试,但事实上,‘融合’只做到了10%而已,太多可以有机会融入普校的残疾孩子只能被困于家庭。”

未来 认定方向继续远航

“启蕊”从2007年成立至今,“七年之痒”并没有消磨掉她的活力和热情,反而更加锐意进取、激情勃发。“启蕊”把团队培养放在首位,多年来致力于培养优秀的年轻骨干,为机构的高水平教学和科学的管理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我刚到‘启蕊’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小子,一说话就脸红,”如今干练、侃侃而谈的廖显碧将成长的功劳都归于‘启蕊’,“是杨理给了我们很大的锻炼空间,现在即便是几百人的活动,我也可以应对自如。”

“启蕊”针对每个青年教师的特长,给予充分磨练的机会,像廖显碧这样学习特教科班出身的教师,“启蕊”将教学的重任赋予年轻人,让他们大胆创新,融合教育和社区居家教育模式等先进的特教教育理念就是这些年轻人积极探索的结果。如今“启蕊”90%的教职工都是80后的年轻人,如此年轻而有活力的团队也成为了机构一大亮点。

 
“启蕊”在重视儿童培养的同时,也重视教师队伍的培养。徐俊星摄 

此外,“启蕊”每年会组织年轻骨干教师到国外学习先进的特教理念,从2011年至今已经出访英国、日本等多个国家,“闭关自守只能等待落后,杨理总是鼓励我们走出去,多听、多看、多学习……”廖显碧骄傲地说:“目前在国内,我们可以自信地说虽然‘启蕊’是民非机构,但我们的脚步并不落后,我们这里80%的教师都有过出国学习的经历,这对于我们团队的成长非常重要。”

对于人才培养,“启蕊”还有自己的“助苗计划”,即对在校毕业生进行提前上岗培训和考核。目前,“启蕊”与国内多个特教专业院校达成合作计划,即筛选优秀的应届毕业生到“启蕊”进行为期半年的实习,实习期结束后再进行择优录取。2014年,“启蕊”还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达成了合作意向,每年“启蕊”投入10万元用于教师培养。“优秀的教师队伍就是‘启蕊’的生命之源,只有好的教师团队,才能让‘启蕊’永保青春嘛!”说到这里,廖显碧的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起来。

与此同时,“启蕊”还十分重视国内特教行业的合作与互动。从2007年至今,“启蕊”连续三年主办了三届“中国发展障碍儿童研讨会”,在同行业机构中赢得了赞誉和肯定。未来三年,“启蕊”将进一步拓展特教教学的研发工作。“我们有这个实力和信心,以多年来‘启蕊’在融合教育和社区居家教育方面探索的经验为蓝本,给更多康复机构提供学习的资料,”廖显碧笑着说,“其实,这个想法也是杨理的愿望,如果有一天国内大多数康复机构能用上我们‘启蕊’编写的康复资料,那就是最大的荣幸了!”

“北京启蕊康复中心”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声响玩具、手持玩具 游戏棋各50件;

 2

家庭类、教学类玩具:娃娃类;家具类(娃娃床或床车、衣柜或衣架、餐桌椅、操作台、灶台、沙发等);用品类(炊具、餐具、奶瓶、模拟家电、舆洗用具、仿真食品等);

第二部分 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1 

米、面、油等

 2

二手空调50台

 3

衣物100套

  4

卫生纸巾等

  5

二手电器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半壁店村315号  
联系电话:010-84639477转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