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爱之家”,是一个关于普通凡人做公益的故事。

恒爱之家:爱心路上的“温暖小站”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4年03期    主编: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

驱车近50公里的路程,北京大兴区旧宫美然家园8号楼1单元103室的“恒爱之家”,正是记者此次采访的目的地。小区的门卫听说是去恒爱之家,竟然免受停车费,顿时令记者心头一暖。于是,更加期待早一点见到采访的主人公,10个孤残宝贝们和他们的“妈妈”焦立曼。

彷徨无助时,竟然“柳暗花明”


然然是上周刚被送来的唐氏宝宝。徐俊星摄
        没想到,终于找到了期待许久的“103”时,却吃了个“闭门羹”。记者敲了近5分钟的房门,竟然无人应答。倒是屋中不时地传出此起彼伏婴儿的哭声,让记者坚定自己的判断肯定没有错

      “是焦姐吗?您在家吗?”记者打通了焦立曼的电话。

      “是的,在家,在家!”随着电话那头的应答声越来越近,103的房门终于被打开了。一位梳着披肩长发,笑脸盈盈的女子怀中抱着一个乖宝,一手接着电话出现在记者的面前。

       焦立曼本人,比记者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模样年轻很多,非常随和,朴实得好似一位邻家大姐。就在一个星期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记者在北京卫视的一档节目中看到了关于焦立娟和“恒爱之家”需要救助的报道,于是促成了此次的采访。

       焦立曼告诉记者,自从北京卫视做了报道,“恒爱之家”这几天迎来了很多热情的爱心人士,“大家都从四面八方赶来,给孩子们送来尿不湿、奶粉、衣物……终于,可以暂时度过难关了……”焦立曼指着阳台上堆起的好几摞救助物资,脸上露出了笑容,“孩子们的情况得到改善,我感觉自己也活过来。”

阳台一角堆满了最近爱心人士送来的物资。徐俊星摄
        然而,仅在一个月之前,“恒爱之家”曾一度面临关闭的困境。
       
       2014年的新年对于焦立曼来说,与快乐无关。

       “恒爱之家”成立半年来,4个残疾宝宝的日常开销一直靠微薄的爱心捐助勉强维系着。年前,白天焦立曼要上班,下班后顾不上回家就奔“恒爱之家”和仅有的一位阿姨替换着照顾宝宝。然而,新年到了,阿姨也要回家过年。于是,春节假期就成了焦立曼度日如年的“年关”。

       焦立曼没有来不及给心爱的女儿买一身过年的新衣,和家人一起吃一顿热乎的团圆饭,就一头扎在“恒爱之家”一心守护着4个残疾宝宝。“那段时间,用天昏地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焦立曼说,“孩子都小,都是月娃子,一分钟也离不开人。不是这个饿了,就是那个渴了,要不就是拉了、尿了……”担心孩子的哭声影响邻居,焦立娟总是第一时间解决宝宝们出现的所有突发状况。整整半个月的时间,焦立曼忙碌得分不清黑天白昼,经常累得抓着宝宝们的脚丫迷糊一会儿就又得马不停蹄地继续忙碌着。

       “其实,带孩子辛苦都没什么,最难的就是眼看着孩子们要用的尿不湿和奶粉一天天地减少,心里没底啊!”终于,在2014年 3月的一天,看着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宝宝们,焦立曼彻夜难眠。

       “孩子们的用品已经坚持不了一个星期了,我该怎么办?” 3月 2 日 临晨2 点,焦立曼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出一条求助信息。

     “当时真的走投无路了,我觉得已经坚持不下去了。”焦立曼说看着孩子们像天使一样安静甜蜜地睡在身旁,简直心如刀割,“发出这条信息,就想着一切听天由命吧!”

      没想到,很快有了回信。朋友圈里有一个熟知的爱心朋友得到消息后,立刻回复要寄一批奶粉和尿不湿过来。又过了不到24小时,10个、20个……爱心电话打了过来……

爱,始于脚下



“恒爱之家”的宝宝年龄虽小,但一见到焦妈妈立刻笑颜逐开。徐俊星摄
        “‘恒爱之家’是属于所有爱心人士的,没有他们,我和孩子们不会走到今天。”焦立曼感慨地说:“我就是个普通人,做了点普通的事儿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借救助之名让自己出名成为明星,我就想为孩子们做点事。”

        事实上,媒体的力量超乎了焦立曼最初的想象。而对于由此而带来的爱心救助,焦立曼表示内心只有感恩。在记者与焦立娟见面的短短几个小时里,焦立曼的电话时不时会有人慕名打来,对此,焦立曼的头脑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清醒。“每个爱心人士的姓名和捐助的物资我都会记录下来,定期我也会公布在‘恒爱之家’的网页或我自己的微信里,”焦立曼告诉记者,“我要对每一个关爱孩子的人们负责,这样也对得住大家的信任。”

        其实,“恒爱之家”并非焦立曼的偶然之举,她坚持做公益已经有4个年头了。

       这个消息是记者采访当天和焦立曼聊天时无意中得知的。焦立曼一直没有对媒体提起自己之前的公益活动,是觉得一切都是她作为一个普通人做了些力所能及的的好事而已。“千万别把我写成什么慈善家之类的啊,我就是个普通人,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挺多的。”

“恒爱之家”目前有10个残疾宝宝,狭小的房间里摆满了婴儿床。徐俊星摄
        1974年出生的焦立曼是河北唐山人。2006年之前,她一直都在老家,过着和所有女人一样的生活,工作、结婚、生子。在农村信用社工作,对于整日劳作田间的农民们来说,是个肥得流油的香馍馍。但对于结婚以来,一直两地分居的焦立娟来说,家庭团聚才是最重要的。于是,2006年春天,焦立曼来到了北京。

        因为有财会方面的特长,焦立曼没费功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三点一式的生活,虽然平淡却因得来不易而显得很珍贵、很幸福。渐渐的,焦立娟熟悉了北京的生活,开始琢磨着空闲之余做些什么。

       此时,电视广播里时不时播出的关于爱心救助的新闻和节目引起了焦立曼的注意。“看着那么多好心人帮助一些残疾孩子,我觉得自己也热血沸腾了,”焦立曼并不是说说而已。从2010年开始,焦立曼先是跟着一些爱心团体到一些孤儿院做志愿者,为残疾孩子们做些力所能及的的事情。慢慢的,接触多了,焦立曼了解到很多偏僻地区的孤儿院或者贫困家庭的残疾孩子因为缺少信息和资金,延误了残疾孩子康复的最佳时期,最终导致终身残疾的消息后,焦立娟决定要行动起来。

        因为之前做救助积累了一些爱心团体的资源,焦立曼觉得可以把救助做得更深入一些。于是,2010年底,她在大兴租了一个农村小院开始集中救助一些家庭困难来京给残疾孩子做治疗的家庭。

甘愿做爱心接力途中的“温暖小站”



“恒爱之家”都是年龄较小的宝宝,所以阿姨寸步不离地守候着他们。徐俊星摄
        最初,就是为这些家庭提供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和住所,另外,焦立曼组织一些临时的爱心捐助,为这些家庭捐助一些治疗所需的费用。渐渐的,随着小院的名气越来越大,赶来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最终,促使了“恒博十元计划”的“诞生”。

       那是2011年的10份月左右,同时有5个残疾情况不同的孩子急需救助。“一个是脑积水,一个是罕见的皮肤病,还有一个是脊柱侧弯……”虽然时隔几年,如今焦立曼对当时的情形依然记忆犹新,“之前我做的救助都是零散的,但突然有5个孩子需要帮助,我有点手足无措了。于是,我想到做这个计划。”

      “恒”,是持久的意思;“博”,是取爱心行动需要有博大的胸怀之意;“十元计划”,就是希望救助可以积少成多,做人人都能善事。“恒博十元计划”没有辜负焦立娟对它的期待。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5个孩子32万的治疗费用就凑齐了。此次活动,赢得了爱心朋友们对焦立曼的认可,同时也激发了她坚持做公益的信心和决心。

“恒爱之家”临时租用的民宅,费用不菲。徐俊星摄
       “恒爱之家”正是焦立曼坚持做公益的成果之一。

        2013年11月16日,是焦立曼第一次见到秀美的日子。“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焦立曼告诉记者,正是因为有了秀美这第一个孩子,才会有了之后的“恒爱之家”。一切都是缘分。

       当时焦立曼得知河南平顶山福利院有残疾孩子需要救助,于是赶了一夜的火车来到医院。在医院的ICU病房里,焦立曼见到了仅有3个月的小秀美。大大的眼睛乌溜溜像葡萄一样,小嘴巴粉嘟嘟,特别可爱。但唯一的缺憾就是孩子的脑袋看起来好像吹足气的气球一样,圆鼓鼓得透着亮。当时,焦立曼被告知,秀美得了严重的脑积水,而且病情恶化严重,如果不及时做治疗可能导致瘫痪或智障。

       心急的焦立曼立刻决定把秀美抱回北京做治疗。当天晚上,焦立曼独自一人抱着还在襁褓里发烧的秀美踏上了回北京的火车。“当时我心里也没底,孩子还在发烧,而且已经一天不吃不喝了,万一有个意外,哎……”焦立曼回忆当时的情况,还觉得有些后怕,“可没想到,秀美真争气。一到火车站,这孩子就开始吃奶了。所以啊,我就更坚定要把她带回北京了。”

        第二天,焦立曼带着孩子一到北京,就在爱心妈妈们的帮助下,直接赶到北京航空总医院做治疗。头部开洞,埋管,引流……秀美在医院治疗了不到2个月,花费了近5万元的治疗费。在焦立曼和很多爱心妈妈的帮助下,小秀美终于在2014年1月8号出院了!

       秀美的成功救治再一次增添了焦立曼做公益的信心。而焦立曼的知名度也得到进一步地扩大。随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又有3个残疾孤儿被送到了焦立曼的手上。于是,宝宝们有了属于他们的新家——“恒爱之家”。

期待明天


       记者采访焦立曼的上一个星期,河南南阳孤儿院又给“恒爱之家”送来6个需要康复治疗的残疾宝宝。“你看,这些小床都是爱心人士送来的,之前孩子们用的都是我和别人借来或是在小区里捡的,”焦立曼对新来的宝宝们充满信心,“这些孩子在这里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最近,焦立曼又新聘用了2位阿姨帮忙。白天,焦立曼还在坚持工作,晚上下班后,她依然是第一时间赶到“恒爱之家”照看宝宝。对于工作和做公益,焦立娟有自己的打算:“工作是我这么多年来坚持做公益的保障,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而‘恒爱之家’的未来,需要更多时间来照料的时候,我会考虑请专业人士或团队来帮忙,毕竟一己之力是有限的。”

采访中,焦立曼不时接到爱心人士的电话。徐俊星摄
        现在“恒爱之家”面临的最大困难还是资金问题。每个月10个宝宝的奶粉需要7、80桶,尿不湿一天就需要100片,另外,阿姨们的工资一个月近1万元,还有一个月5000元的房租(不包括水电)。除此之外,孩子们的治疗费用也是个大缺口。“宝宝来到这个家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进行康复。这期间,需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身体调理期。”焦立曼说,“也就是说,孩子治疗费和生活费都需要我们来解决。现在粗略地估算,一个孩子至少需要投入10万元。”

       焦立曼还告诉记者,令她很头痛的问题就是“恒爱之家”的注册问题。如果“恒爱之家”需要长久地发展下去,注册是必经之路。而作为一个刚起步的民间机构,想获得合法的身份是个十分复杂而繁琐的事情。需要时间、人脉和机遇等很多因素。“对于这方面,我还缺乏经验,现在有点摸不着头脑。”

       当然,和所有民非机构一样,“恒爱之家”还面临人员、场所等诸多困难。对此,焦立曼很坦然,“困难是永远逃避不了的,只能面对。我坚信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改变不了孩子们被遗弃的命运,但我们可以改变他们被遗弃后的人生。’让这些折翼天使们重新获得幸福的新生,这就足够了。”
“恒爱之家”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声响玩具、手持玩具 游戏棋各30件;

 2

家庭类玩具:娃娃类;家具类(娃娃床或床车、衣柜或衣架、餐桌椅、操作台、灶台、沙发等);用品类(炊具、餐具、奶瓶、模拟家电、舆洗用具、仿真食品等);

第二部分 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1 

奶粉7、80桶/月

 2

尿不湿100片/天

 3

衣物100套

  4

床品20套

  5

湿纸巾、棉签等婴儿用品10包/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乡郎辛庄北路58号扬州水乡静雅园3058
联系电话:010-84639477转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