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犟妈”押房贴钱办厂 与10名智残工同甘共苦8年.
 

武汉“犟妈”:将心比心 十“子”连心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3年10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

武汉“犟妈”的采访,纯属偶然,之前还因不熟悉引发了一个小笑话。采访之初,朋友电话里提到“犟妈”,由于中国汉语言文化博大精深,音同字不同的汉字太多,故记者误以为是“酱妈”,在百度里苦苦搜索愣是收获全无,心中不免有些嘀咕“这采访靠谱吗?”

10月中旬的一天,带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记者登上了G32开往湖北的列车,做好空手而归的打算。

“犟妈”就这样悄悄地出现了

 
“犟妈”易勤。(本人供图)

采访“犟妈”当天,正赶上武汉降温,记者一路打着喷嚏跟随着当地的朋友来到采访地点。车子在一个不起眼的巷口停了下来,“就在这里,”朋友指着一扇小铁门说。

沿着狭窄的楼梯直通而上,看得出这是一个年头很久的老房子,楼梯的扶手都已斑驳掉漆,窗户还是老式的红漆木框。来到二层,是车间的入口。

 
每天工人们都严格遵守清洁流程。徐俊星摄 

“这里是我们的清洁室,工人们进入车间必须进行全方位的清洁。”厂子的陪同人员向大家讲解。“别看这个流程很简单,就是换衣服、洗手、风干等,但因为我们这里的职工都是智残人,所以简单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不简单的事情。”

厂房里非常干净,从地面、玻璃到洗手台、操作间……几乎每一个的角落都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工人们早已熟悉了工作的每一个环节,为了避免人员拥挤,他们都分成几个小组来依次完成换衣服、清洁、进入工作间等流程。

“洗手消毒说五遍就是五遍,从不打折扣。换完工服,两个人之间要相互摘掉对方身上的细小纤维和毛发,半根头发他们都能看到。他们会拿出食品袋对着光看,一点毛点都能指出来。你见过健全职工们相互检举不洗手的吗?”厂里的陪同人员笑着说,“我们这里就会毫不留情地指出对方的问题,而这一点是健全人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们的食品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在工厂里,一份份质检合格报告书,一块块“食品安全示范企业”牌匾正是对这群智残工人们最好的肯定。

 
食品安全是企业生存的保障,大家都铭记于心。徐俊星摄

“小勇,把手的背面再洗一遍。”

“还有,明明,你的扣子没寄好,过来我给你重扣一遍。”

“马霖,你先把地擦一遍,记得水池里别积水啊……”

“……”

在工人们按序清洁的时候,在队伍里有一个瘦小的身影不停地穿梭来去,声音很轻柔,但执行力却很强,话到之处,工人们都十分配合。

“这就是‘犟妈’,”一直陪同参观的男子脸上露出笑容,还有点羞涩:“我们是两口子。”

“欢迎你们,车间里事情比较多,没有亲自接你们,不好意思了。”“犟妈”摘下口罩,操着一口武汉普通话,一说话脸就微微泛红起来,一看就知道是个实在人。由于长年的操劳,40多岁的她眼角布满了细纹,视力提前老化,脖子上一直挂着一幅老花镜,样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上好几岁。

“为了这些孩子,我要守住这个‘家’”

“目前咱们生产的酸梅膏和糕点,已经进入北上广一线城市和武汉中百超市等一流卖场了呢!”“犟妈”易勤特别骄傲地向记者夸赞着自己的智残工人们,“这十个孩子都挺争气的,虽然有时候有些调皮,但工作起来都很认真的。”

在东方红食品福利厂里的十名智残员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都来自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生长环境,不同的境遇却同样遭受了一样的待遇,职场歧视。

2012年6月,在东方红工作两年的马霖,到武昌一家超市应聘时落选。马霖的父亲怀疑店方有意刁难,与店长理论时一时失手动刀伤人,在赔偿10万元后,被判三缓三。第二天,一直放心不下的易勤就把马霖接回了福利厂。走进车间的一刹那,马霖抱着“犟妈”易勤大哭起来,“看着马霖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就决定让孩子就这么一直跟着我了,好歹是个照应。”说起旧事,易勤还是有些激动,眼圈也有些湿润。 

 
“犟妈”在车间里手把手教智残工人整理原料。徐俊星摄

黄伟是个性格要强的小伙子。没来福利厂之前,他靠着给亲戚做些家务挣点零用钱,但他总觉得这样有靠人救济之嫌,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所以一直琢磨着找份正经工作。

2008年,武汉一家工厂招收残疾人。黄伟兴致勃勃地赶去应聘,但对方一句“智力残疾人不在招收范围内”将他拒之门外。“同样是残疾人,为什么不要我?”黄伟很生气,感觉自尊心受了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每天蹲在家里阳台上发呆,甚至经常对家人发脾气。后来,在残联的推荐下,“犟妈”见到了黄伟,小伙子很勤快,说话也实在,“您看我有手有脚,除了干活比别人慢,其他一点不比别人差,您就让我留下吧,我保证不掉队!”看着黄伟一本正经的样子,易勤被逗乐了,觉得这孩子挺可爱,“那咱们就试试看吧”。从此,黄伟成为了福利厂的一员。

“犟妈”易勤聊起厂里的这十个孩子就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滔滔不绝起来,她伸出自己的双手,笑着说:“这十个孩子就像我的十个手指一样,每一个都是我的‘心头肉’,哪个我也放不下啊。” 

 
智残职工会因为争抢一把拖把而产生摩擦,因此车间为每个人都配了拖把。徐俊星摄

1999年,武汉市拖拉机厂倒闭,易勤买断工龄后来到了东方红。当时厂里还有健全职工,也有肢体残疾职工。慢慢地,残联逐渐介绍一些智残人进厂工作,有的工人觉得智残职工工作量少,但工资却和他们差不太多,于是渐渐地产生矛盾,离开了福利厂,最终厂里全部都是智残员工,而此时,易勤也走到了福利厂的领导岗位。

此时,易勤面临一个选择,是提高生产效率,辞退残疾职工,还是带着这帮残疾人一起吃苦。易勤的答案十分肯定:“为了给这些孩子一个家,我也得好好守着他们。”

献爱心不是喊喊口号而已,她倾家荡产坚守8年

 
“犟妈”的爱人和工人们进行心理沟通。徐俊星摄

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福利厂的经营状况还是下滑。“东方红”品牌以其高品质的产品赢得了市场的认可,智残职工都兢兢业业的工作,为什么会出现逐年亏损的情况呢?

记者做了分析,产品的成本除了原材料的支出外,福利厂最大的支出就是职工的工资。目前,福利厂每个智残职工有1100元的工资,加上600多元的“五险”,每名职工每月支出有1600左右。此外,智残职工的工作效率只有健全职工的五分之一,这无疑也增加了企业的负担。因此,虽然国家对福利企业有退税,但每年仍需填补十多万的缺口,日积月累,福利厂的经济状况呈现入不敷出的恶性循环。

面对困境,易勤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把汉阳一套30平方米的老房卖掉,换了6万元补贴到厂里。“如果不贴钱,厂子就可能难以维持,这些孩子该怎么办呢?”每天和智残员工朝夕相处,“犟妈”发现自己已经对他们视如己出,她不忍心看到孩子们有一天流落街头。

随着福利厂的亏损日益增加,无奈之下,2007年,易勤又将位于复兴村的第二套房子抵押了20万,用于原料购买和工人工资。如今,“犟妈”一家三口蜗居在工厂一间10平米的工作室里。对于这些,“犟妈”从来没有后悔过。福利厂的账目显示,虽然当年全厂的销售收入有95万,但亏损额仍有5.5万。8年来,工厂总共亏损了近80万元。

 
“犟妈”带领10个智残孩子闯出了自己的品牌。徐俊星摄

2012年,易勤开始第一次找工人家属借钱。职工家长胡民随即借了1万元,没想到很快厂里不但将本金归还还按照银行利息多还了900元。“无论如何,在困难的时候得到理解和支持,我们都不能忘记。”易勤总是把困难都留给自己,在她看来残疾家庭面临的困境比她要多得多。

在“犟妈”接手福利厂的8年,无论厂里经济有多困难,每个月20号左右,职工们都会按时收到工资,一分不少。“工人们都是在拼命工作,我们怎么能拖欠工资呢?”“犟妈”的犟脾气真的很硬。 

 
工人们认真进行糕点包装。徐俊星摄

为了维持工厂的运转,每天凌晨5点半,“犟妈”就准时起床。换上工服,戴口罩,穿布鞋,洗手消毒,开始一天的忙碌。

为了赶在工人们上班前把原料整理好,“犟妈”和丈夫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工作。20多公斤一箱的米粉,“犟妈”干起活来一点不输给男人。称重、倒模、压平,车间里,两个瘦弱的身躯在灯光下晃动。

长年的劳累,“犟妈”的左脚小指生出了厚厚的老茧。几年下来,老茧发展呈硬块增生,鞋子一上脚就生疼。她就想出一个办法,在每双新鞋左边剪开一个长条窟窿,以减少脚趾的疼痛。如今,这样的鞋子,易勤有十几双。

现在,女儿也被“犟妈”拉进工厂里帮忙。24岁的小姑娘,年轻有为,进入社会有很多就业的机会,但“犟妈”硬是让女儿过来试试,“我现在需要帮手,又拿不出工资,只能让女儿委屈一下了。”

“既然没有退路,就只管往前冲吧”

 
如今,“犟妈”一家蜗居在10平米的小房间。(本人供图)

如今,“犟妈”的事迹在武汉当地已经广为人知,很多媒体都在跟踪报道她。有一些实力雄厚的企业找到“犟妈”答应帮助企业走出困境,但提出的条件是辞退智残职工,重新招收健全职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犟妈”又犯起了“犟”脾气,“八年最困难的时候都走过来了,我现在更不放弃了。”

29岁的周雷是个孤儿,也是“犟妈”最放心不下的孩子之一。周雷总是第一时间把工资全部都花光,然后开始到处借钱。易勤发现问题后,就每月把周雷的日常吃饭的钱留下后,剩余的钱亲自交给周雷爷爷保管。从此以后,每天下班后“犟妈”又多了一份工作就是带着周雷吃饭。“一顿饭十几块钱,每个月周雷还能剩下不少零花钱呢。”逢年过节,“犟妈”都像妈妈一样带着周雷去买新衣服,现在周雷见面都搂着易勤的脖子喊“干妈、干妈!”

无论福利厂的经济状况如何困难,“犟妈”从来都没有亏待过这群智残职工。工人们除了每周双休外还享有两段长假。春节要提前三五天放假,过了正月十五再上班,暑假则更长,从八月中旬放假到十月的生产季开始。休息期间,工人工资分文不少。如果生产太忙,工人们周末加班还会有加班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就没有选择,只能坚持下去。”“犟妈”易勤说她特别想把企业办得更大,这样就可以养活更多人了。“我一直想借钱,找新的厂房,购买新设备,一直干到自己干不动了,只要尽力过,我就知足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