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星”培训园是一个90后花样女孩创办的自闭症康复机构,“用心灵最深的爱呵护每一个‘星星的孩子’”是她一直坚守的承诺,
 

“灵星”:一个90后女孩的“星”语“星”愿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3年7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生活中的李小姣青春时尚。(本人供图)

7月初的一天,记者坐高铁到达山西太原,如约奔赴一周前敲定的“灵星”之约。刚下火车,竟然突袭一场瓢泼大雨,道路泥泞湿滑,空气却顿时清新了很多。

据说,记者赶上了今年太原最大的一场暴雨。看不到雨滴的模样,雨水还没来得及连成线,便一口气从天上倾泻而下。记者的脚下也好似抹了油,一个不小心险些摔倒,于是立刻加快了脚步,心里更是恨不得马上见到“灵星”之约的佳人,一个90后花季女孩李小姣。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12个自闭症孩子的“妈妈”。

90后女孩与“星宝贝”的特殊缘分

“灵星”训练园位于太原市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内,租来的四室两厅显得有些简陋。

“快请进,雨很大,淋着了吧?”刚推开“灵星”的大门,一个身穿红色条纹上衣、黑色短裙的靓丽女孩笑脸盈盈地走了过来,眼睛乌黑透亮充满了青春的朝气,“我就是李小姣,欢迎你!”

女孩,落落大方,言行举止有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沉稳和冷静。

 
“灵星”12个自闭症孩子病情各异,但都非常可爱。徐俊星摄

“其实,是‘灵星’磨练了我的气质和风格……”李小姣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个7、8岁模样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从里屋跑了出来,一把搂住李小姣的脖子,扬起小脸撅着嘴,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乖,乐乐(自闭症孩子的名字皆匿名),和李老师亲一个,好好上课啊!”23岁的李小姣立刻像妈妈一样俯下身双手捧着孩子的脸,嘴对嘴亲吻着乐乐,一边轻柔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发一边低声安抚着,“好孩子,听话啊!”不一会儿,小家伙咧着嘴笑了,乖乖上课去了。

“我们‘灵星’现在有12个孩子,每个孩子都像我的孩子一样,他们的脾气、特性、爱好……我比他们的父母都清楚,和他们在一起,我特别知足。”李小姣笑得很甜,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记者心里不由地想若不是从事特教这份工作,恐怕眼前这个小姑娘还是个备受家人呵护的小公主吧。

 
和孩子们在一起,李小姣的嘴边总是带着微笑。徐俊星摄

“最初我开办这个自闭症孩子的培训园,我父母是坚决反对的。”出生在山西忻州一个富裕家庭的李小姣从小就是父母的心头肉,2008年在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播音专业毕业的她要改行做特教,老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18岁的李小姣接触了特教,在给一位从事特教行业的老师做助教期间,她接触了人生第一个自闭症孩子,3岁半的超超。最初孩子情况很糟,无法独立行走,语言缺失,每次上课都是父母背着送来的。后来,经过李小娇2年多精心的康复训练,超超5岁时已经可以蹦蹦跳跳,甚至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愿,“老师,我要吃苹果……”

“看着孩子一天天地进步,我看到希望,也找到了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真正的快乐。”天性善良的李小姣深深地被特教这一行业特殊的魅力所吸引,而且义无反顾,“后来,助教工作结束后,一连四五个自闭症孩子的家长找到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帮助他们的孩子,看着他们急切和期盼的眼神,我觉得自己根本拒绝不了……”

2010年1月,整整20岁的李小姣顶着来自父母和社会舆论的众多压力,拿着借来的10万块钱,成立了“灵星”培训园,“之所以取名‘灵星’,是希望老师和父母都可以用心灵最美的爱来呵护这些‘星星的孩子’,让他们可以快乐地成长。”坐在记者面前的李小姣,一个90后女孩娓娓道来,看得出,她做培训园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灵星’就是我的一个孩子……”

 
“灵星”培训园凝聚了李小姣所有的心血。徐俊星摄

“虽然我还年轻,但这几年,我已经深深体会了一个母亲的艰辛与不易。”李小姣说“灵星”就好像她自己经过艰难的孕育“生”下来的孩子,“开办一个培训园远比最初想象的要难很多。”

抱着一腔热血和激情,最初换来的却是失落和强烈的挫败感。

没有任何经营管理的经验,“灵星”培训园创办之初,李小姣兼顾了几乎所有的职务,老师、厨师、清洁工……每天从早到晚,李小姣不仅要带着4、5个行为异常的自闭症孩子进行严格的康复训练,还要腾出时间做饭和打扫卫生,甚至还要给大小便失禁的孩子擦屎擦尿,洗衣服洗澡……

“记得有一次太疲劳导致感冒,一连好几天都高烧不退,打完点滴还得继续代课,第五天早晨刚起床就突然晕过去了,”李小姣说那段时间她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能把“灵星”继续办下去了,“我爸妈更加反对我继续干这个费心费力的工作了。”

不得已,李小姣只得休息几天。回到家里的她,从第一天开始就满脑子都是孩子们的模样,他们撒娇、胡来甚至是发脾气的样子……同时,孩子们的家长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关心和询问小姣的病情,电话那边孩子们一声声呼唤“李老师、李老师……”李小姣的心又立刻飞回到“灵星”,回到孩子们的身边。

思念缠绕在小姣的心间,急速蔓延。小姣每天在父母面前述说着自己对孩子们的不舍,分享与孩子们在一起的快乐与收获,说到开心之处她笑得像个孩子,谈到伤心之处她又眉头紧锁……小姣的父母看出了女儿的心思,他们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既然放不下就坚持吧。”有了父母的支持,纠结中的小姣又重新找到了希望,她立刻收拾行囊返回了太原。这一次,她暗下决心无论多困难,都一定要坚持下去。

 
照顾好每一个孩子是“灵星”培训园老师最重要的职责。徐俊星摄

回到“灵星”,李小姣开始重新整理思路。“一个好汉三个帮”,组建一个团队是至关重要的。小姣开始在网上招聘有爱心、有教学经验的特教老师,厨师和清洁员。经过几个月的筹备,“灵星”招收了4位专职特教老师,1位钟点工负责做饭和收拾卫生,而此时,“灵星”的孩子已经增至8名。

“让孩子们在这里得到最好的照顾和康复,所以当时我们只招收8个孩子,”李小姣把孩子们的康复放在“灵星”至关重要的位置上,“我们要对孩子做到尽心尽力,所以我一直坚持老师和孩子的比例是1:2。”

“灵星”为孩子们安排了详细的康复内容,语言、行为、感统、精细四大项共六门课程,每天个性课都进行一对一教学,“只有孩子们在这里得到效果最好的康复训练,我们的存在才有意义。”李小姣非常明确自己努力的目标所在。

4岁的丹丹是个乖巧漂亮的小姑娘,水汪汪的眼睛特别吸引人。刚来“灵星”的时候,丹丹性格孤僻,不愿与人沟通,总是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灵星”专门分配一位年轻心细的老师24小时陪伴着丹丹,陪她说话,做游戏,进行一对一康复训练……3个月之后,丹丹见到老师,就会主动伸手要抱抱,认真配合老师做训练,得到表扬后还会报以甜甜的微笑。

在“灵星”,像丹丹一样进步的孩子是百分之百的。良好的康复效果,周到细致的照顾,温馨如家的环境,成为了“灵星”最大的招牌。很快,“灵星”的孩子增至12名,教师队伍也增至5名。

“最困难的时候,都来不及哭。”

“困难,这个话题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李小姣面对记者提出的话题,沉思了一会,继续说,“‘灵星’的现状还是比较稳定的,这其中也包含了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面,经过3年多的磨练,我现在已经坦然很多了。”

在李小姣的印象中,最困难的一次经历就是人才流失的惨痛教训。“做特教,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是最困难的事情。”说到这,小姣的眼中充满了惆怅,她告诉记者,从全国的情况来说,“灵星”只是一个发展初期的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师资待遇确实无法与成熟机构想比,“其实我可以理解他们,都是年轻人,都面临生存的压力,但问题来的有时候让你措手不及。”

 
自闭症孩子行为突发性较强,常常让老师措手不及。徐俊星摄

在“灵星”,老师们除了上课之外,偶尔也会兼顾照顾孩子的工作。李小姣就是如此要求自己,但她却没有想到并不是所有老师都能够做到对待孩子“视如己出”。一次接待家长回访的工作中,一个孩子又拉裤子,屎尿撒的到处都是,一时忙不过来的小姣嘱咐另外一个老师帮忙收拾。结果,第二天早晨8点半,所有的孩子都到位了,但老师却一个都没有来。

“孩子都来了,课还要继续上,我急得都顾不上哭……”小姣说她来不及思考,立刻带着孩子们做训练、上课、游戏……一天过去了,她发现自己连一口水,一口饭都没顾得上吃。下午6点半,孩子们都被陆续接走了,瘫坐在地上的小姣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喂……”电话一头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哇……”小姣却再也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

经历了那次惨痛经历后,李小姣开始反省自己,她主动找老师谈话,分析自己在教学管理上存在的问题,总结经验并加以改正。“当然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做特教只有真正可以把孩子‘视如己出’的老师才是我想要的人才。”半年后,李小姣重新组建了团队,这一次,她认真地思考了“灵星”的人才管理方案。“我会在待遇上酌情考虑给老师增加,另外我会定期与老师沟通交流,尽量在思想上达成默契,希望可以长久……”

 
“灵星”的教学条件简陋,常常要调换各种康复器具。徐俊星摄

此外,“灵星”还面临场地问题。目前租用的民宅,虽然可以勉强够用,但上一些需要更多空间的感统训练课,便显得有些局促。记者在采访中看到,除了一对一课程外,老师带着小朋友做一些肢体训练,只能挤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空地,还没走几步就得转圈,经常几个小朋友会碰在一起,同时进行几个项目的训练更是不可能的。

还有就是“灵星”的康复设备也非常缺乏。老师经常要来回挪动各种器材,才能满足孩子们的需求。十分钟前,小朋友要做平衡练习,十分钟后,又要荡秋千。光调整器材,老师都累得浑身是汗。

当然,“灵星”的资金一直都是个大问题。李小姣说,目前“灵星”一个孩子收费是1500元一个月,包括吃饭的费用在内。此外,有两名家庭困难的孩子,“灵星”全免了费用。每个月,“灵星”基本支出4000元左右,老师工资8000元左右,最后剩余寥寥无几。“勉强达到收支平衡吧,”小姣说,自打做了“灵星”培训园,她已经很少给自己买衣服了。

未来,“灵星”一直在努力

 

“现在还有很多自闭症孩子的家长找到我,希望可以把孩子送到‘灵星’康复,但是我拒绝了他们……”李小姣略有所思,“或许,多一些孩子可以增加‘灵星’的收入,但这样就破坏了1:2(老师/学生)的教学模式,影响了孩子的康复。为了对孩子负责,我不能太冲动。”

小姣说她早已做好打算,如果时机成熟,她会着手开办另外一家“灵星”的分园,“1:2的教学模式永远不能改变,只有这样孩子的康复效果才是最好的,只是……”

目前,“灵星”培训园还处于注册阶段,各种繁杂的手续和流程让李小姣这个90后小姑娘还有点摸不着门道儿,她急切地询问记者:“我的注意力一直关注在孩子身上,对于执照办理的相关事项一点不懂,真的很着急,可以帮帮我吗?”

印象:

李小姣,一个1990年出生的“小毛丫头”,瘦弱的肩膀已经承载了12个自闭症儿童家庭的所有期望和嘱托。

她是如此青春,20出头的年纪,亭亭玉立犹如一朵白莲。

她是如此勇敢,认定了方向,纵然有千难万险也义无反顾。

她是如此执着,为了孩子,只有孩子,“灵星”已经成为了她的全部。

有人笑她傻,优越的家庭条件和高薪的工作机会,她都毅然放弃选择白手起家。

可她,却不以为然地笑了:“金钱和社会地位不能让人真正快乐,只有和孩子们在一起,看着他们一天天地进步,我才是最幸福的。”

“灵星”培训园所需物资
第一部分 康复及教学器材 
 编号 产品名称 

 1

跳绳、毽子50 ;声响玩具、手持玩具 游戏棋各50件;

 2

HB绘画铅笔200  

 3

家庭类玩具:娃娃类;家具类(娃娃床或床车、衣柜或衣架、餐桌椅、操作台、灶台、沙发等);用品类(炊具、餐具、奶瓶、模拟家电、舆洗用具、仿真食品等);
社会类玩具:餐厅、商店、医院、美发厅等角色套装玩具及服饰。(各十套)

 4

计算机、空调各3台(二手也可,用于学校教学) 

 5

电视机2(二手也可,送给贫困家庭使用)

 6

书架、电子琴、积木各50套

7

秋千、中型荡船、滑梯、跷板、螺旋、弓型门、爬垫

第二部分 办公、生活用品 

编号 

产品名称 

10桶

 2

大米100 (用于孩子伙食)

 3

面粉100袋(用于孩子伙食)

4

学生校服12

6

学生手套12副

注:若进一步了解学校情况,请点击: http://www.sxlingxing.com/index.php

电话:15903435670 15536040418 联系人:李老师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北大街178号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