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三年的历练,“金羽翼”已经渐渐长大,现在,中心有自闭症儿童48人,脑瘫儿童12人,其他各类残障儿童22人。
 

挥一挥“金色”的翅膀,天使再飞翔

(中国残疾人网记者徐俊星图文报道   2013年6期   编辑:穆小琳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www.chinadp.net.cn

5月中旬的某天,记者在北京潮范儿十足的三里屯闲逛,突然被眼前一处简易却别致的公益绘画展览所吸引,不由地驻足观看。

没有奢华的场地,一个几十平米的白色帐篷而已。没有精美的装裱,简单的白色边框压抑不住的是那一幅幅打破常规、线条大胆粗狂、色彩冲撞甚至有些夸张的作品所迸发出来的强大的生命力和艺术创造力,令人感动不已……竟然,久久不舍离去。

展览处标明,“自闭症儿童流动美术馆。主办方:北京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服务中心”。在繁华的都市,一场公益画展让人们躁动不安的心得到片刻的安静。公益与商业相融合,这种独特的创意并非偶然。从那一刻开始,记者急切地盼望可以早日走近这个特殊的团队。

6月21日,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金羽翼”在北京北四环外的新址。幸运的是,当天创办人张军茹没有外出,采访异常顺利。

成功女白领的华丽蜕变

 
"金羽翼"现有近70个孩子,大多数是自闭症孩子。徐俊星摄

车子在“金羽翼”的门口刚刚停稳,张军茹已经站在记者面前,一席墨绿长裙,笑容淡雅,“位置有点偏,有点不太好找吧?我们刚搬过来一个月……”

虽然这是记者第一次见到张军茹,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也许是她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亲和力吧,总之是个让人感觉温暖的人。

“先来参观一下我们的新环境吧,孩子们刚来到这里可是很兴奋呢!”张军茹带着记者走进大门。金羽翼的“新家”是一个居民楼的两层底商,上下近300平米,每个角落都充满了艺术的气息,孩子们优秀的画作被悬挂在楼梯一侧的墙面上,看上去颇有一股子艺术大家的范儿。“我们这个家最大的特色就是一条代表生命的绿色铁管从门外一直延伸到整个区域,将空间划分为教学区、办公区和作品展示区等,也寓意着凝聚了社会大爱的‘金羽翼’会一直保持生命力,茁壮成长下去。”

 
轻扫娥眉,儒雅睿智的张军茹颇具亲和力。徐俊星摄

“‘金羽翼’成长到现在汇集了太多人的爱心,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金羽翼’。”张军茹一一罗列着为“金羽翼”的新家奉献了爱心的企业和个人,“我们的室内设计都是志愿者免费做的,地板、门窗都是捐赠的,还有……这么多人关心我们、支持我们,我对‘金羽翼’的未来是非常有信心的。”

每次记者采访民非机构都要问到创建的过程,这次也不例外。当问题问到张军茹的时候,她莞尔一笑,“我是一个自愿放弃‘铁饭碗’的人。一切就说来话长了。”

1989年,北京姑娘张军茹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毕业后被直接分配到银行工作。稳定且收入颇丰的工作并没有阻挡的了张军茹渴望创业的步伐。六年后,她毅然辞职下海做起了文化传播公司,做品牌包装、房地产推广、营销策划,从文化公司扩大到制版公司,从印刷公司发展到出版公司。“金钱和地位并不能让人真正快乐,”经过十多年在商界的拼搏,身家丰厚的张军茹依然觉得这一切都不是她真正想要的。

 
“金羽翼”孩子们的画作制作成园博园宣传画样。徐俊星摄

“一次特殊的机遇,让我接触了残疾孩子,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明白自己的价值归宿到底在哪里。”张军茹动情地讲诉了十多年前的一次经历。当时在做出版公司的张军茹接待了一个要给儿子做画册的母亲。孩子极高的绘画天赋让张军茹非常震撼,但她从这位母亲口中得知,孩子是个重度脑瘫患者。“当我第一次看到连走路都摇摇摆摆的孩子,我被感动了,一个身体残疾的孩子可以画出那么美丽、打动人心的作品,真的令我震撼。”张军茹说,从那时起,她感觉自己应该为这些残障孩子做些什么。但时机并不成熟,这一等就是十年。

2009年的7月,经过认真地筹备,张军茹拿着一份创办“金羽翼”的申请报告来到了北京朝阳区残联,“之所以为艺术中心取名叫这个名字,是希望这个机构可以用艺术为孩子们插上金色的翅膀,让他们在爱的世界里自由翱翔。”

2010年3月8日,北京金羽翼残障儿童艺术康复服务中心正式成立。

“公益不是施舍,‘金羽翼’一直在为此而努力。”

 
“金羽翼”的残障孩子都有极高的艺术天分。徐俊星摄

万事开头难。这句话虽然老套,却也实在。“金羽翼”最初也经历了这个过程,“我从来没和任何人讲过我遇到什么困难,我是怎么一点点扛过来的。”经历过十多年商场的大风大浪,内心坚强的张军茹对于出现的问题总能坦然处之,“不是我的能力就比别人强多少,而是我在做事情之前,已经对即将遇到的问题做好了预估。既然困难是逃避不了的,那就既来之则安之。”

最初在朋友的赞助下用10万块钱创建的“金羽翼”,还仅仅是两间建筑面积只有50多平米的平房。一间是办公室,一间是教室。“那时候,我们有7个孩子。教室就像个‘魔法教室’,上绘画课的时候老师们就把书桌摆开,放好画笔和颜料准备上课。40分钟后,再全部撤掉腾出空地改成舞蹈教室,每天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参与劳动,特别开心也特别充实。”

 
“金羽翼”每周都有各种丰富多彩的艺术课堂。徐俊星摄

那个时候,在学校里张军茹一人兼多职,她既是负责人又是司机,还兼顾公关和推广。“那时候为了布展送画能节约时间,我通常白天忙完日常事务后,晚上八点半出去送货,一般一个小时就能打个来回呢!”工作的辛苦并没有令张军茹退缩,但最头疼的还是资金的短缺,“金羽翼”成立的前半年基本都是投入,免费教学的模式是根本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但机构要运转,教师费用和工作人员的工资还是要按时发的。

张军茹开始偷偷地从家里拿钱往中心投,五万、八万……“再困难也不能拖欠工资,做公益不能让别人陪着自己贴钱,而且我相信困难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张军茹并不认可伸手向人要钱的公益模式,“‘金羽翼’就是要通过艺术让孩子有尊严的活着,而不是靠施舍。”

 
舞蹈课锻炼孩子们的肢体协调能力。徐俊星摄

北京海淀区14岁的小满,是个重度自闭症孩子。刚到“金羽翼”的时候,小满不停地往手上吐口水,绘画课上把老师发的画纸扣成一个个的小洞,还不断大声重复老师说话。在普通学校根本无法入学的小满最初来到“金羽翼”,也给老师们造成了很大困扰。“金羽翼”特别为小满制定了康复计划,并有老师专门负责与小满耐心沟通,画纸撕了就重新换新的,也不会指责小满种种的“坏毛病”。自由开放式的教育模式改善了小满的性格,经过三个月的坚持康复,小满开始慢慢知道配合老师上课了,而且画画时特别投入。“现在,小满的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小画家呢,他的作品每年都卖得最多。”提到小满,张军茹欣慰地笑起来。
渐渐的,孩子们的画作越来越出彩,半年后他们的画作已经被设计成了明信片、台历,并开始销售了。“金羽翼”通过“微博”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和支持,并在淘宝网开设了“金羽翼爱心超市”,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都可以轻松购买孩子们的画作产品。线下“金羽翼”主要是企业、单位的集团购买,制作精美的作品既彰显了爱心,也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很快,从下半年开始,“金羽翼”进入了良性循环。2010年底,“金羽翼”拿出了17000多元返还给了7个孩子;到2012年,“金羽翼”拿出89041元,返还给了29个孩子。

在2013年“金羽翼”的周年庆典上,一个自闭症孩子拿着自己赚来的钱兴奋地大声说:“去年,我用自己赚来的钱给妈妈买了老婆饼。今年,我又有钱了。妈妈说,我已经长大了,她特别高兴。”此时,坐在台下的张军茹,早已热泪盈眶。

“公益+企业”模式 民非发展新思路

 
孩子们在“金羽翼”美术天分得到极大地开发。徐俊星摄

经过三年的历练,“金羽翼”已经渐渐长大,而且一天天羽翼丰满起来。现在,中心有自闭症儿童48人,脑瘫儿童12人,其他各类残障儿童22人。并且以其优异的表现曾在由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等机构举办的“社会企业家技能项”中,获得友成“新公益创意模式奖”和南都“初创期优秀社会企业奖”等成绩。

如今的“金羽翼”已经有了自己完善的定位,即是用艺术康复(绘画、音乐、舞蹈、大自然认知)的形式帮助残障儿童体现自身价值、提高生活质量、实现艺术梦想的非营利组织。“‘金羽翼’可能是目前国内首家运用散养家庭式和集中授课式相结合进行艺术教育、心灵陪伴的非营利组织,人性化、个性化的艺术康复形式让孩子们更松弛、更自由。”思路清晰的张军茹对“金羽翼”发展有一套“量身定制”的模式,即艺术康复教学、社会倡导和项目执行、衍生品销售三个方面齐头并进。

在艺术康复教学中,“金羽翼”通过提供艺术课程来帮助孩子们实现艺术梦想,体现自身价值,绘画、音乐、舞蹈、书画以及非洲鼓等课程内容非常丰富。“金羽翼”现在一年只收孩子1000块钱的学费,就是希望可以鼓励更多的残障儿童接触艺术康复课程,让他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成长。

 
每年,“金羽翼”都与企业有形式多样的良好的合作模式。“金羽翼”供图

社会倡导和项目执行方面则让包括社会、政府、企业等在内的各方面对“金羽翼”有更多的了解。2010年“金羽翼”成立初期,张军茹向北京所有高校社团发出了一封“致首都高校大学生一封信”,详细介绍了机构的情况并发出邀请请大学生来做志愿者。当年的12月8日,金羽翼关爱残障儿童大学生联盟成立。“大学生来到我们中心可以选择在流动美术馆和义卖中做志愿者,也可以做助教,到现在差不多有700多位学生做过我们的志愿者了。”张军茹颇有些自豪,“此外,我们还邀请世界小姐张梓琳拍公益宣传片,并在十大网站上推出。残障儿童家庭课堂和金魔方盒子则申请到北京市级政府采购项目。此外,很多社会企业都与我有良好的合作。同时,我们几乎每个月都进行流动美术馆的巡展,就是让更多人认识并了解我们。”

最后,衍生品销售对“金羽翼”的生存发展至关重要,因为“孩子的学费其实才占到5%-8%,政府采购包括政府支持也就是10%,剩下的全部是销售。我们把残障儿童的绘画作品,开发成年历、明信片等印刷品进行销售,收入扣除成本后,20%返还给残障儿童家庭,80%用于残障儿童的艺术教学与发展。“张军茹告诉记者,近期“金羽翼”开始率先尝试与社会创投机构合作的模式。“对社会企业而言,要想吸引到投资,首先创业者得想明白项目的可持续发展性在哪里。其次是资源整合能力如何。第三是创新,即在现有基础上的新提升。第四是具备超强的执行力。第五是经得起推敲的财务。这几点,我们都能做到。所以,我们要持续发展就要不断自我更新和提升自己。”

未来,创办一个自闭症孩子的主题公园

 
残障孩子的未来是张军茹最担忧的问题。徐俊星摄

2013年5月18日下午,“金羽翼”的孩子们受邀参加京港地铁14号线开通感谢仪式。当孩子们兴奋地坐在地铁里,指着车厢上印着自己的画作开心地又说又笑的时候,张军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一瞬间,我从孩子的眼睛里真实地感受到自信和乐观,从家长的笑容里看到了骄傲和自豪,我觉得‘金羽翼’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秉承‘平等•参与•共享’和残健同行的理念,资助、培养具艺术才能或有此志愿的残障少年儿童,通过多种方式,帮助其在艺术和身心上成长、参与艺术实践、实现艺术梦想、提高生活质量。”这是记录在“金羽翼”教室墙上的一段文字,是“金羽翼”办学的使命,也是多年来张军茹一直坚守的承诺。

 
家长参与是“金羽翼”重要的组成环节。徐俊星摄

“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宝贝,残障孩子也是一样的。”在张军茹的眼中,每一个“金羽翼”的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随着孩子的年龄一天天地增长,她开始为他们的未来担忧。“有好几个孩子已经17、18岁了,再过几年,他们就不适合继续在‘金羽翼’了,毕竟总有一天他们要结婚生子,开始自己的另一段人生。所以,孩子们的就业是至关重要的。”

“说出来我的想法可能会把人吓一跳,”张军茹嘴角微微上扬,这个智慧的女人思想总是很超前、很大胆,“希望不久的将来,‘金羽翼’可以成长为真正地学校,孩子们可以在这里进行全日制的学习,甚至可以住宿。至于更远的未来嘛,我希望还可以创建一个自闭症孩子的主题公园,在那里孩子们可以接触大自然,还可以上课、生活还有就业,家长也可以参与计时工作,总之是一个可以让孩子们完全没有顾虑,一直快乐地生活下去的小天地。是不是不太现实啊?”她笑着望着有些吃惊的记者,“将来的事情,说不定能成呢。”

 
孩子在“金羽翼”在老师的引导下锻炼与人交往的能力。徐俊星摄

在“金羽翼”,自闭症儿童占到总数的近三分之二。记者从相关资料获悉,十几年前我国自闭症的患病率在三万分之一左右,而最近数据显示,每110个儿童中就有一个患有自闭症。如何正确引导自闭症儿童进行康复已经成为一个思考的社会问题。

自闭症患儿多数都有沟通障碍,兴趣范围狭窄,刻板重复行为等表现。据专家介绍,这种病症尚无治愈可能。由于很难走进孩子们的内心世界,因此他们被称为“星星的孩子”。这些孩子不易受外界干扰,而“金羽翼”这种培养自闭症孩子绘画特长的方法可以充分表达他们的内心感受,近些年也备受艺术界一些专家认可。

著名画家陈丹青认为,自闭症孩子的画与他们的病症有关联,但又是互相独立的。艺术永远伴随着理性与感性、正常与不正常的问题,中间的临界点很难界定。有些自闭症孩子的画作颇有艺术造诣,充满阳光与个性,甚至看不出任何残缺。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北京市孤独症儿童康复协会副会长李木也认同通过艺术教育的方式对自闭症儿童进行康复,“有自闭症患者,但是没有自闭症患者的绘画,”李木教授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也就不必计较是否是因为疾病才使得画者有这样的艺术成就了。

后记:

生活中,张军茹是个追求小资情调的女人,有品质的生活方式是她一贯坚持的。“女人要活得雅致,才不浪费生命。”无论多忙,下班回家她总是精心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有时候,做饭也是一种享受。”美丽与贤淑二者兼顾,她是一个好女人。

工作中,张军茹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冷静、干练且深谋远虑。“‘金羽翼’就是要做的不一样,只有思想比行动更快一步才能先发制人。”工作之余,和同事们在一起,她亲和地如同家人一般,“做公益都是一群有爱心的人在合作,苦哈哈的就没意思了。”冷静与智慧并存,注定她是一个成功者。

因为有她,未来,“金羽翼”必将展翅腾飞。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