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老虞的证明

2008年08月0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08年01期


两个月的风雨兼程让老虞的手臂黑白分明

虞瑞雪,男,41岁,浙江义乌市人。青年时因意外事故导致腰椎以下截瘫,终生与轮椅为伴。2007年8月到10月间他完成了一次壮举——从义乌只身摇着轮椅到北京。他对我说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证明”,我称虞瑞雪为“老虞”,于是这篇文章就被叫做 : “老虞的证明 ”

具体是什么节目,老虞已经忘记了,总之是某个体育台的某个关于旅行的节目让他萌生了走出家门想法。

“一台节目引发的行程”

老虞很早就想出家门看看了,但他从没有走出过家乡义乌。老虞过的不算贫穷,在包装厂打工每个月有千元收入。他的身体很壮实,几乎没有生过病,在生活上也完全能够自理。这些因素让他有理由去相信自己能通过这件事来改变现在的生活状态。他有一个设想,他计划着一个壮举。

激发壮举的导火索是一台节目,具体什么节目老虞已经忘记了。他突然萌生了这样的计划,在残奥会倒计时一周年的时候从义乌市出发,只身摇着轮椅到北京为残奥会献礼。计划想好了,老虞做了如下准备:

1. 壮举出发时间定为8月8日北京残奥会倒计时一周年(老虞搞错了,8月8日是北京奥运会开幕时间,残奥会是9月6日 ——笔者注)。壮举的意义是庆祝北京残奥会成功申办一周年,为残奥健儿加油助威。

2. 准备3500元钱,中国地图册一本,线手套100双,打气筒一只,长袖衣服一件,一个笔记本,一面红旗,一面蓝旗,一个条幅。条幅是老虞专门定做的,为了象征56个民族大团结,条幅做成了56米长。

这并不是一个很周到的准备。我问老虞,“你想过会遇到什么困难吗?”老虞说没有。“你想过出了事故怎么办吗?”老虞说没有。“你想过到不了北京怎么办吗?”老虞说不会的,我一定能到,我身体好得很,从来不生病。老虞觉得他的计划里有宏大的意义,他也有吃苦的准备,这便够了。每逢文章写到这里,总应该出现家人的阻拦,朋友的劝慰,但是在老虞的故事里,没有这种景象。老虞独身一人,无妻无子。

于是,一个人,一台轮椅,一个梦想出发了。

选自壮行励志诗中的一句话,后来老虞又在这句话的前面加上了四个字“唱着国歌”。

“坎坷的三千多里路 我要征服”

“三千多里路”并不是夸张的说法,从北京到浙江义乌市的火车是1754公里,火车需要开两天时间,老虞的计划是走两个月。他将红旗、蓝旗用竹竿支起,立在轮椅两侧。身后是麻袋捆好的条幅,一大团挂在轮椅后。两只拐杖用铁丝绑死在轮椅上,脚旁的大提包里装着所有的钱物(事后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老虞选择走国道,一是道路宽敞,二是安全。“宽敞”倒是敞,至于“安全”,老虞估计得过于乐观了。

一路前行,地图上的节点换算成国道上的指示牌再换算成一下一下摇动的手臂,就越发显得遥远。风吹日晒雨淋劳累,八个字里包含着怎样的劳苦,只有老虞自己能够体会。但这些困难老虞用“吃苦”、“毅力”解决了。在他的心里,远方有一个伟大目的地,在那里有一个伟大的目标,他要让自己身后那捆56米的条幅在天安门广场展开。

白天,老虞就这样望着枯燥的道路,一下一下得摇着轮椅,晚上,老虞就在加油站、火车站、公路收费站的屋檐下借宿。老虞说因为没有钱,在路上的两个月里,只有十几次在旅店躺直了身体,剩下的时间就是一直蜷在轮椅上过夜。他最常住的地方是收费站,那里安全又不会被轰走。晚上,这个中年的截瘫残疾人就抱着提包,歪在轮椅上顶着收费站明晃晃的灯光,在车辆驶过的烟尘中熟睡着。轮椅成了他的脚、他的车、他的手、他的家。他在轮椅上在坐着前行,坐着吃饭,坐着睡觉,坐着大小便。他一直坐着,直到那天被人打倒在路上。

那天,用老虞的话说,他真的想回去了。那是在杭州到德清的路上,已经是夜里一点多,老虞为了省路费想赶到下一个收费站再休息。一辆摩托车从他后面慢慢的开上来,车上坐着两个人。车靠得近了,突然前面的驾驶员一把抓起了轮椅上的提包,老虞反应很快,抓住了包的另一角。争夺中,后面的人抡起棍子打来,老虞松开包挡住木棍,血肉与木头相撞。剧痛传来,老虞下意识地想,我的胳膊断了。轮椅被劫匪掀翻了,老虞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抢走提包,扬长而去,手机、身份证、残疾证和所有的路费都被抢走了。老虞撑起上身,但截瘫的下肢如铁板般钉在地上,翻倒的轮椅盖在他的身上。老虞努力去辨认那摩托车的号牌,看到的只是一团泥巴。老于哭了,凌晨一点,半明半暗的路灯下。

夜和路还是那样安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个瘦小的中年截瘫残疾人慢慢地摇着轮椅,穿过深夜,身后,是一段被路灯分割的明暗相间的道路。

他在一个破旧店铺用身上所有零钱电话给自己的外甥女,茫然地等待着亲人。

老虞准备了两件有手写文字的衣服, 红色写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沿途时候穿,白色的写着奥运北京,那是到达北京后穿的。

“老虞穿上了白背心 ”

老虞还是决定向北京进发,只是夜路不再走这么晚, 把外甥女支援的钱在鞋底、内裤、轮椅的缝隙中散放起来。

被劫后的路程更加艰苦,他吃最便宜的馒头面条,喝自来水,也乞过讨、要过饭;带来的一百双线手套都磨破了,手磨破了,水泡磨成了茧子。为了减小花费,老虞从不进任何的景点,他说一路上印象最深刻的景色就是南京长江大桥,因为这座长达7公里的跨江大桥让老虞摇了很长时间,奔涌长江在脚下逝去,江风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同样侵入心里的还有那伴随一路而来的钻心的疼痛,记在老虞的笔记本里:

“今天是10月4日,我真的没法坐轮椅了,因为我的裤子没法脱下来了,血汗黏在一起,痛得坐不得。一块好皮也没有了,晚上用盐水洗了洗,还真贯(管)用。我想了一天,我真是太幸运了,有这么多公安战士、大学生、人民战士、小学生为2008奥运加油。这一(笔记)本记录着他们对祖国和运动健儿的希望,我真的希望祖国举办的首届奥运会让世界惊叹… …”
笔记本是老虞一路走来的唯一见证,也是他前进的动力。它记录着路上的一位位普通人对这个残疾人的敬意。他沿途讲自己的故事,让路人在自己的纪念本上签名留言。每一份敬意都让老虞有一种满足感,满足感又增添了他前进的动力。当他看到记录在本子上的话语,内心便更加充满了那光荣而艰巨的使命感、责任感。他还特地指着一件警用反光背心告诉我,这一个巡逻车在盘查可疑人员时送给他的,老虞把它挂在轮椅后面,这样走夜路时会安全些。

[1] [2]

转载声明:
  • 1、本网只转载涉及残疾人内容的信息,凡注明“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
  • 2、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 3、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