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职场心得 这不是你的错

2018年05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裴娇建

来访者小杨,男,25岁,是一位在外打工的盲人按摩师。

他垂着头说:“我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不被人需要。”我温声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呢?”他犹豫了一下,讲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

春节后,他要从农村的老家返回城里的按摩店,那天姐姐也在娘家,姐夫开车来接,姐姐带他一起走,花了一点时间帮他打理一些衣物,姐夫很不耐烦,数落姐姐说:“这么磨蹭,真耽误事。”

我问他:“听起来这是姐姐和姐夫之间关系的问题,你的困扰是?”他说:“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我姐就不会被姐夫说了。”我问他:“这个‘都是我的错’的想法,是怎么来的呢?”他沉默了一会儿,讲起了他的家庭和童年经历。

他六岁生病失明,第二年家里添了弟弟,他被交给奶奶照料,但这并不是个慈祥老奶奶带大孙子的温情故事,他被家庭忽视冷落,暴躁的父亲,沉默的母亲,厌弃他的奶奶,疏远他的姐姐和弟弟,没人想到送他去上学,他的记忆里总是自己站在角落里感受黑暗和孤单。直到他15岁,城里的舅舅带来了盲人能学按摩的消息,才让他生活出现了转机,他17岁开始做按摩赚钱,之后外出打工,有了自食其力的能力,但是父母会一次又一次地对他说:“因为你,你姐找不到好婆家,因为你,以后你弟弟找媳妇也困难。”

他的讲述让我感觉辛酸。一个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他的自我认同是需要通过他人,尤其是父母这样的评价来形成的,孩子需要通过不断地被认可来确认“我是好的”,假如总是受到忽视、否定、指责、拒绝,很自然就形成了“我不好”、“我不被人爱”的观念,即使他成年之后,还是会对否定和拒绝及其敏感,很容易触发他当年辛苦建立的保护机制:我被否定和拒绝,都是因为我不好。

我请他讲述记忆中重要的人和事,暗暗希望他能注意到童年生活中温暖的部分,促使他重构生命故事,看到自己也是被人爱着的,但他说:“我爸爸好几次直接对我说,或者当着我的面对别人说,‘这不是我儿子,是讨债的’。”我能感到他漠然语气隐藏着的伤痛,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执意去引导他找父母对他的爱,就有点像想吃肉的人在饭店要了一盘炒肉丝,盘子里满是青菜,而别人说,你要努力找,用放大镜显微镜找,看,盘子里还是有肉丝的,这情景太让人悲哀了。

我重新思考和小杨交谈的话题。小杨的早年经历中有一些被家人不当对待造成的创伤,作为一种保护机制,他认同了父母对他的评价,也认为自己有错,用自责来配合父母的指责。然而,被爱被认可是人类基本的心理需要,即使意识层面上放弃了,潜意识还在努力,这就是他来做心理咨询的动力。而我作为心理咨询师要做的是不断给他肯定、欣赏和赞美,打破他自我否定的惯性思维,提高他的自我认同。

于是,我们后来的谈话内容包含了下面的讨论:

有的人是幸运的,在爱的环境里长大,但是也有的人,在有的时候没那么幸运,不被认可,被忽视,甚至被嫌弃,可是,那又怎样呢?

如果父母可以指责残疾是孩子的错,那么孩子是不是也可以指责——为什么我妈不是倪萍,没能豁出钱来送我去美国接受最好的治疗,这是父母的错吗?怎样看待家人之间需要承担的义务与能力局限?

当内心有个“这都是你的错”的声音冒出来,每个被指责的人都有权利请一位辩护律师,你是否可以请出一位辩护律师,来为自己辩护,他会说些什么?

认同了别人对自己的负面评价,任由那些评价折磨自己,这是孩子的保护机制,而在我们已经长大了的现在,怎么样拿出我们自己的评价标准,怎样重新认可我们存在的价值?

怎样看待自己在失明的情况下,独自辗转在不同的城市,工作谋生,怎样评价自己为生存付出的努力?

期待别人爱你之前,你爱自己了吗?

接受自己缺失了爱的童年这个现实,父母不曾给出或者给足的爱,自己来给自己,为自己的缺失能做些什么?

试试看,把“都是我的错”的想法,换成“这不是你的错”,感觉会怎么不一样?……

小杨和我进行了三次咨询,在中后期,他谈论到了他生命中的贵人,留用他指导他的盲人按摩老师,连续点他上钟的客人,在路上帮助他的不知名路人,也谈到了他对未来生活的憧憬,要找个媳妇,自己开家小店,这些讲述中流露的温柔情感像是春天从粗硬树皮中萌发的新芽,又柔软又强大,充满希望。他反馈说他的想法和情绪都有了一些变化,我们也同意改变需要一个过程,不用着急。

在咨询后的反思中,我会觉察到因为我自己同样是个盲人,同样经历过对自我价值怀疑和动摇的时刻,所以在咨询过程中会有一定的情感卷入,也会有很多话想要对遇到类似问题的盲人朋友说。

由于原生家庭的原因造成的自我价值感不足,自我评价低,在视障者中并不鲜见。我们都渴望着有爱我们胜过爱自己的父母,也确实存在着这样伟大的父亲或母亲,像新闻中割肝救子的妈妈,放弃自己事业全心全意培养孩子的爸爸,倾家荡产供孩子读书的家庭,但现实是,有的父母不一定是这样子的,父母很平凡,甚至有可能在物质和精神上能给我们的比平均水平还要低那么一点,在那些需要爱和保护的年纪,你可能有过失望,为什么需要的爱得不到?为什么别人能得到的爱我得不到?但是,在我们的文化里,对父母要无条件地顺从,孩子是不允许有愤怒和怨恨的,“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于是,对父母的忠诚让孩子形成了自责的保护机制,他认同了父母对他的评价,他总是觉得自己是有错的,是不够好的,直到成年之后,在人际关系中依然如此,内心时不时会有个声音冒出来说“都是我的错”。

但是,这样早年没有发展好的人格特点,并非不可改变,当你感到痛苦和悲哀时,改变的力量已经产生,你可以慢慢地自我疗愈,也可以在一段咨询关系中修复。

一个最简单的自我理解与自我接纳的方法就是:当因为残疾,因为别人的态度,心里又冒出“这都是我的错”的想法时,抛开自我责备,肯定地对自己说:“这不是你的错!”让那固化的自责想法慢慢松动、消失。

另一方面,你的亲人不是你的敌人,他们只是没有能力给出爱的人,他们不接纳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也是对自己的不接纳,他们同样过不好自己的生活。当你有了足够的爱的能量,你可以邀请他们一起改变,但如果他们无法改变,那就在心里慈悲地对他们说:“这不是你的错,我允许你的样子,我允许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这就是我认为的成长的过程:接纳不完美的自己,进而接纳不完美的生活,对自己宽容,进而对他人友善,进而对世界热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