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和我的盲杖

2018年01月30日 来源:《盲人月刊》

《盲人月刊》2018年第1期

文 谢经营

  盲人使用的手杖叫盲杖,听说外国人把盲杖叫白手杖,为的是区别其他人用的各类拐杖而独树一帜,后来有了白手杖节,我们国家把它叫做盲人节。那些西方国家的首脑,每到盲人节的这天,都对盲人团体有所表示。话有点扯远了,我就说说我和盲杖的事儿吧……

  盲杖伴随我快60年了,比我爱人陪我的时间长,比我的孩子们陪我的时间长,它是我真正的亲人,每当我抚摸着手杖的时候,心中感到阵阵的温暖。在那些最初最痛苦的日子里,我用盲杖当当地点着地艰难的走着,像是对命运发起攻击伴行的鼓点。后来我成了按摩医生,到每个病人家里出诊的时候,我满怀信心地走着,当当的手杖声诉说着我的心。这些年来国家在进步,人民的生活已经开始尝到了幸福的滋味,我的手杖也显出了音乐一样的节奏。光荣与梦想也走进了我们盲人的生活,对于我来说也缺少不了盲杖的陪伴。

  我是20岁失明的,很难让每一位读者能理解一个从光明突然坠入黑暗中的感受,我那时候惊慌、痛苦、无助、悲哀,什么词也形容不出我当时的心情。学习中医以后我把黄连含在口中的确很苦,但如果和我刚失明时的心情比就很甜。我不得不走出门去,家里人给我做了一根盲杖,确切地讲是一根修过的竹竿,我点着地走出门,一阵羞愧让我低下头。我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他们的心里都会想:啊!一个瞎子、瞎子。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把头更深地低下去……但为了继续学习,确切地讲是为了生活能吃饱饭,我还是坚定地走了下去。

  我不断地跌倒滑进水坑,头撞在树上、撞在墙上,身上的伤不算什么,而心灵在撞击下不断地颤抖,时间长了我也慢慢地适应了。让我感到欣喜的是,在我经常走的路上、车站上多出了很多双手,有老大妈、有大学生,甚至还有戴红领巾的孩子,每当我快要碰到一个障碍物的时候,总会有人喊:站住!同时有人伸出手拉着我继续前行。

  有一次我差点走进一个失去了井盖的井中,只差一步的时候,一个聋哑人从马路对面冲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脖领,把我推到路边。当时我并不知情,勃然大怒,把盲杖在空中轮了一下,想着自卫时,他拉着我的手,蹲下摸摸井沿,我慢慢地站起来,拉着这个人的手落下两行热泪。聋哑人慌了,吧呀吧呀地叫着,似乎表示对不起,这件小事儿让我温暖了好几天。

  还有一次下雨了,盲人是看不见乌云的,所以出门经常不带伞,事实上一手持盲杖一手持伞也不方便,直到雨打湿了我的头顶,阵阵凉意使我感知下雨了。我加快了脚步,盲杖也急促地点到路面上。突然从路边伸过来一只手,拉住了我的盲杖,一位女学生手里举着一把伞对我说:“你用这伞吧,我快到家了。”我连忙说:“不用了,我淋着。”女学生接着说:“那是我没碰见你,现在我碰见了你就不能让你淋着。”我接过伞说:“您住哪?回头我给您送去,”她说:“不用了,慢慢走吧。”她跑远了,我仰起脸,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

  我的盲杖啊,给了我痛苦,又给我了欢笑,给了我深厚的情意和厚爱,给了我勇气和力量,使我从黑暗走向光明,从坎坷走上大道,从不幸走向幸福,从痛苦走向快乐。盲杖啊盲杖!你陪伴着我努力奋斗,继续前行,永远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